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运皇 > 第一百零九章 酒仙临,战血骨!(本卷完)

第一百零九章 酒仙临,战血骨!(本卷完)

        青山外,白云巅,宫单天脸色难看的看着面前花骨宗缓缓下坠。

        “好一个封山还因果,花飞央,你好大的魄力!”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道。

        玄衣道袍男人仰天大笑,眼角闪过一抹痛苦。

        秦无忘身体腾空,并肩站在男人身旁,神色同样复杂,想要开口,张开嘴却半天说不出话来。

        地面层层龟裂,一些低矮楼阁已经下陷一半,中院下,那曾经空旷的巨大石台上站满了人,花骨宗五院弟子站在那里,表情凝重,神情凄凉,更有人攥紧了拳头,指甲嵌入肉里也浑然不觉。

        封山,从此不与外界交往,斩断一切因果,不知何时才能重现人间,这让他们如何不悲愤难当,如何不眼角流血,如何不去恨那空中一手遮天的蛮魂宗宗主。&1t;i>&1t;/i>

        看着花骨宗光芒大放,原本风轻云淡的宫单天却有些坐不住了,“该死的,你要封山就封山,把老夫宗门秘宝还回来!”

        他神色狰狞,此次来访花骨宗,便是要收回被血骨偷走的那件秘宝,如今他觉随着花骨宗被层层封印,那秘宝与他的感应越来越淡薄,这让他又惊又气。

        花飞央大袖一甩,直直望向宫单天,“你可以试试!”这句话内投出近乎平静的恨意,这恨意是对面前高大身影,是对幻境内那看不到的锦袍少年,更多的却是对着苍茫天穹!

        随着花飞央话语落下,当时封印宫单天的花骨逆炼大阵再次开启,封印如网压下来,宫单天冷笑一声,“拿同样的东西,未免太看不起老夫了吧!”

        老人双手掐诀,空中狂风呼啸,竟形成巨大风网,风声如利刃,割裂了逆炼大阵,囚于网内,自行溃散。&1t;i>&1t;/i>

        宫单天脸色阴沉,朝前跨出一步,顿时雷鸣电彻,云海翻滚化作血色,凝成一头狰狞巨兽,正是先前唤出的天兕,咆哮怒吼出声,吞云吐雾。

        男人抬手一抓,背后凶兽张大嘴巴,云层倒卷形成一通天巨口,排排牙齿尖锐,更有血色纹路密布,荒莽之感油然而生。此等异象骇人听闻,花骨宗内弟子无不震撼,百余里村落内,数不清的村夫放下手上的活计,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苍天上形成的巨大兽口,宫单天站在那里宛若神明。

        “出来!”他怒吼一声,凶兽天兕张口一吸,天地色变,昼夜颠倒,花骨宗剧烈震动,楼阁崩塌,上面篆刻的纹路暗淡,无穷尽的吸力横穿条条街道。

        “花骨宗五院弟子,全部出手,护住大阵!”刘吾大声咆哮,衣袖飘扬,第一个将手按在地上,此刻的他才是花骨宗长老阁内真正的主心骨。&1t;i>&1t;/i>

        封山还能再聚,若阵法被破,花骨宗才是真正面临灭顶之灾。

        所有弟子皆是一震,目中露出疯狂,双手齐齐按在地面,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仙力灌入,一时间,花骨上下,齐同一心!

        北院与西院的交界处,此刻一处界碑剧烈摇晃着,百妖森林之影若隐若现,地面上坍塌裂缝。

        宫单天竟想要强行取走百妖森林,若是得逞,光是百妖森林从折叠空间处降临就可以将整个宗门化成齑粉。

        宫单天冷笑连连,背后荒兽血口大张,一时间封山大阵竟被压制,动弹不得半分。

        秦无忘内心焦急,猛地望向花飞央,却现男子神色没有半分慌张,仍旧平静。

        “还请前辈按照约定出手一次!”花飞央朗声说道。&1t;i>&1t;/i>

        花骨宗内,西院一处茶舍顶层,一位腰悬葫芦的老人正呼呼大睡,外面声音震天,似乎对于他没有半分影响。

        花飞央的声音蓦然传出,响彻九霄,老者眉头一皱,下意识捂住耳朵,换了个姿势,但似无奈声音太吵,才缓缓睁开双眼,摇晃了一下腰间的酒葫芦,感觉到里面还剩半瓶酒液,不由得咧嘴一笑,心满意足。

        “封山还因果吗,倒是个聪明人,为了换我这一次出手也是下了血本啊。”老人自言自语,有些沾沾自喜,自然而然认为花飞央封山是为了求他。

        “算算也来了这里四五年了,白白蹭吃蹭喝,是时候走了。”老人家伸了个懒腰,站起身,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把剑,拿在手上掂量掂量,然后掷了出去。

        老人身影蓦然消失。&1t;i>&1t;/i>

        “花飞央,你叫谁都没用,我这气血化兽之法元婴下然,除了神灭,还有谁能拦我!”宫单天哈哈大笑。

        下一刻,老人笑声猛地一停,脸色剧变。他的喉咙处悬着一柄材质一般的飞剑,一道身影侧身卧在剑上,仰头喝了一口酒,喷出一个酒嗝打在宫单天脸上。

        数次帮助方炎,西院黑市背后真正的主宰,破旧衣衫的老者脸贴脸的朝向蛮魂宗宗主,呵呵一笑:

        “你找我?”

        ……

        清山溪涧旁,吕三立身体横飞而出,重重摔在地面上。他躺了片刻,一个轱辘爬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撞飞他的庞然大物。

        他修为不高,自知如此困境必然九死一生,方才挺身而出,本想着慷慨就义,死的爷们一点,结果锦衣少年拳头未落下,他便被不之客一个横扫轰飞出去。&1t;i>&1t;/i>

        银巨狼浑身毛耸立,同样银碧瞳的少年人双手掐诀,一人一狼与血骨老祖拳头对轰,身体倒退,在地面犁出鸿沟。

        “哦,好一个凝气八层的驭兽修士。”锦衣少年目露惊讶,北漠尘落地,低头吐出一口淤血,满眼的斗志昂扬。

        方炎快步上前扶住苏丹云,后退时朝身上带伤的银少年露出一个询问的表情,后者点了点头,双手一拍后吹出口哨,顿时几头巨狼腾空而出,落入红色烟雾内。这些狼虽然同样毛散乱,受伤不浅,但加入后方炎一边的局势有所改善。

        “呵呵,还有帮手,不过来几个都无所谓。”锦衣少年面无表情,双手掐诀,背后血雾翻腾,竟凝成了一个高大的血色巨人,一脚重重踏下,掀起一阵巨浪,众人抬手抵挡,身体后滑。&1t;i>&1t;/i>

        苏丹云神色凝重,双手靠拢摆莲花式,腕部拧转,一座白色丹炉从天而降,药香丹气四溢而出,“丹火通明。”她轻身念出口诀,一指点向血色巨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哦?凝天地丹药,筑造火神通,你师尊蛮有想法的嘛。”锦衣少年啧啧道。

        女子不说话,眼睛却转为白色,一双白眸中丹火流转。

        “有趣,生而结丹又如何,即使掌握一丝隔绝天地之力的方法,也未免太浅陋了。”血骨老祖摇了摇头,手掌朝下一按,那血色巨人前停的步伐再次落下,大踏步挥拳砸向众人。

        刀光缥缈,花瓣飞扬,火焰腾空。赵何,花未见和方炎从三个方向冲来,北漠尘骑银狼挡在苏丹云前方,直面巨人。

        锦衣少年有些不悦,身体转过,背对巨人,双手一拍之间身体外凝出一对布满鳞片的兽爪,朝着花未见和赵何抓去,而他本体则掌心立起,一个踏步切向方炎。

        比起凝气巅峰的花未见,三刀斩筑基的赵何,锦衣少年竟更忌惮方炎一招有中生有。

        “我本尊在这幻境内压制太大,最多只有筑基巅峰修为,甚至能调动的修为更少,这少年从哪里学来的一招,可以不借助天地之力,因果压制最少,对我来说最具威胁。”锦衣少年心里想着,冷笑着看着方炎。

        “北漠尘!”方炎竟大吼出一个名字。

        锦衣少年一愣,旋即脸色一变,只见原本面朝巨人的银少年身体骤然消失,而方炎则与他交换了位置。

        青衣女子香汗淋漓,脸色苍白,眼中白芒褪去,捂着胸口喘息着,而面前丹炉出现一道裂痕,砰然一声炸裂。

        “不对,你不仅仅生而结丹,你是……!”血骨老祖心中起伏,惊疑不定,话说到一半蓦然停下,好像怕触犯了什么禁忌。

        面朝巨人的少年此刻抬头,手掌上流着血迹,涂抹在手臂的衣袖里,那里缠着一段满是铜锈的锁链。

        “鬼蝠狼!”

        少年大喊出声。

  https://www.shuyuewu.co/29_29669/230411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