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974、珍贵

974、珍贵


        程浩文面露惭色的把自己跟陈光礼和刘春花谈话的过程一一向秦书记做了汇报后,总结的口气说,我这心里断定陈光礼说的是真话,而刘春花显然现在并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所以我这心里多少感觉有些对不起秦书记的地方,这刘春花是我推荐给您的,却没想到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要轮到责任,首当其冲就该追究我用人不善的责任。

        秦书凯听程浩文汇报完后,冲着程浩文叹了口气说,程主任倒也不用自责,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个人能力所能控制的,刘春花的问题,既然已经清楚了,我看,这个症结可能还是得由你自己去解开。

        程浩文有些没明白秦书凯话里的意思,于是表态说,只要秦书记下指示,我必定立即执行,只不过,还请秦书记指一个方向出来,让我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也好有个分寸。

        秦书凯知道程浩文没有自己的详细指令不敢随便动作,于是吩咐说,你先了解一下,刘春花最近都跟哪些人走的比较近乎?另外,这次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谁给了刘春花这么大的胆子,做事情必须知道首尾兼顾才能把事情办的滴水不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程浩文若有所思的轻轻点头说,好的,秦书记的话,我回去后会好好的悟悟。

        朱家伟家今天呈现出难得的新气象,一大早老爷子亲自买好的鞭炮就准备好了,就等着孙子今天回家的时候,痛痛快快的放一把。

        老爷子还让保姆准备了火盆放在门口,说是民间有个说法,从里面出来的人,双脚跨过了火盆就算是跨过了这次的劫难,以后永远都不会再有回头的机会。

        不管这传说是不是真的,老爷子疼孙子的心情却是实实在在的,十点多的时候,朱家伟亲自去看守所接儿子的车子回来了,孙子一下车瞧见从小疼爱自己的爷爷正眼巴巴的站在门口等着自己,两滴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哗啦啦忍不住往下掉。

        从车上一下来,孙子哭号着,一下子扑倒在爷爷的怀里,这个从下就养尊处优惯了的官少爷,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头,在里头过的日子对他来说,跟平常相比,可真算是从天堂到地狱了。

        朱家的老爷子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孙子的后背说,好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孙子哽咽着说,是我不好,让爷爷担心了。

        以前的孙子可从来说不出这么让人心疼的话来,就这么一句话,惹的老爷子也忍不住老泪纵横起来。

        朱家伟瞧着父亲和儿子相拥着抱在一起,赶紧上前说,爸,您看孩子刚回来,让他赶紧先跨火盆吧,跨过了火盆后,洗澡换衣服,然后再好好的陪您老人家聊聊,这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反正天天都在家里呆着呢,想聊多久就聊多久。

        老爷子被儿子这么一说,赶紧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说,对,赶紧的先跨火盆,好好的去去晦气,以后再也不跟那些肮脏地方沾边了,然后洗澡换衣服吃饭,吃过饭后,好好的睡一觉,等你精神养好了,我再跟你好好聊聊。

        孙子听话的点点头,在爷爷和爸爸的陪伴下,跨过火盆们走进了自己的家门。

        一进门,孙子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冲着站在身旁的父亲问道,爸,我妈呢?

        朱家伟没想到儿子一进门就问起他妈的事情来,孩子这么大了,想要隐瞒肯定是不可能的,于是朱家伟实话实说道,你妈妈被纪委带走后,到现在还没出来呢?慢慢来,只要你先出来了,你妈很快也就有希望了。

        朱家伟的儿子火爆脾气一下子又上来了,他冲着朱家伟喊道,爸,你这是怎么了?我妈都被关进纪委多长时间了?你居然还这样不声不响的。我去找那个刘春花,我倒是要问问,那老女人凭什么把我妈关着到现在还不放出来?

        朱家伟的儿子年轻脾气急,说走立马拔脚就要出门,这下可是把朱家伟和朱家老爷子吓的不轻,两人赶紧齐动手把这混小子给紧紧拉住。

        老爷子有些着急的口气说,好不容易回来一个,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难道你还想闹事?还想进去受那份苦?

        孙子见爷爷急的满脸通红,赶紧停下脚步说,爷爷,我们朱家是姓刘的那臭女人随便可以欺负的吗?他们凭什么到现在还不把我妈给放出来啊?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妈什么错都没有,这样关着不是欺负人吗?

        朱家伟为了打消儿子心里的念头,站在一边严肃的口气说道,大宝啊,你也大了,有些事情你也该知道了,你妈她要是没贪污单位里的公款,人家是不会抓住她不放的,你要是这么胡搅蛮缠下去,不仅救不了你妈,还有可能要把你自己给搭进去,你明白吗?

        朱家伟的儿子有些不可置信的眼神瞧着爷爷,好像他压根就不信朱家伟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只有他爷爷点头,他才能确定一样。

        爷爷冲着孙子点头说,是啊,大宝,你妈的事情,你爸会处理的,现在你先管好你自己好不好,好不容易出来,真的不能再出什么意外了,经过了这件事,咱们朱家跟以前已经没法比了,这你应该也能看得出来,最近这一年多来,朱家也算是流年不利,你姑姑被抓了,你父亲受到了牵连,你和你妈都被抓了,一家子没几个人过舒心日子,现在你总算是回来了,只要回来了,就有希望是不是?大宝啊,你听爷爷的话,以后遇事千万不能冲动,你妈的事情,你先别管行吗?

        大宝眼里含着泪对老爷子说,爷爷,那是我亲妈啊,我能不管吗?

        这一句话,说的祖孙三代都忍不住流下泪来,朱家伟在旁边恨的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说,都怪那个混蛋刘春花,狗眼看人低,不过是十万块的事情,居然就把人给抓了,实在不算个东西。

        大宝听了父亲的话后,也狠狠的说了一句,改天我找人收拾了那臭女人。

        爷爷赶紧阻止说,算了,这样闹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还是安安稳稳的先疏通一下关系,给大宝弄个工作,好好的找个媳妇成个家,这才是大事,至于你妈的事情,迟早是会有解决办法的,你小孩子千万不许沾手这件事,明白吗?

        大宝表面上答应了爷爷的话,其实心里却有自己的打算。

        在家里休息了几天后,大宝就有些憋不住了,他年轻气盛,心里怨恨纪委的刘春花抓了自己的母亲,因此这回出来后,跟以前的狐朋狗友在一起混的时候,有空就商量着要怎么对付这个臭女人,给自己的母亲报仇。

        一帮狐朋狗友中,有人建议他,直接找人把刘春花给拍了,然后放到网上,这样一来看这女人还有什么脸面在纪委书记的位置上现宝。

        可真要说到谁去拍的时候,一帮人却又全都往后退,都不敢接这样的活计。

        也有人出主意说,当官的没几个是清白的,我们就悄悄的盯着刘春花,看看她每天晚上都收了别人多少好处,咱们带上有红外线的摄像机,每晚在她家门口守着,瞧着有人拎东西进门就给拍下来,这也算是受贿的证据吧。

        还有人说,干脆别啰嗦了,绑架了这女人的孩子,要价五百万,她要是能拿得出这笔钱来,这就说明她是个贪官,否则的话,她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呢?她要是拿不出来这钱,咱们就好好的欺负一下她的小孩撒撒气。

        这帮小混混尽管整天胡说八道,不干正事,却都自命自己有几分侠义心肠,听说要拿小孩来出气,一个个都冲着出主意的人透出瞧不上的眼神。

        朱家伟的儿子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思来想去,总算是拿定了一个主意,先找人盯住刘春花,争取尽快找到她受贿的证据,这样一来,就可以拿着证据威胁她,赶紧放了自己的母亲。

        大家都感觉这办法实施起来难度小,而且也能有成果,因此个个都举手赞成。

        刘春花哪里知道自己现在每走一步都被小混混算计并跟梢,最近一段时间她经常跟庄力欧和贾爱军一起吃饭,彼此之间的关系已经愈加熟悉了。

        刘春花的小男人陆亚军也是个相当懂得见风使舵的人,跟着刘春花一道跟几人吃过几次饭后,彼此之间的关系一下子熟络起来,庄力欧又是个特别会来事的主,他看得出来,刘春花眼里相当的看重小男友,不仅跟小男友称兄道弟,还把一些刘春花不肯收下的贵重礼物都托小男友陆亚军的手,一次次的转送到刘春花的手中。

        就这样,在金钱和所谓的友情的拉拢下,刘春花彻底沦落为庄力欧和贾爱军手里的一颗棋子,很是愿意为贾爱军做事,认为自己的仕途有了贾爱军的帮助,那么提拔也是很快的事情。

        有一天晚上,一群人在一起吃喝的时候,副书记的女儿夏燕居然也亲自到场,并当着众人的面跟刘春花姐妹相称,还送了刘春花一个非常漂亮的金簪子。

        当时庄力欧就用一种无比羡慕的口气说,到底还是咱们刘书记面子大,夏燕这个金簪子可不是平常的东西,那是清朝康熙爷亲自赐给结发妻子-孝诚仁皇后的。


  https://www.shuyuewu.co/10_10290/160802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