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其他小说 > 缠魂乱 > 第291章
    女眷都是住在内院的,内院和前院之间有着一个半月形的拱门,这个拱门是日夜都有人看守着的,为的就是不让外人进来,一旦有个男人混了进来,对内院这些小姐们的名声很是不好。

    来到了大门口,付睿渊已经在这里等着她了,同时在这里等着的还有付铭瑄和她那个文静的妹妹,也就是付静姝。

    月娘本来还以为自己起的已经够早了却没想到自己竟然是最晚到达这里的,也不知道到底是这些人太心急了,还是月娘自己起得晚了。

    “月娘,就差你了,怎么这么晚?”付睿渊看着月娘,说道。

    月娘就知道付睿渊会问自己,早就在心里准备好了一番说辞:“爹爹,人家还不是要为了好好打扮,到了宫里不给爹爹丢人吗?”说着,就走到了付睿渊的身边,拉着付睿渊的胳膊,做小鸟依人状的和付睿渊撒娇道。

    付睿渊无奈的看了一眼月娘:“真是拿你没办法。”看着月娘的样子,付睿渊也没了脾气,只是迟到了一会儿罢了,没什么大关系。

    “是啊,妹妹今天来的可算很晚,是不是又赖床了?父亲,你也别怪月娘了,想必她这几天睡眠不是很好,只是晚了一会儿罢了,无伤大雅。”付铭瑄也走了过来,站在月娘这一边,给月娘说着情。

    看着自己的这一双儿女,付睿渊自然没有了火气,也不好意思再和两人发火,无奈的眼神看了看付铭瑄,又看了看月娘:“你们两个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上马车吧。”

    “嘿嘿嘿,还是爹爹好。”月娘笑嘻嘻的看了付铭瑄一眼,跑到了两人身后,拉着付静姝的手:“妹妹,快点呐,别走在最后面。”

    刚才三人在说话的时候,付静姝就站在最后面,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从付静姝的眼神里,就能够看出来,付静姝还是挺想和他们在一起玩耍的,因此,月娘便来拉着付静姝一起上了马车。

    一共两辆马车,前面的大马车空间很大,足够放一张大床进来,也因此在付睿渊、付铭瑄、付葭月和付静姝四人都坐了进来,空间还是很大的,后面跟着一辆马车,坐的是付葭月和付静姝带来的贴身丫鬟,马车很小,只能够坐两个人。

    四人在前面的马车里坐着,月娘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一会儿挪挪位置,一会儿看看窗外。

    “月娘,好好坐着,跑来跑去的,像什么样子?你看看静姝,多老实,多安静,安安分分的不好吗?”付睿渊看着自己这个永远不肯老老实实的坐着的女儿,虽然心里知道月娘就是这种性格,但是还是没忍住的提醒了她一声,现在只有他们一家人倒是好说,待会进宫了不能这样。

    “爹爹,这里只有我们一家人,还要这么严肃啊?”月娘听了付睿渊的话,委屈巴巴的坐了下来,她就是看这里都是自己熟悉的人,才会这样子的啊。

    “就是,父亲,这里又没有外人,月娘在府里闷这么久了,您就让她好好玩玩吧。”付铭瑄也跟着月娘说话。

    看着付铭瑄的样子,还有月娘委屈巴巴的模样,付睿渊也不好再为难月娘,他也知道月娘这几天在府里肯定闷坏了,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几天付睿渊也没有去看月娘,他的心中自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但是看着月娘这幅可怜巴巴的样子,付睿渊又不忍心说月娘了。

    想了想,付睿渊就决定不再管月娘了,反正现在这辆马车里就他们一家人。

    “唉,你这鬼丫头,总是有理由让我说不得你,不过,现在这里只有我们自己人,你可以这样胡作非为,但是,等会到了宫里,你可不能再这么放肆了,宫里规矩很多,你的一言一行都关乎着我们付府,一定要小心为是。”

    付睿渊嘱咐着月娘,对于付铭瑄,付睿渊也是了解的,付铭瑄出入皇宫的次数比月娘多了多了,而且,付铭瑄比月娘有分寸多了,因此,付睿渊却是不担心付铭瑄的言行,因为付铭瑄犯错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看着付睿渊这么严肃的盯着自己,月娘皱了皱眉:“爹爹,你为什么只说月娘一人?这不是还有哥哥和二妹妹吗?你怎么不说他们啊?爹爹偏心。”

    听到付葭月这么说,付铭瑄一个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这是付睿渊偏心吗?不过,他倒是明白付睿渊的意思,付睿渊这么说是为了月娘好,怕月娘会在宫里闯下什么祸事,如果是小打小闹,或者和别的小姐们发生了口角,这都是小问题,他们付府能够解决,可如果月娘是一个不懂事,冲撞了哪个皇子,或者是太子,这可就麻烦了。

    “你这臭丫头……”付睿渊被月娘气的吹胡子瞪眼的。

    还好这时候,有付铭瑄出来打了个圆场:“好了,妹妹又不是不理解父亲的意思,就是想和父亲闹闹罢了,父亲难道忘了,这几天妹妹自己一个人呆在府里有多无聊吗?我这几天在宫里抽不出身陪月娘,倒是让月娘闷了这么久。”

    又一次提起了这件事情,成功的将付睿渊的火气打压了下去,因为付铭瑄也知道,付睿渊说这话都是为了月娘好罢了,而之前付睿渊也因为谢白的事情,忙了好些天,没有去看月娘,因此心里对月娘更是愧疚。

    如今一提这件事情,付睿渊的火气顿时就没了,无奈的看了自己的这个和自己不站一条战线的儿子,又看了眼月娘,只好作罢。

    “算了,算了……到时候进了宫里,你们兄妹三人多多照应着,不要惹事。”虽然付睿渊不再抓着付葭月这件事情不放,但是心里还是很担心他们的,尤其是月娘,如果在宫里她还不知道收敛自己的性子,肯定会出事的。

    “知道啦,爹爹,我们都会安安分分的,不给您老人家惹事!”付葭月笑嘻嘻的说着。

    付睿渊一听月娘竟然称自己为“老人家”,顿时不乐意了,伸手一拍桌子:“胡闹,叫谁老人家?”

    付葭月悻悻然的缩了缩脖子,朝着付睿渊笑了笑。桌子是一张小桌子,为了在马车里放糕点和茶水的,这辆马车很大,放了一张小桌子也不嫌小,四人便围着这张小桌子而坐。

    月娘又往窗外看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了:“哥哥,我们还有多久到皇宫啊?”怎么都这么久了,还在路上?

    付铭瑄挑起帘子,看了看外面,外面是很是热闹的集市:“大概还要一刻钟,怎么,坐不住了?”

    付葭月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是啊,很无聊呢。”付铭瑄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的这个不拘小节的妹妹,而付静姝没有说话,付睿渊则是无奈的眼神。

    月娘坐着坐着,觉得眼皮子越来越沉,今天她起的实在是太早了,以前这个时候,月娘肯定都在床上呼呼的睡着大觉呢,如今这么早就被竹苓叫了起来,还什么东西都没吃,又坐在这么晃晃悠悠,颠颠簸簸的马车上,月娘的懒虫成功的被召唤了上来。

    坐着的姿势已经不能看了,因为困意的烦恼,月娘的身体做的七歪八扭的,很是没姿态,付睿渊看了,也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不管说什么,月娘都改不了的,反正这里是马车上,只要不让外人看到就行了。

    而付静姝则是一脸抽搐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姐姐,之前和付葭月在国子监里上学的时候,还没觉得自己的这个姐姐竟然是这么的大大方方的,如今在马车里坐姿就这么不好看了,还当着付睿渊的面就这样,还真是大胆。

    三人都默契的没有说明白这一点,任由月娘在那扭扭歪歪的坐着,月娘坐了一会儿,眼皮越发抬不起来了,看了一眼付睿渊,付睿渊正在喝茶,付铭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本书,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看着,而付静姝则无事可做,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到三人这番模样,月娘便放下了心,没有人注意到她就好,那么,她就可以偷偷的睡了一会儿了,想到这里,月娘的心里变放松了一下,趴在了桌子上,一会儿就陷入了沉睡。

    付铭瑄瞥了一眼付葭月,看见月娘的身子已经倒了桌子上,呼吸也变得均匀了起来,想来是睡着了,也对,今天她起的这么早,是应该困的,虽然不知道月娘平时都是什么时候起床,但是按照付铭瑄对月娘的理解,肯定不会早的。

    看到月娘这个样子,付铭瑄了然的笑了笑,却并未点破。月娘既然已经累了,就让她睡一会儿吧,反正还没到皇宫,等到了皇宫再叫她起来,也是一样的。

    付睿渊正在想事情,还没有发现月娘睡着了,突然又想到太子的事情,想和月娘再嘱咐点什么,回过头,一看,月娘竟然趴在桌子上正开始睡着大觉,付睿渊的心里很是无奈,自己的这个女儿什么时候才能够有分寸一点?这是哪里?这时马车啊,马车上哪是睡觉的地方?待会参加游园会的时候,她如果也睡着了,这可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付睿渊顿时大怒,“臭丫头!这是什么地方?是你睡觉的地方吗?真是没有规矩。”在去皇宫的路上竟然睡着了,这件事情如果被别人知道了,岂不是要笑掉大牙?还好这里只有他们自己人,没有外人知道。

    月娘迷迷糊糊的醒来,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付静殊脸上一种“祝你好运”的表情,月娘还不明白是为什么,正想问,便又听到了付睿渊的声音传来。

    “你这臭丫头,还没醒过来?你要我说你什么好?”付睿渊之前还很生气,看到月娘这幅迷迷糊糊的样子,心里也不忍心再责怪她,毕竟哪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呢?况且付睿渊的心里对月娘还有着愧疚之情,便不好再说月娘,只是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她。

    月娘这才明白自己刚刚偷偷睡着的事情已经被发现了,看了一眼付铭瑄,付铭瑄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月娘顿时明白了,这件事情,就算是付铭瑄也不好帮自己说情,看来,自己的这个父亲,也就是付睿渊,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不过,月娘也没有怪付铭瑄不帮自己说话,毕竟这是自己闯下的祸,她不小心给睡着了,是不能怪任何人的,况且,在这之前,付铭瑄已经帮自己说了两次好话了,虽然付铭瑄是月娘的哥哥,但是他也已经帮到了这个份上,也算是仁义至尽了,月娘自然没有理由再拜托他。

    “爹爹……月娘是太困了,今天实在起来太早了……往日这时候,月娘还都在睡着觉呢。”月娘知道这次是自己不对,连忙用一种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付睿渊。

    付睿渊叹了一口气:“本来以为你这次因为谢白的事情变得老实点了,却没想到越来越不像话了。在马车上竟然就能够睡着?你看看这整个京城里还能不能找到一个和你一样的小姐?”

    月娘知道这件事情是自己不对,现在他们正往皇宫赶去,她竟然就这样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于是便也不再狡辩什么,安安静静的坐着,一脸的愧疚,她刚才的行为实在是太不知礼数了,便悉心的听着付睿渊的指责。

    “你说说你这样子,像什么话?还有没有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平日里在府里你胡闹也就罢了,如今我们要去皇宫,皇宫可不是一个能够包容你性子的地方,你也别怪爹爹这样说你,爹爹不还是为你好吗?不还还是担心你会在宫里惹下什么祸事吗?”

    付睿渊处心积虑的想要说服月娘,起码在宫里不能再是这么个性子,如果当着皇后娘娘的面给睡着了,肯定会被治个大不敬的罪名的。

    付睿渊倒是不担心月娘会连累付府,只是怕月娘冲撞了哪位贵人,导致自己受了伤什么的,在付睿渊的心里,他是觉得自己是愧对月娘的,不过,虽然如此,他也要保证月娘的安危啊,这是他当一个父亲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