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一一三一章,浮生阵

第一一三一章,浮生阵

        作为一个捉鬼师,这些年秦昆见过各式各样的鬼。

        每一只鬼,身上都有一段故事,都是死后也挥之不去的执念。

        看得出,老鬼实力平平,和当年的锦衣老鬼差不多,没臭气,没怨毒,除了掩饰不住死相,比较吓人外,秦昆看不出他的恶意。

        于是,秦昆尾随着老鬼,看看他想做什么。

        七宝古镇不远,一处老式小区。

        刚刚卤味店的老板夫已经上楼,楼下,空无一人的水泥地面,忽然出现两只脚印。湿哒哒的,带着水渍。

        声控灯一暗,一个虚影出现,脚印往楼上走去。

        3楼。

        似乎是那个老板的家门口,老鬼犹豫良久,始终没有敲门。

        “到底要不要见他呢……”

        老鬼靠在墙上,望着黑暗的灯泡在呆。

        楼上出现脚步声,一家人走了出来,似乎要去吃夜宵,小孩子被家长抱着,经过3楼拐角的时候忽然开口:“妈妈,好冷……”

        小孩打着冷颤,有些不安地四处张望。

        “今天下雨,怎么不给孩子穿多点?”孩子父亲问道。

        孩子母亲狐疑:“衣服应该够啊……”

        孩子母亲正考虑要不要上楼加件衣服时,2楼忽然走上来一位青年。

        青年拿着一杯奶茶,侧身经过他们身边,小孩抖的身体忽然平复。

        “妈妈,不冷了……”

        啊?

        母亲没好气地拍了一下孩子屁股:“调皮!”

        一家人继续下楼,孩子缩在妈妈肩膀,朝那位青年叔叔望去,那位叔叔扬了扬奶茶,露出一抹微笑。

        奶茶喝完了,秦昆走到三楼转角,靠在栏杆上,嘴里嚼着杯子里剩下的珍珠。

        “看你的模样,也不是害人的,尾随过来是做什么?”

        旁边,一直呆立的老头忽然怔住,眨着眼睛看向秦昆。

        他伸手在秦昆眼前晃了晃,秦昆嚼着珍珠,眼球转了过来。

        咯噔!

        老头很久都没体会过心脏抽动的感觉了。

        这人……能看见自己?!

        “问你话呢。”

        “你你你你你你你……”

        “秦昆,捉鬼师,幸会。”

        捉鬼师!

        老头心情忐忑,撒腿就跑,秦昆无奈,将其肩膀摁住。

        咯嘣一声,老头感觉自己肩膀脱臼了,那只手重如山岳,让他难以逃脱。

        “你是道士!!!”

        “第一次见道士?”

        “我没害人!!!”

        “先别激动。”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害人的,你放开我!”

        秦昆单手虚握,一团气在手心爆开,热浪袭人,老头感觉对方似乎抓着一团火,非常炽热。

        静。

        秦昆看到老头被震慑,这才道:“好了,先别激动,说目的,给你3o秒。”

        “你……”老鬼看着秦昆深如寒潭的眼神,心虚苦笑,“我是赵氏卤味创始人,儿子前几个月去世了,儿媳被孙子接到国外,临走前家里老店卖给了这家老板,我是想告诉他们赵氏卤味秘方的……”

        嗯?

        秦昆疑惑,好奇怪的执念。

        老鬼唏嘘:“他们既然还打着赵氏卤味的牌子,我觉得有义务教他们。这是我一生的心血,我靠着这手艺将儿女拉扯大,他们也老了去世了,但既然有人继承,我总得帮衬一下。”

        老鬼说完了。

        秦昆虽然不懂他的情怀,但也理解道:“很好,给你半小时的时间和他们交谈,完后受我度。”

        老鬼一怔:“这位道长怕是说笑了……我这幅阴渗的模样……”

        老鬼话到一半被打断,秦昆手背打到他胸口,老鬼遭到重击后退两步,反应过来时周围全黑了,他现自己西装革履地站在那,一脸呆滞。

        秦昆手心出现铜镜,老头照了照,现自己死相不在,整个人精神矍铄。

        “道长这是……”

        “帮你隐藏一下死相,免得吓到人。”

        “但我从没穿过西装啊……”老鬼有些局促。

        “镜花水月,都想虚幻,别在意细节,准备好的话,我拉人了。”

        秦昆比出三根手指,减到二,再减到一。

        “非是镜中有花香,水中搅月碎未央,浮生三亿三千念,不如当下梦一场!”

        浮生阵!

        黑暗的四周,出现了水纹波动,周围如雾如幻,继而出现七宝老街,秦昆和老鬼站着没动,场景挪移变化,到了卤肉铺门口。

        模糊的场景越来越清晰,在晃动中慢慢定格。

        秦昆提手一抓,一个中年男子被抓了进来。

        噗通,男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愕张望:“我撞鬼了?!刚刚不是还看电视呢吗?”

        他身后,一个西装革履的老者将他扶起,中年男子呆滞:“你……你是之前的老大爷?我怎么回到这了!”

        秦昆消失不见,老鬼则看了看店里的时钟,秦昆说过,他只有3o分钟的时间,想到这里,老鬼开门见山:“我时间不多了。你既然继承了赵氏的招牌,有件事需要让你知道。”

        “我不想知道!”中年男人大叫。

        “……”

        老鬼气急败坏:“我只说半个小时就走,你如果不听,我天天缠着你!”

        中年男人一怔:“你是谁?”

        “鬼!”

        中年男子一抽,几近晕厥,被老头拖入店中,他现老鬼力气奇大,怎么也挣脱不了。

        哀嚎,挣扎,四下无人的街,没人救得了他。

        中年人一脸悲愤,早知道就不给老鬼猪蹄了!

        后悔归后悔,但现老鬼没什么恶意和企图,而是拉着他在讲卤汁的熬制,香料的比例,听了一会,恐惧稍褪,精神被安抚,从起初的惧怕变得好奇,接着像个学徒一样,仔细听了起来。

        “还需要存老汤?”

        “是的,七宝老街的游客就那么多,没老汤可以,勉强糊弄游客,如果老汤足份,城里一些店也会来进货。你每天至少能赚这个数!”老鬼硬气地比了个五。

        中年男子一怔,这老鬼托梦,难不成是为了给自己指一条财路?

        开……开玩笑呢吧!太荒诞了啊!

        老鬼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可论起专业手艺来,逻辑缜密语言清晰,而且边讲边问:“为什么买下赵氏店铺?”

        中年男人似乎和老鬼熟了,直言道:“儿子定居魔都,我俩想离得近点。”

        “也不用买店吧?”

        中年男子苦笑:“本来只想买个房,但那女房东说,自己丈夫去世前有遗嘱,房要卖,只能连店一起卖。可以半价,但接手的人,必须继续经营赵氏卤味。以前我和婆娘是炸油糕的,想着还能干点活,一合计,觉得价格还挺公道,便接手了。”

        老鬼欣慰地点点头。

        半个小时后,这条老街重归朦胧,如雾一样散掉。

        中年男人猛然惊醒,现自己在沙上睡着了。

        “孩子他妈!”

        洗脚水冰凉,老板娘在屋子里看电视剧,闻言走了出来:“怎么了?”

        “我睡了多久?”

        “你睡着了?”老板娘看了看电视剧的时间:“你睡了快一集了。是不是着凉了?”

        中年男人深吸一口气:“我做了个梦……”

        ……

        ……

        楼下,老鬼与秦昆并行。

        没有任何言语。

        一路走到七宝老街,那间店铺不远的桥上,老鬼眯起眼睛,驻足半晌,终于怅然一笑。

        “谢过道爷圆我心愿!”

        “小事。”

        秦昆手中多了一个坛子:“执念既然已消,记得投个好胎。”

        老鬼欠了欠身:“愿道爷福寿绵长,吉祥如意。”

        “借你吉言。”

        骨灰坛当头罩下,老鬼再也消失不见。

  https://www.shuyuewu.co/17_17437/240670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