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网游小说 > 霸道女皇的侍从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梦 2
    撒米尔今年35岁,他是伦蒂尼恩教堂区的一位牧师,虔诚的基督徒。平常的工作是用圣术治疗受伤、生病的信徒,偶尔也会接受一些驱灵或是解除装备诅咒等性质类的委托。

    他立志为上帝奉献自己的一切,兢兢业业地过着每一天。

    然而,在两个月前的浩劫发生之后,他仿佛从一个巨大的谎言中清醒了过来。

    那天早晨,他如同往常一样从床上醒来,用餐后到教会礼堂等候患者。

    不一会儿,他就等到了需要治疗的人。

    那些人似乎是天选者,言语间夹杂着难懂、粗鲁的用词。

    所谓的天选者是外国移民的一类。

    他们大多以冒险者或是佣兵自居,极少数还会加入宫廷,立下功绩,成为一方领主。

    他们遍及这个国家各处,接受包括驱逐魔兽,打倒外国入侵者到采药、送信这样的小型委托,是这个国家最有活力的一群人。这也是大多数不列颠本土居民对他们的印象。

    既然是刀头舔血,以战斗为生的人,性格古怪也是没办法的吧。

    撒米尔已经习以为常了,他无视了对方的喧哗,立刻为他们治疗。

    然而,在治疗后,收取费用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个小矛盾。

    “……2个金币?坑爹呢这是。”像是领头的壮汉皱着眉头说道。

    “轻伤10个银币,中等伤50个银币,重伤1个金币,阁下带来了4个人都是中等伤,所以是2个金币。”撒米尔耐心地说明。

    “我这边暂时没有那么多钱,这样吧,我们帮你采药,治疗费你给我免了如何。”

    “……啊?”撒米尔愣了一下,随即说道,“还是请您付现钱吧,我这边暂时不需要药材。”

    “哎?可是,平常不是有采药抵消治疗费用的任务吗?今天没了么?”

    “平时?没有没有,这种事情最多偶尔,您在说什么……?”

    撒米尔的脑袋突然感到很疼,他恍惚中想起自己之前似乎是曾有让人采集药草来抵消治疗费,但他不记得当时详细的情景。

    见对方不愿意支付费用,无奈之下,撒米尔只好提议可以先把费用记在账上,下次再来支付。

    壮汉立刻同意了。

    第二天,那位壮汉又带着他的队伍来了。

    他们在战斗中受伤了,来寻求治疗。

    撒米尔作为一个合格的圣职者,没有在治疗前向他们索要欠款,而是等到治疗完成后,才随口询问他们有带治疗费么,谁知道,刚说出口这群天选者却说了句奇怪的话。

    “……不是免费的吗?”

    “啊?我昨天不是说了赊账吗,可从来没说是免费的。”

    “……还有这种设定?”壮汉惊讶万分,“你明知道我们身上的金钱不足,又不肯让我们做任务抵押,为何会同意帮我们先做治疗……”

    这家伙在说什么玩意?

    自己怎么可能知道对方身上带了多少钱。

    撒米尔觉得对方在无理取闹。

    于是,他说道:“上帝教会我们要善待他人,我不是商人,是个牧师,当然会优先治疗患者。”

    “怪了,明明是个下级npc,怎么还记得昨天的事……”然而壮汉没有理会他,而是在喃喃自语,看他的眼神仿佛是看到了会生蛋的公鸡一般。

    “……这位先生,你如果还是不肯支付金钱的话,还是请回吧。”撒米尔不耐烦地叹息了一声,“看在圣母玛利亚的份上,我就不再收你钱了,但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给阁下治疗,因此请你立刻……”

    撒米尔一边说,一边回头望向圣母像,手握胸前的木头十字架做祈祷。

    下一刻,他傻眼了。

    原本放在教堂中央的圣母像上,不知何时画满了厚厚的黑色墨线,尤其是大腿处和脸上还写满了非字母体的异国文字。

    ……这t是什么玩意!?

    撒米尔内心受到震撼,差点吼了出来。

    他吸了几口气,颤抖地问道:“这,这是谁干的?”

    这时候壮汉的脸上露出了心虚的表情。

    “这……我也不知道,比起这个,之前治疗的费用……我们可以支付,但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我们需要解除一些器具的诅咒。”

    “比起这个!?”撒米尔忍不住咆哮的语气吼道,“玛利亚大人都成那样了,还会有比这更重要的事!?说,这是谁干的!?作为一个信徒,你有必要回答!”

    “靠,不是说不知道了么。而且我又不信神,关我什么事情。”

    “啊?你不信神还来教堂寻求治疗?”撒米尔觉得对方不可理喻。

    “行了行了,宗教内容ng,我要是跟你扯无神论就要违反纪律了,你还是快点收钱做事吧。”壮汉把钱袋扔到撒米尔眼前,然后从包裹中掏出一副漆黑的盔甲和两把剑。

    这些器具上面沾满了鲜红的液体,散发出一股血腥味。

    撒米尔也是有着五、六年的行医经验的资深牧师了,他立刻就认出那些红色的液体是来自于人类,而且还是新鲜的。

    至于上面的诅咒,则是一种名为的诅咒,会给予装备降品质的buff。

    这类诅咒只有穿戴的对象被意外杀害才可能会随机出现。

    话说回来,这装备的款式不是国王军的吗!

    “你,你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弄来的?”撒米尔的声音在发抖。

    “啊?从哪来都行吧。”壮汉有些不愉快地皱眉。

    “当然不行!如果是别人赠予的也就算了,如果是原来的主人东西的话……你,你有没有宫廷的遗品处理许可?没有的话,你这是要我帮你销账!”

    撒米尔本想说对方是杀人凶手,但他不愿意往最糟糕的方向想,因此只能试图相信,对方是通过其他渠道获得的。

    “什么叫销账,就是叫你处理一下,让我好卖给别人。”壮汉满不在乎地说道,“好不容易干死了那对狗杂种,当然要拿装备。对了,我说你今天怎么管那么多?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以前?

    怎么可能!

    即便是再没有责任心,又或是视钱如命的牧师,也不可能帮忙销赃宫廷的东西吧!这不是找死吗?

    话说回来,这些人竟然真的是靠杀人获得的,也就是说他们……

    不,不行,必须立刻报告卫兵队!

    “开什么玩笑,我……”

    撒米尔忽然觉得他的脑内仿佛开闸的大坝,被记忆的潮水给填满了。

    他想起了他前几天自己似乎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

    下级骑士团的佩剑,正规骑士团的定制铠甲,甚至是圆桌骑士的战袍。

    平均每天有不下十位数的天选者带着这些东西来找他解除诅咒。

    他,他怎么会忘记了呢?

    话说回来,莫非这几天……天选者袭击了国王军?

    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诅咒物品……

    撒米尔自认为自己个虔诚的基督徒,拥戴国王的好市民,因此他决定先稳住对方,找个机会,禀告给宫廷过来抓人。

    突然,他想起了更重要的一件事情。

    前天,有个跟眼前的壮汉一模一样的人,他在圣母像旁逗留了很久,而且在自己治疗病人,脱不开身的时候……

    “直娘贼!”撒米尔说出了成为牧师之后,人生第一次的粗口,“……亵渎神灵的罪人!去死吧!”

    “等等,你干嘛……啊啊啊啊!!”

    随后,在他用圣术降下的前一刻,壮汉和他的同伴落荒而逃了。

    一天后。

    撒米尔擦去了圣母像的污渍,带着忏悔的态度,把最近这段时间发生自己犯下的罪孽报告给了教会上层的主教,请求责罚,然而,主教却没有怎么责备他,这令他感到十分惊讶,经过询问,原来,他原本以为只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怪事,竟然也同时发生在了主教和其他牧师的身上。

    他们都是受害者!

    “我们恐怕是被魔鬼蛊惑了!”主教叹息似地说道。

    “魔鬼?但魔鬼……不是都在地狱深处吗?难道他们已经从地狱来到了现世?”撒米尔有些无法相信对方的解释。

    “没错,而且他们已经混入了这个国家。他们不死不灭,玩世不恭,如今遍布了全国。”

    “难不成……”撒米尔隐约猜到了答案。

    他恢复了记忆之后,想起了自己的记忆变得暧昧不定,是发生在更早的时候,时间……大概是一年前。

    那时,亚瑟王登基不久,制定了新的移民政策……

    “经教会上层内部判定,魔鬼的身份已经有了眉目!”

    “他们就是那群天选者,异域的移民,又名玩家。”

    于是,为了呼吁消灭那些魔鬼,他今天代表教会参加了游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