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798、以后再说

798、以后再说


        赵浩霞是什么时候开始跟邬大光有了关系呢?她已经记不清,跟邬大光认识是老早以前的事情了,邬大光跟赵浩霞的中学同学,据说,当年邬大光还对赵浩霞展开过激烈的追求,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因为很多原因没有在一起。

        后来,再次见到邬大光的时候,她最深的感受就是权力的威严,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想要进区委区政府的大门居然是那么难的一件事情,一次次的哀求无果后,她不得不拨通了邬大光电话,不到一分钟,门卫的态度立即变成了晴朗一片,甚至还有个门卫极其殷勤在前面带路,直到把她引到了邬大光办公室的门口。

        进入邬大光的办公室后,赵浩霞是有些猥琐的,她感觉自己一个小老百姓在区长大人的面前,是矮小的,甚至是低贱的,她有些不敢抬眼看领导盯着自己的眼神,尽管邬大光对她的光临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热情,可她心里还是有些拘谨。

        吞吞吐吐的说完了自己想要请邬区长帮忙的事情后,邬大光当着她的面给相关领导打了个电话,然后冲她挥手说,行了,以后不会有人敢找你的店麻烦了。

        赵浩霞不由愣住了,缠绕了自己很长时间的心思,居然就在邬大光一个电话后,全都解决了,她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却又不得相信,这就是事实。

        赵浩霞头一次见识到权力魔棒的威力后,心里对邬大光的崇拜不免多了几分,她心里琢磨着,要是邬大光能一直罩着,那该有多好,以后谁还敢找自己的麻烦。

        赵浩霞没想到邬大光事后居然会请她吃饭,在她的理解中,邬大光帮自己办事,原本该自己请他吃饭才正常,可偏偏意外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那顿饭是在一个挺大的酒店包间里,偌大的包间却只有邬大光和自己两个人,赵浩霞在邬大光的言语中感觉到某种暧昧的情愫,她的一颗心不由微微颤起来。

        邬大光那晚对她说,尽管现在已经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可心里最惦记的却还是读书时的初恋情人,赵浩霞。

        邬大光又说,在办公室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一颗心简直要激动的跳起来,好多年没见到赵浩霞了,那天居然就站在了自己面前。

        说着这些话,邬大光就情不自禁的抓起赵浩霞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用一种深情款款的眼神瞧着赵浩霞。

        赵浩霞说不清楚自己当时是什么心理,她当时首先考虑的是,邬大光这样的官员是自己一个老百姓得罪不起的,另外又想到自己的生意,若是以后有了邬大光的照顾,一定会越做越好,在某种无法言明的心理唆使下,赵浩霞软绵绵的倒在了邬大光的怀抱里。

        后来的事情似乎就顺理成章起来,邬大光让她注册了建筑公司,她便注册了。邬大光让她在外头招兵买马并亲自出面帮她承揽工程,很多事情就这样个一步步顺理成章的走到现在。

        自从跟邬大光走到一起后,赵浩霞感觉到自己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是在经济上,大笔大笔的工程款项在工程还没有动工的时候,就已经落入了自己的腰包,尽管这些款子,邬大光要先抽走大半,可剩余的部分,已经足够她开几年超市也赚不到那么多的钱。

        这还不算,赵浩霞从此彻底的告别了起早贪黑的日子,所谓联系生意上的事情,其实大半是邬大光铺好了路,她代表公司去走一下程序罢了,以前认识的熟人见到她开着豪车,穿着名牌的那种诧异,羡慕,妒忌等等诸多眼神,让赵浩霞找到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源自于邬大光的提携,没有邬大光一路引领自己,自己或许一辈子都过不上现在这种奢华生活,因此,在赵浩霞的心里,她对邬大光不仅是充满感恩的,甚至把邬大光当成救自己出苦海的神,只要是能让邬大光高兴的事情,她都会去做,包括让邬大光从虐待自己的过程中得到难以言喻。

        邬大光终于心满意足的累倒在床上,赵浩霞感觉自己浑身酸疼,把绳子解开后,并没有急着穿上衣服,而是趴在男人的怀里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男人有些愧疚的口气说,怎么了?刚才用力有些大了?伤到你了吧?

        赵浩霞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低声说,今天我去找胡天高了,希望教育局后面的工程给我,可他居然对我的态度相当冷淡,你说,他这不是没把你放在眼里吗?瞧着有下属对你不恭敬,我这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邬大光伸手搽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转脸问赵浩霞,胡天高给你脸色看了?他明知道你是我的人,还这么做?不可能吧?

        赵浩霞有些激动的从床上坐起身子说,邬大光,我和你这么长的时间,难不成,我还会骗你,今天我去找他谈工程招标的事情,他居然给我耍起了官腔,你说这胡天高眼里还把你这个区长放在眼里吗?

        邬大光仔细回想了一下,就在几天前,胡天高好像在自己的办公室汇报工作的时候,还谈及此事,当时到底是怎么个说法,他倒是也记不清。

        邬大光也从床上坐起来,看了赵浩霞一眼问道,胡天高跟你说什么了?让你气成这副模样。

        赵浩霞没好气的说,还能说什么,直截了当的告诉我,这次教育系统的工程全都要按照招标程序走,没有什么可操作的空间,我就纳闷了,上次的项目回扣我一分不少都给他了,难道他心里是在嫌咱们上次给他的回扣点有些低了?

        邬大光见女人胡乱猜测着,索性拿起床头的手机,拨通了胡天高的电话,小小的科级干部就敢给自己打官腔,简直是不想混了。

        赵浩霞赶紧憋气不做声的紧紧把脑袋靠近邬大光的手机旁,手机铃声响了两声后,电话接通了。

        胡天高恭敬的问好声传出来,冲着电话说着,邬区长有什么指示吗?

        邬大光拿眼睛瞄了贴近自己的赵浩霞一眼,冲着电话说道,胡局长,教育系统今年新校舍的工程还有教育局后门的工程招标工作已经开始了吗?

        电话那头的胡天高立即明白了邬大光打这通电话的用意,犹豫了片刻对邬大光解释的口气说,邬区长,您是不知道,最近纪委查的相当严,我这里实在是没那么大的胆子顶风搞小动作,赵总想必也把情况跟你说过了,这次的工程的确是全都走正常的招标程序......。

        胡天高的话没说完,邬大光就忍不住打断说,胡局长,这纪委哪天不是把一些口号挂在嘴头上,可也没见你胡局长怕过,怎么,这次几个工程上的事情,突然就转了性子?你要是感觉宏远公司的赵总给你的工程回扣低了,改天我再让她给你多提高一些点,可你也不能把事情一下子做绝了,赵总一个女人家干建筑这行不容易,她既然找我帮忙,我总要给她点面子,你说我这个区长都说话了,你胡局长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邬大光听胡天高刚才说要走招标程序,心里已经不痛快起来,现在说话的口气大有一种强逼着胡天高就范的意思。

        按照以往的经验,邬大光作为区长把话说到这种地步,底下人应该会顺水推舟,可没想到,今天的邬大光却猜错了。

        静静的听邬大光说完以上一番话后,胡天高的态度并没有过多的改变,甚至听起来声音更加坚定了,他对邬大光说,邬区长,这不是回扣多少的问题,您是知道的,最近一段时间咱们浦和区里出了多少事,纪委抓了好几个干部,个个都是比我这个教育局长的级别高的,再说,这些人都比我有本事,就说赵浩霞的丈夫柳承敏,那也是很有本事的人,都进去了,我现在只求平安,不求别的,还请邬区长别在项目的事情上让我为难了。

        邬大光听了这话,脸色立即变的铁青起来,他想起召开政府领导班子会议的时候,为了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问题,王大魁不买自己的账,贾成贵也不给自己面子,现在居然连胡天高这个小小的教育局局长都敢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他们这帮家伙还真把自己不放在眼里了,这还了得?

        邬大光冲着电话声色厉俱的口气说,胡局长,你这是不准备给我面子了?你要知道,在浦和区还不是你能做出决定的时候。

        胡天高听着邬大光说出这么严重的话来,心里也有些没底,只能委婉的口气说,邬区长,这件事我也是没有办法,要不,您跟新来的纪委书记蒋曲瑞打声招呼?只要纪委书记那边说句话,我什么都任凭邬区长安排。

        邬大光没想到胡天高居然还对自己提出条件来了,这还得了,现在这浦和区里,谁不知道纪委书记蒋曲瑞是新来的,情况还没搞清楚,他能对自己言听计从,说到底,这也不过是胡天高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找个由头罢了。

        邬大光冲着电话说了声,行,行,胡局长说的的确有道理,这件事咱们以后再说。


  https://www.shuyuewu.co/10_10290/129431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