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1198、老战友

1198、老战友


        “听说上次那可是孙部长的侄儿,孙部长亲自出面,国土厅愣是没给面子,这投资商的背景难道比孙部长还强?”

        “住建局的朱爱江做事也忒没谱了,连人家批文有没有都不知道,就主动上门找事,简直是不知道体天高地厚,这样的干部留着也是给干部丢脸,给大家抹黑!”

        “现在,连唐书记都不帮他说话,他可真是惨了。”

        “........”

        后来,就朱爱江的事情进行表决,全票通过,免去职务。常委会结束后,张富贵紧随唐小平进了书记办公室,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口气问道:

        “唐书记,这样的处分对朱爱江来说,是不是有些重了?”

        唐小平回头看了张富贵一眼,心里琢磨着,这家伙八成是收了朱爱江的好处,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

        “张富贵,你说事情都闹到这份上了,不处分朱爱江,谁来把责任承担起来。”

        “可朱爱江也是在执行..........。”

        张富贵把话说了一半,没敢再说下去,当初这件事他也是对唐小平备案过的,唐小平当时的态度是积极支持的,现在却要把责任让朱爱江一个人承担,张富贵感觉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行了,这件事已经过了,张富贵,你是秘书长,也就是我的耳目,很多时候我的决策是否正确和你有很大关系,就说这个事情,你说我是多被动,开始说没有批文,那个项目是非法建设,现在我要改口,你说,我的威信就依靠你这样的消息,能够竖立起来?”

        张富贵听到这儿,很是害怕的说,唐书记,我也是问过下面的部门,谁知道他们…..

        “不管如何,以后消息不准确之前,别没事就上串下跳的,让大家都被动,朱爱江现在被处分,说到底,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唐小平一副懒得搭理张富贵的表情,让张富贵心里有些凄惶起来,这领导人翻脸可是比翻书还快,自己刚才说的话已经让唐小平很不高兴了,要是再继续说下去,难堪的还得是自己。

        张富贵算是有几分良心,想来想去,心里还是感觉七上八下,他不能眼睁睁的瞧着朱爱江被处分,自己却像唐小平一样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来,毕竟从头至尾都是他在背后挑唆朱爱江干下了那些事情。

        思来想去后,他决定亲自拜访一次秦书凯,只要事情还有一丝缓和的机会,他都不想放弃,这也是张富贵的可爱之处,那就是对下属负责。

        秦书凯倒是没想到张富贵会主动联系他,虽然两人以前是很好的朋友,可是后来发生不快后,两人之间进水不犯河水很长一段时间了。

        “秦书记,今晚请金大洲和小李一帮以前驻村的老朋友聚聚,你可一定要给面子。”

        张富贵在这种时候请秦书凯吃饭,用意自然不会单纯,稍稍犹豫了片刻后,秦书凯微笑回绝道:“张秘书长,你是最清楚的,最近我手头事多,还真是抽不出时间来应酬,要不,你们聚你们的,改天我有空的时候,再好好请兄弟们吃一顿。”

        “那哪行呢?你可是主角,主角不去,咱们这些人坐到酒店里,哪有喝酒的气氛呢?”

        张富贵听秦书凯拒绝,心里一下有些着急起来,差点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

        “秘书长这是给我戴高帽子呢,什么主角配角的?这年头,离了谁地球都照转,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斤两,你可别把我架的那么高。”

        “可我还想趁着晚上见面跟你谈点事。”

        “呵呵,我现在办公室,你要是有事直接过来吧。”

        张富贵嘴里应承着,脸上带着几分尴尬的笑容,把电话放下后,嘴里忍不住骂了一句:

        “狗日的,不识抬举的东西,当时在县里做办事员的时候,如果不是老子帮助,能有今天!”

        原本计划在一帮老朋友聚会的其乐融融气氛下,说服秦书凯对朱爱江的事情放一马的构想宣告失败后,张富贵只能耷头耷脑的乘坐专车赶到了秦书凯的办公室。

        张富贵推门进秦书凯办公室的时候,秦书凯一副拎包要走的样子,瞧着张富贵进来,也只是淡淡的招呼道:“张秘书长,我正准备出去,请坐!”

        张富贵哪里还有心情坐下说话,冲着秦书凯赶紧问道:“秦书记,你这是要出去?”

        “有点事要出去一趟,不过,既然你张秘书长来了,稍等十分钟再去,也是可以的。”

        张富贵心里愈加不高兴起来,自己一个市委秘书长亲自跑到他秦书凯的办公室来,居然这孙子还指定了谈话时间,自己都感觉自己有些贱。没办法,谁让自己现在是求人办事呢,这口气也就只能忍了。

        “秦书记,我想亲自跟你谈一下关于住建局跟商业会所那块地工人发生冲突的事情。”

        “常委会上,唐小平不是已经给出了结果?”

        秦书凯心知张富贵来找自己的目的,却还是那话堵着说。

        “是,常委会上对局长朱爱江已经做出了处分决定,可我觉的,不管怎么说,底下那帮执法队员其实是相当无辜的,你想想看,他们可都是执行领导的指示,却被公安局给抓起来了,尤其是其中有几个还是受伤的,为了工作受伤,原本应该被表彰的,现在却被关在公安局的拘留所里受苦,这种事情说到哪里好像都有些说不过去啊。”

        “那张秘书长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书凯想要尽快弄清楚张富贵的底牌。

        “我的意思很简单,既然常委会上已经给了朱爱江一个处分,那也是无法更改的,有一个局长被处分也就够了,何必还要把那帮底下人连累着呢?”

        秦书凯心说,看来,张富贵这些年的官场混下来,良心倒也还没完全黑透,为了住建局一帮不相干的执法队员找自己求情来了,倒也算是难得。

        “张秘书长宅心仁厚,我倒也佩服,只不过这个案子是公安局办的,你要么找政法委书记,要么找市委唐书记,或者是公安局的局长,怎么找到我这个经济开发的工委书记头上来了?”

        张富贵被秦书凯说的有些愣怔起来,是啊?他凭什么找秦书凯帮忙啊?这件事明面上跟他好像没多大关系啊?可是明明背后的所有事情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的?要是他不发话,找了谁也不敢轻易放人啊?

        “我............?”

        张富贵嘴里打着哆嗦,就是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让秦书凯看了,心里忍不住发笑。


  https://www.shuyuewu.co/10_10290/211424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