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重生之宅男完美生活 > 第二三二章 突破

第二三二章 突破

        安公子说是要对付米嘉,其实一直都没下杀手。自从晓琪递了米嘉的体检报告,还说要放米嘉一马呢。

        就算米嘉做完了项目,也就是赚了十几亿,对安公子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等米嘉出国,更加不会对安公子构成威胁。

        至于龙津旧城重建项目,能用当然好,不能用也没什么。安公子手握大批低息贷款,做什么都能财。

        别人可能急需非法集资,可安公子应该不至于,他本来就有很多资金。所以对米嘉的项目也不会是志在必得。

        怎么忽然间就要对米嘉下手了呢,还是直接威胁米家的父母这么下作,一点气度都没有。

        难道是米嘉装病的事情被安公子现了?

        “也许和你没关系,是安公子有毛病。”战兰说。

        “安公子有毛病?”米嘉思索起来。

        “也许他忽然缺钱,不抢我们的项目过不下去。”战兰说。

        安公子怎么会缺钱呢,本来就是扮演财神爷的角色。但也不一定,也许他是谋划做什么大项目,连银行都借不了那么多钱给他,只能从米嘉这里下手强抢项目拿去集资。

        “不管为什么,都和我们没关系。总之我们就是不能让他得逞。”米嘉说。

        “其实卖给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价格合理就行。”战兰说,“要不干脆我们自己集资。”

        “我们自己来干非法集资?”米嘉问。

        “合法集资啊,项目本来就是我们的,我们都不用集资,直接变成股份制公司,把股份拿去卖掉就行了。”战兰说。

        “卖掉也是一个办法。”米嘉说。

        把股份分散卖给大公司,安公子要收就没这么容易了,起码要经过好几轮的谈判。

        不过最后也没什么区别,股份落在安公子手里,或者其他人手里,都很有可能会被用做非法集资。

        毕竟老老实实干活是没用的,来钱太慢,万一碰上经济波动,公司破产,项目停止,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如搞金融,一下子把几十年的钱都给赚了,甚至把不是自己的钱也给赚了。

        为什么富年年换,因为大家的资产都不是真金白银,而是股票。股票的价格是怎么算出来的?

        不论现代经济学理论怎么包装,实质上一家公司和奶牛差不多。奶牛的价值在于产奶,价格就是一辈子能产的奶减去饲料疫苗等等损耗。

        公司也是一样,价格应该就是可预见未来能赚的钱,减去公司运营的损耗。再吧这些钱平均分到股票上,就是股票的价格。

        但是能赚多少钱的预期是可以操纵的,有好消息股价就会涨,有坏消息股价就会跌。

        跌跌涨涨,富的位置不断变换,但其实他们根本没赚到那么多钱。不论天喵还是狗东还是苹果,可能到倒闭那天也不会赚到股价那么多钱。

        米嘉也可以学习他们,把巨龙地产变成股份制公司,然后不断吸收战略投资,把股份卖掉。

        这可是两千亩,好几百万平的大项目,而且最大的难关拆迁已经渡过去了,剩下的都很容易,肯定有很多投资者感兴趣。

        只要米嘉把股份卖了,就可以吧能赚的钱都赚了,不能赚的钱也可以赚了。他拿着钱去国外享受生活,把这一堆摊子全部交给别人。

        别人买了这么贵的股票,显然也不可能老老实实把项目弄好卖房赚钱,肯定也是要尽快把钱赚回来,赚得越多越好。

        “别想了,先去睡觉吧。”战兰说。

        “好吧。”米嘉说。

        这里当然是分开睡的,一人一间房。养猪场里面很安全,不用担心保安问题。

        这儿非常僻静,入夜了外头一个人都没有,用红外线加上狼狗,不论开车来走路来,都会被现。

        米嘉躺在床上,思绪万千,正要睡觉,战兰就摸进来了。

        “怎么了?”米嘉问。

        “你这阵子很辛苦吧,我给你按摩。”战兰说。

        “哦哦,好吧。”米嘉说。

        “躺下去,反过来,脱衣服,我先帮你按摩背。”战兰说。

        “干嘛要脱衣服?”米嘉傻乎乎的问。

        “脱了衣服好按摩啊。”战兰说。

        米嘉脱了上衣躺在床上,战兰给米嘉按摩。她的手法进步了很多,按得很舒服。按着按着到屁股。

        “怎么样?要不要大力一点?”战兰问。

        “不用了,这样就好。”米嘉其实觉得力气大了点,按着打腿有些酸。

        不过按完是真放松,意犹未尽的时候,战兰停了下来。

        “好了,到你给我按了。”战兰顺手把睡裙给脱了下来。

        米嘉伸手按上去,心里顿时一热。他和战兰这些天都睡在一起,有很多亲密接触。可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只有米嘉和战兰两个。

        屋子里没有其他人,所以可以肆无忌惮。不像前些日子,动作大一点就怕惊醒床上其他人,还有外面孙队长他们。

        很快两个人缠在一起,米嘉就出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吃饭的时候肉筋塞在牙缝里,舌头能感觉到,手却找不到。现在则是手能摸到,真刀真枪却找不到。

        米嘉出了一头汗,战兰忍不住笑出来。

        “笨死了。”战兰说。

        米嘉羞愧的低下头,无言以对。

        “过来。”战兰说。

        总算是成功了,米嘉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早上,米嘉又现了一个问题,尿尿分叉了!完全没法子控制方向,顿时就把马桶给淋得乱七八糟。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要是没有实际经验,怎么会知道居然还会有这种事。

        以后买新房子装修,厕所里面不能只装马桶,恐怕蹲坑也不行,范围太大了。应该装尿兜,又大又宽那种。

        为什么新房装修的时候,没人考虑过这一点呢?大家都装马桶,要么装个蹲坑,没人在家里装尿兜。

        难道这是不正常的,是出问题了?米嘉拿出手机偷偷摸摸的搜索尿尿分叉,看了半天,总算确定自己没问题。

        应该没问题吧……

        “小嘉嘉?你上那里去了?”战兰也醒了,在卧室柔声软叫。

        “我在洗手间。”米嘉赶紧把手机收起来跑出去,“怎么了?”

        “拿我的衣服过来。”战兰说。

        “你的衣服在哪里?”米嘉没看到。

        “我还要问你了,把我的衣服扔到哪里去了?”战兰说。

        米嘉找了好一阵子,才从床底下找到,怎么会掉到这里来呢。昨天晚上的战况实在是太激烈了啊。

        “去拿点早餐给我吃。”战兰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不一起出去吃吗?”米嘉问。

        “我腿软!你个死人那么大力抓着人家。”战兰满脸绯红。

        “明明是你自己在那叫大力一点大力一点。”米嘉说

        “老板?”张之敲门。

        “你等一会儿!”米嘉赶紧穿衣服。

        “进来吧。”战兰却说。

        这时候怎么能进来,米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之就走进来了,一脸的风平浪静,好像完全没有什么不对,“老板,你父母到了。”

        “啊?怎么这么快。”米嘉说。

        “昨天晚上连夜进去接人,早上五点出的,现在已经七点半了。”张之说。

        “七点半了吗?”米嘉一看手机,还真是七点半了,平时他六点就起来了,可见体力消耗真是大。

        “我去看看。”米嘉说。

        “我也去。”战兰说。

        “你不是……”米嘉还没把腿软两个字说出来,就被战兰狠狠地瞪了一眼,只好咽了下去。

        米嘉的父母已经在客厅喝茶,战乐一本正经的说:“来尝尝这个松雾茶,是米嘉从省城带回来的。”

        “我还是喜欢喝红茶。”米嘉父亲说。

        “这个养猪场好大啊。”米嘉母亲说。

        “一年能出二十万头猪!”战乐自豪的说。

        “这么多啊,龙津能卖得出去吗?”米嘉父亲问。

        “主要供应省城,龙津本地没多少。”战乐说。

        “一头猪一千多两千块,二十万头猪那不是……三四亿了?”米嘉母亲一算账吃了一惊,“一年赚好几亿!”

        “没那么多,这猪还得吃饲料呢,还有这么多人工水电租金什么的。”战乐说,“远远不如小嘉,他现在做的项目,规模上百亿,至少也能赚个十亿八亿的吧。”

        “上百亿?这不能吧。”米嘉父亲说。

        “我还往少里说呢,光是拆迁就得上百亿,建房子也得大几十亿,要是按售价的话,可能会好几百亿呢。”战乐说。

        “哎,有多大的本事做多大的生意,小米也太激进了。他要是做几十万的生意赔了,把房子卖了好歹能赔得上。做百亿生意,要是赔了可怎么办?”米嘉父亲唉声叹气。

        “不会赔的,这个项目最难的就是拆迁,拆迁这一关一过,以后就是坐着等收钱。”战乐说,“我活了几十年,见过无数少年英才,好像小嘉这样的,真是从来没见过。”

        “爸,妈。”米嘉听到好生惭愧,赶紧出来,不让战乐继续高谈阔论下去,“战叔叔,你们都这么早啊。”

  https://www.shuyuewu.co/47_47857/245705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