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幻符 > 67.狮子大开口?

67.狮子大开口?


  孙氏公子自以为这份报价已经很有诚意了,毕竟外面卖的清风符,价钱也就几个铜子了,效果最好最贵的也才20个铜子,他一口气涨了100倍,这个看起来土里土气的少年应该立马点头答应才对。

  肖柏果断的摇了摇头,连忙把符收了起来,一脸不爽的反问道:“你当我是乡巴佬吗?还想讹我?荷心舫里一顿花酒都不止这个数了!”

  孙氏公子完全没料到他会这样对比,一时间有点懵逼,下意识的辩解道:“这...这根本是两码事吧?”

  “怎么会是两码事?你买我的符,不就为了凉爽与舒适,图个享受?你去荷心舫,也是图个享受,这不就是一码事吗?”肖柏理直气壮的反问道,“再说了,我的符一张可以用十个时辰,你在荷心舫里能呆十个时辰?”

  这...好像还真是不行?孙公子还是第一次遇见肖柏这样的对手,脑子暂时跟不上他的节奏,只能勉强答道:“可这荷心舫,天底下只此一家...”

  “难道我的符还有别人卖?”

  这下孙公子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倒是一旁跑海运的大船头接着开口问道:“那这位小兄弟,你打算卖多少?”

  “emmmm,我想了想,这符毕竟是一次性的,用光就没了,也不好卖太贵,那就...”肖柏捂着下巴,最后犹犹豫豫的报出了自己的价码:“一张一片金叶子吧!”

  这个价钱,成功的让在场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这个一碗面5个铜子,店里小厮辛苦一个月才挣来八个银元的泉城,几个铜子一张的清风符对老百姓都算是奢侈浪费,而眼前这年轻人居然叫出了一片金叶子的价码?!还是一次性的?!

  这人是疯了还是病了?路人们不约而同的冒出了这个想法,关键这东西的效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就是降温解暑嘛,没有就没有呗,这么多年的夏天不也是熬过来了?

  就连大小姐都忍不住伸手从两边捏住肖柏的脸颊,用力向左右两边拉扯着,让他变得像青蛙似的,嘴上还埋怨似的说道:“你都在胡说些什么啊?!你知道一张金叶子有多值钱吗?!”

  “你别胡扯鸭!变丑了会娶不到老婆的!”肖柏从大小姐的魔爪下挣脱开来,又对着其他人问道:“有人想买吗?”

  理所当然的没什么人回应,因为这价钱实在太过夸张了,就连最开始表示出强烈兴趣的孙公子和船老大都沉默了,皱着眉头,不知道在纠结着什么。

  默默旁观的张一琦顿时露出一脸讥笑,暗道这乡巴佬真是不识抬举,什么都不懂就想学着别人薅肥羊?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好机会,连忙挤进人群,冲着肖柏嘲讽道:“一张破符就敢卖那么贵?我看你完全是不懂喔?”

  这番话,其实也是其他人的心声,只是碍于林家面子,没人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罢了。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肖柏正打算开口说点什么,却听见人群外面飘过来一副懒洋洋的声音:“一片金叶子,我要了。”

  众人闻声望去,发现居然是那位砺剑阁年轻的使者?他看上去也就20来岁的样子,当即从怀里摸出了一片金叶子,屈指一弹,这金叶子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缓缓的飘向了肖柏。

  肖柏本想伸手去抓,但刚伸到一半又觉得有些不对,改用两指小心翼翼的夹住了叶片的末端。

  “哈哈哈。”那年轻人笑了起来,“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江湖经验倒是老道。”

  这番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倒是解说员那边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这是无形剑气,你方才若是直接用手抓,恐怕会被剑气割伤...”说着,他又怒目瞪向那年轻人,逼问道:“既是要交易,又为何出手伤人?”

  “你可不要胡说,你看他哪被我伤到了?”那年轻人反问道,又屈起两根手指,对着肖柏勾了勾,继续道:“东西拿来。”

  肖柏想了想,也屈指一弹,把那符射向了年轻人,他手头也暗暗的用上了几分力道,空气中传来嗖的一声轻响。

  而对方很随意的伸手,轻松的接下了这块符,看也不看,转手就丢给了身旁那位年迈的使者,又接着说道:“虽不算多好的寒物,但给你用来养剑,倒是够了。”

  “多谢师叔。”那年迈的修士连忙作揖,毕恭毕敬的说道,又连忙解下身后剑匣,将刚买来的符拍了进去。

  凉意消失,热气再度弥漫开来,众人这时才明白,原来那个年轻人才是长辈?

  “这符你每月能做十张?很好,我砺剑阁全要了,就按你说的价。”年轻人又继续对着肖柏说道,虽说他之前莫名其妙的出手试探显得很不友好,但出价倒是极为豪爽,居然像个冤大头似的一口全吞了?

  “不愧是砺剑阁啊,真是财大气粗啊...这么奢侈的享受,也只有他们烧得起了吧?”

  “你没听见那人刚才说的吗?别人是买来养剑的,我听闻砺剑阁有一门特别的养剑术,需收集各类炎物和寒物,别人可没想着用来享受...”

  “想不到这小子看着平平无奇,一个月都能赚到10片金叶子了!身边又有美人相伴,真是羡煞旁人...啊!嫉妒让我面目全非!”

  这还不够...

  砺剑阁的慷慨解囊,让原本就有些犹豫的狂龙帮的船老大也咬了咬牙,开口问道:“小兄弟,这符你每月能否再多制一些?我也想买下一点。”

  他也想通了,这符虽是贵的离谱,但只要用在最难熬的时候,别让船上伙计热出病来,多的钱都省下来了。

  见到船老大都咬牙了,那孙家公子也没办法,只能跟着说道:“对,还有我,我家里有位长辈一向怕热,我也需要买一些回去孝敬。”

  就连玄清观的观主清义道人都开口了:“巧了,我方才正想开口来着,想不到这符居然这般抢手?那依我看,我们几家不如好好商量商量怎么分配的问题?”


  https://www.shuyuewu.co/50_50569/4871357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