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自始至终都是你 > 第451章 她该尝尝从云端跌落谷底的滋味

第451章 她该尝尝从云端跌落谷底的滋味


        第451章  她该尝尝从云端跌落谷底的滋味

        “我倒是想生气呢,想不理您呢,可是我要是生你的气,权少肯定就不理我了。”

        “你这丫头啊,就会说一些话哄我开心。”陆苍擎笑了笑,而后伸手拍了拍凝欢的手背,“你就算不搭理我,承也不会不搭理你的,他是完全被你套牢了,你才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义父啊,只能排后面几位。”

        “才不是呢,义父对于我们来说都很重要,没有先后次序!就是非常重要!所以你要赶快好起来。”

        “成!义父答应你一定养好身体,但义父也希望你一定要养好你的身体!”

        凝欢点点头,朝着陆苍擎露出了笑容。

        陆苍擎将一只玉镯从一侧的抽屉内拿了出来,玉镯是冰种的,非常通透,凝欢对玉没有什么研究,但能够猜到这玉镯一定是价格不菲的。

        “这是以前给义父心上人准备的,但一只没有来得及送出去,跟在我身边数十年了,非常好的冰种翡翠,现在市面上都不太常见了。义父今天就把它送给你,这数十年,我都能够化险为夷,免于一死,说明这玉镯是有福气的,现在啊,义父就把这福气全部都给你。”

        凝欢一愣,看着陆苍擎准备给她戴上这玉镯的举动,立即摇头。

        “义父还是自己留着,都跟在您身边数十年了,它和您是有缘分的!”这么贵重的东西,凝欢说什么也不肯收!

        “这俗话说啊,人养玉,玉养人,它跟着我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用武之地,现在给了你,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这算是义父给你的家传,专门传给儿媳妇的,这下,你可就真的不能拒绝了,你是承的老婆,就必须要戴这个镯子。”陆苍擎硬是给凝欢戴上了这个玉镯。

        凝欢微愣,看着已经戴在她手腕上的玉镯,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无比通透……

        “下次戴着这个玉镯来看义父,记得还要抱着御沉,我好久没见他了,怪想他的。”

        凝欢没有再拒绝,她就当是帮义父保存这个玉镯,等到御沉未来娶妻了,就把这玉镯给他的老婆。

        凝欢朝着陆苍擎露出笑容,立即点头道:“好,下次我一定戴着它,也带着御沉来看义父,御沉肯定也特别想您。”话音落下后,凝欢伸手触碰上这冰种翡翠的玉镯,更是觉得无比珍贵。

        无论玉镯有多贵,都比不上陆苍擎的心意,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却愿意把跟随了他数十年,承载着所有福气的玉镯赠与她。

        单凭这一份心意,就让凝欢觉得鼻头发酸。

        “义父还有一件事情要请你帮忙。”

        “义父您说。”

        “这封信,希望你可以亲自帮我交给佳初。佳初在很多方面都比不上你,是我宠坏了她,自打她小时候就太溺爱她了,给她铺好了平坦大道,却没想到会让她变成现在这样!佳初的事情,我一直都过意不去,年纪大了,仔细想想从前,她对我这个老头子也是很不错的,虽然她对你一次次狠下毒手,但她现在已经疯了……”

        “义父,很多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既然是过去的事情,那就没有再提的必要了,您说是吧?”凝欢知道陆苍擎说这番话的时候很为难,所以主动打断了陆苍擎的言语,话音落下的时候,还不忘朝陆苍擎笑着。

        陆苍擎看着面前的凝欢,随后微微颔首,“你这丫头啊,善良是真的善良,但你要记住了,千万不能让你的善良害了你自己才是啊!”

        “是,我知道了,义父。”凝欢点头,从陆苍擎手里接过了那封信。

        十分钟后,病房的门被人敲响。

        “这些人是不是在掐表计时?”陆苍擎一脸无奈的表情。

        冷锡南推门进入病房,出声道:“老爷子,十分钟已经到了,现在要为你做检查了。”

        “你们这些人啊,真是多一分钟也不行。”

        “哈哈,老爷子说笑了,如果在手术台上多一分钟少一分钟,对于病人而言可是生死攸关的事情。”

        “罢了罢了,我说不过你们这些小年轻的了。”陆苍擎摇摇头,随后让冷锡南为他进行检查。

        冷锡南走到凝欢身边,低声道:“承在外面。”

        “嗯。”凝欢点点头。

        “瞧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无非就是承让这丫头出去呗,怕我这个糟老头子对她不利?不过也是我不好,我毕竟有前科呢!”

        “义父,你说什么呢!才不是呢!是权少承太小心眼了,不允许我和其他男人多待,义父当然可以,前辈可就不行了。”

        “哈哈哈,你这丫头,每次都在哄我这个糟老头子!快去吧,别让承等太长时间了,我这个儿子啊,生来就没什么耐心的。”

        凝欢点点头,而后将视线移到了冷锡南身上,“前辈,义父可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

        “恩恩。”凝欢应声后,和陆苍擎挥了挥手,这才朝着病房外走去。

        可就在凝欢刚踏出病房门口第一步的时候,权少承一把就将凝欢摁在了走廊的墙壁上……

        之前先是椅咚,现在又是壁咚……

        凝欢有些慌乱的眨了眨眸子,看着他这张俊颜,难免这心里会小鹿乱跳。

        “义父和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呀,给了我一个镯子。”凝欢扬了扬手腕上通透的冰种翡翠镯,“怎么样?好看吧?”

        “这是义父最心爱的东西,从不离身。”

        “嗯,我知道,所以……”凝欢在起先收下的时候,就很为难,“义父说这个镯子以后就当传家宝,等御沉结婚了,我就把这个镯子给她老婆。义父还说这镯子跟了他几十年了,他好多次都化险为夷,所以他要把这份福气给我。”

        “好好收着。”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薄唇微微覆盖在她唇瓣上,低声道。

        凝欢认真的点点头,自然是爱惜不已,“嗯,这是义父给我的,我肯定要好好收着!哦对了,义父还让我把这封信亲自交给宋佳初,现在宋佳初在哪里?”

        “市郊。”

        “市郊?她在市郊住吗?”

        “市郊的精神病医院。”

        “你派人把她安置在哪里了?”宋佳初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那里的环境?

        “嗯。”权少承点头,这是他对她最大的宽容。

        “把她接出来吧,找几个好一点的医生给她治疗。”凝欢一脸恳求的看着权少承,“她已经受到惩罚了。”

        权少承望着眼前的凝欢,真是恨不得打她一顿。

        “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但是那种地方,根本不适合她。”宋佳初从小就养尊处优,怎么可能受得了那样的地方呢?

        那种精神病医院,根本就不会把病人当人看的。

        “她该尝尝从云端跌落谷底的滋味。”

        凝欢咬咬下唇,再次说道:“她已经受到惩罚了,她现在是精神病患者,她精神失常了。”

        “这样的惩罚还远远不够,如果不是念在义父的面上,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凝欢知道权少承是因为她,从而会如此厌恶宋佳初,宋佳初之前的所作所为,她的恶行简直是不容原谅的,比起萧晴,宋佳初更残忍更可怕。

        也许就是因为她的残忍、她的可怕、她的无恶不作,才会有现在这样的报应。

        凝欢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为宋佳初求情了。

        “那我们去看看她好不好?这是义父给我的任务,我必须要完成的!”凝欢扬了扬手中的信件,朝着权少承眯着美眸笑着。

        权少承拿凝欢没辙,“不再为她求情了?”

        凝欢不吭声,她还是打算先看一看宋佳初再做定论。

        “带我去吧,好吗?”凝欢踮起脚尖主动吻他,只要讨好他,他简直就是有求必应!

        她伸手环住他的脖颈,朝着他笑的别提有多甜了,如此明媚娇俏的笑,比冬日暖阳更暖,比夏日凉风更舒爽,权少承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没有一点办法,谁让这个小女人,是他的软肋呢……

        等到冷锡南给陆苍擎检查完身体,确认没有大碍,只需要再观察调养几天后,权少承和凝欢这才都放心的离开。

        豪车行驶在了城市的道路上,朝着外环驶去,目的是郊区的精神病医院。

        约莫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豪车在一处十分简朴的精神病医院门口停下。

        医院很简朴,但却一尘不染,铁门紧闭,墙壁上全是竖起的铁丝网……这里就像是一个囚牢,一个没有自由的牢笼!

        他再次将围巾围在了她的脖颈上,“别着凉。”

        凝欢点头,随后握着权少承的手,朝着医院内走去。

        门口的保安看到来人是权少承,立即就打开了门。

        “权少!”保安恭敬的鞠了一躬,非常狗腿的出声喊道。

        凝欢没有想到这里面居然是如此安静,如此压抑。

        “请问,宋佳初在哪里?”凝欢询问着门口的保安。

        保安看了看权少承,见权少承点头之后,这才照实回答道:“就在A级病房,A01病房。”


  https://www.shuyuewu.co/10_10910/55206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