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岩忍者日志 > 第三十七章 音(二)

第三十七章 音(二)


        “狩!”上原跑到训练场鬼叫着,“狩,快过来!”

        正在钻地洞的小队,分别是狩和閄土以及土狱。

        “我好像听见上原的声音了。”土狱掏了掏耳朵,“太浅了,我们得往下挖一点儿。”

        “上原来了?”狩一脸疑惑,“哪里有,我怎么没听到……”

        ……

        已经有负责维持纪律的忍者往上原这里靠了,“狩!不要训练了,快出来,真衣醒了!”

        “奥,我好像听清了,”土狱挖了挖耳朵确信的说到,“上原他说……狩!”

        “爆遁忍法——地雷拳!”

        土狱要阻止狩已经晚了,这家伙在密封的地道里发动忍术,狩破土而出,土狱和閄土两人就倒霉了。

        等土狱跟閄土好不容易从土里钻出来脑袋,“不错奥,离地表这么近,你们怎么骗过我的感知忍者的?”

        就一颗脑袋露在地面上,土狱满脸灰土,显得很狼狈,但是他在很放肆的笑着,“嘿嘿,我们都快接近你了。都怨狩那个混蛋,对了,他去哪了?”

        “他请假了离开了。”少年忍者嗖的一把苦无几乎是贴着土狱耳朵飞过去的,冰冷的寒意让土狱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但是接下来的训练,得继续。”

        “混蛋夜空!上原回来了,一次肯定是你输!”接着閄土也跟着把脑袋钻出来了,两个倒霉的家伙只余一个脑袋相互看着,他们的身体已经被忍术禁锢住了。

        这次是侦查与反侦查演习,所有的同伴要在上百人的岩隐精英忍者的搜查之下躲藏起来,按混蛋夜空一贯的作为,得一直等所有同伴们都被抓到了才能恢复行动。

        “上原土石。”从土之国群山之中修行归来,夜空回到村子之后就经常听到过这个名字。

        “是刚才那个家伙吗?”夜空默默的嘀咕了一句,不应该是那么笨的家伙才对……

        因为真衣醒来太过兴奋的上原忘记了去观察来自背后的袭击,夜空从背后扔过来的手里剑,正中靶心……

        “真衣!”狩顾不得洗脸洗手,浑身脏兮兮的就去真衣的家里跑,他咣的一声推开了房间的门,里边的同伴们早就叽叽喳喳的讨论开了。

        “明天我们就去找风伽,做一个会自己动的轮椅好了。”雪乃替真衣整理好衣服,不知是因为昏迷太久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缘故,真衣努力了几次都不能站起来。

        “真衣!”见真衣醒转,狩自然很高兴。

        “啊,狩,是你啊!”真衣高兴的跟他打招呼,“真抱歉,我不能站起来迎接你了。”

        “真衣!”狩有满腹的话想说,可他不善于言辞,傻呵呵的站在门口挠着脑袋,只是一个劲的叫着真衣。

        他这个傻乎乎的样子,让雪乃差点没笑出来,“这样好了狩,你既然有时间的话去帮忙去找下风伽好了……”

        “好!”狩半刻也不停就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上原他去哪了?”一直靠输液来维持身体机能,突然醒来的时候一定会有进食的欲望,雪乃给她准备的一杯温水恰好的解决了问题。

        “上原啊,”雪乃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他跟那个很奇怪的木叶忍者离开了。”

        “木叶忍者?他们不是……”太多信息没有了解,真衣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战争早就结束了真衣。木叶忍者这次来……奥,我也不知道木叶忍者来干什么来着。”

        ……

        岩隐村戒严了,不能出去找个僻静的地方谈话,上原邀请大蛇丸去了汉的家里。

        “请。”只是两分钟而已,上原就准备好了茶具。

        当大蛇丸饶有兴趣的看着挂了一整面墙的肖像时,上原已经把茶水烧沸三遍了。

        滚烫的茶叶随着清水浮沉着,渐渐展开,白色的茶水渐渐的变成了青绿色,香气袅袅。

        听说风伽和蛙蛙他们作为风魔一族候选的家主来培养,茶道的礼仪是必修课。最恰当的应该是在水将沸腾未沸腾的时候放进茶叶,这样茶水会在最短时间着色。

        但是上原倒不用那么麻烦,他的茶叶什么时候放进去都会有漂亮的色彩,超漂亮的色彩有着梦幻星辰般的迷蒙感,比普通茶叶好看太多,因为他的茶叶放了色素……

        “这些事你的同伴吗?”大蛇丸没有去品尝上原无数化学添加剂制成的茶水,反而把墙壁贴着的肖像从头看到尾,“三十一名人,看起来还都是小鬼。你画下了他们的肖像,最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东西,最喜欢的话……”

        “我是怕自己忘了,”上原端起两杯清茶一杯递给大蛇丸,一杯自己轻抿着,“忘了,就是背叛。”

        “本大爷不是天才,可击败过木叶天才无数。包括木叶白牙,包括你们三忍。”上原带着笑意看着大蛇丸,尽管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可上原的话也太有敌意了。

        “小鬼,牺牲过这么多同伴,你该如何看待战争?”

        “战争?”上原吃吃一笑,“按照我们那里的话说,战争是促进发展必不可少的手段。”

        “拿你们木叶来说吧,”上原举起杯子示意大蛇丸满饮,“通过战争,木叶和宇智波通过武力威慑了无数火之国境内的家族,最后木叶村建立了,忍者家族之间的战争结束了。”

        “如果忍界只剩下一个忍村,和平大概会真正的到来。”口渴了,上原一口饮干清茶,加了蜂蜜的茶水口感很好。

        三忍之中,更像哲学家的是自来也,他用一声去追寻如何让忍界和平下去的方法,结果却殒命在途中。

        哲学家大多脑子不正常,但是今天脑子不正常的是大蛇丸。

        “救醒了,我很感激,谢谢。”上原正对着大蛇丸深深地鞠了一躬。

        “但是我很好奇,岩隐的医疗忍者没有办法,纲手前辈好像也没有解决的办法,阁下……”

        “危险之中会激发身体的潜能,就算意识沉睡,身体的本能仍然存在,呼吸,心跳,血液的流动,等等等等。”

        “奥,懂了。”上原点了点头,他是真的懂了。

        回想起自己混过去的那段时间,有强烈的窒息感,这种状态下就算昏过去依然有强烈的呼吸并且醒来的欲望,在外力的刺激下,真衣真的就这么醒来了。

        “声音是很奇妙的东西。”说着,大蛇丸晃了晃手中的一个小册子,上原觉得有些熟悉,再一看,竟然是他交给雪乃的那些乐谱。

        “如果喜欢,送给阁下好了。”明知道要不回来了,上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这些乐谱的价值其实很高,里边收录的这个世界所没有曲子,每一首都是名曲。《天空之城》,《故乡的原风景》等等等等,就算上原什么忍术也不会,作为穿越者的他大概也会成为忍界最伟大的作曲家。

        ……

        要宴请大蛇丸以及纲手作为感谢,大蛇丸只是喝了一杯茶之后就离开了,纲手却丝毫不赏脸。

        “汢,用白眼帮我看看,我身上有没有咒印之类的东西?”与大蛇丸近距离接触过,上原不是很放心。

        “咒印是什么东西你先告诉我,不过,你身后好像插着一把苦无……”

        “啊?”上原愣了一下,他往后背一抹,果然拔下了苦无,苦无正钉在他背后的马甲上。

        “妈的,大蛇丸果然想偷偷干掉我……”上原骂了一句。


  https://www.shuyuewu.co/46_46944/225047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