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艳客劫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番之孰长孰短?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番之孰长孰短?

        兄弟俩走在院子里。

        成西行埋怨道:你干什么拦着我?!今晚既然没有人陪主子,我们

        成东行一个嘴巴子掴过去,怒道:闭嘴!

        成西行捂着脸,瞪大了眼。

        成东行心中不忍,终是放软了语气,道:你真当他们罪了?

        成西行方下手,皱眉道: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他们醉了吗?

        成东行轻叹一声,道:不醉又能如何?

        成西行撇嘴不语。

        成东行道:记住我的话,若想在主子身边呆下去,就别起其它心思。否则,没有人能容得下你。

        成西行怒道:看着喜欢的人,不能靠近,这是什么道理?!

        成东行苦涩地一笑,道:你晚了,而我,也晚了。

        成西行垂眸,眼中却是不服气,嘟囔懂道:她都收了那么多了,也不差咱俩。

        成东行气得不行,狠狠瞪着成西行道:你当她是什么?!这里哪个人不是与她患难与共,不值得拥有一段执手偕老的感情?那六个人一同守着她,怎还能容得其他人靠近?

        成西行很少见成东行火,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

        成东行恨铁不成钢地指了指成西行,道:你再打歪主意,立刻给我滚出去结婚生子!

        成西行委屈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成东行头痛了。

        这时,有人来禀告,说卫南衣的书童要见胡颜。

        成家兄心中纳闷,不明白那书童为何不找卫南衣,而是要见胡颜?二人怀揣着疑惑,再次返回胡颜的房间,欲禀告此事。

        胡颜不在房里,竟是独自一人拎着酒壶,在凉亭里小饮。

        成家兄弟寻去,将此事说明。

        胡颜略一猜想,便知道是谁找来了。她笑了笑,道:让他过来吧。

        成家兄弟离开,放方燃一人走向胡颜。

        月夜下,胡颜支着一条腿,慵懒地依靠在长椅上,手中拎着一壶清冽的酒,胳膊打在支其的腿上,笑吟吟地看着方燃。

        方燃那张愤怒的小脸瞬间爬满红霞。他走到胡颜面前,看着她,问:我是不是你的麻烦?

        胡颜道:现在不是。以后  必然是。她将六王爷关进了虚门之内,与杀他无异。她观方燃,确实非同一般。此人注定是人上人,且,隐隐透着九五至尊之相。看来,命运又开始要布局了。

        方燃道:你的话我听得懂,却不明白。现在我年纪小,以后定然能明白。

        胡颜灌了一口酒,道:没错。总有懂的时候。

        方燃微微皱眉,道:女子这么喝酒可不好。

        胡颜正在喝酒,听闻此话,一口酒差点儿喷出去。

        方燃道:我找你不容易,以后还是跟着你吧。我人小,也吃不了多少东西。

        胡颜缓缓眨巴了一下眼睛,道:跟着南衣,不好?

        方燃道:若不是我机灵,都不知道他来了这里。他明知道我和你关系非比寻常,还瞒着我。

        胡颜拎着酒的手,抖了一下,而后哈哈大笑道:我怎就和你非比寻常了?

        方燃小脸微红,道:同生共死,还不算关系非比寻常?

        胡颜哑然。

        方燃认为自己说服了胡颜,于是继续道:我听你的话,寻到六合县,卫大人却不在那儿了。我一路打听着寻到这里,被人骗了两次,幸好逃了出来。

        胡颜点点头,身子往后一仰,慢悠悠地感慨道:确实不容易啊。

        方燃道:和你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我能照顾好自己。偷瞥胡颜一眼,那我能跟着你吗?

        胡颜尚未开口拒绝,就听司韶冷冷道:有人又开始骗小孩养了。

        胡颜早就听到了司韶等人的脚步声,因此不惊讶,只是转动潋滟美眸,懒懒地看向六位美男子。

        六人被她这么一瞥,只觉得浑身燥热血脉喷张一颗心很不得跳到她身上。

        方燃看向六人,见他们衣衫不整,且看胡颜的目光幽幽如狼。他联想自己听到的传言,心里隐约有了猜测。他虽年纪小,但并非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家里小妾争宠,当家主母的手段,他都是见识过的。只不过,他从来不知道,男人们竟然会这样围着一个女人。

        他心中隐隐觉得这样不对劲儿,和礼教不符,却又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对。那样一个女子,自然有很多人想要陪着她。

        卫南衣看了眼方燃,对胡颜道:果然啊,阿颜的行径还真是劣迹斑斑。

        燕凡尘靠在胡颜身上,抓着她的手,提起酒壶,妖娆地饮了一口酒,而后用微红的眼尾睨着胡颜,挑逗道:婆婆且看看,凡尘年纪可够小?

        封云起盯着胡颜,目光灼热地吩咐道:把这个小鬼带下去。

        成东行出现,对方燃道:请随我来。

        方燃懂得察言观色,因此并不反抗。他只是看着胡颜,等一个答案。

        胡颜刚要张嘴,燕凡尘直接扑上去,将刚倒入自己口中的美酒喂入她的口中。清冽混合火热,缠绵了柔软,令人狂。

        成东行捂住方燃的眼睛,将人带走。

        方燃拉下成东行的手,问道:他们几个,谁是当家主母,哦,不,我的意思是,谁是当家主夫,谁是小妾?嗯,是应该叫小妾吗?还是叫贱妾?

        成东行笑而不语,拉着方燃快步离开。

        听见方燃话的六个人,脸色一变,齐齐看向胡颜。

        胡颜觉得,就算没有那些琉璃灯盏,单靠几个男人的眼睛,便能让这里亮如白昼。

        亮,贼亮!

        胡颜欲逃,奈何六位美男子层层围堵,非要让她说出个子丑寅卯。

        孰夫孰侍?

        且让今夜挣个长短。

        哪长哪短?

        情长夜短。

        虚门之内,黑水之中,突然探出一只惨白的枯骨手,攥住尤姬的脚踝,在她的刺耳尖叫中,将其拉入黑水之下。

        黑暗中,传来鬼婴的哭声,偶尔还夹杂着笑声,一声高过一声,变幻无常,格外阴森诡异,令人遍体生寒。

        《艳客劫》完结,来《美男榜》勾搭呀。因为内容还在充实整理,封皮也在制作中,《美男榜》更时间有些飘忽,真是对不起大家了。预计是这几天,且有空来看看哈。大家可以先搜索书名,收藏哈。啵啵~

  https://www.shuyuewu.co/11_11841/189022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