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6、谁的好处多

6、谁的好处多


        顾哲明一直拖着这事,眼看时间渐渐要到最后期限,方志彪还是一点服软的意思都没有,顾哲明一时也有些无计可施,他心里明白,这件事要是真的闹大了,说不定会波及到自己的身上,毕竟自己以前收受了方志彪那么多的好处,现在方志彪的公司有难了,难道他会白白的放过自己吗?

        顾哲明想着,当初,从方志彪的公司里的好处的人,并不是自己一个,郝竹仁得到的好处应该是最多的,现在郝竹仁虽然提拔当了副县长,毕竟还是在普水县里,这件事他怎么能袖手旁观呢,如果方志彪的公司真要出什么事的话,郝竹仁按理说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顾哲明后来就打了个电话给郝竹仁,向他汇报开发区管委会和方志彪公司之间关于罚金事情的交手情况,语气婉转的希望郝竹仁能想想办法,看看这件事有什么周全的两全之策,否则,如果真的闹起来,那么对很多人都没有好处啊。

        郝竹仁此时正在为没有胡长贵的消息焦急万分,听了顾哲明的话后,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这边的事情已经够乱的了,最好不要再参与开发区那边的一些狗咬狗的争斗了,再说了,秦书凯这阵子一连串走了几步棋,哪一步不是稳稳当当的达到了他想要的目的,自己这个时候还往秦书凯的枪口上撞,那就真的是看不清楚局面了。

        郝竹仁没好气的说,顾主任,到现在,你们难道还没看明白吗,秦书凯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在开发区内排除异己,达到把开发区变成自己的小王国的目的啊,方志彪原本在开发区里很多工程都要插一脚,秦书凯的心里是有数的,现在他是一把手,肯定想要一支能让自己放心的队伍了来接手这一块的事情,方志彪的公司自然是要退出开发区的建筑行业,他才高兴啊。

        顾哲明说,还是郝县长高明,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我看这次方志彪不管是交不交这笔罚金,日子都很难熬啊,要是顺从了秦书凯的意思,公司的实力大损不说,只怕以后想要再次参加开发区这边的工程竞标是没有什么希望了,要是不交罚金的话,正好给了秦书凯收拾他的借口,现在秦书凯整天催着我把这件事转移司法机关,说起来,这就是想要把方志彪的公司往绝路上逼啊。

        郝竹仁说,顾主任,你说的很有道理,看样子方志彪的公司这次是在劫难逃了,这个秦书凯可真是老谋深算啊,他这一招招下来,不要说方志彪,就是换了任何人也逃不出他布置的局啊。

        顾哲明见郝竹仁说了半天全都是废话,根本就没有表态,在方志彪公司罚金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是不是会出手相助,既然郝竹仁不主提及,他只好主动说起了。

        顾哲明说,郝县长,现在方志彪那边整天催着我这边拨点钱出来,给他的公司救急,可是秦书凯那边又压住了,一分钱都不放,我这里真是左右为难啊,您看,是不是有可能的话,您亲自跟秦书凯沟通一下,这件事也不能把方志彪逼的太急了,你说是不是?

        郝竹仁听了顾哲明的话,心里暗想,我跟秦书凯亲自沟通估计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就冲着秦书凯对我现在的态度,他哪里会给我面子呢,再说了,我的司机胡长贵说不定刚刚对他或者是对他手下的赵晨阳动过手,这种情况下,想要秦书凯为了方志彪公司罚金的事情看在我的面子上通融一下,这不是痴人说梦吗,在秦书凯的面前,我现在哪有什么面子可言呢。

        郝竹仁说,顾主任,有时候咱们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找个机会跟方志彪好好谈谈,让他放聪明点,现在的形势不比以往了,最好当着秦书凯的面,收敛一些,主动跟秦书凯低头,说不定秦书凯反而能给他点机会,否则的话,按照我对秦书凯这个人个性的了解,估计想要找人从中说话,也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

        郝竹仁这是明摆着表明自己是绝对不会为了方志彪的事情跟秦书凯协调的,这样的答案让顾哲明很是失望。顾哲明心里暗想,真应了那句老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看样子郝竹仁是不愿意为了方志彪的事情出一点力了,他现在躲的方便,反正不是自己的当事人,可是自己该怎么办呢,方志彪一次次的派手下来跟自己协商,想要从管委会控制的账上弄点钱出来,自己要是就这么一直拖着,没有个说法显然是不妥的。

        顾哲明心想,与其这样打太极,不如直接跟方志彪把眼下的情况说明了,让方志彪的心里也有数,不要整天再做白日梦一样,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难道非要跟秦书凯两人斗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收手吗。

        顾哲明打定了劝说方志彪的主意后,拿起电话跟方志彪好好的聊了一会。顾哲明的意思是,劝方志彪没必要这个时候跟秦书凯治气,毕竟公司是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的,如果因为罚金的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损失最大的还是他自己,秦书凯反正是稳坐钓鱼台,没什么大碍。

        方志彪对顾哲明的提醒感到有些不在乎,方志彪说,我的公司在开发区做了几年的工程,上上小小,哪里都是打点的妥妥帖帖的,秦书凯才到开发区来几天,就想要跟我斗,我就不信,我玩不过他。

        顾哲明见方志彪根本就没有放手的意思,知道以他现在的心态,即便是自己把嘴巴磨破,他也不一定会听自己的话,于是只好说了一句,方老板,我该说的话已经说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方志彪听着顾哲明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一副话里有话的样子,想的这一阵子,自己拍李元奇找顾哲明想要从账上弄点钱,他一直找理由推三阻四的,方志彪心想,看样子,顾哲明在秦书凯手底下的日子也不好过,尽管表面上是分管财务的副主任,其实一点主都不敢做,如果情况真是像自己判断的这样,管委会顾哲明手里的钱,自己一分都拿不来的话,公司的资金链还真的有点紧张。

        方志彪和顾哲明挂了电话后,把李元奇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来,把顾哲明打电话的情况简单的跟他说了一下后,问他有什么对策没有?如果真的要是按照顾哲明的说法,秦书凯那可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李元奇跟方志彪分析说,老大,你现在跟秦书凯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我估计只要他在开发区一天,就会处处对公司的发展设置障碍,再说了,这两天,秦书凯和赵晨阳都受到了暗算,就凭着你以往对两人都是一副不客气的态度,就算秦书凯的那件案子不是我们安排的,别人也会把事情栽到我们头上,你想,在这样的情况下,秦书凯能答应从管委会的账面上拨钱出来给我们公司吗?

        方志彪说,这个狗日的秦书凯,上次怎么没被人打伤,像赵晨阳一样住进医院里,要是秦书凯也住进医院里,哪里还能像条狗一样,紧紧的盯着我们公司的动静,那样一来,顾哲明那边也要方便些。

        李元奇说,老大形势对我们其实很不利啊,虽然说,罚金的事情,咱们可以推脱说账上没钱,跟管委会那边的人先拖着,可是现在手里的几个工程都没钱拨付款项,这可是影响公司正常运转的大事啊,你想想看,几个工程款汇总起来涉及到上亿的资金,以前咱们在开发区混的好,稍稍差点钱,从哪里都能周转过来,现在不行了,自从出了罚金的事情后,以前关系不错的一些公司都躲的咱们远远的,我估计要是想要从那帮人手里借点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再加上开发区管委会那边账上的钱,一分钱都支不出来,现在公司的经营已经有些显得被动了。

        方志彪听了李元奇的一番分心,有些泄气的说,早知道,那一百万的赔偿款当初就不该跟秦书凯斗,何苦呢,现在把自己逼到这份上。这也是叔叔方占成,当时他在开发区副主任的位置,从没有给我说过很多,只是让我给钱。

        方志彪很无奈,后来说,要不这样,我马上再给顾哲明打个电话,他毕竟是分管财务的副主任,再说以前又得过咱们那么多的好处,要是我把脸给拉下来,估计他怎么着也得给我弄点钱出来。

        李元奇说,老大,我看你还是别在逼那个顾哲明了,在开发区管委会里头,咱们可是没什么可用的人了,你想想,自从方主任调到县志办后,哪里还有人主动跟咱们联系过,顾哲明能做到这个地步算是不错的了,你可别把这最后一根线再给逼断了。


  https://www.shuyuewu.co/10_10290/50668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