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马前卒 > 2042:大战起

2042:大战起

  三人围坐在一堆篝火的边上,将随身携带的铁皮罐头放在火里炙烤了片刻,再掏摸出来,拿下刀撬开盖子,里头装得是已经煮熟的牛肉和豆子,此时已经微微冒着些热气了,与齐军的后勤供应比起来,明军早已经与他们不在一个档次上了.

  战斗了大半天的马候与许三妹所部此刻都在休息,吃饭,军医们忙着在救治伤员,而打扫战场的事情,便交给了江上燕的部属.此刻正在忙着收拾战场上的尸体,卞文忠的这支部队装备还是很不错的,当然不能浪费,这些士兵们正费劲地剥下这些人的凯甲,然后才将这些人的尸体一具具地扔到挖好的大坑里,掩上土石,再纵马一阵踩踏,便算完事了.

  “打起来了吗?”马候用小刀将铁皮罐子剖开,用舌头舔食着残留的汤汁,有些口齿不清地问着江上燕.不浪费一点一滴的粮食是他从幼年就开始养成的习惯,他跟着秦风的时候不过十四岁,那时候在落英山脉,多的是吃不饱的时候,有时候当真是一顿要顶三天的,浪费哪怕一颗粮食在当年的敢死营也是不能容忍的.哪怕后来马候已是富贵逼人了,这样的习惯仍然没有改掉.而另一位女将许三妹,江湖豪侠出身,大碗吃肉大碗喝酒那是惯了的,比之一般的男儿还要豪爽,此刻的吃相与马候比起来,倒是两个极端了.

  看着对面的两员将领,江上燕觉得有些好笑.马候的这个习惯,在家里可是不少惹事,他娶的老婆可是富贵逼人之家的娇娇女,自然是看不惯马候的这些习惯的,不过马候可不是那种怜香异惜玉的家伙,与野狗截然不同.

  “不错,打起来了,而且还不是小打,是大打!”江上燕笑道:”轰炸看来长安,看来是戳到齐人的痛处了,郭显成精锐齐出,二十万大军在百余里宽的战场之上,同时向我们发起了攻击.”

  “二十万?”马候与许三妹同时皱起了眉头.

  “曹云不愧是兵法大家,郭显成也是了不起,我们的情报在这个上面是有失误的.国安部的田部长已经向陛下请罪了,以前我们一直认为郭显成的兵力在十万到十五万之间,但这一次郭显成突然露出了狰嵘啊,不费吹灰之力便动员起了二十万人马,如果算上他的后备兵力,在潞州,齐人最起码有三十万以上的人马.”江上燕吃碗了牛肉豆子,随手抛下了罐子.

  “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差距?”许三妹不满地道.

  “从一开始,曹云确定的主攻目标便是我们这一个方向.”江上燕轻笑道:”所以一直在不停地通过各种法子向潞州增兵,郭显成很聪明,他是一营编制,明白他是什么吗?就是名义上是一个营,实则上是两个营的兵力合编在一起.我们的探子啊,无法深入他们的兵营,光靠着清点他们的营旗,刺探他们的编伍,便被他们蒙过去了.这一次郭显成露出了真实实力之后,田康大为愤怒,好几个国安部的得力干将都受到了极为严厉的处分,其中两个主要负责人,被发派到了海外去了.”

  “出现了这样大的纰露,如此处理他们,还算是便宜他们了.”马候道:”田部长终究还是一个护犊子的,换作别人,只怕这几个人就活不成.”

  “这几个人都是立下过大功的,而且这些年来一直在死亡边缘晃荡,虽有错,但不至死.”江上燕摆摆手道.

  “我们对敌人的兵力配备预备出现了这么大的误差,现在战场之上只怕很吃紧吧?”马候问道.

  “兵力多,并不见得就能有多大的优势.”江上燕道:”不过正如你所说,一开始,我们不大不小地吃了几个亏,不过现在已经稳住了战线.”

  “那就该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马候问道.

  江上燕提着刀鞘在地上廖廖几笔便构画出了边境线上的情况,”现在的情况是,郭显成一部进攻万州,在同方已经被乌林给挡住了.另一部进攻徐州,打到卢龙之后,关宁俞洪给挡住了,他们的主力正在狂攻小石城,周大将军的主力部队已经向那里进发.”

  “那也就是说我们已经稳住了前线的局面了.”马候盯着地面,道.

  “不,危机并没有解除.”江上燕道:”郭显成的左右两翼都是备置了五万人马,不管是乌林还是关宁,他们守住他们的城池是没有问题的,但出城作战,则力有不殆,郭显成拿不下这两座城,必然会命令他的左右两翼留下一部分兵力牵制住这两部兵马,然后其它的军队向昆凌进发,想要包围周大将军的主力.”

  “那我们的任务是?”

  “襄州离万州近,我们去收拾万州的敌人.”

  “那徐州的呢?”

  “杨致大将军率领正在调集预备部队前去救援.”江上燕道.

  “就怕远水救不了近火.”许三妹有些担心地道,”楚地的预备部队没有大明本土多,而且动员能力也远不如大明本土迅速.”

  “无妨.”江上燕道”到此刻,曹云的战略已经大致完全暴露了,我们只需要稳定住局面,静等局面变化就可以了!”

  马候想了想,”沧州那边会有新情况?”

  江上燕大笑:”何卫平正枕戈以待.坚持一个月,郭显成就要完蛋了.到了明春,郭显成别说能打赢我们,连他的老巢保不保得住,都得两说.”

  “那我们干掉了万州的敌人之后,是不是就要顺势杀入潞州?”马候问道.

  “那是当然,不过我们面对的敌人也不是善茬,可不能轻敌.”

  “这个我知道,陛下说过,战略之上藐视敌人,战术之上重视敌人嘛!”

  江上燕大笑,转头看着许三妹道:”许将军,这一次可是不好意思了,你一时之间恐怕不能回去了,你孩子还小,倒是要辛苦你夫君了,等打赢了这仗,我去向你夫君致歉.”

  “公事为重,他不致于连这点道理也不懂.”许三妹道:”我会派一个亲兵回去跟他说一下的.”

  江上燕与马候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强忍住没有笑.说来也是奇怪,许三妹这样一只母老虎,过去赫赫有名的黑道大拿,最后找的是男人居然是湘州的一个极有名声的文人,在学术之上的造诣极深,当初江上燕马候等人应邀去参加婚礼的时候,都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许三妹男人那瘦骨嶙峋弱不禁风的模样,只怕许三妹一个手指头都能戳死他,但偏偏婚后强悍的许三妹被这个文人治得服服帖帖,听说在家里,那是标标准准的三从四德,一切以男人为中心.

  两个人是怎么也无法理解,大明军中还有另一个标准的母老虎余秀娥,但和尚是何等的身份,一样被余秀娥压得无法抬头,真是无法理解许三妹是怎么想的?或者这就是王八看绿豆,对了眼了.

  用杨致的话来说,这就是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或者人家许三妹就是喜欢这个调调呢?反正马候是无法想象许三妹在家里穿上女装扭扭捏捏向他先生献媚的模样的.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看了一眼许三妹.这一眼就太过于明显了,许三妹立时便瞪起了眼睛,凶神恶煞地看向马候.马候干笑几声站起身来就走,这女人别看在他男人面前小鸟依人模样,自己要是惹了她,她肯定炸毛,真打起来,自己可不是她对手,听怕江上燕也打不过她.单打独斗,他们可无法与许三妹这样的人比.

  三支骑兵队伍就在荆河边上扎下营盘,休整一夜之后,一万余骑兵拔营,一路向着万州而去.而在此时,襄州驻军将领张行也重新集结起了他所有的兵马,有来无往非礼也,现在轮到他出击了.与襄州的地形差不多,他们踏出襄州的土地之后,也会碰到潞州的山地区域,当然,张行的部队以步卒为主,他们将作为一支牵制兵马进入潞州发起攻击,以吸引郭显成的兵力,影响郭显成向其它三个战场派遣更多的兵马.

  牛首镇,几乎家家都挂上了白幡,戴上了孝帕,在那一场劫难之中,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死去,能跑脱的,大都是青年男女.碉楼的陈雄也一直胆战心惊地守在他的岗位之上,直到他看到明军的旗帜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整个人在完完全全的放松了下来.劫难终于过去,他活了下来.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派出去的那个去打探敌情的士兵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居然是五花大绑着的.

  那个士兵在离开碉楼之后,跑了.此刻的他,穿着一身平民的衣物,在上万士兵的注视之下,跪在碉楼之前.

  战死的谭周得到了极高的荣誉,听说朝廷将会在这里为他立一座雕像,坚守碉楼死战不退的陈雄终于一举成了校尉,虽然是最低一级的校尉,但对于他来说,便等于是跨过了一个大台阶,看着那个痛哭流涕的部下,陈雄突然一阵后悔,那是他麾下年纪最小的一个,当时他自以为必死,让他出去,未尝不是想给他一条活路,但他万万没想到,结局居然是这样的.

  一刀砍下,哭声戛而然止,鲜红的血喷在大旗之上,大军在隆隆的战鼓声中,踏入了出征的路途.

  https://www.shuyuewu.co/0_304/4875816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