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一本仙经 > 第五百八十五章

第五百八十五章

  只要自己不被打扰到,易清才懒得管她身后这兄妹二人是怎么闹腾了一番之后才离开的。每个人都多少有一点以自己为中心,伍鉴想象之中的未来,有属于他的美好,可在易清的计划之中,未来却又是另外一番模样。

  她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是想要开始新的生活。知道了修士可以成仙,她就想要成仙。谁还不想要更久远的寿命,去探索更多的事物呢?虽然后来,她想起的事越来越多,她有了更多要做的事,但那些事做完之后,她还是想要成仙的。

  易清想象之中的未来,自然也是照着她的意图在走,她所想要看到的未来,跟伍鉴想要看到的,虽然有一些共同点,其余多处却是截然不同。但曲白幻想之中的未来,却与易清想象的相差无几。

  这个世道会乱,本来就安稳不了多久了,再加上还有他们这几个不安分的人一把一把不停的添火,这个世道肯定会乱,但所有一切都是能控制的。等到灵宗倒了,等到有人死了,等到所有的真相都大白了,等到所有的冤魂都闭眼了,世界会平静下来的。到那时,造了太多孽的人自然应该去偿还,而易清……她是要成仙的人,自然会好好的。

  看到易清没事,曲白很快就镇静了下来,他像是认得路一样的在这一片雾气之中行走自如,很快便在这没有任何一处位置可以用来当地标的地方,找到了唯一一个能够跟白雾区分开的东西。

  姑且算那个东西所在的地点是这风沙古道尽头屏障的中心吧,那么,曲白就在这屏障的中心,看到了一把断剑。

  那把剑,除了剑柄,剑身至多不过五寸长。剑柄是朽木的一种颜色,看着实在很不牢靠,剑身是雪亮的一种银白,从同样银白色的断裂之处能够看清,这把剑是由通体银白的一种不知什么材料打制而成。

  加上较短的剑柄还没有一尺长的断剑,静静的漂浮在屏障的中心,看起来平平无奇,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在这风沙古道尽头的屏障里,即便是比这把断剑更普通的一块破石头,也绝不会真是平凡的。

  曲白看着这把断剑,伸出手去。就像是伸手去拿本来便属于自己的东西一样,他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指尖十分顺利的就碰触到了剑柄。但就在这时,曲白却停了下来,手指没有再向前。

  他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风沙古道,最终伸手紧握住了剑柄,却只是那么一瞬,他就又松开了手,干脆的转过身去。拂开在他的面前格外听话的云雾,看到外面悬崖顶上,易清已经走了,他便放心的一步踏出屏障,就在依旧守在那里的伍鉴面前轻飘飘掠过,却没有被发现。

  曲白早就从古道里出来了,但在闫峒带着他的掌上明珠来找易清之前,他一直没有出现,甚至不曾通知过易清,惹得易清到后来真的开始担心。虽然她总觉得曲白不可能会有什么事,但眼看日子越来越近,这人什么消息都没有……总该不会是真的顺着她的话去了吧……易清总忍不住会这么想。

  日子在人的不安、急躁、兴奋、期盼、不好的预感,以及对未来的憧憬之中,一步一步的走着。续蛊的日子越来越近,跟易清他们这些盼着这个日子来的人不同,闫峒没有找到自己的女儿,巴不得这个日子永远不要来!

  找不到闫卿卿,也找不到易清,经历过了不知多少事的闫峒,感觉格外的无助。他知道闫卿卿肯定就在这盘魔之地的某一个角落里,此时也不知道要比他慌张多少倍。

  “让我出去!快放我出去!啊啊……救命啊!救命……”

  的确是在盘魔之地的一个角落,已经有段时间没力气再挣扎哭喊的闫卿卿,再一次有了声音。刚刚被丢到这个也不是很深,但她就是冲不出去的坑里的时候,闫卿卿因为害怕慌张,很是叫嚷了一阵子。后来见没有一个人理她,把她丢到这个坑里的人也从来未曾出现过,她也就不叫唤了。一边开始想办法怎么逃出去,一边随着时间流逝,越发的心慌。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爹爹却一直没有来。体内的失乐蛊一直都没有带给她不好的感受,但闫卿卿知道,在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它会将她折磨得发疯。如果见不到易清的话,她会就那样疯着死去。

  被蛊虫折磨而死,闫卿卿觉得,这是最痛苦的一种死法。不凑巧的,如果再没有人来救她的话,她就会尝试一下这种死法。

  三年期限已到,算着日子的闫卿卿知道这一次她体内的失乐蛊,发作的竟然还格外准时。她痛倒在地,抬头看去,坑边上还是没有任何人影出现,她甚至都听不到任何声音。

  闫卿卿真的快要哭了,此时她身体上的痛苦,远没有她满心的绝望来得可怕。趁着神智还清醒的时候,闫卿卿发出了最后的呼叫。而万幸,这差点儿就成了闫卿卿最后说出来的话的几声呼救,真的叫来了人。

  出现在坑边上的人是裴湛,他带着一丝少年气的面庞,此时不管谁看了都会觉得陌生。他有一种压抑和激动,五官都有些微微扭曲,一双眼睛,幽幽的亮光渗人。

  十分轻松的跳下闫卿卿折腾了两年多都没有跳出去的对于一个真人来说都算是很浅很浅的坑,裴湛一手拎起失乐蛊发作没有多久,神智已经不太清楚的闫卿卿,又轻松的跳了出去,目标极为明确的走了一条笔直的路线。

  在裴湛的目的地等待的人,是闫峒。看到自己使尽浑身解数找了两年多的女儿真的出现了,虽然是以一种十分不体面的姿态被拎着,裴湛在闫峒的眼中还是像极了踏莲而来的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如果不是要赶紧看看闫卿卿的状态,闫峒脑筋断线之下会跪下磕几个响头也不一定。

  “掌门仙君,闫师妹弟子已经给您送到了,就是不知,您可晓得九转道君的下落。”

  闫卿卿现在不一定马上就会死,她总还能再撑一会儿的,但闫峒既然已经看到了宝贝女儿,哪里还能再让她这么受苦?

  “本座不知。”他连自己的女儿都找不到了,易清肯定被藏得更好,他哪里可能在短时间之内找到?

  “闫师妹没有九转道君的话,可就是死路一条,不知掌门……”

  “你们要做什么,只管说就是了。”

  他找女儿都快要找疯了,苦苦搜寻了两年多没有任何线索,今日裴湛却来找他,说他知道卿卿在哪里。他当时一时兴奋没有想太多,裴湛不让他跟着,自己离开之后,他在原地等着,脑筋却渐渐的清醒了。

  裴湛可是辛家人,他接近他,能有什么好的意图?尤其他如今好歹也是一个过了渡劫之境的仙君,他找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找到的女儿,裴湛却说他可以立即给他带过来……难道他的卿卿是被辛家人捉走的?

  可是,闫家现在还被辛家放在眼里吗?他们不是早就不将闫家当一回事了,怎么还会捉他的女儿?还有,就算辛家人又抽风了,裴湛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会把卿卿还给他?

  闫峒百思不得其解,但不管怎样,现在,他是在被裴湛威胁。如果他态度不好,他就不要想要找到易清。找不到易清,他找到了卿卿又如何?没有救命的人,他还不如别找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找到了看着自己的掌上明珠一天天被失乐蛊折磨致死,他何苦来哉?

  被裴湛这么一个他眼中的小孩子这样威胁,闫峒能有多开心?不过如今他无可奈何,为了自己的孩子,他早就打定了主意不管裴湛说什么事情,哪怕这个人是想要他的命,只要真的能救女儿,他也愿意!

  “掌门仙君真是爽快!弟子其实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就是想要让掌门您继续做灵宗的掌门罢了。”

  把他的女儿送回来,然后能够让他的卿卿继续活下去的条件就是让他继续做灵宗的掌门……他别是这几年老的太快,现在连耳朵都不好使了!

  “你可是辛老三的爱徒,你师傅知道你做这些事情吗?”

  “呵,当然知道了!”裴湛笑了一笑,“看来掌门仙君这些年真的是被辛家打压得太狠了,若是换了从前,掌门仙君肯定早就打听到了。”

  “我师傅他们自然知道弟子做的事,所以现在正想着法的要杀弟子呢!弟子想来想去,除了掌门仙君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可以联合的人了!所以,掌门是否愿意帮一帮弟子?也算是帮一帮自己嘛!难道掌门仙君就宁愿看着闫家这样被辛家打压?就宁愿看着整个灵宗被一帮心术不正的东西霸占?”

  裴湛这样子好像不似说谎,闫峒注意到他话中的一些词,“心术不正?何人心术不正?如何不正?”

  “这些,掌门仙君暂时没必要操心,您只需要走到众人面前来,让九转道君给闫师妹好好的续了蛊就行了!”

  “什么?”闫峒大惊失色,“走到众人面前?不可能!”

  当初易清渡劫,天劫过后她头顶惊现血月,到如今人云亦云口口相传,现在不止盘魔之地的各宗道君,就连世间的老百姓,都拿她当巫蛊妖孽看了。裴湛让他带着卿卿走到大庭广众之下让易清帮忙续蛊,不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女儿也跟巫蛊有关系吗?

  “掌门仙君,您可要想清楚了,闫师妹要真的死了,可就没法子复生了。而且,就算掌门仙君您有通天的手段,九转道君也说过,这失乐蛊,可是刻在魂里面的。夺舍,附体,轮回,转世……都丢不掉!”

  “闫师妹她本身就跟巫蛊有关系,这是事实,您想瞒也瞒不住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另寻一条解决的路呢?您让所有人都知道,然后我再告诉他们,闫师妹又不是自愿跟巫蛊扯上关系的,这样不就好了?到时候,闫师妹只会令人同情,不会受到众人的半点攻击。会如同紫霄峰一样倾覆的,是那些把闫师妹害得这么惨的人!”

  “更何况,闫师妹不管怎样,都总比死了好吧?哪怕您真的成了过街老鼠,被人人喊打,需要日日逃亡,闫师妹还活着,这也足够您安慰了吧!”

  闫峒本就意志不坚定,他早就决定了,为了救女儿,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干。那一句不可能,他本身说的就不是多么不可动摇。被裴湛这么一劝,他立刻就动心了。但对劝他的这个人,闫峒却是立马提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

  裴湛方才说到了倾覆的紫霄峰……这孩子究竟是个什么人?他总不会是跟亡魔有关吧?紫霄峰覆灭这么多年,难道现在,该到五舟门了?

  把闫卿卿害得这么惨的人,就是五舟门的修士,闫峒当然乐意看到他们倒霉,可如果五舟门真的跟紫霄峰一样倒了,他又忐忑不安起来。

  因为五舟门过去,会不会就是灵宗了?虽然灵宗有他恨不得彻底拔除掉的辛家,但灵宗也有闫家在啊!

  “裴湛,你到底是何人?”

  “掌门仙君,您这是答应了吧。”如闫峒预料的没有回答,裴湛只是又不在乎的笑一笑,十分有信心地道。

  当然是答应了,他不答应还能如何?闫卿卿躺在他的臂弯里,连昏过去都不能免除痛苦,整个人一抽一抽的,身上的皮肤时不时会有令人毛骨悚然的突起。

  闫峒心中抽痛,对女儿的心疼和对五舟门那些与易清一起把闫卿卿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的人的恨,盖过了所有的不安,他干脆地问:“要本座去何处?”

  裴湛满意的笑了,指了指北边的两处高峰:“印三山中近些日子魔气冲天,好些道君都在那里渡劫,不如掌门仙君就去那里等,弟子立刻带着九转道君赶过去,帮闫师妹续蛊。”

  https://www.shuyuewu.co/22_22667/4000757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