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道门法则 > 第十五章 再赴乌塘

第十五章 再赴乌塘

        赵然将自己前往乌塘,去罗乡宦家举办斋醮的事情说了,说到夭折的幼孙时,卓腾翼追问:“你确定是梦呓之后的暴毙?”

        赵然沉吟道:“应当不假,那位老先生没有理由编个瞎话骗我。”

        卓腾翼摇头:“那却不一定……尸身见到了么?”

        赵然道:“停灵时看了的,斋醮之前要为之上符招魂。”说到这里,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卓腾翼也随之微笑,十方丛林举办斋醮,没有法力的“上符”、“招魂”都是玩笑,装腔作势而已。

        赵然续道:“看了个大概,脸上、头颈处都无伤痕,四肢也完好,至于衣下是否有伤,那便不知了。罗施主说县衙里的仵作验过,找不到原因。”

        卓腾翼道:“无妨,你接着说。”

        赵然道:“因为这孩子死得不明不白,罗施主害怕家中出了邪祟,便让我为其驱邪,引我去了后园。我在后园之中见到一株奇花,觉得似乎是问题的所在,因为那孩子正是在花旁昏迷倒地的……”

        卓腾翼问:“说说那花的形貌?”

        赵然道:“花高一尺七八,不到二尺的样子,通体红得发紫,状似一株珊瑚……”

        讲到这里时,一直闭目养神的卓腾云猛然睁开眼睛,目光如电,刹那间,赵然头皮就是一僵。

        始终面含微笑的卓腾翼则收了笑容,脸色凝重,问道:“这花有几片叶子?几朵花瓣?可结了果子?”

        赵然道:“九叶六瓣,结了三枚果子。”

        卓腾翼倒吸一口冷气,望向兄长的眼光中满是惊喜。卓腾云坐不住了,起身踱步,卓腾翼与他心意相通,便道:“那罗施主家在乌塘何处?算了,你带路吧!放心就是,我们保得住你的性命!”

        听了卓腾翼的保证,赵然却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呃……有危险?”

        卓腾翼温言道:“也不瞒你,我二人正追踪一只妖物——你也不必担忧,这妖虽有些法力,却未大成,绝非我们对手。”

        对于无极院这样的十方丛林来说,道士们最怕的就是跟随隐秘之地的道门行走去捉妖,稍不留神,就会葬送了小命,甚至就算万分小心,该玩完的时候照样玩完,半点来不得侥幸。十方丛林的普通道士们都对捉妖一事视为畏途,绝对是能躲就躲,敬谢不敏的。赵然听于致远说过,七年前,华云馆的道门行走出来捉妖,于致远的两个师弟被迫带路兼打杂,明明躲在数十丈远的“安全之处”,妖物的法力也差了那道门行走十万八千里,可就在临死之时,妖物爆碎妖丹,道门行走自己没事,却没来得及搭救于致远的两个师弟,结果他二人就此殒命。

        不过赵然怕归怕,作为来自那个科学昌明世界的穿越者,他却对捉妖一事极度好奇,故此略一沉吟,便咬牙答允了下来。临走之时,无极院众道士望向赵然的眼神中满是怜悯之色,方致和上前拍着赵然的肩膀,小声道:“赵师弟,你且放心去就是,我打听过了,你在石泉县赵家庄的赵大叔和赵大婶,我必定帮你好生照看着……对了,听说你在威远镖局存了不少银子,若是万一赵师弟你……我是说万一,呃,是不是借些与师兄我?师兄我最近手头有点紧。”

        赵然浑身冷汗,这泥马方师兄都从哪儿打探出来的小道消息,别说,还真是挺准!当下骂了句:“顶你个肺啊!”

        不说方师兄皱着眉头寻思“顶肺”是什么意思,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且说卓腾云和卓腾翼都是骑马前来,便问赵然可会骑马。赵然说稍等,便紧赶慢跑着去后山青潭处牵驴——这驴自从被赵然赎买之后,便放养在青潭处张老道遗下的茅屋边,悠哉游哉的过着自家的小日子。如今忽然被赵然牵出来干活,很是不爽的“昂昂”嘶吼了几嗓子,被赵然好言安抚了一路,才垂头丧气跟了下山。

        卓腾云和卓腾翼本已在山脚下等的不耐,忽见赵然骑驴出行,不禁都乐了,没再责备,只是催促着赶路。一行三人沿官道迅速向西奔驰了一阵,赵然带路折而向南,拐入前往乌塘的小道。

        一路上,卓腾云和卓腾翼都在惊讶老驴的耐力和速度,赵然一边得意的拍着老驴的脖颈,一边暗暗鄙视这两个道门行走——你们不是修道之人么?和楚阳成那厮比起来可差远了,人家可是迈步丈八远,抬腿跃深涧的本事,飞掠于树梢岩壁之间,飘飘洒洒,那才是真修道,你们两个修来修去不还得骑马?连我骑驴你们都甩不掉,这修的是什么道?

        赶到乌塘时,三人放慢了速度,卓腾翼观察四周景致,赞道:“好一处所在!”兄长卓腾翼依旧没说话,却点了点头。

        得到通报,罗乡宦和管家匆忙迎了出来,见到赵然便叫道:“赵道长,可算把道长盼来了!”

        赵然问:“有甚变化不成?”

        罗乡宦哭丧着脸道:“那花变了,红得愈发透紫,似乎如稠血一般,甚是骇人!”

        赵然安慰道:“罗施主莫要惊慌,这二位是卓腾云、卓腾翼道长,俱是有大法力的道门行走,本领远甚于我,今日便为此事而来。”

        罗乡宦听罢,连忙向卓腾云和卓腾翼行礼,引着三人直奔后园。

        多日不见,那奇花正如罗乡宦所说,红得已经发紫,似要透将出来,染红这片白雪覆盖的花园,在假山与水池之间更加夺目。

        与罗乡宦和管家等人的焦急和不安相比,这原本是兄弟二人出身的卓氏双道却截然相反,弟弟卓腾翼极为兴奋,兄长卓腾云则要镇定得多,眉宇间却难掩欢喜之色。

        卓腾翼从身上取出个巴掌大的罗盘,对着四周转了转,向兄长卓腾云示意:“没在。”随即让罗乡宦等人回避,其要求竟然是举家迁出宅院暂避!罗乡宦脸如土色,匆匆忙忙出去布置了,赵然也被卓腾翼说得心中发毛,犹疑不定,不知道是该跟着罗乡宦出去避让,还是留在这里旁观。

        卓腾翼最终没有给赵然选择的机会,待罗乡宦离开后,便将赵然唤到身边,问:“这五行厚土转金阵是你布设的?”

        赵然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对阵法的了解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杂七杂八没个数,仅仅是皮毛而已,就连“五行厚土转金阵”这个名目都是头一回听说,期期艾艾张口道:“啊?哦……”心中也自有几分欢喜,原来自己闭着眼瞎捣鼓出来的这个东西居然是有出处的,还真是有天分啊。

        卓腾翼没等赵然回答,自顾自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将半埋在土里的五个酒瓮打开检验了一番,回来对兄长卓腾云道:“东西不对。”

        卓腾云点了点头,双目微闭,片刻后重新睁开,赵然终于听到了自从见面以后他说起的第一句话:“此阵更佳,给他东西。”

        卓腾翼略略有些惊讶,望向赵然道:“赵师侄师从何人学的阵法?”也不等赵然回答,从一直跟着进入花园的马匹背囊中取出一堆物件,挑了几样丢在赵然脚下。

        赵然蹲下来查看那几样东西,口中回答:“卓师叔见笑了,是师侄我自己看书看来的……”

        卓腾翼好奇地仔细打量了赵然几眼,点点头,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只道:“一会儿捉妖,你来主持阵法,你这五行阵布设倒是精当,可材料不对,你且将物件更换了去。”

        感谢本书第一个执事yangzhigang兄!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https://www.shuyuewu.co/40_40116/179616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