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087、说和做

1087、说和做


        尽管唐小平还是一副教训张富贵的口气,可是说话的态度明显跟刚才有所不同了,张富贵心里跟明镜似的,冲着唐小平点头哈腰笑道:

        “唐书记,我这人虽然有时候做事有些糊涂,可是在一些大事上却从来都不敢马虎分毫,我知道唐书记这些年对我一直照顾的挺多,我是真心感谢唐书记对我的照顾,您放心,我一定会记住您说的话,以后从各方面多加努力,完善自己,争取让自己的全面素质在唐书记的指导下得到提高。”

        张富贵说完这番应景的话后,伸手拿起自己的公文包说:“唐书记,我还有工作要做,我就不打扰了。”

        瞧着张富贵要走,唐小平厉声冲他吼道:“这个,这个,赶紧的重新放回去。”

        “唐书记,您就别为难我了,我张富贵虽然不是太聪明,可也知道做人得懂得感恩哪。”

        张富贵一边说着话,一边退出了唐小平的办公室,出门的那一刹那,他看到的是唐小平那张假装温怒的脸。

        走出书记办公室后,张富贵感觉到浑身的轻松,只要唐小平收下了自己的五十万,自己当副市长的事情,更加是板上钉钉了。

        走出市政府大院的时候,居然遇见了秦书凯。

        张富贵今天的心情特别好,瞧见秦书凯立即主动招呼说:“秦书记,咱们可是好久不见了,怎么样?中午我请客。”

        秦书凯瞧着张富贵从市委那边的办公大楼里走出来,心里不由多了个心眼,又想到,最近关于张富贵要提拔当副市长的消息传的满天飞,秦书凯顺口应承道:“好啊,难得张书记请客,我岂能不给面子。”

        “那行,待会正好叫上金大洲,咱们哥三好好的喝几杯。”

        张富贵请秦书凯吃饭,倒也不是心血来潮,虽然整天在普水县当县委书记,可是市里的诸多消息,他倒也听说了不少,关于秦书凯跟省委书记儿子称兄道弟的消息他心里有数,不管怎么说,自己跟秦书凯多少算是有几分老交情在,官场中多一个朋友就是多条路,总比多一个敌人强些,更何况,秦书凯还是自己早已相识多年的老朋友。

        尽管,说起来大家各自的心里都有一本帐,可是人总是要随着时代的脚步往前走的,活在以前的人,那实在是太迂腐了,活在当下才是最实际的一种生活态度。

        张富贵主动打了个电话给金大洲,热情的口气邀请他一块过来聚聚。

        金大洲自然也是知道张富贵最近要提拔当副市长的消息,接到张富贵的电话后,立即满口答应下来。

        兄弟三人再次坐在市委市政府对面的园中园饭店的感觉,跟几年前的那次吃饭,感觉完全不同。

        那时候,几人还是心连心的好兄弟,是相互帮扶的关系,尤其是金大洲,对张富贵和秦书凯都相当的照顾,有一份当老大的担当情结。

        可是这次坐在这家酒店里,几年的光阴早已把一切都变的物是人非,原本在几人中混的最好的,算是张富贵,可现在早已换成了秦书凯,原本秦书凯跟金大洲之间的关系是最铁的,可是金大洲却已经成了伤害秦书凯最深的人,经历过了太多的明争暗斗和背叛之类的事情后,兄弟三人重新聚在一起,各自的心里都是有诸多感叹的。

        只要是人就是有感情的,无论是经过了再多的历练和磨难,无论是内心再怎么坚强的人,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份最底层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装着的一定是最美好和最痛苦的所有镜头。

        进入包间后,张富贵相当豪气的点了几瓶洋酒,冲着秦书凯和金大洲说:“今晚我请客,兄弟们别客气,甩开了喝,谁第一个喝趴下,咱们一块送他回去。”

        瞧着张富贵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金大洲心里不由暗笑,奶奶的,这厮在官场锻炼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是这样的喜形于色,看样子,经历的摔打还是有些欠缺啊。

        秦书凯冲着张富贵开玩笑的口气说:“张书记今天倒是豪爽,这洋酒好几千一瓶呢,你给我们拿这么多上来,别等我们把酒给喝完了,你再没带钱过来,那.......。”

        没等秦书凯说完,张富贵已经哈哈笑起来,冲着秦书凯摆手说:“放心,放心,我口袋里的钱就算是不够,也绝对不会让兄弟们出分毫,说好了,我请客就是我请客,不管咱们喝到什么地步,这一点绝对不能乱。”

        秦书凯假装一副放心的样子,伸手拿起一瓶洋酒说:“有张书记这句话,这酒瓶我才敢开啊。”

        金大洲在一边笑道:“我倒是没看出来,秦书记的胆子倒是比以前变小了?”

        秦书凯知道金大洲是一语双关,冲他一本正经的神情摇头说:

        “这些年,年纪大了,有些怕事,我在纪委干过我知道啊,这一瓶酒喝下去,就够双规的了。”

        “真的假的?咱们喝的是张书记的酒,要双规也是他一个人的事情,跟咱们这些喝酒的人没什么大关系吧?”

        “要不我说,咱们兄弟三个,金大洲最精明呢?什么事情都没有呢,就把自己先洗的一干二净了。”

        秦书凯和金大洲有一搭没一搭的斗嘴,张富贵的好心情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拿起一瓶酒站起来说:

        “今天咱们兄弟难得相聚,我借着这瓶酒跟各位说一句祝福的话吧,希望兄弟们都能步步高升!”

        张富贵说完后,自己先一仰脖子,一瓶酒下去了三分之一。

        金大洲站在一旁冲着张富贵竖起大拇指说:“咱们的张副市长果然是好魄力,难怪人家能当副市长,有多大的肚量才能干多大的事啊。”

        金大洲说完后,也一仰脖子把一瓶酒干了不少。

        张富贵于是拿眼睛盯着秦书凯,笑眯眯的口气说:“咱们兄弟几个,就数秦书记最年轻,也是发展的最好,级别目前也是最高的,现在我们都一口闷了,秦书记怎么说?”

        张富贵跟秦书凯说话的口气不敢过于放肆,这些年,秦书凯手里掌握的对自己那些不利证据,让他时刻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尽管他心里也清楚,只要自己不主动招惹秦书凯,秦书凯倒也不会没事找事,可是他心里却从此添了一块心病。

        秦书凯见张富贵和金大洲都把眼睛对准自己,伸手把酒瓶晃了晃说:“不如咱们先来恭喜一下张市长的升迁之喜吧,张书记在普水县任劳任怨这些年,总算是熬到了今天,做兄弟的心里也为你高兴,这一次,我就先干了。”

        金大洲立即鼓掌说:“好!张书记和秦书记都是有魄力的人,难为你们都富贵了,还不忘有我这个老朋友,瞧着你们一个个的都升官提拔,我也为你高兴。”

        “是啊,想当年在乡下驻村的时候,谁会想到会有今天的日子,那会心里想能在县里弄个部门的正职干干就心满意足了,这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越是到了高的位置上,就越是想要再往上爬。”

        “是啊,咱们三人中,要说发展的最好的,还得数秦书凯,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副厅级领导了,咱们整个江南省这个年纪的副厅级也少有几个吧?”

        “什么叫少有几个?我至今就听说秦书记是市里的一个,三十多岁,副厅级,你想想看,哪个市里有这么年轻的副厅级领导?”

        “那倒也是,对了,这次秦书记要是能顺利提拔为常委副市长的话,这台阶可又不一样了。”

        “那是,最近活动的怎么样了?有把握吗?”

        金大洲一副质疑的口气问秦书凯。

        秦书凯正静静的听两人说话,见金大洲突然问自己,稍稍迟疑了一下说:“嗨!这种事情,都是高层决定的,我一个办事的,哪知道啊?”

        “那可怎么行呢?这是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要是不操心,别人可就更加不会帮你操心了,你看看我,为了提拔当副市长的事情,经常往市里跑,这会正是最关键的时候,你可不能马虎大意。”

        秦书凯假装叹了口气说:“两位心里都清楚,哪一次的人事变动,背后不是争的头破血流,有关系有背景的人才敢说大话,我这样的,上面没什么得利的人罩着,想了也是白想,还不如静观其变,得之不喜,失之不忧吧。”

        瞧着秦书凯摆出一副超脱的架势,金大洲倒是没出声,张富贵好心劝道:“兄弟,我的观点是有机会就一定要抓住了,这次你跟刁一品竞争常委副市长的位置,多好的机会啊,你可不能大意了。”

        “张书记说的道理我都明白,可我哪能跟人家刁一品比啊,人家在市政府是老资格,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说,都比我有优势,我这次完全就是个陪衬的,要是连这一点都不明白,那我这些年官场也就算是白混了。”

        秦书凯说的话,听起来似乎很真诚,这让张富贵眼里不由闪出几分疑惑来,难不成秦书凯就真的抱着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对待这次的竞争?

        金大洲坐在一边听着秦书凯和张富贵的对话,心里不由暗笑,也就张富贵这种没脑子的人,才会相信秦书凯说的话。

        这年头,不争的争才是最可怕的,往往表面上张狂的人,结果并不一定如自己所愿,反而是一些低调内敛的人,表面上不争,其实暗地里攒足了劲在拼,在抢,秦书凯就是这一类人,说的跟做的绝对不一样。


  https://www.shuyuewu.co/10_10290/175313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