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训夫攻略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温和之怒

第一百八十三章 温和之怒

  郑智撇第二眼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猜着他心思的顾遥劈头盖脸一顿说。

  “你那什么眼神?他们东家是姚飞飞,这你都猜不出来?都说大脑门的人聪明,你的聪明,都用在胡思乱想上了不成!最最最扎心的,是你想的全部不对。你说你想那些能做什么?”

  看着耳朵瞬间红透的郑智,小二憋笑,掌柜面露不忍。

  这位顾姑娘倒真有他们东家的气势,生起气来,骂起人来,真是半点都不客气啊!

  感同身后,为了搭救可怜的郑智,掌柜咳了咳,似在提醒顾遥还有他这个外人,实际却是借咳嗽,缓解憋不住的笑。把笑送出去后,掌柜的开口:“顾姑娘,你这金牌可用。按东家定下的规矩,手持铜制金牌的人,可以任意饮用所有茶水、吃所有茶点。”

  顾遥颔首,表示明白。

  孟晖离去时带走了自己的小厮,现在陪着郑顾二人的,都不是外人。顾遥指着寒香青山崖山三个,吩咐小二:“小二哥,你给他们几个在厅内安排张桌子。视野不必很好,能歇歇脚、暖暖身子就好。茶水,上秋茶碧螺春。”

  秋茶是最便宜的,但碧螺春,拉高了茶的档次。

  更好的茶,寒香都喝过。现在,她喝得更仔细了,仿佛那是人世间仅剩的甘甜,沾唇即抿,喝得极慢。以为你青山,直接把崖山撵走了。如今,角落里的这张小桌上,只有她和青山两个对坐着。对面青山的眼光,好放肆,好羞人。

  临河内室,小二上过茶点后,退了下去,细心地帮二人把房门关上。

  顾遥揪着郑智坐下,挨着他,好奇道:“你长得这么好看,又对我好,我心里不可能有别人的。做什么总生那些子虚乌有的气?”

  “我几时生气了?你看错了。”郑智坚定地说道。

  每次都这样,拒不承认。

  可是,日子不能这样过啊,多不开心。于是,顾遥便道:“那我不管,你刚才那个样子,我便觉得是生气。郑智,你心里有什么,想让我知道的,一定要跟我说。因为,我不见得每次都猜对。若有一日,你和别个姑娘在一起,刚好叫我撞见了——”

  “不会有那么一天。”郑智斩钉截铁地说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顾遥炸毛,忽而泄气,道,“那我换个说法。如果,有一天,你看见我和别的男人——”

  “你敢!”

  没有生气的郑智,以口封住顾遥那张不会说话的唇。

  从霸道到温柔,从愤怒到满足,两人渐入佳境……

  顾遥像只餍足的猫儿,懒洋洋地趴在郑智肩头,瞄着屏风上的字,细细揣摩着字后执笔那人的心意。郑智嗅着姑娘的柔软的发丝,不时地拿唇去碰触一二,极为克制。

  有那么一瞬,郑智甚至想,要不要想个法子,先满足了自己。

  他也知道自己总这样不好,但是,他控制不住。也许,赶紧把人娶回去,就不会这样了。怀揣着这种侥幸心里,郑智迅速恢复神智,仔细琢磨起来。

  顾遥不管他,看够了屏风,推推郑智,俩人换了个方向,顾遥看着静静流淌的河水,不说话,浅浅笑着。

  酉时末刻,不知哪里混了这半天的孟晖归来,郑智痛快起身离去。孟晖便问顾遥:“他怎突然这么好说话了?”

  “大概躺久了,性子温和了许多?”顾遥辛苦胡扯着,催道,“快些吧,都这个时辰了。”

  晚晴楼就在河对岸,但是要绕一下,待顾遥赶到时,孟瑄几个已等了许久。顾遥看了一旁小山似的礼物,瞪了顾珍一眼。

  顾珍没好气道:“快换个眼神。这里头的东西一半是你的,十一叔给我们买一个,都要给你捎一个。我们不喜欢的,他知道你喜欢的,也会买上一份。”

  “嗯?圣上赏你银子了?”

  孟瑄不知哪里弄了把折扇出来,他拿着折扇当家法棍,敲了敲顾遥的肩膀,笑道:“小孩子家家的,少想这些有的没的。”

  顾遥却从给他眼睛里读到了伤感。

  眼下却是不好细问的时候,顾遥只作没看见,将自己方才买的一对玉兔,送给顾璇做生辰贺礼。玉兔的成色并不好,说是玉兔,没准是石头做的,统共用了二两银子,吃亏也有限。

  顾璇属兔,小兔子的东西,她不知道有多少。见又是玉兔挂件,便故意道:“这绣囊不错,我收下了。”

  顾遥:……

  接过玉兔,顾遥指着兔脑袋叫顾璇看。原来,那玉兔脑袋上竟有一个“璇”字。用手刦摸,却又平滑如水。这是,把字嵌入石头里?

  这么说来,这二两银子还是很值得的,传承的宝贝啊!

  顾璇复又展颜。

  顾琅便吩咐上菜,菜色倒也不多,统共二十六个。按照江南标准,两汤二十四菜,六点心六凉六热六荤菜。顾遥本以为他们吃不完,结果,分量的不足,以及顾遥带头一圈风卷残卷,不过半个是时辰,菜便去了大半。

  顾琅就没这好运了,他对付吃了两口,便去安排船只的事。有个靠谱的哥哥,他们这一行,玩得尽兴,时间刚刚好,还省下了不下二十银子。

  是以,顾琅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一路横着不知名的小曲,回了鸡鸣寺。

  顾家的氛围却不是很好,顾琅轻手轻脚地带着蒙圈的妹妹们,屏住呼吸进了正房。大夫人方氏,正跪在老夫人的面前,旁的话也不说,只道:“母亲怜惜啊!这些年,若不是母亲,我这日子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来呢。母亲让他们这些年,这会儿哪有功夫和他们计较什么?”

  老夫人面无表情地说:“是这样。我时日无多了,这会不计较,不给我儿子孙儿挣一份安宁,要等我死了,只能下十八层地狱的时候,再开始懊恼么?”

  这两人的话,都有些不对劲。

  公共场合,方氏从来不会说错话,老夫人一直是笑眯眯的。

  可方氏方才提醒了老夫人,你老了,没必要和一帮孩子计较。哪知,老夫人并不肯听这样的话,方氏彻底没了主意。

  她可以不管夫婿如何,但是,这个婆婆却得争取呢。继婆婆,对她真的好。也因为有继婆婆,顾家后院十几年的日子,才有了些许光彩。

  这个顾谨啊,真是太能惹事了!必须尽快嫁出去!

  

  https://www.shuyuewu.co/51_51035/4724217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