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岩忍者日志 > 第五十一章 根笼罩下的黑暗

第五十一章 根笼罩下的黑暗


  旗木卡卡西再回到村子后,看到的是一片废墟的宇智波一族驻地。

  像雕塑一般矗立在废墟之前,卡卡西沉默良久。

  宇智波灭族之夜发生前,卡卡西,凯,等猿飞日斩一系的忍者们都被外派出执行任务,恰好不在村子里。

  事实上这不是第一次了,每当团藏有什么大动作,卡卡西就不可能在村子里。

  斜带的护额之下,卡卡西清晰的感受到写轮眼的存在。

  宇智波带土早已逝去,而今,宇智波一族也被毁灭了,卡卡西心情很复杂。

  在团藏日趋高压的强烈控制欲的统治下,木叶忍村内部酝酿在越来越强的不满情绪,这种情绪早晚有一天会爆发的。

  想来,阿凯如同发疯了一样毫疯狂接任务外出,他是一刻也不想呆在村子里了。以阿凯的性格,他无法呆在连空气都充满着压迫感的村子呆上太久。

  “卡卡西,离开这里,不要停留太久。”

  清理废墟的根部忍者挥手驱赶卡卡西。

  “收到。”卡卡西一副懒散模样,举手示意,“再呆上片刻。”

  目前的木叶忍村,让卡卡西极度不喜欢,但是他目前想不到好的解决办法。

  叛乱吗?不,不能蛮干。蛮干也行,一定要有足够的力量才行。毕竟,强大的宇智波一族眨眼间就覆灭了。

  心情不好,就会连饭都吃不下的。

  木叶村的美食很多,就比如卡卡西面前这碗一乐拉面。面对美味的拉面,卡卡西动也没动。

  鸣人今天没来,卡卡西就是给鸣人点的。

  “卡卡西,一个人发呆啊。”

  “鹿久,是你啊。”卡卡西的死鱼眼上翻一下,看了鹿久一眼,算是打过招呼了。

  “先是猿飞一族被镇压,然后又是宇智波一族,接下来会是哪个家族呢?”卡卡西疲惫的揉了揉眼角。

  “卡卡西,我们遇到的难题跟先辈们遇到的可不值一提。会好起来的。”

  “不管我们选择做出改变,还是由后来者做出选择,未来一定会是光明的。”

  “遮蔽了阳光木叶,会提供了庇护。被根所笼罩下的,只会剩下黑暗。”

  “而我们,不可能永远处于黑暗之中。”

  鹿久此来,貌似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和卡卡西说,但是卡卡西了解到了鹿久的态度。

  到了目前的状况,奈良鹿久也力不从心了。

  鹿久是自荐成为团藏的狗头军师的,如果不是鹿久,猿飞一族可不是被镇压了那么简单,而是灭族。

  宇智波一族叛乱可能是团藏找的借口,猿飞一族的叛乱可是真的叛乱。

  卡卡西也把希望寄托于自来也,或者纲手,但是一想到跟团藏同流合污的大蛇丸,卡卡西就觉得一阵无力。

  在不长也不短了的忍者生涯中,卡卡西从未像现在这般迷茫。

  “一乐,我走了。这份拉面……”

  “明白,留给鸣人小鬼。”

  一乐从后厨里走出,拉开门帘,“注意吃东西啊卡卡西,接着!”

  一乐把一份简单的便当远远的抛给了卡卡西,卡卡西谢过。

  宇智波一族的废墟在渐渐被清理掉,连着好几天,一个穿着黄色衣服,黄色头发的小鬼,像一只小狗一般蹲在一旁看着来往的人群在找东西。

  在他身旁,有三个小鬼如他一般的姿势在蹲着。

  “鸣人大哥,我们还要这里等多久啊。”木叶丸抱怨,“我可是饿了喂!”

  萌黄和乌冬也随声附和。

  佐助他家没了,小鸣人有预感,佐助不会再回来了。

  又一个朋友没了。鸣人心中失落万分。

  与原著不同的地方,原著中是宇智波一族覆灭后鸣人才结识到宇智波一族的遗孤佐助。

  在这个被上原搅乱了的位面,鼬很尊敬波风水门,因此也很喜欢鸣人。鸣人是没有朋友的,鼬有意让佐助主动去接触鸣人。

  因为还小,佐助没有养成狂妄的臭脾气,反而,佐助很喜欢一见面就要请自己吃烤鱼的鸣人。

  对鸣人来说,佐助也是为数不多的对他流露善意的同龄人。

  每一个对鸣人有善意的人,都被鸣人视为珍视的朋友。

  鸣人不知道木叶以前是怎样的,他以为木叶一直都是这样。他不明白,佐助的家为什么会被村子里的人摧毁了,大家不是同伴吗?

  没人给鸣人解答,疑惑就长久的在鸣人心中萦绕不去。

  鸣人开始在心中产生了对村子的怀疑,尤其是团藏。

  鸣人不喜欢团藏。

  在鸣人单纯的世界里,他尚不知痛恨为何物。

  ——

  “佐助,”正专心烤着野兔的鼬突然停下了翻动野兔的动作,鼬小心的看了佐助一眼,佐助正专心的看着野兔,“爸爸死了。”鼬是以尽量平静的语气说出真相的。

  “我早猜到了。哥哥回来时我就猜到了。”

  佐助比鼬预料的要平静。

  “你……有没有伤心或者什么的。没有人在后边追赶我们了,想哭的话……”

  “我并不想哭,”佐助嘴巴一抿,倔强的摇了摇头,“哭泣毫无意义。”

  鼬鼻子发酸,弟弟懂事的让人心疼。

  “应该可以了,佐助,你先吃吧。”

  “要哥哥先吃。”佐助懂事的把烤兔拿起递给鼬,“哥哥要更快的恢复体力才好保护我。”

  的确是这个道理,鼬微微一笑,抚摸了下佐助的脑袋,接过烤野兔狼吞虎咽起来。他饿坏了。

  “哥哥很担心有敌人来吗?你好久没休息了。”佐助拿出了苦无跟鼬炫耀着,“我的手里剑术也很厉害,在哥哥你休息时,我帮你警戒吧。”

  鼬是谁?谁敢在他面前说手里剑术厉害?

  因此,当佐助想炫耀自己的手里剑术时,鼬眉头一皱,表示怀疑。

  “交给我好了,佐助。”

  “在村子里时,爸爸不止一次说过,他总有些不安的感觉。”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现在一切灾难都发生了,而我们也逃离了村子。我反而安心多了。”

  木叶到底成啥样了,让一个木叶忍者觉得危险四伏的外面比在村子里还有安全感。

  休息完毕,鼬和佐助准备上路。

  “佐助,像我这样,在护额上划上一道。”鼬指了指自己的护额,一道划痕破坏了护额的木叶标志,这是叛忍的标志。

  佐助愣在原地,茫然的抓着头发,“可是哥哥,我没有护额啊。”

  没有护额怎么办,当然是再抢一个去。

  越过火之国边防时,鼬干净利落的消灭一队木叶忍者,从血泊中捡出一个护额,递给了佐助。

  学着鼬的模样,佐助也把划了斜痕的护额带在额头上。

  团藏给自己树立起了两个强大的敌人。

  佐助的命运也被改变了,跟着哥哥一起流浪,总比跟着大蛇丸那个变态要好很多吧。


  https://www.shuyuewu.co/46_46944/5706695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