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重生替嫁小绣娘 > 第182章 泼脏水

第182章 泼脏水

  方老头其实很早就回来了,他一直不敢进门,就躲在方家东侧墙头,想着等晚饭时候,家里人都回来了,他再进门。

  到时天都晚了,方蒋氏跟两个儿子想必也舍不得赶他出去。

  结果倒好,他没等来儿子,到时等来了一个不认识的老头。

  想她方蒋氏平日里都舍不得给他喝一碗糖水,现在竟如此爽快地给个陌生老头冲了一大碗,要说这老头跟方蒋氏没关系,打死他都不信。

  方老头等两人快要靠一起,这才冲出来。

  原本有些心虚的人抓住了方蒋氏的错处,怒火顿时冲破理智,他朝那老汉冲过去,抓住老汉的衣襟,一拳砸向老汉的侧脸。

  “你要不要脸,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来家里,我要杀了你!”方老头脑门青筋直跳,这一拳用尽了所有力道。

  那老汉也是个庄稼人,农闲的时候才会跑跑县城,而且这老汉足足比方老头高出半个头,在方老头拳头送过来时,头一歪,同时伸手,格挡住方老头的拳头,一脸的莫名,“你干啥上来就打人?”

  “打的就是你这个老不修!不要脸!”方老头红着眼,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老汉总算听出了前因后果来,他哭笑不得,眼见着方老头已经怒火攻心,没了理智,他仍旧攥着方老头的拳头,试图解释,“这位大哥你误会了,我就是你家公子雇的牛车,我都不认识你们。”

  “哄谁呢?”方老头可不信,以往方铮不是没有雇过牛车,可方蒋氏哪回给人倒糖水了?

  说这两人之间没猫腻,他是绝对不信的。

  “你还狡辩!”方老头想缩回手,“你放手。”

  这老汉脾气也是个好的,而且又在别人村上,他也不想惹事,便松了手,方老头兜头朝灶房冲,再出来时,手上多了一把菜刀,他拿着菜刀就砍向那老汉。

  “哎,我说你这大哥怎么不听人说?”那老汉再好的脾气也有些怒了,他牵着牛缰绳,跳上车,甩着鞭子,赶车牛车就跑。

  他心头是有火,可也不敢跟菜刀硬碰硬,“行,这趟算我倒霉,以后再不来你们村了。”

  方蒋氏已经被方老头这一连串的动作惊住了,她后知后觉地上前要拦住方老头,“你发啥疯?”

  “你给老子滚来,要不然连你一块砍!”新仇旧怨,方老头浑身发抖,要不是看在三个儿子份上,他真的就能把菜刀砍向方蒋氏。

  方蒋氏被方老头这无理取闹气着了,她掉头回院子,拾起墙上挂着的镰刀,也挥向方老头,“来,我看你能还是我能。”

  西斜的阳光透过刀刃,迸出一道刺目光芒,方老头眼睛闭了闭,混乱的脑子渐渐恢复清明,镰刀差点削掉他的鼻子。

  “你,你这老婆子想杀人灭口吗?”方老头如方才那老汉一般,急忙后退,“信不信我让全村人都过来看看你这老婆子做的丑事?”

  “叫,你现在就叫,顺便把村长也叫来,咱两正好和离,和离书我还留着呢,你等着,我这就去拿。”方蒋氏现在都有些恶心方老头了,自己浑身的债,竟还往她身上泼脏水,方蒋氏是坚决不能忍了。

  “你做出这种丑事,还有脸和离?”方老头在门口气的跳脚,“应当是我休了你,你赶紧收拾衣服离开我方家。”

  方老头回来之前并没打算真的和离,方才那一幕实在是气着他了,方蒋氏还死不悔改,这一瞬,方老头脑子突然一亮,觉得这恰好是个机会。

  这老婆子可是犯了七出,休了她已经是轻的,若他狠一些,直接都能叫她进了猪笼。

  方老头觉得自己才是个受害者。

  方铮跟冯轻远远看到方才那一出出。

  两人拦住了离开的老汉,将车钱给了老汉,方铮又再三道歉,老汉这才叹一声,消了气离开,离开前,还很可惜地摇头,“你这个后生怎会有那么个不辨是非的爹?”

  不等方铮回应,老汉已经赶车离开。

  怕是以后真的不会再踏进东留村的地盘了。

  等两人到门口时,方老头迎了上来,开始指责,“三郎,你娘是不是不守妇道,该被休?”

  方老头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附近又偶有村民路过,难免听了一耳朵。

  “爹,你不能这样误会娘。”冯轻看不下去了,她对方老头的感官是越来越差,这方老头是真真配不上方蒋氏的。

  冯轻嫁过来最晚,方老头又是公公,平日也避着儿媳,加之最近几个月极少在家,对冯轻已经有些陌生,在方老头看来,冯轻这话已经是冒犯他作为一家之主的尊严了,他没好气地斥责,“男人说话,妇道人家插什么嘴?”

  “三郎,还不让你媳妇快些回去?”

  方老头原先虽然糊涂,可也是明事理的,跟潘家几口住了一段时日,耳濡目染,竟学了潘家人的无理取闹。

  冯轻也懒得再跟方老头争辩,她握了握方铮的手,小声说:“相公,我先回屋了,你别生气,好好说话。”

  从站到门口开始,方铮脸色虽然无表情,可眼底黑云翻滚,显然已经到了极怒的边缘,冯轻怕方老头会对方铮动手。

  “我听娘子的。”墨云一层层散开,方铮恢复成平常的冷静自持,他还不忘提醒冯轻,“娘子自己喝些水去。”

  “嗯。”

  冯轻正朝里走,方蒋氏又冲了出来,手里拿了张和离书,这是后来方蒋氏另外又让方铮写的。

  “娘,你别生气,这事让相公处理。”冯轻拦住方蒋氏。

  方蒋氏脾气不好,方老头又阴阳怪气,到时话赶话,怕是又要争吵动手。

  有事关起门来说,全村多少双眼睛看着,总归对方家其他人不好。

  “这老头欺人太甚。”方蒋氏真的被气的不轻,妇人最在意的可不就是名声?

  这老头竟然不顾多年的夫妻,硬往她头上泼脏水,方蒋氏真是恨不得立时便跟这老头和离,不愿再跟他有任何牵扯。

  “娘消消气,相公那么厉害,肯定能帮娘解决的。”

  https://www.shuyuewu.co/51_51576/4722183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