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岩忍者日志 > 第二十三章 在很久很久以前……

第二十三章 在很久很久以前……


        “狱,祀崶,我可跟你们说啊。”一边拿着望远镜趴在地上只露出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远方的一座小山丘,一边神神秘秘的跟旁边的土狱和祀崶说着,“你们知道川之国流传已久的传说吗?”

        “川之国?”祀崶皱着眉头,把眼镜摘下来擦拭了之后又带上去了,“我只知道川之国是拥有河流最多的国家,水资源比雨之国还丰富,川之国的忍村是……”

        “没错,就是河流!”土狗声音拔高了好几度,“传说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川之国还没有名字,川之国境内有两个传奇的忍者,一个是牛郎,一个是织女……”

        “牛郎的通灵兽是头非常非常大的神牛,力量非常强大,一下能撞塌一座小山,而织女,是个非常美丽的而又强力的忍者,传说中她能操控天空的彩霞,然后给自己织成漂亮的衣服……”

        “终于有一天,宿命相逢,两个忍者终于相遇,最终下了深厚的羁绊……”

        ……

        “最后!”土狗咚的把拳头砸在地上,显得愤愤不平,“织女的父亲,那个强大的忍者,一刀把川之国分成两半,那道巨大的裂痕贯穿整个川之国,后来就形成了川之国境内的第一条河流。”

        “后来呢?”土狱听的入了迷,催促土狗继续讲下去,至于祀崶,他越听越迷惑,土之寺的家伙都学识出众,祀崶也不例外,他详细研究过忍界各地迥异的风土人情,只是,土狗说的这些,他根本没听说过。

        “后来啊,”土狗摇了摇头,显得唏嘘不已,“后来那条河有个别称,叫做银河,因为晴朗的夜空,水面能反应出瞒天的星辰,如同撒满了银屑一样……”

        “听说每年的七月七日,忍界所有的喜鹊都会不见的,因为它们要去搭鹊桥了,牛郎和织女要在此相会。”土狗越说越兴奋,“我想哪天申请去川之国做任务,我要去看看被刀劈出来的河流是什么样的。”

        “我也要去!”土狱紧跟着回答到。

        “嗨,我说,”祀崶眉头紧皱,“如果我在土之寺学的东西没错的话,川之国最大的十四条河流,没有听过哪个叫“银河”。你确定你没记错??”

        “就是这样的!”被人质疑了,土狗很不满,末了,为了增加说服力,土狗又加了一句,“这个故事是昨天上原告诉我的!”

        闲的无聊瞎扯的上原,一通乱编,跟忍者世界画风很匹配的故事,很无耻的又坑了一个小伙伴。

        ……

        “就是那座小山?”把望远镜从眼前移开,上原趴在一座山头上朝另一个山头望去,“既然暗部的人已经把他们困在里边了,为什么不结束战斗,黄土,这里边有什么隐情吗?”

        “没有。”黄土摇了摇头,“超过二十名叛忍,这是你们的考核任务,村子里以此来判断你们是否有资格上战场。”

        上原愣了一下,“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这是针对狩他们这样的家伙吧,怎么说呢,出身显赫,天赋出众,但是经验尚显不足,需要特殊保护的忍者,对吗?”

        “是这样。”黄土的话总是不多,他点点头,“的确是针对狩和真衣以及閄火他们的考核,至于你和夏生两个人,”黄土目露赞许,“在雨之国已经证明了你们的能力了。”

        “我有个问题,”上原转过头紧紧盯着黄土,“如果狩他们通不过考核,又会怎样?”

        “如果通不过考核,那就只好等战争结束上忍们都空闲下来才能给他们找优秀的老师了……”

        “也就是说,如果考核没通过,他们就不用上战场对吗?”上原打断了黄土的话。

        黄土没说话,默认了上原的猜测。

        “出动这么多暗部只为了一次考核,果然啊,”上原唏嘘的摇了摇头,“上层的资源与下层的根本不同,我们雨之国一千多人,就活下来十四个,有谁会去考虑到底在战场上有没有生存能力……”上原有些嘲弄的说着。

        正说着话,一个色彩斑斓的泡泡飘了过来,很有规律的摇晃了几下,“三长两短……s——o——s,”仔细观察着泡泡传达出的信息,上原点了点头,“敌人从山洞里出来了,危险级别……最高级……黄土,我先走了!”

        上原对村子里某些举措很不满,黄土正要替村子里辩解几句,身边的上原已经连滚带爬的冲下山坡,之所以是连滚带爬,那是因为上原的查克拉太少了了,如果用查克拉赶路,到了交战区域,他就彻底成累赘了。

        跑了好一会儿,“真衣!”上原终于来到了脸色凝重的真衣身边。

        “上忍一名,中忍十四名,”真衣全力维持着在双手手心悬浮着的小水球,水球上的涟漪波动很剧烈,肉眼可见。“上原,其中还有别的村子里的忍者。”

        “夏生,你们快点赶过来!”大喊一声,上原招呼同伴们以最快的速度像这里集合,“有上忍也没办法了,”上原摇了摇头,“别想着依靠黄土,这次考核,他不会干涉的。”

        十二个人聚在一起,上原扫了一圈,每个人的神情各有不同,暗部的家伙带着面具,只能看见两只眼睛,也就观察不出什么了;黄土的三个学生,跟他们老师的性格太像,神经都有些大条,到了现在仍然无所谓的左看右看,想说些什么却拙于言辞;祀崶眉头紧皱,在思考问题;狩很兴奋,几乎都要跳起来了;真衣很紧张,捏着衣袖的手都在发抖。

        至于夏生,这家伙太平静了,甚至有些百无聊赖的在踢着脚下的小石子,同时一个手握着忍刀却不停开合着,并且忍刀开合的速度越来越快。看到上原在看自己,也不多言语,夏生朝上原灿烂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我们没有进行过联合训练,所以配合一定很成问题。”时间不多了,上原长话短说,“狩是特别上忍,真衣也是,你们呢?”

        “特别上忍。”

        “中忍。”

        “特别上忍。”

        ……

        众人快速的说完了,声音有些嘈杂,上原和夏生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所有人挤在一起说,要听清不太容易。和夏生互看了一眼,他眼睛里的意思跟自己一样,这些家伙,某些能力太欠缺了点。百人众最早也会有这种情况,可随着大家一起努力,问题不断总结,最终一路逃亡一路成长,回到土之国时上原他们已经记载了多达数百条的守则,比如进餐的时候要背靠背,防备突然袭击,比如近身格斗忍刀要用绷带绑在手上,防止脱手,还比如,上原忍法帖里的某些内容,类似《土流壁的二十种运用》那些,最终,上原他们记载的土流壁运用方法超过了一百种……

        还比如,行动守则第二百一十四条,上原他们共同制定的条例是,如果有紧急的事情要一起讨论交流,尽可能按顺序发言,顺序就是百人众的编号,上原是第一,土牙第二,祀本第三,佐佐木第四……

        “八个特别上忍,四个中忍。”上原的表情变的精彩了,就他所了解的,十二个人就他和狩真衣夏生年龄最大了,狩和真衣十六岁,上原和夏生也已经刚过十五岁,而陆和閄火他们,最大的也才十四岁,年龄小,能力却不弱,除了祀崶全是特别上忍,这有些打击人。

        “别想着赢了。”上原摇了摇头,“小国的上忍与五大国的根本不可相提并论。”

        回想了四十个人就能击败的雨忍上忍,再想想一百多人对阵木叶的特别上忍,差点被团灭,这次的敌人是三个岩忍村的上忍,靠八个还很稚嫩的特别上忍根本不可力敌,至于上原夏生祀崶和閄风四个中忍,敌人有中忍十四名……

        “计划你们自己制定,战术自己安排,逃跑也行,投降也行,”上原最后的总结是一番让人诧异的话,“我和夏生,不插手这次考核。”

        “嘿嘿。”上原贱贱的一笑,“这是你们这群“咸鱼”,你们自己的事。”说完,不管被骂了咸鱼很不开心气呼呼的真衣和有些发愣的狩,上原直接招呼夏生离开了。

        “真衣,狩。”临走前上原朝两人挥了挥拳头给他们鼓劲,“你们的训练进度比我预想的要快,别有心理负担,狩,把敌人就像人偶一样炸飞就行了。真衣,你是唯一的医疗忍者,记得保留足够的查克拉。”

        “至于别的同伴们,一定要小心,上忍很难缠,叛忍就更可怕,”上原的目光一个接一个从众人脸上扫过,“所以,别以为是考核就不会有伤亡,全力以赴!”

        上原一边走着一边和夏生讨论着要喝点什么,走回了黄土所在的山峰,夏生和上原回来,黄土看了一眼他们两个并没有说什么就又拿起望远镜观察了起来。

        “祀崶,土狗,土狱和陆。”从望远镜里,上原看到了正在抓紧商量对策的四个核心人物,头脑好用的祀崶,经验丰富的暗部两人,以及很有领导能力的影卫队的陆,他们已经开始初步整合力量了。

        “上原,不去帮忙真的可以吗?”夏生上原递过来的果汁,有些担心的问到。

        “没事,我刚观察了,大爷的,整整三十名暗部忍者在附近,能出什么事才怪了。”上原狠狠地灌了一口汽水,喝的好不惬意。

        死鸟还是很有用的,看着天空一个快速移动的小黑点,上原笑意莫名。


  https://www.shuyuewu.co/46_46944/225044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