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王婿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死刑

第六百九十五章 死刑


叶凡和唐若雪走了进来。

        很平静,很淡然,却不乏强大。

        看到叶凡出现,再联想他刚才的话,全场止不住一寂。

        “小子,你敢动我们兄弟?”

        很快,几个工头吼叫了起来:“信不信我们弄死你?”

        “唐总,你总算出现了。”

        苗伯虎轻轻挥手制止同伴上前,把高静往旁边一丢望向唐若雪:

        “咱们之间的账总算可以好好算了。”

        他的目光肆无忌惮侵犯着唐若雪,比起高静,唐若雪姿色和身材都要出不少,让他心里痒痒的。

        唐若雪冷冷出声:“确实要好好算了。”

        叶凡笑了笑:“一点小事,我来帮你算。”

        他伸手把高静搀扶了起来。

        “小子,你算什么东西?”

        苗伯虎眼神不屑盯着叶凡,唐若雪尚且压不住他这条工地蛇,叶凡有什么能耐?

        十几名同伴也都相似神情,看傻叉一样看着自投罗网的叶凡。

        “苗伯虎,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好好合作不要,跟着苗金戈闹腾?”

        “你是嫌钱多,还是觉得自己命太长?”

        他一脸讥讽。

        一个大背头男子吼叫一声:“小子,你怎么跟苗经理说话的?”

        “刘队,息怒。”

        苗伯虎摆摆手,随后看着叶凡冷笑一声:

        “小子,有点意思啊。”

        “一出现就打了我们兄弟,还这样牛哄哄跟我叫板。”

        “你以为,有唐总罩着你,你就能跟我跟苗会长叫板了?”

        苗伯虎一口唾沫吐在叶凡脚边:“信不信我当着唐总的面把你埋工地了?”

        秦世杰不住喊出一声:“叶少,他们不讲道理的,纯粹就是闹事,还故意欺辱高秘书。”

        叶凡眼里闪烁一抹寒芒:“是吗?这么没底线?不担心折在这里?”

        “折在这里?”

        苗伯虎哈哈大笑,眼里有着不屑:

        “连唐总都不敢动我,你有什么能耐、有什么胆量动我?”

        他阴阳怪气满脸不屑,蛮横很多年的家伙彻底忘记什么是退让妥协。

        唐若雪进来后就沉默,让叶凡面对自己,在苗伯虎看来,唐若雪是忌惮自己,所以让身边人出头。

        叶凡缓缓靠近:“动你,跟动一条狗差不多。”

        “是吗?我就坐在这里,你有种动动我啊?”

        苗伯虎叼着香烟冷笑起来:“你敢吗?”

        十几名同伴也都流露轻蔑,工地,可是他们主场,叶凡哪敢跟苗伯虎硬碰硬啊?

        “砰!”

        叶凡没有废话,嘴角泛起一抹冷冽,向前一步,抓住苗伯虎的头,狠狠按向桌子。

        叶凡出手之快,力道之大,别说苗伯虎,就是苗金戈都挡不住。

        “砰!”

        一声巨响,苗伯虎的脑袋跟桌子狠狠碰撞。

        桌子裂开,杂物四溅,茶水倒的到处都是。

        一抹鲜血从苗伯虎额头渗出。

        “把高秘书和秦律师打成这样,要你一根手指不过分吧?”

        还没等苗伯虎反应过来,叶凡顺手抓起一把剪钳,咔嚓一声剪断苗伯虎一根手指。

        血淋淋的手指翻滚出去,扯出一串血迹。

        触目惊心。

        苗伯虎这时才明白过来,叶凡哪是吹牛说大话,是真敢动他!

        他双手死死撑住桌面愤怒挣扎。

        十几名同伴骤然色变。

        只是没有人敢上前,反而下意识后退,显然被叶凡威慑了。

        “啪——”

        叶凡并未就此罢手,又给了苗伯虎一个耳光。

        “谁给你胆子打高秘书的?”

        叶凡拍拍苗伯虎的脸:“一条小虫,也把自己当地头蛇了?”

        苗伯虎愤怒不已:“小子,你动我,你会后悔的。”

        “砰——”

        叶凡扯着他脑袋对桌子又是一磕:

        “后悔?”

        “我给你机会,给你半个小时叫人,我就在这里等你,看看你怎么让我后悔。”

        “你尽管打电话叫人,吓倒我了,我和唐总十倍金额结算,吓不倒我,你就等着埋操场吧。”

        说完之后,他一脚把苗伯虎踹飞出七八米。

        十几名同伴眼皮直跳,无论叶凡是真有能耐,还是装腔作势,此刻都给他们带来巨大冲击。

        “叫人,叫人,把所有人都给叫过来。”

        苗伯虎捂着脑袋挣扎起来:“我要拆了紫荆1oo。”

        他向三大工头吼出一声。

        三大工头纷纷拿出手机,准备呼叫所属工人过来。

        每人旗下都有六七百人,一旦汇聚将是两千人队伍,足够把紫荆1oo砸个稀巴烂。

        唐若雪闻言眯起眸子,望着三大工头冷冽开口:

        “刘财、王小宝、朱大贵,你们可是唐家合作多年的老人,要跟着苗伯虎胡闹吗?”

        “这些年,唐家可有亏待过你们?可有少过你们一分钱?”

        “你们这样折腾,不怕鸡飞蛋打吗?”

        比起苗伯虎这个刺头,刘财他们跟唐家合作最久,唐若雪希望能用感情打动他们。

        “唐总,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梳着大背头的刘财喊道:“有这功夫,把钱结算了吧。”

        王小宝也出声附和:“我们跟唐家合作确实很久,但跟唐总你合作才几个月,我们对你没信心。”

        朱大贵点点头:“没错,我们跟苗伯虎一样,今天必须拿到钱。”

        “而且你们这样打苗伯虎,我们心寒啊。”

        苗伯虎捂着断掉的一根手指,恶狠狠看着唐若雪和叶凡:

        “今天不仅要钱,我还要把楼盘砸了,不然怎么出我这口恶气。”

        等砸掉楼盘唐若雪求饶时,他还要占唐若雪的身子,让这高傲的女人在身下好好求饶。

        “好,不说这些没意义的东西,现在我们说些实际的。”

        叶凡背负双手走了上来,随后看向刘财三人开口:

        “刘财,你这些年在唐家做的工程结算有三个亿,可你旗下六个建筑公司前后只缴纳了三十万税。”

        “你待会跟税务局同志说说这些有意义的东西?”

        “王小宝,你前年、去年、今年都生了事故,伤残十一人,唐氏公司人均赔偿一百万。”

        “可他们家属只有二十万到手,你能向这些家属解释一下吗?”

        “还有朱大贵,你克扣工人伙食配戴劣质安全帽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几个亲信的老婆都搞了呢?”

        “你把工人当兄弟,把他们老婆也当自己老婆?”

        叶凡拿着蔡伶之搜集过来的资料,毫不客气向三大工头难。

        刀刀见血。

        果然,刘财他们三个脸色瞬间变了,难于置信看着知道不少的叶凡。

        他们拨打手机的动作也都停滞。

        这些都是他们见不得人的事,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怎么叶凡知道这么多呢?

        唐若雪和高静也是一怔,惊讶叶凡对三人了如指掌。

        “没事,继续叫人,叫人啊。”

        叶凡来到他们面前:“待会我当着大家的面说一说,看看工人怎么反应。”

        刘财三个眼皮直跳,脸色煞白,不敢有丝毫动作。

        吓坏了。

        在苗伯光脸色微变中,叶凡拿出手机:“一起叫,我叫税务,叫家属,叫工友。”

        “小兄弟,误会,误会!”

        “是啊,是我们不对,喝多了,跟着瞎胡闹。”

        “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合作这么多年,给点面子……”

        刘财三大工地忙拉住叶凡的手,一改刚才的桀骜不驯,点头哈腰求叶凡不要打电话。

        三人都清楚,这些事情一旦爆料出来,不仅无法在建筑这一行混了,还可能被工人群殴活埋。

        “啪!”

        “给你们机会,你们不中用啊。”

        “啪!”

        “选择了这一行,不好好搬砖搞逼宫,逼你大爷。”

        “啪!”

        “来这里闹事的时候,怎么不喊万事留一线?”

        “啪——”

        “你他妈在我这里哪来面子啊……”

        叶凡没有废话,对着刘财他们就是一巴掌一巴掌过去,打得三人脸颊红肿鼻子都青了。

        只是三大工头不敢有半点反抗,任由叶凡这样左右开弓,就如他们刚才欺负秦世杰一样。

        高静感觉一口恶气出来了。

        “给我滚!”

        把三人抽成猪头后,叶凡一脚把他们踹翻:

        “带着你们的人,马上给我滚出工地,欠下的工钱,你们三个付了。”

        他呵斥一声:“再让我看到你们,我让你们老底坐穿。”

        刘财三个哭丧着脸:“明白,明白……”

        “刘财,你们干什么?怕这混蛋干什么?”

        苗伯虎厉喝一声:“给我叫人啊,有事我给你们撑着,我背后有人。”

        “苗经理,对不起,无能为力。”

        刘财三人神情尴尬回应,随后低着脑袋带着自己人离开。

        看到这一幕,秦世杰和几个助理全都目瞪口呆,无法相信滚刀肉一样的三大工头这样滚蛋。

        高静望向叶凡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痴迷。

        “你们……”

        苗伯虎看到三人跑掉,恨铁不成钢吼了一声:“一群废物!”

        “唐若雪,我告诉你,我不会屈服的。”

        “刘财他们走了,我也一样跟你们抗争到底。”

        “我手里还有三百名工人,足够让这楼盘开不了工。”

        他捂着疼痛的手指喊道:“我还要报警,报警你们打伤我,还残暴剪断我的手指。”

        “欢迎报警!”

        叶凡绽放一个笑容,扭头望向秦世杰开口:

        “秦律师,问你一个法律问题,有人家吃工友人血馒头。”

        “比如欺骗老乡下井挖煤,在井底杀了他们,然后找煤矿公司勒索巨额赔偿金?”

        “这种证据确凿还涉及八个人的话,一般会判多少年?”

        秦世杰毫不犹豫回应:

        “死刑!”

        带着人走到门口的苗伯虎双脚一软跪倒在地。

        全身凉透……


  https://www.shuyuewu.co/26_26025/331518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