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岩忍者日志 > 第二十章 谁?

第二十章 谁?


        原因的起源是因为新来了一群流浪的少年,信浓町这里能无偿的接纳所有雨之国无家可归的人的消息在随着无数商队和上原有意的扩散之下传遍了整个雨之国。

        少年们被负责接纳他们的武士给塞进了上原流道场。

        然后一对一训练的时候人手差了一人,带刀还算有责任心,他和落单的一人一对一训练。

        结果他遇到的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家伙,力气很大的后藤只是一刀就劈断了带刀的木刀。

        嘴里还说着刀术的技巧最重要的就是力量,要集合全身力量之后才能对敌人发动最致命的攻击,木刀砍在带刀脸上的时候,带刀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我倒是觉得你有点过分了带刀,”上原笑着看着带刀揉着额头的带刀点评着工作的不足,“听说你从不跟大家一起吃东西对吗?为什么?”眼神逼视着带刀,上原等着他的回答。

        “他们的东西也太难吃了,”带刀夸张的手舞足蹈的说着,他甚至不避开身边的少年们,“每天都是饭团,天天都是饭团,还有被水煮烂的鱼,天啊!”

        “可是鱼和饭团很好啊!”旁边有人小声地嘀咕着。

        “对啊,放了蘑菇的汤可是很美味的!”

        自己的话被人反驳了,带刀还在有些忿忿的跟人争吵着,看的上原脸色渐沉。

        “看来厉害的家伙,并不是天生的。”说完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上原一巴掌拍在了带刀的脑袋上。

        忍者世界天才很多,与他们相比逊色不少的普通人更多,天才们是主角们的背景,而普通人则是天才们的点缀。

        带刀是归于天才的那一类人,年少的他成为大名卫队的候选人,他刀鞘上都是镶着金的。

        带刀还在和少年们进行着饭团要不要加酸酸甜甜的果子的问题争吵面红耳赤的时候,未来某个剑圣在上原心目中的形象极具降低。

        “既然没有在道场吃东西,那你是在哪吃的?”以为带刀能照顾好自己,上原回来之后就没管过他,并且把他塞到了剑术道场里,现在看来,上原失误了。

        “我在饭店里吃的啊,”带刀一脸不解,“那里的东西很好吃,我最喜欢的是红烧大虾,饭店的叔叔不问我要钱的。”带刀一脸疑惑,“我吃水果也也不用钱的。”

        “妈的!”上原在心底怒骂了一句,混蛋的特权阶级,没有阶级情怀的渣渣。

        “你之所以可以去饭店不带钱,拿别人水果也不用付账,那是因为我是城主,懂吗?!”上原很生气,忍了又忍才克制住自己没用拳头去砸这家伙伤痕累累的脑袋。

        “要成为最最厉害的武士,带刀,你得先从怎么做一个受欢迎的人开始。”的把盘膝坐在地上的带刀一把抓起,上原语气严肃,眼神冰冷到极点,“现在,把你所有欠下的账款全部还清,明白吗?!”

        把自己的钱袋给了扔给了带刀,上原一脚把他踹出武道场。

        “老师。”终于有人机会插话的一群少年们不约而同的同时弯腰鞠躬,他们跟上原很少见面,却五一例外的全部听说过上原的事迹,有了食物和住处以及能安定下来的房子,他眼神中有着感激。

        “大家回去休息吧,”上原抚摸着离得最近的一个孩子的脑袋,这个孩子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显得脑袋特别的大。

        上原说过要解散,但是最终没有人就这么离开,他们是在等着上原走了之后才回去之后才打算去河边钓鱼,或者去工地上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面对一双双崇拜炽热的眼睛,“可惜了,都是笨蛋,没一个厉害的家伙。”上原暗付。

        “那个……就是那个个子很高的少年去哪了?”上原突然发现一开始被逼在墙角相貌奇特的少年不见了,查了查人数,似乎还少了一些。

        “是那群新来的家伙吗?他们刚刚还在这里……”

        一群鬼鬼祟祟的少年攀附着商船的船尾驶出了港口,过了好久之后又游到了岸边到了地上。

        顾不得湿漉漉的衣服,少年们找了一个巨大的树洞钻了出去,藏在衣服里的饭团被打湿了,从早上都开始训练的一群人饿得饥肠辘辘,顾不得其他了。

        别人在慢慢的吃着,只有后藤这家伙是个大胃王,一口一个几下就吃完了饭团,之后他眼睛盯着别的少年的饭团,喉咙不停的抖动着,眼睛里几乎要冒出了绿光。

        “……好吧,我分给你一些,大佛。”

        ……

        “大佛?”站在树上隐藏了身体的上原摸着下巴想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想起来怎么听到这个名字这么熟悉了。

        原著中晓与山椒鱼有过一次历史性的会面,为了和平而去会见半藏的晓众最后却遭到了彻头彻尾的欺骗。

        长门三人会见山椒鱼半藏,其他晓众的成员有人预见到这次会面的危险性于是尾随而去。在长门三人遭遇危险的时候要去支援他的晓众却被带土拦住了,其中有两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一个用的是水泥遁术,和另一个名为大佛的家伙联合应对会空间忍术的带土,结果不言而喻,一众晓众全员阵亡。

        “应该对的上号,晓众最早的成员之一。”上原想了又想,“这家伙应该有特别上忍的实力,能把固定的水牢之术用铁棒发动远程攻击。话说该如何把水牢之术用远程手段扔出去呢?”

        上原陷入了沉思,b级的水牢之术却

        着比较高级禁锢忍术的威力,在水牢之术中由于水压才控制者是不能行动半分的。能达到这种效果的忍术,上原能想到的有岩隐村尘遁源界剥离之术,还有影子束缚之术。学会这两种术需要的条件很苛刻,简单易学的忍术无疑更符合上原的风格。

        “那里有吃的,我们为什么要逃走?”大佛很不解。

        “你忘了我们怎么逃出来的吗?”旁边的少年很无奈的捂着了自己的额头,“对于我们这样没有家也没有亲人的家伙,有些混蛋很喜欢捉到我们然后训练成小偷,还有杀手。”很心酸的事说出来,少年人只是无谓的抽了抽鼻子,“我们一进镇子就被安排到那里拿着刀学习战斗的技巧,跟我们上次的经历太像了。”

        “再说了,大佛你把那个很讨厌的小鬼给打死了,那可是镇长的学生。”


  https://www.shuyuewu.co/46_46944/225046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