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其他小说 > 踢开永乐 > 第559章 入城
    ?望着远处已经初步显露出其峥嵘轮廓的杭州城,允熥对昀芷笑道:“你心心念念的杭州城就要到了。”

    昀芷笑道:“我哪里只是对杭州城心心念念,我对所有景色秀丽的地方都心心念念着。”然后念叨起来:“杭州有西湖、有三堤十景、有千岛湖、有钱塘江大潮,有灵隐寺,都是风景名胜。”

    “还有,杭州还是传说中白蛇传奇的故事发生之处。据说法海和尚将白娘子镇压在雷峰塔下,声称除非雷峰塔倒、西湖水干才放出白娘子。皇兄,到时候我要到雷锋塔去看一看,再看看周围有没有一个叫做法海的和尚。”

    这时贤琴忽然插嘴道:“我也听说过白娘子的故事。皇兄,若是现在白娘子还关押在雷峰塔中,你可要把她放出来。哪怕放干了西湖的水也要将白娘子放出来让她和许仙团聚。”

    允熥笑道:‘放心,若是里面还有白娘子,皇兄一定将她放出来,并且重重的处置将白娘子关押在内的人。’

    贤琴很有气势的一挥手:“不仅要重重处置将白娘子关在里面的人,还要将他们也关进去,他们关了白娘子多少年,就关他们多少年。”

    “行,行,全按你说的办。”允熥笑着说道。

    昀芷又说道:“传说梁祝的故事是不是也发生在杭州?是一个什么书院之内?”

    允熥还未说话,贤琴问道:“梁祝的故事是怎么一回事?”

    允熥马上说道:“哪有什么梁祝的故事,都是后人附会的,梁山伯是东晋是杭州这一带的太守,他治理杭州数年,政通人和……”梁祝的故事是爱情故事,是不能和这么小的孩子说的。当然貌似白娘子的故事也是爱情故事,但因为白娘子是妖,所以这一点就淡化了,或者说人们就不在意它其中的爱情成分了。

    允熥故意说了一大堆枯燥的事,成功让贤琴对这个故事失去了兴趣,打着哈欠说道:“皇兄妹妹知道了,不必说了。”

    昀芷在一旁心中暗笑,但什么也没说。

    允熥又看向远处的杭州城,心中暗道:‘不仅如此,杭州城还是二十一世纪很多知名网络的故事发生地,杭州三寡可就是在这里。’

    他正想着,忽然一名侍卫骑马回来对李波说了什么,李波也马上过来对允熥说道:“陛下,前方六里外,就是杭州城北门二十里外,有以浙江左布政使练子宁为首的杭州城中大小官员迎驾。”

    允熥说道:“朕不是说过,不许地方官摆驾出城迎接么?他们怎么还出城这么远迎接?”

    李波说道:“陛下,臣也问了从前面赶回来的侍卫,他说道,浙江左布政使练子宁说,陛下来我悊江省,下官本应该去嘉兴府迎接陛下,但奈何当时事物缠身无暇迎驾,所以在杭州城出城二十里迎接陛下车驾以表示对陛下的恭敬。”

    允熥笑了笑,小声说了句:“练子宁还是这么能找理由。”随即高声说道:“即使如此,也只是悊江布政使司、按察使司和都指挥使司的事情,和杭州府县无关。你派人告诉练子宁,让他将杭州府县的官员都打发回去,也让都司的都指挥使将卫所武将都打发回去。”

    李波没想到允熥会说出这样的话,有些发愣。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急忙吩咐人去传令。允熥此时又补充道:“若是他不将府县、卫所的官员打发回去,朕就不入城!”

    练子宁听到允熥的吩咐也傻了眼。他作为允熥的亲信,自以为与众不同,想搞个大场面迎接允熥;但允熥之前已经下令不许地方官员出城迎接,所以他就想出这么一个歪点子。

    他本以为有了一个推脱的借口允熥会欣然接受他的盛大迎接场面,只是小小的训斥几句“下不为例”也就罢了,谁能想到允熥竟然要他将府县、卫所的官员都打发回去!

    练子宁急的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十分焦急,又对前来传信的侍卫说了几句话让他带给允熥。

    但允熥就是坚持:“若是练子宁不将府县、卫所的官员打发回去,朕就不入城!”

    练子宁得到了允熥再次让人传回来的口信,更加焦急,站了起来不停的走来走去,不一会儿汗水已经浸湿了他全身的官服,额头上也不停的有汗珠滴下来。

    此时担任杭州府同知、暂代杭州知府事的胡广在心中暗笑他。之前他就知道允熥对于不必要的排场十分厌恶,所以练子宁刚刚提出这件事时就劝过他不要这么做,但练子宁不听,结果闹了现在这个笑话。

    其实练子宁也知道允熥十分厌恶排场,但他心怀侥幸,认为陛下会容许了他这一次,结果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他自然不会以为陛下是在针对他,确切的说,允熥也不是在针对练子宁,陛下只是要杀一杀这一风气。

    练子宁左思右想,最后只能让胡广等人回城;他本想将摆出的排场也都扯了,但又想允熥同样很讨厌浪费,所以没有撤除。允熥得到消息后,御驾才又缓缓的向这边过来。

    说起来这段时间很长,但其实时候很短,只是在场诸人都觉得每过去一弹指的时间就好像过去了一年一样。

    允熥的车驾来到练子宁等人面前,练子宁等人马上跪地行礼,并且根据他之前吩咐的礼仪开始弄起来。

    允熥也果然没有说什么话,接受了礼仪。这让已经将练子宁在皇帝心中的地位调低了一个档次的又调了回来。

    待一切完毕后,允熥将练子宁叫到身边说道:“练卿,你呀你,朕说你什么好!你在京城是最机灵不过的,也是最知道朕为人如何的,怎么来了杭州就好像什么都忘记了似的?”

    练子宁说道:“臣鬼迷心窍了,请陛下恕罪。”不过他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松了口气。从皇帝和他说的话,他就知道皇帝还是很信任他的。

    允熥又说了他几句,重新坐上车前往练子宁预备的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