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邪王宠妻:腹黑药妃带娃跑 > 204.第204章 王爷无耻无赖无节操

204.第204章 王爷无耻无赖无节操


        轩辕笑凡看着镜夜羽看了一会儿,最后放弃。

        王爷大人的事情她现在没空想。

        就当这是个免费物资提供者吧,瞧瞧,有软软的被子可以盖,比起干草不知道要舒服了多少倍了。

        然后轩辕笑凡铺好了被子,刚要躺下,被窝里面就多出来一个人头。

        轩辕笑凡:“……”

        “王爷,您就只有这一床被子吗?”轩辕笑凡问镜夜羽。

        “不,本王有很多。”镜夜羽指了指旁边的马车,那上面的确还有好多。

        “那这床被子王爷不是要给我的吗?”轩辕笑凡再问。

        “没错,是给你的。”镜夜羽回答。

        “那王爷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现在盖着这床被子的人是你而不是我?”王爷大人你他喵的是在逗我吗?!

        “夜里风寒露重,挤一挤,更暖和。”镜夜羽说。

        谁要跟你挤一挤了!就算夜里风在大,露水再重,老娘也不想跟你挤一挤好吗?

        轩辕笑凡懒得跟镜夜羽争辩,于是转身去旁边车上再取一床棉被,反正棉被这么多,一定是够用的。

        结果棉被刚到手里,就见那边镜夜羽已经起身,将他刚刚盖着的那一床送了出去。

        至于送给谁了,给他送来物资的护卫有不少,随便逮一个就成。

        然后镜夜羽又跑过来跟轩辕笑凡挤一床棉被。

        轩辕笑凡:“……”

        王爷你还能再再无耻一点吗?

        轩辕笑凡再次将棉被丢给了镜夜羽,然后转身走开,这一回她没有再去车上拿新的棉被,因为拿了新的镜夜羽还是会把旧的送别人,再来跟她抢的。

        所以轩辕笑凡干脆,重新睡回她的干草好了,虽然不舒服了一点,但好歹是她自己一个人啊。

        结果……

        一转头,对上镜夜羽的那张漂亮又无耻的脸,轩辕笑凡的内心是崩溃的。

        “王爷你不是棉被了吗?”为什么干草他也要来挤?!

        “本王觉得还是小凡这里更暖和一些。”镜夜羽脸部红心不跳地说着这种明显没有说服力,连三岁小孩都骗不过的假话。

        轩辕笑凡起身,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树上,然后在一根树枝上面躺了下来。

        不用棉被不用干草,她干脆找个树干躺下得了!

        树干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旁边躺不了人了。

        轩辕笑凡想,这下可以安心地睡个好觉了吧?

        但是她还是低估了无所不能的王爷大人。

        过了一会儿,轩辕笑凡好像听到下面有什么动静,她没睁开眼睛,选择无视镜夜羽到底。

        又过了一小会儿,耳边出现了镜夜羽的声音,“小凡。”

        轩辕笑凡猛然睁开眼睛,然后看到镜夜羽又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什么情况?她可是躺在了树干上的,这旁边……

        轩辕笑凡往身旁看去,然后受到了一万点的刺激。

        只见其中一辆马车停在了属下,镜夜羽在马车车顶高度的基础上,又叠加了几床被子,最后把高度弄得和轩辕笑凡睡的这树干一样高,镜夜羽躺在上面,就等于是躺在了轩辕笑凡的身侧。

        “本王说过,本王是不会让你跑掉的。”镜夜羽说。

        轩辕笑凡:“……”

        问题是现在她也没跑啊,王爷大人你至于非得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么?

        算了,心中默念三遍。

        看不见王爷大人,看不见王爷大人,看不见王爷大人。

        自我催眠完成,她的面前没有人。

        很好,睡觉。

        ——————————

        天亮之后,轩辕笑凡小心翼翼地摸索着起来。

        刚要从树干上下来,就听到镜夜羽冷冷的身影在她的背后响起,“还想跑?”

        从轩辕家到邹家再到南宫家,然后又回到轩辕家,现在她又想要逃到哪里去?

        “王爷,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追上来,也不知道您是如何看待我此番的行动的,我只知道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不想在路上多做耽搁。”轩辕笑凡对镜夜羽说。

        从南宫家到轩辕家再到现在的连夜赶路,她没有特地要逃他什么,她甚至连逃都算不上,她是有她要紧的事情要办。

        说完之后轩辕笑凡从树上跳下,然后和南宫澈,列缺整顿行装,立刻就出发了。

        至于镜夜羽要怎么样,轩辕笑凡无心去思考,她现在满脑子就只有她母亲的事情。

        临走前南宫澈略有担忧地看了一眼镜夜羽,叹息一声,追上了轩辕笑凡。

        一路上三人策马并行。

        “轩辕公子,我觉得王爷也挺不容易的。”南宫澈用同情的口吻说道。

        “他怎么不容易了?”轩辕笑凡说。

        “本来男人喜欢男人这件事情就很难启齿了,更何况他贵为王爷,千金之躯,又是当世的绝顶高手,王爷不顾世俗的眼光,直面他对你的感情,还对你穷追不舍,这份执着这份坦然,实属不易。”南宫澈感慨道。

        轩辕笑凡:“……”

        南宫家主你想多,王爷大人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的不容易……

        轩辕笑凡说:“南宫家主如何看待男人喜欢男人这件事情?”

        南宫澈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坦白地讲,我并不是很能接受断袖之癖,毕竟身为七尺男儿,怎能……怎能……”后面的话南宫澈有些难以启齿了,“总之我会觉得很奇怪,只不过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先前我也听说有个别的人会好男风,当时只是听说而已,如今见了王爷,才是真真见识到了男风一事,虽不是很能理解,但我尊重每个人的选择。”

        轩辕笑凡点点头,从理论上是认可南宫澈的观点的,只不过这话用在镜夜羽的身上并不合适罢了。

        正说着,前方突然出现了异象,三人急忙停住。

        南宫澈看着眼前的景象,皱了眉头,“这是什么东西,我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

        轩辕笑凡也纳闷了。眼前一片迷雾,中间又夹杂着红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不同颜色的光时隐时现。

        列缺说:“是幻阵,名为咫尺天涯,是北域神地特有的一种阵法。”

        咫尺天涯,顾名思义,就是明明只有很短的距离,却像远在天涯一样难以跨院。

        因为人们一旦进入眼前的七彩迷雾当中,就会被里面的幻象所迷惑,导致明明只有几步路的距离,可却无论如何都跨越不过去。


  https://www.shuyuewu.co/35_35228/158607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