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4章

        “禀宫主,少主只做了一件事,像往年一样去了南越京城,上梅花山拜祭了唐文清夫妇,随后便回来了,没做其它事了。”徐威禀报道。

        “他见了什么人?”上官云继续问道。

        “少主上梅花山的时候不许人跟着,保护少主的人也不知道少主在山上遇到了什么人,不过听苏青说少主拜祭唐文清的时候遇到了唐家兄妹,被唐家兄妹羞辱了,还被他们赶下了山……”徐威说道。

        “竟然敢把我魔鹫宫少主赶下山?来人,立即把梅花山夷为平地!”上官云怒声道。

        “这……”徐威面露为难,说道:“梅花山是少主从小长大的地方,宫主让人夷为平地,这恐怕会让少主生气……”

        “那就把唐家兄妹给杀了!他们算什么东西,当年留他们一条贱命,是嫌活得太长了?”

        “这恐怕也不妥,少主这次回来,许是对唐家人寒了心,若是宫主再对唐家人下手,少主一时心软,恐怕又会排斥宫主了。”徐威说道。

        上官云闻言不语,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许久才说道:“算了,唐家人先不管了,恒儿说要开始接手宫中事务,你来带他,给他安排一些轻松的事务便好,至于宫中一些重要机密,暂时不要透露给他。”

        “宫主对少主还有防备?”徐威问道。

        上官云双手负在后背,说道:“虽然这是本座唯一的一个儿子,但毕竟不是从小养在身边的,不得不防,恒儿的性格不像我,倒像他娘,心慈手软,做不得大事……”

        说罢幽幽叹了口气,似是想起了什么,严肃的面容也缓和了些许。

        “少主是宫主的亲儿子,只要好好培养,以后定能像宫主一样雄才伟略,威震四方的。”徐威说道。

        “希望恒儿这次是真的想通了……”上官云说着转身走出了议事殿。

        徐威看着宫主走远的背影,轻叹了口气,也离开了。

        *

        东方逸回到东川之后,大小事务便接踵而来,在书房忙了好几天。

        沐芷汐把儿子交给乳娘照顾,也换上男装出门办事了。

        最先去的便是天下楼,离开东川一年多,沐芷汐也一年多没管理天下楼的事了,这次回来发现大堂的小二已经换了人。

        先前的小二是认得沐芷汐的,不过现在这位新的小二不知道沐芷汐就是天下楼的东家,只把她当寻常客人招待,笑着迎上来问道:“这位公子里边请,公子是要在一楼用餐还是在二楼?”

        沐芷汐还未说话,便看到董掌柜从后堂出来了。

        董掌柜也看到了沐芷汐,先是一惊,随后连忙迎了上来,把小二拉到了一边,说道:“这位客人由我来招待了,你去招待其他客人。”

        “董掌柜,好久不见了。”沐芷汐笑道。

        董掌柜上下打量了沐芷汐一眼,压抑下心中的激动,说道:“公子也许久未光临天下楼了,快里边请。”

        沐芷汐跟着董掌柜上了二楼,来到了她专用的雅间。

        董掌柜亲自泡茶,问道:“沐姑娘一消失就是一年多,现在终于回来了。”

        “本想早些回来的,可惜在外面有些事耽搁了。”沐芷汐接过茶盏,淡淡说道,“天下楼现在生意怎么样了?”

        “天下楼的生意越来越好了,您先稍等,我去把账本拿过来给您过目。”董掌柜说着转身下楼了。

        沐芷汐在雅间里惬意地喝着茶,没一会儿董掌柜便把账本拿来了。

        沐芷汐翻开账本看了一会儿,发现天下楼这一年来每个月的业绩都有所提高,自从醉仙楼倒闭之后,天下楼便成了当之无愧的京城第一酒楼,生意蒸蒸日上。

        把账本从头翻到尾,没发现有什么错漏的地方,沐芷汐便把账本给回董掌柜,问道:“这一年来可发生过什么大事?”

        “大事倒没什么,只是有一回京城里的几名富家子弟来吃霸王餐,企图闹事,后来三爷出面才解决了。”董掌柜说道。

        沐芷汐点头,说道:“以后若是遇到连三爷都解决不了的事,你便派人去逸王府找我。”

        这次回来,她应该不会这么快离开了。

        “好。”董掌柜想了想,又说道:“对了,前几天有一个人拿了一颗奇怪的珠子,说要委托给我们天下楼拍卖,就一颗普通的珠子,他竟然要求我们起价五千万两,没几天拍卖会就要开始了,我也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帮他拍,毕竟咱们天下楼还没拍过起价这么高的东西……”

        天下楼自建成开始便在一楼大堂搭建了一个拍卖台,每个月都会拍卖一些珠宝首饰什么的,只是为了积攒些人气,给人凑个热闹的,迄今为止拍卖的最贵重的物品也不过是几百万两而已,这人拿出了一颗珠子就要起价五千万两,可把董掌柜吓了一跳。

        沐芷汐闻言眼皮跳了一跳,问道:“什么珠子?”

        “是一颗蓝色的珠子,既不像珍珠,也不像夜明珠,上面还开裂了,色泽还不错,不知是什么珠子……”董掌柜说道。

        沐芷汐压抑住心中的震惊,问道:“委托拍卖这颗珠子的是什么人?”

        如果她没猜错,董掌柜所形容的珠子就是鲛珠,上次在十三楼的拍卖会上,也有人拿出了鲛珠来拍卖,凑巧的是起价也是五千万两。

        上次东方逸派人查过委托拍卖鲛珠的人是谁,不过却没查出来,现在鲛珠又出现在天下楼的拍卖会上,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董掌柜说道:“是一个奇怪的男人,全身上下都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奇怪得很……”

        虽说是寒冬腊月的,但把全身都裹得跟个粽子似的,这也太夸张了点吧?

        “他可曾说过自己叫什么名字?”沐芷汐继续问道。

        “他自称姓夜,没说名字。”董掌柜见沐芷汐对此人感兴趣,便说道:“沐姑娘可是要找他?看他的样子应该不是本地人,来京城应该也是住在客栈里,我派人去打听打听?”

        PS:明天有爆更噢~

  https://www.shuyuewu.co/18_18050/250424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