书阅屋 > 玄幻小说 > 征途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秘密
    带着柒小妹上路其实也不是特别麻烦的事情,这丫头这几年一直在跟随商队走南闯北的做护卫,本身并不能单纯的当个孩子看待,某些方面来说她的出行经验甚至比玉蝉道人还要多。而且,天佑也发现了,这丫头的热情似乎只在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才会自己展现,而面对别人的时候就会变得冰冷冷的寡言少语。

    老实说天佑是挺喜欢这种安静的队友的,虽然他自己是个爱凑热闹的,但他却不太喜欢身边的人过于呱躁。

    带着柒小妹上路三人的灵骑就不够用了,好在留下的那位仙长将他的灵骑贡献了出来,总算是让天佑他们做到了每人一只灵骑,这极大的提升了团队的移动能力。

    柒小妹这是第一次接触灵骑,她以前见过却从未骑过,毕竟灵骑这种东西在神洲大陆就和地球上的跑车差不多。平日里能看得到,但要亲自坐上去试一把却不是普通人可以企及的事情。至于说被天佑扔在无忧袋中至今不敢拿出来用的那只魔龙王……那种和装了轮子的火箭一样的东西反正他是不敢骑的,至少现在不敢。

    因为普通灵骑的主魂来源一般都是听话的战马,所以多数灵骑的驾驭难度其实还要低于普通的马匹。尽管这东西跑起来速度飞快,但驾控难度却非常低,可以说只要抓紧缰绳保证别掉下去,这东西就算是个第一次接触它的孩子也可以马上适应。

    柒小妹骑上去之后忍不住就开始兴奋,刚开始因为胆怯还不敢让胯下的灵骑放开了跑,可一会儿之后适应了便开始越跑越快,搞的天佑和玉蝉道人也不得不跟着跑了起来。

    平日里的柒小妹除了面对天佑,多数时候都很沉默,并不像同龄的孩子那么欢脱,更不能和地球上的那些小公主们比较了。但这些都不是她的本性,她的沉默只是生活所迫,是被压抑出来的反应,并非她天生如此。所以,当第一次跨上灵骑,她还是忍不住暴露出了自己的顽童的一面,开始纵马飞驰,享受着这新奇玩具带来的刺激与欢乐。

    灵骑本身就比马跑的快,又不知道疲倦。别人要驾驭还需要用自身灵气给灵骑补充体力,柒小妹那只却是天佑知道她没有灵气傍身,特意提前给灵骑内预存了大量的灵气。这样一来她就更感觉不到消耗了,结果就是一路飞驰一口气跑回了铁岭渡口才停下来。

    也亏了铁岭县到铁岭渡距离不远,否则那灵骑内预存的灵骑耗干之后怕是要损伤灵骑了。

    其实多数灵骑都可以自己储存一定量的灵气,但这个储存量通常都不会太大,而且不能提前储存,因为存进去的灵气会想电池漏电一样流失,且速度相当快。因此多数灵骑能够预存的灵气就只够跑上大半个时辰的,而且还必须是启程之前刚刚输入的灵气,否则过两三个时辰就算站着不动它自己也能把灵气损耗干净。

    一旦灵骑的灵气耗光,它的速度就会迅速下降,这也算是一种保护机制。灵骑自身吸收灵气的速度大概可以提供它以散步一般的速度缓慢移动,因而灵气耗尽之后如果骑乘者不能给予补充,灵骑就只能用散步一般的速度前进了。而此时如果骑手继续催动灵骑奔跑,它其实也是可以跑起来的,但此时它消耗的就不是灵力而是自身的马魂了。

    也就是说灵骑在奔跑状态下会优先消耗灵气,而一旦灵气耗尽就会开始燃烧马魂,直至灵骑无法维持自身存在彻底消散掉。考虑到灵骑的制作难度和价格因素,一般也没人舍得让灵骑燃烧马魂来狂奔,钱多也不是这么花的。

    被河水拦下的柒小妹看到追上来的天佑两人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太过得意忘形了,看着两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天佑倒是没说什么,翻身下马收起灵骑。看到柒小妹也要下来便下意识的伸手做了个接的动作。柒小妹愣了一下,然后便放松下来,迎着天佑一翻身跳了下来,被天佑接住轻轻放到了地上。

    天佑这是现代人的下意识反应,看到一个半大孩子想要从高大的灵骑上垮下来,稍微有点素质的成年人都会想要伸手接一下,但是在神洲大陆这种动作却稍微有些欠妥。因为按照地球上的观念,12岁的柒小妹只能算个大孩子,而在神洲大陆,穷苦人家的14岁就当妈妈的女孩也不算罕见。所以按照这里的规矩,天佑的动作就稍微有点不合适了。

    天佑是习惯动作,完全是下意识行为,没往多了想,柒小妹却是脸上一阵羞红,心里却喜滋滋的,感觉自己被接受了。天佑是看到她的反应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欠妥的,但做都已经做了,想再多也是没用,于是转移话题问道:“玉蝉仙长,从这里看,对岸的浓雾似乎已经散去,看来你们之前的行动成功了。”

    “不,是我们成功了。”玉蝉道人很是开心的说道:“没有你们的接应,我们此次恐怕未必能将那只产生鬼雾的法器完整的带出来,就算是能够成功,我们这队人马也定会折损大半,所以此次行动能够成功,也有你的功劳。”

    天佑笑了笑岔开话题。“这隔着河面还是看不真切,只是此处也无船只,我们还得想个法子去到对岸才行啊。”

    听到这话玉蝉道人却是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宝剑:“我有飞剑,虽然有伤在身,但过河还是没问题的。你那妖宠不是也能带人过河吗?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带的动你们两人。”

    天佑看了眼柒小妹,摇头道:“没试过,或许可行吧。”

    嘲风的力量带个人是没问题的,但两个嘲风这样的体型却是一定带不动的。不过柒小妹本就是个半大孩子,加上身材瘦小,体重可能还不足天佑一半。如若是之前拿着她那大铁枪,嘲风一定是带不动的,只是那枪如今已被尸王拍成了麻花,这次上路之前也被天佑塞进了自己的无忧袋中,倒是不占什么重量。这样算下来嘲风倒也未必带不动两人。

    玉蝉道人也怕两人半路掉河里,所以提议先试试,于是天佑便将嘲风叫了下来,居然很顺利的一次成功,将两人都送到了河对岸。不过嘲风明显飞的相当勉强,看起来一次带两个人还是有些超出了嘲风的能力范围。不过这个天佑倒不担心,因为嘲风的能力成长一直很快,相信过不了多久两个人的重量便不再是问题了。再说嘲风是战斗妖宠,又不是灵骑,负载能力本就不是它的特长。

    相比于天佑他们这边的顺理渡河,玉蝉道人反倒出了点意外。因为伤势没能完全恢复,在快到岸边的时候玉蝉道人忽然从飞剑上掉了下去,多亏天佑他们已经到岸,于是让嘲风回去把玉蝉道人给捞了上来。至于说湿漉漉的衣服……一张净衣符就能搞定。

    重新上岸之后天佑和柒小妹先是关心了一下玉蝉道人的情况,确认没什么大事之后才重新上路,不过这次三人都没使用灵骑,而是小心的步行前进。一路推进到杏黄村,沿途什么都没发现。这些亡灵显然是意识到了鬼雾会很快消散,所以有计划的退了回去,没有留下任何落单的亡灵。

    柒小妹不懂其中道理,发现一路上干干净净还挺高兴,等到天佑给她解释了之后才担心的问:“那这些亡灵不会哪天又跑出来吧?乡亲们在河对岸会不会很危险?”

    玉蝉道人安抚道:“这你无需担心,等我们回去,紫霄宫定然会派出更多的门人前来对白骨洞进行更彻底的检查和清扫,想来很长时间之内这些亡灵都不可能出来作恶了。”

    柒小妹听了玉蝉道人安抚人心的话语之后却忽然问道:“既然紫霄宫如此厉害,为什么不一劳永逸彻底扫清此地的亡灵呢?”

    “这个……”玉蝉道人一下被问愣住了。以前他从未往这方面去想过,如今突然听到这样的问题连他自己都怔住了,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掌门不派人彻底清扫白骨洞。

    这接天山白骨洞距离紫霄宫并不算多远,来回很是方便。天佑他们之前全力赶路,一日之间便能到达,对门内那些能驾飞剑或是有飞行坐骑的仙长们来说根本就是几个时辰的事情,完全不算什么。至于说清扫难度……白骨洞中亡灵甚多,对弟子们来说确实危机重重,然而门派能将此地做为弟子历练的常备选择之一,就可见此地的危险性其实并非很高。如果按这样的情况推算,掌门甚至都不需要亲自出手,只需派出两到三名宗主一级的存在,几乎就可以横扫白骨洞。

    然而,如此简单的事情,紫霄宫却是一直没有去做,而是将其一直保留到了现在。玉蝉道人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当然,他不是想不到原因,而是觉得不太可能。

    事实上白骨洞的存在对紫霄宫非但无害,还有很大益处。

    首先,也是最直接的好处就是可以用来培训弟子,还能顺便获得很多产出。

    白骨洞中的亡灵数量虽多,等级却都不高,只要控制好推进深度,对弟子们来说危险性其实并不高。这样的地方简直就是天然的训练场,对增强紫霄宫弟子的实战能力好处多多。同时,弟子们进如白骨洞战斗也不是单纯的为了战斗而战斗。

    白骨洞中阴气极重,因而生有多种阴性灵草。这些灵草对修士们来说用途很广,完全可以看做是一种高价值的可再生资源。

    而且不光是灵草,亡灵本身其实也是一种资源。像修士们养的僵尸、厉鬼还有那些骷髅兵,虽然不能说全都是白骨洞抓的,但这里起码出产了紫霄宫消耗量的一半还多。这么重要的资源产地,换谁也不会轻易毁去。

    上面这些还是表面因素,再往深层去想。

    白骨洞的存在会威胁到整座接天山范围内的安全,而这种威胁却正是紫霄宫树立威胁的关键所在。简单一点来说,这就是一种变相的养贼自重。如果中立区一片祥和,那么还有谁会需要仙门?倒是紫霄宫再想做点什么,那就只能胁迫别人去做,而现在,因为大家都有求到紫霄宫的时候,所以紫霄宫想做什么只要露出点意思,立刻就会有人主动跳出来帮忙办好。两者的区别是个人就能明白,紫霄宫的高层自然不会看不懂。

    玉蝉道人仅仅是愣了一瞬就想到了这两点因素,可以说理由已经非常充分,然而这些东西却没法说给柒小妹听。这个世界本就如此,有些事你可以做,却不能说。

    “白骨洞本就是阴煞之地,就算将其中亡灵尽数屠灭,不日之后又当重新滋生出一批来。所以除非打算将这接天山整个推倒,改变地脉走向,否则根本无法根除此地亡灵祸患。”天佑一只手搭在柒小妹的肩上,一边将她转向道路方向继续前进一边说着:“玉蝉仙长是本门仙长,自然习惯性的夸耀本门。但我紫霄宫虽然确实乃仙门正统,天下第一仙门,但要清理白骨洞却也必须付出一定代价。如若清理一次便可一劳永逸,相信掌心他们定然是义不容辞。只是此地清理之后又会再生,如那野草一般斩之不尽。所以出于爱惜门中弟子的考量,也只能是平日里派出弟子常来注意着一些了。”

    玉蝉道人反应也挺快,听到天佑编的理由也立刻附和道:“是啊,你看这次发生意外,我们不是第一时间赶到了吗?唯一的差错便是没有料到有人在此地丢下了一件能产生鬼雾的阴灵法器,这才导致后续变故。好在我们依然解决了危机不是吗?”

    柒小妹这丫头看着不爱说话,却总能一针见血的抓住重点。“仙长您说是有人丢下了那件法器?”

    玉蝉道人又是一愣,眼睛乱转开始准备编个理由搪塞过去,但看到天佑问询的目光后才意识到天佑也不知道内情。似乎是做出了决断,玉蝉道人叹了口气道:“罢了,说与你们俩听也无妨,但你们切莫乱传。”

    天佑和柒小妹连忙保证不会乱传,玉蝉道这才说出了一直隐瞒的事情。

    天佑他们的队伍最先在杏黄村遇袭,之后队伍分散,有人回去报信,天佑他们则兜了个大圈子绕回了紫霄宫。这中间耽搁了些许时间,以至于没追上玉蝉道人他们这支强力团队。

    在天佑他们赶往白骨洞的时候,玉蝉道人所在团队却是已经发现问题,然后一路杀入了白骨洞内。这个玉蝉道人都和天佑说过,只是中间隐瞒了一部分信息。

    其实玉蝉道人他们刚杀入白骨洞中的时候并未直接找到鬼雾的来源,而是遭遇了大量亡灵阻路。在抵抗过程中玉蝉道人他们的队伍退入了一条岔道暂作休整,不想却发现了一群黑衣人也在此藏身。两边立即发生战斗,玉蝉道人队伍中损失的几名弟子就是在这个时候牺牲的。原本天佑以为他们是死在亡灵之手,现在才知道,原来损失的几个同门都是死在一群黑衣人手中。

    “那后来呢?”

    “后来这群黑衣人被我们击杀,只留下了几个伤重之人用作审问,不想这些人竟然宁愿服毒自尽也不肯回答我们的问题。不过,他们的死倒是也算回答了我们一部分问题。”

    “这些人都是杀手?”玉蝉道人虽然没说这些人的死回答了什么问题,但天佑还是立刻想到了答案。试问除了杀手、死士,还有什么人会随身携带用于自尽的毒药呢?这些人在有紫霄宫仙长在场的前提下还能击杀多名紫霄宫弟子,说明这些人实力不低。有这等身手,还是杀手,那这范围就真不大了。“莫非又是夜神殿?”

    玉蝉道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轻轻点了点头。“我们也不能确定,但可能性很高。具体还需回去由掌门定夺,但想来就是夜神殿不会错了。”

    “也就是说,这次的事情是夜神殿的杀手刻意为之?”柒小妹总算是跟上了天佑他们的节奏。“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