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乡村小邪医 > 1532章 白婧审案

1532章 白婧审案

        毛日天让武警把笼子里的人解救出来,黄参谋在里间一个房间里现了一个小型的实验室。

        实验室里,一些瓶瓶罐罐,谁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黄参谋让封锁现场,等待技术人员介入。

        毛日天走出地下仓库,在院子里回头看看前边的小二楼,那是冷川千香的古董店,和手工业厂子没有门窗相连。

        白婧走到毛日天的跟前,说:“如果是你,会不会笨到把实验室开在自己生意的后边?”

        “或许是依照那句话吧,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

        白婧摇头:“不会那么简单,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个地下试验室和刀文斌虽然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但是和冷川千香一定是扯不上关系!”

        这时候南楠打来电话,龙翔大厦那边已经进入搜查,在刀文斌的办公室现不明液体,已经拿回去化验了,刀文斌被带回了警察局。

        毛日天跟着黄参谋一起到了市刑警队。

        这个案子是南楠主动请命来查的,所以审问刀文斌也是由她主审,毛日天则以军方的人物参与了进来,跟着黄参谋,带着白婧,到了审讯室的外边,隔着大玻璃看着南楠审问刀文斌。

        南楠很严厉地质问刀文斌手工业制造厂的地下仓库的事儿,刀文斌面无表情地承担了一切罪责,只见他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很沉稳地回答:“是我,我在做血红的研究,明确来说,我是在研究增强人体体能,改良人体基因的一个科学实验!”

        南楠问:“你是地产商人,为什么要做这个实验?”

        刀文斌说:“地产的泡沫越来越大,迟早有一天会崩盘,聪明的商人是不会等一切都走到绝路,才去想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我的实验如果成功,那么将是一项轰动世界的成果,商人做这个自然是为了钱,这么愚蠢的问题你就不要再问了!”

        虽然南楠脾气火爆,但是此时刀文斌不过是只笼中鸟,瓮中鳖,说几句讽刺的话,南楠并不生气,继续问道:“你的药品已经被确认为一种叫做血红的禁药,如果证实你是这个实验的主导者,你将会被送进监狱,你不会不知道后果吧?”

        刀文斌还是不阴不阳:“呵呵,自古以来,胜者王侯败着贼,我愿赌服输,没有什么可说的!”

        南楠点头:“好,既然你认罪了,我再问你,你是不是侵占了刀家的财产,你的龙翔公司本来是你二叔刀灿的,你是怎么巧取豪夺拿到你的手里的?”

        刀文斌微微一笑:“这是我的家事,我二叔欣赏我的才华,所以给我了,就这么简单,这好像不在你们管辖范围之内吧?”

        南楠心里有气,都想过去暴踢刀文斌一顿,但是头上有监控,不能乱来,继续问道:“你的堂妹刀菁菁告你性侵,你承认么?”

        刀文斌双手一摊:“随便,她要告就让她告,她不害怕丢他们刀家的脸,就让她去告!”

        “他们刀家?什么意思,你不是刀家的人么?”南楠也是思维敏捷,一听出漏洞,马上质问。

        刀文斌一摆手:“算了,我不和你玩了,我要见我的律师!”

        这时候审讯室的门一开,黄参谋和毛日天,白婧走了进来。

        毛日天对南楠说:“这家伙是块滚刀肉,让我来审问!”

        南楠为难的地看看头上的监控视频,说:“这个……好像不符合规矩!”

        黄参谋说:“我已经向你们局长递交了请求,一会儿应该就能给我回复,这个案子我们军方接手了。”

        刀文斌一愣:“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关系到国家利益,要百姓平安,就是我们军方的职责。”

        刀文斌脸上抽搐一下,眼睛里露出寒光。

        白婧也不说话,猫着腰盯着刀文斌脸上的变化,凑到跟前,仔细地看,然后又围着刀文斌转了一圈。

        刀文斌有些毛,但是手被拷在铁椅子上动不了,身子也转不过去,不知道她在身后干什么,怒道:“看什么臭丫头!”

        白婧从他身后出来,笑嘻嘻问:“你的这种功夫是不是叫做人皮降?

        刀文斌眼中凶光大盛:“胡说八道什么?”

        白婧扯了一个凳子坐在刀文斌面前,说:“我现在的思路渐渐清晰了,你根本就不是刀文斌,你是冷川加藤!”

        刀文斌哈哈大笑,说:“我还是你祖宗呢,你这丫头是不是个疯子,胡说什么!”

        白婧说:“你不用假装不介意了,我已经做过实验了,我在你的脖子后边扎了一根牙签,你根本都不知道疼,说明你的皮肉和刀文斌的皮肉还没有粘合,感触不到疼痛。你假装是刀文斌,侵吞刀家财产是一方面,另外,你还想要利用刀菁菁来吧把毛日天拉下水是不是?你在练邪门功夫,根本不能近女色,却假装性侵了刀菁菁,想用这一招激怒毛日天出头,如果毛日天上当,当场杀了你,自然是你们最想要的,因为杀死的人是刀文斌,毛日天惹上人命官司,不可能再染指你们的勾当,但是不管你怎么做诱饵,毛日天始终没有上当!”

        毛日天松了一口气:“幸好我够机灵!”

        白婧瞪他一眼,说:“倒不是你机灵,你是害怕你的两个老婆吃醋,没敢明着管这件事,所谓歪打正着而已!”

        毛日天一吐舌头,说:“幸好我怕老婆!”

        白婧接着对已经目瞪口呆的刀文斌说:“你们属于一计不成生成二计,故意把城区里的手工业工厂伪造成一个试验区,因为你们知道毛日天不找到血红是不会罢手的,所以就把本来是龙翔旗下的一个小产业,改造成了一个实验室,知道我们都在盯着你们,早晚会查上来,所以以为就会到此结案,把刀文斌推进监狱,军方和警方就会麻痹大意了是不是,你错了,这些都在我们掌握之中,今天抓你,也绝对不会让你们跑了,我在你背后还贴了一张破降符!”说着,忽然手里一柄小刀直捅刀文斌的大腿。

        南楠吓得赶紧叫到:“妹子,不能用刑,有监控的!”

        白婧拔出刀子,笑道:“我不是给他用刑,我是把他的本身血肉和刀文斌的皮肉相连,再加上破降符,这小子暂时就会被困在刀文斌的皮肉里出不来了!”

  https://www.shuyuewu.co/25_25473/246180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