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元帅拯救攻略 > 310 将帅(二十一)

310 将帅(二十一)

        他不敢置信说,“那么多东西,全吃完么?就一丁点没剩?”这些人都是猪么!

        月光幸灾乐祸的迫不及待说,“可不是,吃的光光的,连点汤汁都没剩。”

        何铭城颓丧脸,“早知道我在县城买点肉吃了。”

        宁熹光道,“别哭丧个脸了。看你忙活半天的份儿上,我给你做碗面条,炒点狍子肉配蘑菇当臊子,再给你窝两个鸡蛋,成不?”

        “成成成。”何铭城想说,“我就知道宁家妹纸是个好人。”可眼角余光瞥见凶神恶煞的小伙伴进来了,他就识相的闭了嘴。

        宁熹光看见傅斯言,就问,“你饿不,要不也给你做点面条?”说完又说月光,“去问问明光和小幺吃不吃。”

        傅斯言道,“不饿,别做我的。”

        月光快速跑了一圈回来,“明光不吃,他正忙着给村长叔打下手盖房子,小幺要吃。”

        宁熹光又问月光,月光也不吃。

        宁熹光知晓她中午吃了三碗肉菜,还有两个大馒头,应该也不饿,就不强求她了,转身给何铭城和小幺做面条。

        她没询问石兰兰,是因为石兰兰已经回家了。因为下午村长叔这些来帮忙的乡亲都是不吃晚饭的,她就回家忙自家的事儿去了。

        当然,石兰兰走的时候,宁熹光硬是割下来两斤狍子肉,用纸张裹了,塞到她怀里。

        不是不想给更多,是因为石兰兰根本不要。索性以后还需要她继续帮忙,每天都给点也就是了。

        宁熹光忙碌的时候,傅斯言拿起她的杯子,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随后又揉了揉她的头发,迈着大步出去了。

        何铭城见状对着宁熹光竖了竖大拇指,“你这攻略起老傅来,速度真不是盖的。”

        他那小伙伴冷情的很,对谁都爱答不理,一副高岭之花不可攀折的模样。没想到还会一见钟情,还对宁熹光喜欢的什么似得,还会摸头杀?为了她甚至连自己的洁癖都不药而愈了,还能喝宁熹光杯子里的水。

        这可真是,太神奇。

        %%%

        这天大家伙帮到天彻底黑的看不见了才各自回家,而宁熹光早就做好了晚饭,傅斯言和何铭城自然留在宁家吃了饭才离开。

        第二天过来帮忙盖房子的人,比第一天更多。

        兴许是昨天宁家那一顿大锅肉菜被宣扬出去了,也可能是昨天炖菜的香气飘得整个村里都闻得见,让大家馋的口水直流。所以,即便傅知青和何知青没有再发动人来帮忙,差不多整个柳树屯的大老爷们也都出动了。

        不过人来的多了也正好,这两天温度上来了,足有三十度高,趁机盖好房子,经过一个夏天的晾晒,等秋收时,就能搬进新房了。

        也因为这两天天气炎热,肉放不住,宁熹光昨天晚上让傅斯言将剩下的狍子肉都拎到老孟叔家了。

        老孟叔因为腿脚不便,家里就打了一口水井,好方便他用水。将狍子肉放在箩筐中,吊在井水里,能让狍子肉多放几天。

        说回盖房子的事儿。

        昨天一下午地基已经打好了,后续还有源源不断的青砖运过来。

        因为从县城到柳树屯的路不好走,来回一趟拉的青砖有限,何铭城干脆让窑厂那边又找了十辆牛车,争取今天一天把需要用的的青砖全拉完。

        至于盖房子需要用到的木料,大些的全是村民们从自家搬来的。

        那些都是早几年晾晒好的,早就能用了。若不是中间三年干旱,大家穷的连饭都吃不起,说不得村里有几户人家,已经用掉那些木柴,盖起新房子了。

        不过如今也不错,把那些木梁都搬来这里,傅斯言按一根两元购买,交易双方都很满意,也算是解了盖房子的燃眉之急。

        房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上攀升。

        而因为今天来家里帮工的人特别特别多,再做大锅菜明显不实际——尽管他们有很多晾晒好的蘑菇,可也不能一口气全拿出来用啊,这样解释不过去的。

        毕竟大家都山上找蘑菇,各家各户能找到的都有限,谁也就不说谁了。可你冷不丁弄到这么多,这不成挖社会主义墙角了?

        少了蘑菇,做炖菜需要的野菜和粉条也不多了,那今天的大锅菜就做不起来了。

        宁熹光琢磨了琢磨,干脆今天就继续蒸大馒头,另外做香菇肉酱。

        村里家家户户都爱做酱,尤其是村长家,因为条件相对好一些,村长奶奶每年最少做两坛子。

        宁熹光打发了月光和明光去村长叔家,问村长奶奶买酱。还塞给他们两元钱,还有两斤肉,让他们用钱和肉交易,别白占村长奶奶的便宜。

        大酱很快买来了,宁熹光就手脚麻利的把二十多斤狍子肉剁成肉糜,又把蘑菇切得碎碎的待用。

        完了发好的面也好了,她和石兰兰开始揉面蒸馒头。

        到了中午时,黑面大馒头热腾腾的出锅了,熬好的肉酱也飘出了让人垂涎的香味儿。

        小幺泥猴一样跑进厨房,就要往锅台边凑,“大姐你做的什么,香的我流口水了。”

        “是狍子肉酱。”肉酱呈红褐色,上边飘了一层油,有肉香有鲜美的蘑菇香,这味道交缠在一起,别说小幺流口水,宁熹光自个儿看了都馋。

        她打发月光去给小幺洗漱,让明光去喊外边的叔叔伯伯下工吃饭。

        今天没有狍子肉菜,让很多叔伯有些失望。不过,等他们吃着黑面馒头配肉酱的时候,就一点不觉得失望了。

        不少叔伯都说,“这酱香的邪门,真好吃!”

        香的邪门就对了,毕竟她往里边丢了三、四粒增味丸呢。

        今天照旧是馒头光,肉酱光。

        宁熹光本还想着要是肉酱有剩下的,就让兰兰带走些。毕竟小伙伴从她开始做肉酱开始,就不住的流哈喇子,吃的时候更是胃口大开,吃了五个大馒头,比昨天吃肉菜时吃的馒头还多。

        可惜,没的剩了……

        今天兰兰走时,宁熹光照例让她带走些狍子肉,可被小伙伴坚定拒绝了。

        石兰兰快恼了,质问宁熹光,“还能不能做好朋友了?我给你帮忙你还要给我报酬么?就是给报酬,昨天你不都给过了?今天还要给,让别人知道了该怎么说我?”

        说完瞪了宁熹光两眼,起身离开了。

        宁熹光:行吧。不要肉,回头做好了肉酱给送去也是一样的。

        新房建造的速度,充分证明了一句话——人多力量大。

        上午下工时,大致模型已经修建好了,只剩下屋顶和房梁这些东西没上。

        上梁是要放鞭炮的,古话说这样可以使瘟神远避。

        到了半下午时,隔壁就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顿时整个柳树屯的人都知道,傅知青的房子差不多盖好了,正上房梁呢。

        且不说大多数人怎么羡慕嫉妒,就说王翠花听到声音,那面孔简直扭曲了。

        她拿着毛巾抽了宁老实一下,“让你去帮忙你不去,去了还能用你干什么事儿不是?你就在那儿站着,等吃饭的时候吃饭谁还能说你什么闲话?你没听见对门那大嗓门说啥啊?说你那好孙女婿有钱,昨天中午让大家吃的炖肉和细面馒头。你要是也去吃,不就能盛一盆端回来,再拿几个细面馒头,咱们俩对付对付就能吃几天,这不把几天的口粮都省出来了?”

        “昨天让你去你不去,今天让你去,你还不去。刚才对门那大嗓门又来说了,今天那边吃的是蘑菇肉酱,割了二十斤的狍子肉在里边呢,那酱上边还飘着一层油花,那得好吃啊。我跟你过这一辈子,就没吃过那么好的东西。那几个小崽子倒好,攀上高枝了,就开始顿顿吃肉了。他们记恨我,不愿意送来让我吃了占便宜,可你是亲爷啊,你去要谁能说什么?”

        王翠花又嘟嘟囔囔了好些话,中心意思就只有一个,让宁老实摆起当爷的架子,去那边要肉去。

        可宁老实敢去么?他有脸去么?

        现在村里的大老爷们都在那干活,他又不帮工,又不替人操心,只吃饭的时候露面去要饭要肉,这得多大脸?这不得让大家说闲话?

        宁老实虽说“混”,但他那点混,只在大儿子一家身上体现,说白了他就是窝里横。可在村里人面前,他一个屁都不敢放。

        况且,说句实话,宁老实打心底里对他那孙女婿发憷。

        那看着就不像是善茬,他脑子又没进水,怎么可能在明知那是他孙女婿盖房子的情况下过去捣乱,那不是静等着人给他没脸么?

        宁老实心里苦,可他不表现出来。任凭王翠花怎么催促怒骂,就装死人,装听不见。

        再说宁熹光这边,房子以坐火箭般的速度,在一天半的时间内建好了。

        她心里高兴,想着这些叔伯都出了大力气,且天气太热,肉也放不住了,就干脆在散工时,给每人给了一斤肉。

        这些叔伯都没想到还有这福利,都笑哈哈的接了。

        完了还对傅斯言说,“傅知青以后有活儿还找咱们。咱们大老爷们,粗手粗脚的,精细活干不了,这卖卖力气的活儿可难不倒咱们。”

        傅斯言点头应好,就又有一个叔伯上前说,“门窗和家具这些,隔壁村就有打的,你要是想请人过来做,叔就给你跑趟腿,把人接过来。那木匠是老手艺人,打的东西是真不错。”

        另一个大叔说,“看院子里要不要垒个猪圈鸡棚啥的,用的话开个口,一准来。还有这院子里空荡荡的,要是想种个果树,我去给你弄来。”

        就这样,通过建房子一事,傅知青成功的打入了柳树屯内部,并成为了备受大家欢迎的成员。

        不说这些闲话,且说三天后就是婚期,这天很快就来了。

        小辈儿结婚家中必定要有长辈出面,这是王翠花拿捏宁熹光最好的机会。

        原本王翠花也是这样打算的,要借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从宁熹光手中坑点好东西,让她好好低个头。

        她稳坐钓鱼台,在家等了一天又一天。

        就在宁熹光婚期前一晚,她面上还很稳得住,可实际上心里焦灼的好像坐在火上烧。

        可直到次日婚期时,还是没有等到来人。

        半上午时,从宁熹光家的方向传来鞭炮声,王翠花的心态在此时彻底崩溃了。

        不提王翠花气炸的模样,且说此时宁熹光家却热闹盈天。

        因为最近几天都很空闲,不需要上工。遇上这难得的喜事儿,村里人自然都过来凑热闹。

        当然,凑热闹是一方面,大家还打着坐席的算盘。

        自从野猪事件后,村里人都知道傅知青有钱、手松,让他高兴了,一只野猪都能往外送。

        又有傅知青盖新房,那两天的伙食是真的好,那香味儿扑鼻,勾的大家口水直流。

        那时候他们没赶上,可遇到傅知青结婚的喜事,他们来送个礼,不就能吃上好席面了?

        抱了这个心思来的人很多,可以说,几乎整个柳树屯的村人都过来凑热闹了。

        而傅知青确实很有钱,高兴了也确实很大手。最起码,今天的席面就用了半头猪,每张席面上都有十二道菜,且都是大菜。

        村里人议论纷纷,说不知道傅知青家到底什么背景,怎么连半头猪都能弄来。

        就有人说,不是傅知青买的,是有人特意送来的。

        早起天还没亮时,就有几个穿军装的挑着担子过来了,今天吃的猪肉、鲤鱼,还有羊肉什么的,全都是那些军装男送过来的。

        众人都忍不住到吸气。

        军人绝对是这个时代最有分量,也最让人羡慕的职业。傅知青竟然能劳动那些军人给他送肉,可想而知家境会如何好。

        一片静默中,就有人忍不住惊叹一声,“还是熹光福气好啊。”

        “是啊,是啊,要是她爹娘知道她有今天,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今天的宴席是摆在新房那边的,宁熹光作为新嫁娘,也被迎到那边去了。

        当然,这只是走个过程,实际上晚上休息还是在这边新建的茅草屋中。

        新房子还没晾晒干,里边也就一张临时放进去的床,还有一些宁熹光的嫁妆。

        ——宁熹光的嫁妆太简单了,就两个木箱子。另外,她还把手表和自行车陪嫁来了。

        她家是公认的穷,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那种。虽然实际上,宁家早已经成了村里的富豪,可这钱不是拿不出来么,所以,他们还得继续装穷。

  https://www.shuyuewu.co/10_10813/250917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