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抗战之儒将风流 > 第七十一章 人算不如天算(上)

第七十一章 人算不如天算(上)


  1935年11月10日近12点,午夜的钟声刚刚敲响,何建业带领行动的人员全员到达岗位,何建业告诉其他队员先安静潜伏,何建业带着曾大,趁黑向居士林佛堂内部摸去,在经过不是很严密的和尚岗哨后,何建业来到佛堂的后院,即出家人的僧寮摸去,眼看要抵达院子内部,突然何建业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一把拉住曾大,就势向旁边一滚,躲到一个走廊的立柱旁边,就看到刚刚站立的位置,一只无声无息凶猛的猛犬猛扑而来,何建业手握德国训练时候的军刀,错步、蹲身、扬臂、翻滚,一系列动作过后,袭来的猛犬已经倒在血泊中。

  在后面还没放应过来的曾大还在愣神中,就见一只硕大的恶犬已经被何建业给解决了。何建业示意曾大处理尸体,自己继续向僧寮摸去,一路在躲过几个陷阱和巡逻的僧侣之后,何建业成功在各僧寮的房间查看,并没有发现孙传芳的踪迹,暗道晦气的何建业退出来汇合了曾大之后慢慢的退出了居士林佛堂。

  居士林佛堂外面,正在等待中的行动队的队员眼看何建业和曾大进去了这么久,正在焦急的等待,突然传来夜猫子的叫声,队员们知道这是撤退的信号,一起慢慢撤退到汇合点。

  何建业就在撤退点的一个民居内,正在向几个组长讲解居士林佛堂内部状况及突入进去后要注意的陷阱等等问题,然后安排了4组人守候在居士林佛堂周围,只要发现孙传芳进入佛堂立即派人回来报告。

  1935年11月11日,直到晚上一直没有看见孙传芳回到佛堂,据监视的弟兄回报称:似乎佛堂的僧侣白天一直在找寻什么东西。何建业心里一咯噔,知道是昨天晚上宰掉的狗被人发现不见了。

  1935年11月12日在焦急中等待的何建业并没有表现出来焦躁,知道越是在这种时候越要镇静。自己坐在垫子上慢慢的用呼吸法平静焦虑的内心。在一个周天过后,心情重新回到了平静的状态。

  11月12日晚上10点,监视的兄弟回来报告道,孙传芳乘坐一辆悬挂日本国旗的小汽车在9点半进入了佛堂,不过一起进去的有两个日本人,有个日本人腰间要佩戴了一把日本武士刀。目前还没出来。何建业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即集合弟兄们,告诉弟兄们按照原计划行事,安排负责接应的100个弟兄设立狙击点,防止意外发生。

  晚上11点半,何建业到达居士林佛堂外围,远远看去那辆小汽车还在门口,何建业问了下负责监视的人,监视的弟兄回复,四周都有人监视,目前没有发现有人出来。

  何建业平复了下心情,心想到:要想抓活的回清江,只有等日本人离开;要不然撤退的风险太大。晚上12点,终于看到日本人出来了,何建业远远的也没看清日本人长什么样?就看到一个穿和服,一个西装男子相继上了汽车,随着汽车的发动,日本人远去,何建业看着孙传芳慢慢转身走入居士林佛堂,旁边的僧侣关上了大门,四周慢慢陷入了一片寂静。

  11月13日凌晨1点,何建业下达了突袭的命令,全部人员戴上面巾,何建业带领着精挑细选的20人朝居士林佛堂后堂的僧寮摸去,根据信号,剩下突击居士林佛堂外院的人马将在何建业他们暴露后再行发起突击。

  凌晨1点半,20人的队伍刚分散突入居士林佛堂后院,就被巡逻的守夜犬发现,在几声短暂的狗叫后,何建业突入的20人以一人腿部受伤为代价击杀了4只守夜巡逻犬。何建业在全神灌注的状态下倒没有被狗给咬到,只是在举手投足间用军刀又干掉了两只不叫的狗。

  居士林佛堂内院的僧寮内,被狗叫声惊醒的僧侣,出来了几个手持盒子炮的和尚,在四处张望,何建业示意大家隐蔽,然后示意两人一组,在那两个和尚经过旁边的时候,两人配合在和尚还没放应的时候就成功打晕。收缴武器,捆绑,堵口,留下两人看守仍在树丛中的两个和尚后。何建业继续带人向内院的各僧寮摸去,在搜查第一个僧寮的时候,整个居士林佛堂被一个惊叫的僧侣惊醒,随着外部人员的突入,居士林佛堂展开了大战,不过外间的僧侣还好没有配枪都是拳脚对匕首,何建业眼看无声无息的抓住孙川芳已不可能,示意跟自己进入佛堂的弟兄们一手枪一手匕首开始速度搜索,何建业自己则脱下了外套,露出了腰间的一圈飞刀,在经过内家拳法几年熏陶后的何建业飞刀的准度早已今非昔比,在飞刀的助阵下,2个小时后清查完整个居士林佛堂僧寮的何建业突入人员成功的击倒了武僧10多个人,收缴手枪10多支,但是搜查了一圈都没发现孙传芳,随着外间战斗的结束,弟兄们来回报也没找到孙传芳。何建业随手抓了一个打杂的僧侣出来,在后世逼供手段面前这个僧侣没坚持几分钟就让何建业明白了孙传芳睡的僧寮是那间,何建业吩咐弟兄们守好外面,自己带着曾大进入了孙传芳的僧寮,曾大点上蜡烛,何建业开始一寸寸大量这个不大的僧寮,何建业发现,僧寮的卧具根本没打开,就是表示孙传芳根本就没在这上面睡觉,何建业抓住了刚那个打杂的僧侣确认了今天晚上孙传芳确实就是住在这里,后世警察的经历帮助了何建业,在细心观察下,何建业发现了墙壁上一个陈旧的花瓶明显比旁边几个要干净很多,像是平常经常有人抚摸一样,何建业示意曾大走开,自己把飞刀插入腰间,上去用手慢慢用力仔细感受着这个花瓶,终于在花瓶向左旋转了2圈半之后,孙传芳僧寮的床向旁边打开了一个口子,一个向下的通道呈现在大家面前,曾大叫了几个队员过来守着通道,自己紧跟何建业进入了通道,在通道中走了10分钟之后,在通道昏黄的烛光下,只见孙传芳和两个手持盒子炮的和尚正在前方奔跑,何建业毫不客气的拔出手枪就是几枪,把扶着孙川芳奔跑的两个和尚击倒在地上,曾大立即冲到前面去收缴了孙传芳几个人身上的武器,随手就是一个手刀,把孙传芳击倒。然后拖着孙传芳就回到了何建业旁边,对着何建业说道“二少爷,孙传芳没受伤,只是被我弄晕了,那两个死球了。”何建业点点头,把枪插入腰间。跟着曾大返回僧寮。


  https://www.shuyuewu.co/19_19795/3675020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