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小说 >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 第六百六十七章灭顶之灾
    天空湛蓝,万里无云,今天无疑是一个非常棒的天气,只是这阳光未免显得太过炽烈,缺乏温柔与风度。更新快无广告。

    滚烫的黄沙很刺眼,广袤的恕瑞玛大沙漠中充斥着这种一成不变的景色,让那些不知道保护眼睛的外地商客很容易就因为这种刺眼的光线而致盲。

    张潮觉得,若是以后自己来做这太阳神,肯定是不允许这里变成这副鬼样子的。

    他俩都很悠闲,执手而行,像对惬意旅行的新婚夫妇,偶尔挑逗那些在沙漠中盘踞的毒蛇,黑蝎与蜥蜴,倒也怡然自得,羡煞旁人。

    他俩也的确有悠闲的资格,太阳神索托斯被困,至少还有几年时间才能脱困,而阿兹尔现在也遇到了一个大麻烦,主线任务的完成指日可待。

    感受着空气中猛然间变得无比剧烈的魔法波动,他和彦知道,阿兹尔与泽拉斯的战斗已经从嘴炮阶段进入到了如火如荼的巅峰。

    泽拉斯与阿兹尔作为整个符文之地最顶尖的强者之流,他们之间的角逐无疑是一场视觉盛宴,但是很可惜,张潮和彦无法旁观。

    因为倘若他们两个出现在战场附近的话,他们是绝不敢放手相斗的。

    毫无疑问,阿兹尔与泽拉斯都不是蠢人,他们或许理智考虑是不会因为私人恩怨就拼得你死我活,让他俩坐收渔利,但是仇恨的力量是可怕的,张潮很怀疑阿兹尔与泽拉斯能否克制住仇恨。

    况且从一开始,泽拉斯那几发堪比空对地导弹的奥术飞弹就已经摆明了一点,他与阿兹尔之间,不死不休!

    笑话,连人家老巢都给轰了,这要还能善了,那阿兹尔恐怕就不是阿兹尔了,而是被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汉献帝刘协了。

    张潮从眼前一株筒状仙人掌的尾端切下来一块尝了尝,味道相当不错,这是恕瑞玛的特产,堪称是沙漠之泉,饱满而充满水分,酸酸甜甜,味道似草莓。

    彦也切了两块吃了,笑着夸奖道:“果然,这世界丰富多姿,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独特的魅力。”

    张潮点头道:“只可惜,沙漠终究是一片生命的荒芜禁区,这里仍然不适合普通人居住。”

    彦笑着,眯起眼,脸上带着一缕酡红:“适合你我居住就好了,你又不是皇帝,操那么多闲心干什么,难不成你要在这儿植树造林,从此做个矢志改变沙漠的愚公?”

    张潮正色道:“我若是要改变沙漠,也不会选择植树造林这种笨法子,直接以神力调节气候,投撒种子,增加降雨即可。”

    彦白了他一眼,感觉他是个不解风情的蠢蛋。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不解风情的蠢蛋?”张潮嘴角突然溢出一丝笑意,随即直接揽住了她的细腰,一个结界紧跟着被他放置而出。

    “来吧,是时候战上一场了。”

    “用什么招式?”

    “打狗棒法......唉哟!我错了,是降龙棍法......别掐那儿,疼!”

    “哼,敢顶我,是时候让我骑上你驰骋沙场了。”

    沙漠中的蜥蜴探头探脑出来看,随即迅速用小爪子捂住了眼睛,不知是光太刺眼还是羞得不好意思看下去了。

    云雨之后,天色已然渐晚,温度骤降,星空笼罩了天穹,明明闪闪的亮星闪烁着动人的光辉。

    张潮抱着彦,躺在一处沙坡上,眺望着远方。

    恕瑞玛的夜色很美,比起被雾霾笼罩的都市,要来得清澈了太多太多,然而正在这时,天空中突然毫无征兆地撕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仿佛天柱不周山倾倒,所留下的天之痕。

    张潮和彦心中的警兆大作,几乎是瞬间便从底线攀升到了极致,仿佛无数个警铃同时在耳畔响起,他们的脸上露出了骇然之色,这意味着敌人的强大程度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这样的敌人,他们在符文之地只有一个。

    那就是——太阳神!

    下一刻,只见从那空间裂缝之中,赫然伸出了一根天柱,那天柱的上面密布着火红色的纹路,随即便见那裂缝之中,再度伸出了一根天柱......一根又一根,直到五根长短不一的天柱齐刷刷的现身,张潮和彦才悚然间意识到,那特么根本就不是所谓的天柱,而是一只手!

    只见这只手出现之后,连那天之痕都显得狭窄了起来,仿佛那一道长宽宛如银河一般的裂隙都无法承载它的巨大。

    紧跟着,一股不耐烦的心情在两人的心中升起,他们知道,那不是他们自身的情绪,而是一个伟大人物的情绪,他不需要说话,就能让万物感知到他。

    这是只有高等神才能做到的。

    张潮和彦脸上顿时露出骇然之色:“是太阳神!绝对是他!”

    如果起先还有疑惑,那么现在几乎是可以板上钉钉地确定,那来者定然是太阳神!

    “该死!太阳神不是还被困在神界里呢吗!”

    “可恶!那个戴安娜和箐涵果然在骗我们!”彦怒道,金色的圣炎开始燃烧,但原本每次出现,都是带着凛冽威压,显得异常活泼的炽天使之火,此时居然好似在颤抖般,显得病恹恹到了极致。

    来人的威压已经已经快要突破天际了,那是站在整个金字塔顶端的高等神,除了神上神这种已经在星辰大海中遨游的强悍存在以外,几乎就已然无敌,绝非他们两个所能抗衡的。

    下一刻,又一只手的手指伸了出来,直接扣在了裂缝的边沿,随即狠狠一撕,居然是直接将天穹撕裂了开来。

    “这天太窄,给老子开!”

    一声酣畅淋漓的咆哮响彻天地间,一尊巨人便从那天幕的口子里横空降临,他披散着头发,宛如上古洪荒巨人,浑身涂满了火红色的神纹。

    他俯视苍生,宛如俯视蝼蚁,哪怕是看向张潮和彦,也是充满不屑。

    “卑微的劣等神,就是你胆敢与本神争夺神位吗?”

    “就是你!哈哈哈哈哈哈!”

    “所谓的新阳掌控者?简直是个笑话,你太弱太弱了。”

    巨人疯狂大笑了起来,天地都在随之而颤抖,张潮和彦的脸色变得很苍白,那种威压实在是太强了,好在他们都是同一层次的存在,尽管强弱有别,但还不至于连动都动弹不得。

    面对太阳神的不屑一顾,张潮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彦,帮我个忙,我搞不定这货,你能回趟永生大陆帮我请个救兵吗?”

    彦抿了抿嘴唇:“你想骗我走,没可能。”

    张潮轻笑:“你把我想的未免也太好了,我张潮做事向来自私自利惯了,怎么可能会做出舍己为人这么高大上的事,抛弃妻子才是符合我人设的嘛。”

    “还有心思开玩笑?”彦笑了,她觉得张潮并非手足无措,有些慌乱的心也稍微平静了下来。

    张潮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胸有成竹的笑容:“让他跳吧,有他哭的时候。”

    只是彦没注意到,张潮的手在抑制不住地颤抖。

    他当然怕,堂堂高等神,大师层次的存在,强过他足足两个档次,碾死他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

    但他是两个人的主心骨,倘若连他都慌了,彦恐怕就更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