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邪王宠妻:腹黑药妃带娃跑 > 266.第266章 给宇文敏的惩罚

266.第266章 给宇文敏的惩罚


        这弓箭威力十足,只是这用它的人却不怎么样,神弓没遇到对的主人,能发挥出的威力都不到一成。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小诺来到了宇文敏的跟前,就在他的眼前了。

        这该死的小鬼!

        宇文敏低咒一声。

        小诺在宇文敏的跟前呈半蹲的姿势,蓄势待发,然后单手在地上一撑,双脚猛地弹起,一脚踹在宇文敏的下巴上。

        宇文敏被踹翻了。

        一屁股摔在了地上,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瞪着小诺。

        活这么大,宇文敏生平第一次被人踹!

        “你竟敢对朕动手?!你知道朕是谁吗?”

        小诺被宇文敏用恶狠狠的目光瞪着丝毫不觉得有什么,这个哥哥是坏人,他才不管他是谁呢?一上来就要伤害他娘亲,打的就是他!

        说实话,要能知道你是谁的人,一早就知道了,天底下除了九五至尊还有谁敢自称“朕”呢?

        轩辕笑凡和镜夜羽这会儿都不想搭理宇文敏,他们********放在了了怨念聚集体上面了。

        此时,藤蔓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缠上了整个怪物的身体了。

        不出所料,以炎族之血为养的藤蔓怪物无法轻易挣脱,于是它的行动被彻底限制住了。

        虽然不能解决问题,但至少可以暂时限制住这东西的行动,让大家先得以喘息。

        这个时候,镜夜羽退了回来,走到皇上的身侧。

        宇文敏还坐在地上没起来,他旁边的小诺十分尽职地看着他,不让他有任何动作,哪怕是站起来也不让。

        镜夜羽低头看宇文敏,“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被镜夜羽用冰冷的目光盯着,宇文敏有些怕了。

        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镜夜羽。

        “王叔!朕没有胡闹!朕是在帮你!”宇文敏反驳说。

        “小凡和小诺是我珍爱的人,任何人都不可以伤害他们,即便是皇上。”镜夜羽说。

        “他们才不是王叔珍爱的人!朕和母后才是!母后说得没错!不能让他活着!他就是个祸害!必须要死!”宇文敏怒吼道。

        “这是两回事。”镜夜羽说。

        这是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的,他是君王,身为镜夜战族的族长,龙渊皇朝的王爷,镜夜羽有这个责任要辅佐皇上。

        一为公,一为私,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轩辕笑凡走过来,“我倒是想听一听,皇上的母后,我们的太后娘娘是怎么评价我的。”

        “呸,你这该死的贱民!都怪你!你这样的人才不配站在王叔的身边!”宇文敏说,“母后说过,任何想要靠近王叔的人都不会是好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有朕和母后才有资格和王叔站在一起,其他人都不配,你这个贱民更加不配,你该死!”

        太后娘娘都给小皇帝灌输了什么鬼东西啊?

        “所以你的母后教的你,要你除掉任何出现在王爷身边的女人,甚至连男人都不可以?”轩辕笑凡说,“太后娘娘听闻了王爷与我亲近的事情之后,便告诉皇上,我是个祸害,不能留在王爷的身边,必须要赶快处决掉,对吗?”

        “所以那一天皇上叫我进宫,也是太后娘娘的懿旨咯?王爷先我一步进宫,而后我又被接进了宫见了皇上,一个人不可能同时见两个人,那么那个时候,接见王爷的人……”轩辕笑凡转头看了一眼镜夜羽,“那个时候接见王爷的人应该就是太后娘娘了。”

        当时镜夜羽被召进宫,轩辕笑凡紧随其后也被带走了,中间并没有差多少时间。

        她进宫后见到了皇上,皇上说他和镜夜羽说了两句就让镜夜羽回去了。

        后来她就觉得奇怪,皇上既然这么“怕”镜夜羽,如果把他叫进宫来之后随便说两句就让他回去的话,镜夜羽不但会有所怀疑,而且他还会生气。

        依照变态小皇帝的这个性格,应该是不会这么做的才对,这也不合理。

        “你怎么知道的?”宇文敏问,“母后并没有说错什么!你就是好祸害!”

        难怪小皇帝这么变态了,轩辕笑凡之前还纳闷呢,这小皇帝哪里来的那么扭曲的想法的,就算任性就算偏执这也太过了一点。

        太后娘娘……如果她没弄错的话,其实年纪并不大,小皇帝年纪都还小,太后的年纪又会大到哪里去呢?

        不过太后不是小皇帝的亲娘,太后是先皇的皇后,入宫不到一年,先皇就驾崩了。

        而小皇帝是已故的贵妃生的,是先皇唯一的皇子,也就毫无疑问地成了新皇。

        这么算起来,虽然贵为太后,但年纪应该只有二十多一点。

        太后与皇帝孤儿寡母的,要在朝堂上站稳脚跟,更多的是依靠镜夜羽。

        只是这真的只是单纯的依赖关系么?

        小皇帝是小孩子心性外加想法有点变态另当别论,那位久居深宫的年轻太后的话……轩辕笑凡敏锐的第六感告诉她,这绝对不简单。

        “小诺,搭把手。”轩辕笑凡说。

        说着轩辕笑凡上前揪住宇文敏的衣领,将他给拎了起来,而小诺见状上前来帮轩辕笑凡抬起了宇文敏的双脚。

        “你这刁民,你要对朕做什么?你放开!”宇文敏大叫道,同时朝着镜夜羽投去了求助的目光,“王叔求朕!王叔!”

        “你别管。”不等镜夜羽开口说话,轩辕笑凡先说。

        镜夜羽静静地看着,本来就没有打算插手。

        “小诺,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扔。”轩辕笑凡对小诺说。

        “好!”小诺应声,和轩辕笑凡的默契自然是不用说的,毕竟亲生的。

        “喂——你们要对朕做什么?!王叔……王叔……”

        宇文敏的求救没有唤来镜夜羽的救助,等待他的是轩辕笑凡和小诺的……

        “一”

        “二”

        “三”

        宇文敏化作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然后准确无误地落到了怪物的面前。

        怪物的周围都遍布着血红色的藤蔓,宇文敏掉落在藤蔓上面,倒是没摔疼,可是他一抬头,就是近在咫尺的怪物。

        “啊——”

        宇文敏惨叫了起来。

        在他过去的十多年人生中,这样的事情绝对是头一遭。


  https://www.shuyuewu.co/35_35228/158608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