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自始至终都是你 > 第333章 是么?那回家吧

第333章 是么?那回家吧


        第333章  是么?那回家吧

        格莱特顿时恍然大悟,没再多说一句,而是明白的点点头退到了一侧,和格雷一道欣赏着这场好戏。

        周遭依然是一片静谧,权少承的人没有动手,格雷的人也非常安分,两方就这样对峙着,但是如若真的开火,哪一方都讨不到好处!

        权少承的每一步动作都显得那样小心翼翼,生怕会弄疼她,这样的似水柔情让凝欢的眼眶更加红了。

        “权少承……”她小声喃喃念着他的名字,哽咽出声。

        “很疼么?”他用胶带贴好纱布之后,抬手擦去她脸颊上的泪水。

        “不疼。”凝欢摇头,低下头敛下眸的那一瞬间,眼泪还是啪嗒啪嗒的直往下滑……

        “是么?那回家吧。”他注意到了她颤抖的手,伸手想要去握住她的手,可就在下一秒,凝欢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她迟迟没有动手,越是迟,就越是会引来格雷的疑心!现在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没有回头路了!

        她的眸子倏地抬起,对上他了平静的不泛一点涟漪的深邃瞳眸,那双秋眸里带着水雾,眼泪静静的流淌下来……她的手一直在抖,明知没有回头路,明知道自己该下手,可是她却迟迟下不了手!

        叶凝欢,你没得选了!

        “权少承!”凝欢咬着牙,举起匕首就朝着权少承的左胸口刺去……

        当锋利的匕首刺入他左胸口的那一瞬间,鲜血直接飙了出来!原本静谧的四周一下子更是静谧的诡异!

        她满目泪水,咬着牙紧紧握住匕首,鲜血喷涌而出,她那一刀几乎用尽了浑身气力。

        权少承嘴角轻扬,伸手抚上了她满是泪水的白皙脸颊……他甚至强撑着用

        周围的人全部都震惊了!一时半会都没有反应过来!

        风徐徐吹来,却是蚀骨的冷,吹散吹乱了凝欢的发,发丝直接遮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她现在不知道该以怎么样的神情来面对权少承……

        她的心像是停止了跳动,握着匕首的手不由得收紧了几分……

        “你这是做什么!”于森大叫着,直接一把推开了凝欢。

        凝欢一个没站稳,趔趄好几步跌倒在了地上……

        鲜血顺着匕首一滴滴的滴落在干净的地面上,凝欢看着这滴落下来的鲜血,她直接将自己的下唇咬破了,她也尝到了血腥味,伴随着这漫天的血腥气味,直接扎入了她的心扉,她的心像是血流如注一般,鲜血如同他左胸口的伤一样涓涓直往外流……

        权少承……

        凝欢的心里、脑海里、甚至眼前,全然都是这三个字,她顿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谁他妈允许你推她的?”权少承蹙着眉,哪怕匕首扎进了他的心口,他还一心想着凝欢。

        “我……”于森顿时哑口无言,实在是不能理解的怒视着凝欢。

        “把她扶起来。”权少承的每一句话都是强忍着伤痛道出,凝欢能够清楚的听见他粗重的呼吸声……

        “东一!”于森将权少承交给东一,而后准备上去扶凝欢。

        凝欢一把推开于森,“不用了!”随后,她趁着众人不注意,强忍住泪水,硬生生的将眼泪疯狂的咽下,而后转身朝着格雷的方向走去……

        凝欢的冷漠让所有的人都困惑不解,但有一个人却是明白这个小女人到底有多痛……

        接下来的一切,凝欢都不知道了,当她走到格雷面前的那一瞬间,她就晕了过去!

        “小仙女!”格雷出声喊着凝欢,一把将凝欢扶住,而后横抱了起来。

        他手里横抱着凝欢,随后威风凛凛的望着权少承,他俨然像是一个胜利者的模样,喜悦已经到了难以掩饰的地步了。

        权少承被扶上防弹车,两伙人马顿时在独栋公寓的花园内展开了火拼……

        顿时,爆炸声、枪击声不绝于耳,瞬间就炸开了!

        凝欢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任何事情……她只觉得自己身子很沉,眼前全然都是鲜血……

        “不!”她惊呼的坐起身,额头上全然都是汗珠,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血……好多血……

        他现在怎么样了,他到底怎么样了?

        “醒了?感觉怎么样了?医生说你是惊吓过度,现在好一点了吗?”格雷的语气温柔得让凝欢以为他变了一个人,可是想起他之前的残暴,凝欢不由得觉得嗤之以鼻。

        她好累,她好担心权少承现在的情况,她对格雷分明是那样的恨之入骨,可是在面对格雷的时候,还要演戏,这场戏得继续演下去……

        “我没事。”

        “第一次杀人,吓到了吗?”

        凝欢点头,“是,血,好多血。”凝欢咬紧下唇,手依旧不由自主的颤抖,“他……还活着吗?如果他还活着,那我算是杀人未遂,如果他死了,那我……”凝欢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探听权少承的生死。

        她现在恨不得奔到权少承的身边……

        “不知道,但你那一下基本上就是心脏的位置了吧。”格雷笑笑,“你放心,如果他死了,这条人命算在我头上。”

        凝欢不吭声,小手在被子下面紧紧揪着,她是真的很担心权少承,很担心很担心……

        他……到底怎么样了?

        西荒地区,别墅内。

        纱布和消毒棉上全都是鲜血,纱布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地毯上也是鲜血淋漓的样子。

        整个室内都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在得到消息之后,欧阳希彤匆匆赶来,手里抱着一盒上好的千年人参。

        “怎么样了?权大哥怎么样了?”欧阳希彤将人参直接往于森怀里一塞,立即急急忙忙的朝着里面跑去……

        “希彤小姐,你还是先不要进去了!”于森立即想要拦着欧阳希彤,但是欧阳希彤根本不顾于森的阻挠,直接冲了进去。

        “权大哥,你怎么样了!”欧阳希彤跑到了权少承的身边,看着周围带血的纱布,看着戴着白口罩给权少承处理伤口的医生,“是叶凝欢刺的?那个女人是不是疯了啊!我还以为她会是个好人!”

        “闭上你的嘴!”权少承蹙眉,怒视着欧阳希彤,哪怕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也不容许有人说凝欢半个不字!

        随后,权少承将视线移到了于森身上,“谁让你把她带来的?带出去!”

        “是,少主,是我办事不利。”于森立即走到欧阳希彤面前,“希彤小姐,请出去吧。”

        欧阳希彤感受到了权少承的怒气,顿时不敢出声了,她委屈的看着于森,“喂,我有说错吗?那个女人明明刺伤了权大哥啊!”

        “你冷静点。”于森伸手抓住欧阳希彤纤细的手腕,“先出去吧,别惹少主生气!”

        “我是为他好啊,还给他带了千年人参来了!我哪里说错了啊?那个叶凝欢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她刺伤了权大哥啊!”

        于森先前也不能理解,但是事后他完全想明白了!

        “少奶奶是没有办法才这么做的,如果不是少奶奶刺的时候距离心脏偏离了约莫几厘米的位置,现在少主根本就不可能好端端的躺在这里!”

        “没,没有办法?”欧阳希彤这下不理解了。

        “现出来,等出来了之后我再跟你细说!”于森拉着欧阳希彤迅速离开了卧室。

        欧阳希彤不解的望着于森,跟着于森走出了卧室,“喂,你慢点,喂……”

        “赶快出来!别留在里面碍事了!”

        “你是我的保镖,你居然敢说我!”欧阳希彤恼了,一出卧室的门就生气的望着于森。

        “小姑奶奶,你能不能遇事不要这么冲动?少奶奶是为了演戏才不得不刺少主那一刀的,你以为少奶奶心里好受吗?”

        “我……”欧阳希彤咬咬下唇,“你说的是真的?”

        “我骗你我就是乌龟王八蛋!”于森迅速出声保证,为了防止欧阳希彤再次冲进去,他整个人都处在挡着门的情况下。

        欧阳希彤喃喃说道:“你本来就是乌龟王八蛋啊……”

        “行行行,我是乌龟王八蛋,只要小姑奶奶你别闯进去就行!”

        欧阳希彤妥协的点了点头,“那好吧。”话音落下后,她环顾四周,注意到了摆放在壁柜上的那一小盆四叶草,四叶草养得很好,这么冷的天都能够存活下来……

        欧阳希彤收回视线,望着于森出声问道:“叶凝欢人呢?”

        “少奶奶还在格雷那里。”

        “那岂不是很危险啊?”欧阳希彤好像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是。”于森点头,“的确是非常危险,现在事态严峻,情况不妙,所以你不要再闹腾了可以吗?”

        “我也没有很吵啊,我这是在适当关心权大哥啊。”

        “可以可以,你可以关心少主,但是麻烦你就留在这里,不要打扰医生动手术。”

        “好嘛,我知道了。”欧阳希彤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孩,低着头倚着走廊的墙壁静静的等待着。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她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不断地换着姿势,从站姿到蹲姿,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https://www.shuyuewu.co/17_17008/90673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