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术士客栈 > 第五十一章 血泪哭诉求援手

第五十一章 血泪哭诉求援手

  “你若不肯饶我也没关系,”夏提刑往地上一跪,扯开衣襟,露出了胸膛,“我早就不想活了,开膛破肚、割喉剜心,哪怕是掉脑袋也就疼那么一下。”

  他的胸口上有一道骇人伤口,大概有一尺多长,因为没用疮药,伤口上已经化了脓,肉向外翻着,飘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这口子天天都疼,疼的我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要不是为了这群贼囚攮的,我他娘的早就寻死去了,死了挺好,死了还能看见娘子,看见我那小妮子,就算让我下十八层地狱,能看她们一眼,我也心甘情愿了。”

  说话间,夏提刑的眼泪下来了,在场的人都知道夏提刑平时的所作所为,对他自然不会有丝毫同情,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眼泪不是假的。

  “宁王出兵的时候,吕佐青那狗日的来找过我,他让我弃暗投明,他让我良禽择木而栖,他让我投靠宁王当刑部尚书,我啐了他一脸,我扇了他一耳刮子,张校尉让我杀了他,我他娘的一时心软,没下去手,我饶了这个狗日的畜生,我害死了一家老小!”

  夏提刑双眼血红,继续说道:“张校尉有两千兵,我有四百多个差人,我们都打过仗,我们知道打不赢宁王。雨陵城太他娘的大了,我们也守不住,我们只想着守住三天就行,三天一过,朝廷肯定派援兵,我他娘的还想,我这么拼命给朝廷守城,就算不给个刑部尚书,也能给我官升一级吧?”

  “我他娘的真是蠢呐,蠢成我这样当真是活该呀!”说到痛处,夏提刑捶胸顿足泣不成声,“我和老张整整守了五天,两千多人顶着几万人呐!多少弟兄死在城头上了,援兵连个鬼影都看不见呐!”

  夏提刑哭了许久,擦擦眼泪道:“那狗日的吕知府,带着衙差抓走了我和老张的妻儿,偷偷跑到城外交给了宁王,老张的三个儿子被活活烧死了,剩下的女眷当着我们的面被糟蹋死了,老张疯了,带人出了城,去找宁王拼命,这个杀才,他哪能近得了宁王的身,刚一出城就被剁成了肉泥,我他娘的也不想活了,可身后还有几百个弟兄,我得让他们活呀,都是好儿郎呀!我带着他们冲出来了,两千多号人,就剩这五百个,跟着我冲出来了!”

  说到这里,夏提刑趴在地上磕了几个头,道:“我要报仇,给弟兄们报仇,给妻儿报仇,给老张报仇,我没本事,斗不过宁王,但我一定要杀了吕佐青那畜生!白大爷,我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了!”

  白冉冷冷的看着夏提刑,由着夏提刑把脑门磕的直流血,却也没说一句话。

  “我知道你恨我,你怎么恨我都成!”夏提刑道,“只要杀了吕佐青,我由着你千刀万剐,我只求你帮我一把,我不用你打仗,我只求你帮我拾掇了吕佐青身边那群术士,我实在对付不了他们,我求你了,当真求你了,白大爷,你帮我一把!”

  夏提刑接着磕头,白冉转脸对牡丹道:“他脖子都伸出来了,你怎么不砍呢?”

  牡丹皱着眉头道:“当,当真杀他么?”

  白冉道:“你说呢?仇不报了么?”

  夏提刑喊道:“姑娘,等杀了吕佐青那畜生,你想怎么报仇都成,夏某不逃不藏,这颗人头高低留给你,你怎么处置我都行!”

  白冉叹道:“夏大人,你找错门了,我从不帮人寻仇,莫说是你,就是我家娘子,我也不曾帮过。”

  夏提刑道:“算不得帮我,却是为了雨陵城,你也曾在雨陵城谋生,而今可还知道雨陵城的模样么?”

  白冉冷笑道:“那又怎地?我自食其力罢了,却又欠了雨陵城什么?”

  夏提刑道:“倘若宁王重夺雨陵城,你这南山还守得住么?一千人擒不住你,一万个人呢?十万个人呢?你一己之力可与一国之力相抗么?”

  “说的什么蠢话?”白冉放声笑道,“帮你夺回雨陵城又如何?凭你带那五百个杂兵,就能守得住雨陵城?就能与一国之力相抗了!”

  夏提刑道:“阳明先生说了,拿下雨陵城,断了宁王的后路,宁王必败无疑!”

  白冉道:“阳明先生骗你了你,他无非想让你弄出些声势,好让宁王分心罢了,他若有那福分打得赢宁王,雨陵城早晚还得回到朝廷手里,他若打不赢,朝廷自然也会出兵收了宁王,若是朝廷还打不赢,让宁王当了皇帝,我至多搬家就是了,四海之大,难道还没有我容身之所么?”

  夏提刑被白冉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和尚突然在旁边冒出一句,道:“要搬你般,我是不搬。”

  陈达在旁道:“掌柜滴,咱们血战这么多时日,不就是为守住这个家么?雨陵城若还在反贼手里,这家还是守不住滴呀!”

  丽娘道:“再去打一仗吧,咱们夺回了雨陵城,朝廷也不会不管,等朝廷援兵到了,宁王的后路也就断了。”

  张七爷道:“猴崽子,咱们都是大明的男儿,该流血的时候可含糊不得。”

  烟翠也道:“雨陵城是我们姐妹的根,我们还打算回去做生意呢。”

  众人七嘴八舌炸了锅,白冉大喝一声道:“别吵!此事与你们何干!管他是谁家江山!又与白某何干!白某靠自己本事吃饭,没拿过朝廷一文俸禄,谁做皇帝又与我何干?”

  白冉转身看着牡丹道:“这件事只和两个人有干系,这狗日的提刑欠了云杉一条命,云杉被他屈打成招做了冤死鬼,而今有冤报冤有仇就得报仇!”

  牡丹垂着头没作声,白冉转眼又对李青道:“还有你,这厮差点害死你弟弟,虽说事情过去了,这仇你若是想报,倒也来得及!”

  李青也没作声。

  白冉笑笑道:“都舍不得动手,都是大明的好子民,好说,我破一回例,替你们把仇给报了。”

  白冉取来了铁戟,对夏提刑道:“提刑大人,我劝过你,这辈子别来找我的麻烦,你不听劝,还是来了,而今还有什么话说?”

  https://www.shuyuewu.co/49_49597/4709815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