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术士客栈 > 第一百零一章 再展绝学探春色

第一百零一章 再展绝学探春色

  不用问,这法术的确该学,虽然只有一柱香的时间,但能把一只普通的公鸡变成神兽,这样的法术也无愧于点金指的威名。

  可这老和尚是当真的么?

  什么也没给他。只是答应让他在雨陵城玩上三天,就把这么罕有的法术教给白冉,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些来的太便宜?

  “当真教我这法术么?”

  “出家人不打诳语。”

  白冉点点头道:“诳我也不怕,我若是练不成法术,你也别想去城里找姑娘。”

  “我去城里又不是为了姑娘……”

  “这些话留到日后再说,听清了,是日后,”白冉道,“既然说要教,现在我就学,掐诀还是念咒,有什么手段只管说。”

  和尚道:“念咒好说,只是这里边的指法今天不能教。”

  “为什么不能教?”

  和尚道:“眼下不大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我再去找一只鸡来,你再点一次给我看就是了。”

  和尚摇摇头道:“点不得,这法术,一天只能用一次。”

  “为甚?法力消耗很大么?”

  和尚道:“消耗倒也不算多,但施术的手段不比寻常。”

  白冉道:“有什么不寻常?”

  和尚道:“你且说说看,所谓正道法术和旁门法术到底差在什么地方?”

  白冉脱口而出道:“正道能练成境界,旁门练不成。”

  和尚道:“为什么练不成?”

  白冉思忖片刻道:“这等事,我哪里知道?”

  和尚笑道:“你且仔细想想,施术之时,正道偏门有何不同?”

  白冉想了许久,直到想起李伏的手段,似乎有了些感悟。

  正道和旁门,李伏都有建树,但不念咒,不掐诀的法术,大多来自旁门。

  “正道法术来的慢一些……”白冉喃喃自语道。

  和尚点点头:“就快说对了,你再想想,为什么正道法术来的慢?”

  白冉又想了许久,道:“正道法术,动不动就要用到全身气血,旁门没那么麻烦。”

  和尚笑道:“说中了!正道注重修为,旁门只重术法,正道法术要调集全身之力施术,旁门法术用在哪里,气力就在哪里,既然是点金指,法术全在指尖上,一日施术一次,气血尚可驾驭,施术两次,气血失控,谁驾驭谁,可就难说了。”

  白冉道:“怎么叫难说?”

  和尚道:“第一次施法,是你操控鸡,第二次施法,指尖经脉颠倒,就可能变成鸡操控你了,到时候把你也变成一只鸡,捉虫子,吃谷子,弄不好还能下蛋呢!”

  白冉怒道,“我要变也是变公鸡,公鸡能下蛋么?”

  和尚道:“能不能下蛋,等你学成了,一试便知。”

  白冉自然不愿意相信这等鬼话,可和尚如是说,他也不好勉强,只得先记下了咒语:“气由心出,通达顶门,顶门连指,指尖连心,百兽百灵,听我心音,心音所至,点指成金。”

  翌日天明,白冉早早的抱着一只公鸡来找和尚,和尚缩在床底下,对白冉道:“今天不点鸡,点老鼠。”

  老鼠?昨天倒是听他说过,老鼠能探墓,虽说白冉对盗墓的事情没兴趣,可如果真能让老鼠有这份灵性,日后能做的事情可就太多了。

  捉老鼠可不像捉鸡那么容易,幸亏白冉有一手真功夫,他以前卖过耗子药,且把那香饵放在老鼠洞,不多时便引出了一窝耗子。

  白冉捉了一只最精壮的耗子交给了和尚,和尚正要念咒,白冉拦住和尚道:“你先别急,这法术既然只能用一次,你且慢慢演示给我看。”

  和尚道:“我正想让你看个仔细,老鼠和鸡不一样,鼠类不擅战,却擅探,今日先教你探术。”

  咒语还是一样的咒语,唯一的区别是最后一个字是:“探!”

  白冉按照老和尚的吩咐,按照“土木金土”的顺序来回掐了两次诀,大喝一声:“探!”

  老鼠看了白冉一眼,把地上的诱饵吃光了,转身便走了。

  白冉转脸问和尚:“成了么?”

  和尚笑道:“你觉得呢?”

  白冉道:“我…………觉不出来。”

  和尚道:“你当然觉不出来,你的气用的不对。”

  白冉道:“怎就不对,却不是说从心口到顶门,再到指尖,咒语不是这么说的么?”

  和尚道:“我看了你的行气方向,你的气脉阻塞的厉害,气血走偏了好几次,如此一来,法术却不能灵验。”

  白冉叹口气道:“正因为如此,我才练不成正道法术。”

  和尚道:“你可得下一番苦功了。”

  白冉道:“莫说什么苦功,我还是觉得你那法术不灵!”

  和尚笑道:“你再去抓只老鼠,便知道灵是不灵。”

  “不用抓了,我备着呢!”

  白冉从怀里又掏出一只老鼠,和尚张着嘴道:“你把这东西贴身放着?”

  白冉道:“贴身怎地?老鼠最是可人,你看这模样,多招人疼。”

  这可不是瞎说,白冉当真喜欢老鼠,和尚也不知道该怎说,且念起咒语,运起法力,大喝一声道:“探!”

  老鼠双耳一颤,转眼不见了踪影。

  白冉愣了许久,对和尚道:“法术灵验了么?”

  和尚道:“它都走了,法术自然是灵验了。”

  白冉道:“你吼那么大一声,它能不走么?你这分明是懵事!”

  和尚道:“莫急,你先等着。”

  他把眼睛一闭,似乎在冥想,过了片刻,忽然脸一红,一脸猥琐笑道:“你家娘子在洗澡……”

  白冉大惊,赶紧冲回禅院,但见禅房热气腾腾,推门推不开,门被插上了,白冉焦急之下把门撞开,丽娘吓得大叫一声,赶紧遮住身子,见是白冉,松口气,喊道:“天杀的!你做甚来?快些把门关上!”

  白冉回身关上房门,一脸焦急道:“老鼠呢?老鼠呢?”

  “你疯了怎地?找什么老鼠?”丽娘走出了浴盆,白冉回身道:“遮起来,看到了!”

  丽娘道:“看到就看到了,有什么地方你没看过?”

  白冉道:“不是我看,赶紧遮起来,胸脯遮起来,下边遮起来,屁股也遮起来!”

  丽娘跳回澡盆里:“我有几只手?哪能都遮住?”

  白冉从角落里找到了一只老鼠,老鼠两眼发直,啧啧啧,正磕打着牙齿。

  

  https://www.shuyuewu.co/49_49597/4817988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