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岩忍者日志 > 第三章 篇章

第三章 篇章


        栽下的树苗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再长的茂密,忍者的效率很快,木叶自摧毁之后很快就被重建完成,新的房屋,新的规模很大的医院,还有全新的忍者学校和训练场,是战前数倍的宏伟与高大。

        三代火影宁可放缓影大楼的重建也要优先建好基础建筑,这些规模大的过分的忍者学校以及医院等等建筑,在团藏看来完全不需要如此的规模,就是在战争之前木叶的人口也用不了这么大的地方,但是猿飞坚持这么做了。

        某个位面二战中有邪恶的纳粹党,某元首认为高大的建筑物是用来提升民族自信心很好的手段。而在忍者世界的木叶,三代火影这么做有着相同的效果。

        “这么漂亮的学校,啧。”脸上挥洒着汗水的木叶忍者需要抬起头才能仰视着才建成的忍者学校高大的校门,他忍不住啧啧赞叹,“看来以后会有超级多的小鬼在这里学习成长,木叶忍者大概也会越来越多的吧?”

        “没错!”背后没背忍具反而背着铁锹的同伴立刻做出了回答。“我也认为是这样。”

        类似的回答很多,几乎每一刻都在发生。这是一种无声无息的积极的影响,而木叶所付出的代价仅仅是数倍以上物资的消耗以及到现在还在图纸上的影大楼。

        如果按团藏的建议那样,因为物资太缺乏,大名的支援却出了问题,既然物资有限,那么就削减类似学校建筑物的规模,反正,整个木叶的人员包括普通人伤亡了一半之多,小了一半面积的木叶村仍然够用,更现实的团藏哪里会像猿飞那样,明明物资不够,却而把整个木叶村的边界半径向外围扩大了一倍。

        如果火影是团藏,木叶的重建大概是这样结束的更低矮的房屋,更狭窄的街道,小了一半的忍者学校和医院。

        当劳累的忍者们每当看到这些建筑物时,“哎,新建的忍者学校好像变的小了很多哎。”

        “是啊。我们阵亡太多同伴了,云忍太强大了。可能学校的教室大概够用……村子里的小孩子们大概已经不多了吧?”

        “谁知道。”

        类似的对话,大概也会充满着整个村子,压抑与绝望将成为挥之不去的阴影一直折磨着经历战争失败的每一个木叶忍者。

        半径增加了一半,按公式来算,新建成的木叶忍村是原面积的四倍之多。

        “太大了,真的太庞大了。”团藏烦躁的一把把猿飞递过来的烟给推开,他难道不知道自己不抽烟的吗,一页图纸竟然画不完整的木叶,两页巨大的图纸合起来才是木叶的原貌,从南量到北,再从北量到难,再看过复杂的建筑图,团藏花了好久时间才算明白,原来,忙碌了那么久,木叶只建立一角而已。

        “并不算太大。”喉咙被云忍割开过,最后伤口愈合了,可是原著中那个慈祥的老爷爷三代火影大概是不见了,一条长长的疤痕自他额头一直延伸到下巴上,同时声带受创,让他声音变的沙哑起来,与之前相比,猿飞简直判若两人。

        火影岩没有了,被尾兽数次轰炸给炸的粉碎,土遁忍者用忍术隆起的高高的峭壁跟原来火影岩的位置一样,连形状也大概相似,这大概是新生的木叶与原来的木叶唯一传承下来的记忆。

        再一次并肩站在火影岩上,曾经的许诺变成了笑话。

        曾经以为滂沱的大雨冲不毁火影岩,现在看来,不管是猿飞还是团藏都高看了自己。

        “团藏,还记得木叶刚建成的时候大致的位置吗?”几乎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卷,猿飞指着一直蔓延到视线尽头的树苗对团藏说着,“最早是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在这里建立了木叶,然后,我们猿飞一族是在……这里。”

        随手捡起来一个小石头,记忆很好的猿飞也犹豫了好久才确定猿飞一族最早的驻地是在哪,他随手把小石头远远的抛了出去。

        “志村一族我记得是在挨着猿飞一族的。”团藏同样扔出了小石头,成抛物线飞出的小石头之后落在猿飞的小石头附近。

        “所以,看看了团藏。最早的木叶,才这么大一点儿。”有暗部的忍者赶来了,猿飞要离开了,他拍拍眺望着远方的团藏的肩膀,“木叶可是从弱小成长起来的。新建的木叶,可并不大,空缺的部分,需要我们通过努力来填补。”

        匆匆赶来的暗部很焦急,见到猿飞之后立刻单膝跪下,“火影大人,您最好去医院看下,是关于水户前辈的……”

        赶来的团藏跟猿飞一样,脸色变的很凝重。

        ……

        初代火影的妻子漩涡水户来自漩涡忍村,那时的漩涡一族还相当强盛,因为在建立木叶的过程中受到了漩涡一族太多的帮助,最后为了纪念得来不易的友谊,漩涡一族的徽记被印在了木叶忍者的马甲上。

        几乎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木叶的防御结界术式,漩涡水户是木叶首屈一指的封印术大师,纵然她身为人柱力有着用之不竭的查克拉,可毕竟,这是一场木叶处于劣势的战争。

        医院里围满了前来探望的忍者,人们纷纷议论个不停,不管是谁,都同样的露出了极度担心的神情。

        三代目猿飞与团藏匆匆赶来,木叶忍者们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他们。

        “三代大人。”

        “团藏大人。”

        ……

        人群自动的分开了一条足够两人通行的道路。

        “我们能进去吗纲手?”猿飞尽量以平和的语调询问着。

        “情况控制住了,但是对不起老师,我无能为力。”纲手很自责。

        ……

        病床上躺着木叶第一任人柱力漩涡水户,按年龄,她不应该那么苍老才对,但是现在漩涡水户的样子很像阴封印查克拉耗尽的纲手,她满脸松弛的皱纹,嘴巴上带着呼吸面具,气息几乎微不可查。

        “……是小……猿飞……还有……团藏……”不知过了多久,漩涡水户缓缓醒转,她疲惫的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守在一旁的猿飞和团藏两人。

        “前辈。”猿飞制止了要挣扎着起身的水户要让她好好休息。

        “木叶在重建,火影岩的雕刻工作也在准备中,我们虽然输掉了战争,但是……”

        “不。”水户勉强的笑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新生的木叶,大概需要新的人柱力。”

        猿飞面部抽动了一下,他明白漩涡水户的意思,她身体再也撑不住了,“团藏,”犹豫只一瞬间,之后猿飞眼神立刻变的坚定了起来,他看向团藏,“所有的忍者和平民要全部撤离村子,这里的安全,交给根了。”

        “……明白。”团藏转身离去,猿飞让根部来接手防卫工作,他到底在担心什么?

        ……

        “我说了,不要再跟着我了!”红色头发的漩涡玖辛奈受够了一直跟着她一句话也不说的水门,这个帅帅的家伙救了自己没错,但是为什么一定要跟着自己,连去采一朵花也要跟着。

        “火影大人说要让我保护你……”水门声音弱弱的回复着,从他不停揉着脑袋的动作来看,应该没少挨辛玖辛奈的拳头。

        “天啊!”做出了一副受够了的表情,玖辛奈疯狂的抓着头发把头发弄成一团糟,“我才不管那些!”

        “呀喝!”咚的一拳砸在水门额头上,水门都被揍的有些懵了,女汉子性格神经大条的玖辛奈满意的收回了拳头,“记住了,不准跟着我。”

        水门这种帅气的家伙朋友很多,但是玖辛奈不一样,血红辣椒指的就是她的头发,这是个很难听的称呼,是曾经忍者学校的小伙伴们给她起的。来到陌生的木叶村,玖辛奈的朋友可不多,水门大概是唯一一个。

        朋友嘛,大概就是用来欺负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喜欢揍比他厉害很多的水门。

        水门很听话,他真的没有再跟的太近,而是离得远远的。

        眼睛一刻也没从玖辛奈身上离开,突然出现的暗部让水门警觉了。

        “喂!你们……忍法瞬身之术!”

        刷的一声先暗部一步一个瞬身术飞到辛玖奈附近,水门把玖辛奈挡到了背后,他手里握着苦无,眼睛里满是戒备。

        “三代大人的命令,我们要带走玖辛奈,她将成为下一代人柱力。”说完,暗部还出示了证件,之后就要直接带走辛玖奈。

        “不行!”叮的一声苦无钉在了暗部的脚下,水门仍保留着足够的警惕,“但是三代大人给我的命令是,只有他亲自到来才可以玖辛奈。”

        “真麻烦,”暗部忍者彻底没脾气了,新加入暗部的忍者一把扯下面具,“是我,还认得我吗水门?”

        是犬冢一族的忍者,水门跟他有过并肩作战的经验。

        看着熟悉的面孔,水门挣扎了。

        “走!”突然,他直接扔了烟雾起爆符拉着辛玖奈就逃,留下了微微呆愣的犬冢忍者。

        人柱力换代是大事,上一代人柱力的消亡伴随着下一代人柱力的新生,这其中不仅需要强力的封印术和特殊体质的少年忍者为基础,危险性也很高,封印失败暴走的尾兽可是能发挥所有力量的尾兽本身,要强过人柱力形态很多。尾兽可能暴走所带来的伤亡是刚经历过战争的木叶所无法承受的。

        封印班医疗班还有根部的精锐把一间病房围了个水泄不通,人柱力候选人漩涡玖辛奈却迟迟未到。

        “抱歉了,三代大人。”不信任暗部忍者的水门和玖辛奈最终被正教导日差和日足的日向给堵着了,他一手拎着一个把两人送了回来。

        “离开这里。”刷的一声,日向被长刀抵住了喉咙,团藏的语气很冷。

        “好,我这就离开。”日向识趣的缓缓后退。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忍者的精神都在紧绷着,如果出了意外,代价太大。

        吼的一声嘶鸣,是九尾的咆哮声,听到声音的猿飞不由的神经一紧,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的恍惚,突兀的攻击到了。

        “刷!”瞬身术带着刀光的残影直掠猿飞后背而去。

        刀锋入肉的声音惊醒了猿飞,他看也不看瞬间低头同时左腿用力的朝后蹬去。

        哇的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袭击者被力道很大的一脚蹬的五脏受创。

        “忍法手里剑分身之术!”被称为忍术博士的三代目猿飞战斗经验绝对足够丰富,暴露了的敌方间谍瞬间被千百支手里剑给射成了筛子。

        “我只是个分身,可不值得你救。”分身猿飞看着团藏被贯穿的手臂摇着头说到。

        “抱歉,”皱着眉头一把抽掉忍刀,团藏手臂鲜血喷射,“习惯了。”

        “倒是你,猿飞,”团藏看了看显出身形的和隐藏着的暗部以及新组建的影卫队成员,他很疑惑,“让根部接手防护任务,难道你早就意料到了这次袭击?你发现了什么?”

        “看来村子内部的肃清与监视力量需要加强。只靠暗部可不够,根部同样不够。”一根金箍棒舞的呼呼生风,猿飞突然一棒朝着团藏的脑袋捅去,团藏瞳孔紧缩。

        一声惨叫在背后响起,团藏握紧的拳头送开了。两人能够绝对信任彼此,但是相互的信任程度绝对不同,猿飞能做到团藏的刀刃贴着他额头滑过而不动声色,团藏却不能做到。

        “村子内部有敌人隐藏的间谍,但是为什么这么多?”暗部被腐化了还是怎么了,猿飞有一种看谁都怀疑的感觉。

        “并不是间谍,”团藏拄着拐杖笑了,“数天之前,水户前辈的身体再也无法支撑的时候,我把消息通过各种方法传递到了云忍那里……”

        “混蛋!”咚的一拳,猿飞瞪大了眼睛,他一拳砸在团藏的鼻子上,“所以你这家伙,背叛了村子是吗?!”

        “唔,”骨头被打错位了,团藏痛苦的捂着鼻子,“云忍派来的特别行动部队要潜入木叶一定需要间谍的帮助,所以,根部一早就定位了可疑的人选。”

        “只是,连我也没想到,间谍竟然是你的影卫队的人。”

        猿飞还要再讨论两句,又一声更狰狞的嘶鸣声从病房传了出来,一条红色的诡异的查克拉直接抽飞了木板砸了出来。

        “是失败了吗?!”低头躲过飞来的门板,猿飞眼神凝重,立刻钻进了病房。

        没有别的事发生,重进病房里猿飞看到了安然入睡的辛玖奈和早已失去生命气息的漩涡水户,她手放在辛玖奈的腹部,生命消失额最后一刻,封印术式堪堪完成。

        木叶新一代人柱力很轻易的就诞生了,没发生半点意外,这可是好消息。

        云忍精锐突击部队速度真的很快,他们突击的速度超过木叶边境部队朝木叶汇报的速度,结果连同云忍安插在木叶唯一的一个间谍,共计二十一名云忍,全被活捉。

        “杀了。”猿飞的命令残酷而冰冷。

        把云忍们的头颅送到云隐村,大概作为使者的那名木叶忍者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会被脾气暴躁的三代雷影给直接撕成碎片的。

        所以,云忍的头颅留了下来。


  https://www.shuyuewu.co/46_46944/225046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