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八零年代农场主 > 第355章 抵达神秘大山

第355章 抵达神秘大山

        6续拜访了董老、刘老和李老这三位后,剩下来的时间就是属于祖孙俩,不对,应该说是薛玲悠哉惬意的时光了。

        至于薛将军?当然是被“坑”的有苦说不出来。偏偏,在面对董老、刘老和李老这些老战友的时候,还得一脸“有女如此,夫复何求”的欣慰和欢喜。

        这滋味,啧,那叫一个酸爽!

        就如这天早上,跟在薛将军身后,围着招待所跑了几圈,完成了每天必备的晨练运动,回到房间的薛玲,端着玻璃杯小口地喝着牛奶,嘴里还不忘记问道:“爷爷,你有跟刘爷爷和李爷爷打电话,和他们说今天的行程安排吗?”

        “你说呢?”同样捧着一个大玻璃杯灌水的薛将军没好气地瞪了薛玲一眼,也就是薛玲,换了其它人,敢做出这样“明知故问”的举动,还不得被他按在地上摩擦,才怪。

        “爷爷,瞧你这话说的!”薛玲佯装没听出薛将军的话外之意,一本正经地道,“刘爷爷和李爷爷是你的朋友,如果你不方便,由我这个做晚辈的出面邀请,倒也没什么关系。但你明明闲得都能长蘑菇了,还不主动打电话给他们,邀请他们一块儿出来玩,你有想过这话传到刘爷爷和李爷爷耳里,他们会怎么想吗?”

        就差没直截了当地挑明“爷爷,你也老大不小了,咋还能跟个三四岁不懂事的小儿一样,不分时间场合地耍小性子”,只将薛将军气得啊,还真差点就演绎出“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场景了。

        本着“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想法,薛将军毫不犹豫地伸手,拍了薛玲后脑勺一下。

        “嗷……”依然没能顺利避开的薛玲,捂着脑袋,张嘴就开嚎,一脸的委屈和哀怨,就差没来个苦大仇深,不对,应该说是泪流满面,“爷爷,我知道,你一向嫉妒我双商高……但,你也不能逮着机会就敲我脑袋啊,万一哪天我变笨了,咋办?”

        “太假了。”薛将军磨着后槽牙,又连拍了薛玲脑袋几下:有本事吐槽,就没本事将中间停顿的话也说出来吗?再说了,他的手劲,他能不清楚?就薛玲这装模作样的,啧,套用薛玲自个儿经常挂在嘴旁的话来形容,就是典型的“戏精”附体。

        “行行行。”喝完整本蜂蜜牛奶的薛玲,放下手里空了的杯子,心满意足地摸了摸平坦的小肚子,她真是爱死了这一世“怎么吃也不胖”的体质了!这简直是每一个“吃货”最最向往期盼的体质啊!为此,哪怕减寿三五年,她也愿意!!

        “时间不早了,我们这就出吧?”早上出门晨练时,薛玲就已经特意换了身轻便的运动装,因此,眼下,她就径直走到墙角,拎起前一天晚上就准备好,并放在桌上的背包,轻轻松松地背在身上,姿态那叫一个潇洒飒爽。

        仿佛被她随手拎起的背包,看着鼓鼓囊囊的,其实,里面装满了一些诸如棉花之类体积特别大,重量特别轻的东西,并非装下了在外面野营时各种必备的器具和物品,连刚刚入伍参军的士兵徒步越野训练时都必需咬紧牙关,才能扛在肩膀上的近百来斤东西般!

        薛将军只觉得牙疼:“你真准备在外面露营?”

        “当然!”薛玲想也不想地说道,“爷爷,那样神秘的地方,这次来了,还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呢!哪能不抓住眼前这个难得的机会,体会一把‘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与日月星辰为伍,和动物植物们尽情嬉戏玩耍’的美好生活呢?!”

        “那里可是有熊、狼和虎豹的,你这小身板,也不知道够不够给他们塞牙缝的。”

        话虽如此,薛将军却没有丝毫的担忧。毕竟,他是真切地体会过薛玲号令植物的能力。只是,这该提醒的,却依然必需要提醒一二。否则,真出了什么事,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老林子里,还不得落得一个“上天入地,求救无门”的凄惨又悲怆结局,才怪。

        至于他那三位老友?

        老董是完全不能考虑,必需头一个就排除在外的,老刘和老李倒是没问题。

        奈何,架不住,这次他和薛玲来辽省,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披着“跨国贩卖人口”外壳,私下里却做着走私和贩毒之类恶事的集团牵涉的人员太多太杂,地区也太过广泛,单凭老李所在的公安局完全不能镇压住,必需借调老刘所在军区的大量人手帮忙,并且还需要老李和老刘这两位亲自出马镇压全场。

        因此,在来到辽省第三天,祖孙俩就被迫必需再次“并肩作战”了。当然,在薛玲和薛将军心里,对方实际上是就是那种传说中专门拖后腿的“猪队友”。

        当然,刘老为了补偿自己的食言,想要安排一辆吉普车给薛将军和薛玲代步,却被祖孙俩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毕竟,如今这年代,公车确实不好私用,哪怕,以薛将军的身份,即便选择到辽省旅游,住进当地军区招待所后,也能享受到这样的专车出行接送安排,但,能少一些被人攻讦的地方,又又少给友人添些麻烦,何乐而不为?

        于是,祖孙俩选择了最简便的公交车、驴车和徒步结合的方式,耗费了差不多半天时间,终于从招待所抵达那座神秘的大山。

        “好山!”

        远看,这片笼罩在薄雾中的山峦,起伏连绵,一眼望不到尽头。近看,才能真切地感受到人在面对大自然中最神奇壮观的山水时,那种从心底最深处生出来的渺小和叹服。

        “好水!”

        以薛玲那一到山林间就自我放飞的敏锐感知,哪能不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山与水之间最紧密的联系呢?比如说,眼前这层峦耸翠的山林间,就不止一处清澈的泉眼,甚至,深处还有好几处天然温泉。

        “好树!”

        山脚下的灌木丛翠绿幽深,透露出一种在其它地方完全不能相媲美的生机勃勃。循着无数人踏出来的小路而上,走了不到五分钟,视野里就6续地出现高大的树木。又过了不到十分钟,入目所见到的尽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

        那感觉,怎么说呢?让薛玲这个来自末世,见惯了各种或令人震惊,或令人慨然,或令人叹服景致的大佬,也不由得面露敬仰:“不愧是闻名世界的山脉,瞅瞅,这山,这水,这树,处处彰显出原始森林的感觉,完全不逊色于神农架中那最神秘的地段!”

        “你想多了。”

        薛将军嘴角抽了抽,对薛玲这诡谲的审美观,实在不知该如何吐槽了。毕竟,再天真懵懂的孩子来到这座处处充满着阴森诡秘之感的森林后,都会被吓得瑟缩抖,哭闹不已,如果不是被吓得腿脚软,怕是会立刻就挣脱一切束缚,拔腿就往山下冲去。

        而,在如他这样经历颇多世事艰险,早已历练出非同一般直觉的老兵眼里,这座森林是活的!

        是的,那种从头到尾毫不遮掩地袒露着“我很不好招惹,处处都是危险,一切狗胆包天到无所谓自己性命的人,都将真切地体会到‘活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的蕴味,让包括薛将军在内同样有着敏锐危险触角的人下意识地头皮麻,后背冷汗直冒,只恨不能立刻就拽着薛玲的胳膊逃出这座山!

        逃?

        当然,这想法,也只能是单纯地想法而已。

        毕竟,早已练就出“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能耐的薛将军,在踏入这座山的地界时,就下意识将一颗心提到嗓子眼,身体更是紧绷得跟只被拉到最大程度的弓箭一般,一旦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将一应可能危害到薛玲性命安全的东西扼杀在源头处。

        然而,薛玲的表现,再一次地刷新了薛将军的“三观”。

        该怎么说呢?

        鱼入大海,龙出升天?

        可不是嘛,对薛玲来说,在她露面的那一刻,这座沉寂了许久的山就变得热闹起来,仿佛在欢迎许久都未曾归家的孩子般。

        【嗷嗷嗷……大人,是大人!】

        【同志们,我们盼了那么久,求了那么久,等了那么久,终于等来了大人!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我们付出的那一切,都值了!】

        【嘤嘤嘤……大人,你终于来看望我们了,我……我好感动……】

        以上这些,是那些泪点比较低,只要见到薛玲的面,就会哭个稀里哗啦,根本就想不到其它的单细胞植物。

        【大人,你喜欢什么?只要你说,我们‘上刀山,下火海’,也会为你找到!】

        【大人,喜欢熊吗?那种两人高,特别壮,一身皮肉筋骨都是宝的黑熊?我送你一窝!】

        【大人,你喜欢野猪吗?那种一只最少有四百来斤,最多有六百来斤的黑野猪?我送你两窝!】

        【大人,你喜欢灰狼吗?那种皮毛特别顺滑,跟黑熊一样浑身上下都是宝的灰狼?我送你四窝!】

        以上这些,是那些比较机灵,早早就通过植物界特有的沟通交流方式,得知京城那些植物们每次见到薛玲后,使出来的特别讨薛玲欢心的做派后,也毫不犹豫地跟着学不说,甚至那一幅将枝叶抖得刷刷响,恨不能将这一片连绵不绝的山峦里的好东西全部送给薛玲的土豪作风,分分钟就将京城那些“有心无力”的植物们碾压在脚底。

        【大人,听说你要包山?包下我们这座山吧!】

        【对对,大人,这座山里什么都有!包下绝对不亏!】

        以上这些,是那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撞了南墙也依然不愿意回头”的植物。

        哪怕,它们都心知肚明,以它们所在这片山的珍贵之处,即便薛玲有再多的钱,再大的权势,再让人仰望叹服的背景身份,想要包下这片山,也都不吝于痴人说梦。但,连人都要做做梦,说不定哪天就能梦想成真,那么,它们做植物的,又哪能没点梦想呢?

        【大人,实在不行,包下我们旁边那一片山,也是可以的。】

        【这话有理,大人,有我们在,你完全不需要担心旁边那座山里的产出太少。】

        【对对,大人,人类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给我一根杠杆,我就能翘动地球!旁的我们不敢保证,但,你喜欢的黑熊、黑猪、灰狼和老虎等,我们都能帮你赶到那座山里去!】

        以上这些,是活得比较久,当得起植物界中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称赞的植物们的最朴实、诚恳,且最能实现的提议。

        薛玲心里一动,都说“人老成精”,植物们也如此。

        “爷爷,帮个忙呗?”

        是的,薛玲就是这样一个耿直的姑娘。

        想到了,就要去做。否则,就已经不是简单的“纸上谈兵”,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空想”。即便,因为许许多多的原因,想要做的那件事情,暂时做不了,也要写在备忘录上,待到时机到了,就能顺势将这件事情提上日程。

        “啥事?”薛将军一脸警惕地看着薛玲,没办法,做为一个被薛玲坑了太多次的大佬,每当薛玲露出这种奸诈狡猾的笑容的时候,都意味着挖了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巨坑给他跳!

        完全没办法拒绝的那种!!

        “爷爷,你这是啥表情?”薛玲撇嘴,却也不打算再继续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以免被薛将军趁机逃之夭夭,举起胖乎乎的右手,拇指按在小指上面,比划了个只有小指甲盖四分之一的范围,“也就这么大的一件小事,对大伯他们来说,也算不上多麻烦,顺手就能处理的事情。对爷爷你来说,就只是上下嘴皮子动上一动,连多余的话都不需要说,更不用伸手亲自处理,就能轻易办妥的事情啦!”

        “什么事?”薛将军并不相信薛玲的说词,然而,他也明白薛玲向来是个“到了黄河心也不死,撞了南墙依然不回头”的固执性子,因此,本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出声问道。心里却盘算着这次又该使出什么样的计策,才能“忽悠”,不对,应该说是说服薛玲放弃那不靠谱的打算。

  https://www.shuyuewu.co/45_45691/252340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