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季如微修真纪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听耳老妖怪的灵文课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听耳老妖怪的灵文课

  “太不公平了!”冉安安大声叫道。许文清闻言瞪他一眼,正想挖苦两句,忽见姬如易离开,忙又跟了上去。

    主角一走,观众也散了场。冉安安上前问:“你们两个为什么旷课?”

  季如微还没回答,钟离晏就把抢先一步,说道:“我们组的事,和你们组没有干系!”

   “你……”冉安安变了脸色

  这小子情商太低了吧,季如微正想开口补救,这时远处有人叫喊,“安安,一块儿吃饭!”应该是她同组的人。

  “人家也是一番好意!”季如微有些生气的对钟离晏说道。

  “我就是觉得丢人!竟然连个梯子都爬不上!”他神情沮丧,话没说完,肚子里一阵乱叫,心念起饭厅的美味,钟离晏只觉得心已经飞了,咽了口唾沫,轻声说:“季如微,你饿不饿啊?”

  “怎么不饿?可是下去了,又怎么上来呢?”

  她也想吃那些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不想啃干粮.....

  “如果我是筑基就好了,就可以辟谷,不用吃饭了......不过话说回来,怎么我们这筑基修士并不多。”

  “喔,你说这个啊,他们想要冲击练气十二层呗!这一旦修成了这练气十二层,这修真的底子可谓牢不可破!”

  这种说法自己还是第一次听说,想着,又好奇的问道,“你一直停留在练气,也是因为这个吗?”

  “当然!我起码要修成练气十一层,再去冲击筑基,这可是大衍朝的星官的第一条标准!”钟离晏牛气哄哄说道。

  “星官,那是干什么啊?”

  “我的天!你竟然连星官都不知道!这可是修士的最高荣耀!当然,那些有志飞升的修士除外。我这种,修道金丹或者筑基,当个星官,取个美道侣,就知足了!”

  “这飞升的修士多吗?”

  “十二个。现在已经好几百年都没有修士飞升了,本来炎黄氏最具有实力飞升的,结果,他死了!燃烧了他的道种,守护了整个灵境!”

  “唉!”钟离晏愁眉苦脸,“这些挨千刀的姬王党,就知道跟在背后捡好处,我跟他们势不两立!”呆了一会儿,他忽的一跳,大声嚷嚷:“不管了,不管了,季如微,我要下去吃饭!”

  “吃什么!整天就想着吃!吃了就上不来了!我们叫沈青白帮忙带一下就行,毕竟是同组!实在不行,我这里还有一些干粮。”

  季如微从储物镯里掏出一袋干巴巴的,黑乎乎的饼,递给钟离晏。

  那小子苦着脸接了过去,皱着眉头尝了一口,还没咽下去,就吐了出来,“这是什么玩意儿!我吃不下!”

  “吃着吃着,就习惯了。”

  这个饼,是她用灵面粉和黑蛇肉烤制的黑暗料理,十全大补的很!

  “我想我娘了,我想回家,这么大,还没有人这么欺负过我!”钟离晏突然眼眶湿热。

  “这小子,也是太不中用了些!你说你忙乎半天,就收了个这跟班,本大爷都替你嫌丢人!”

  “患难见真情,你一本书,是不会懂的。”

  “你使个法术让这小子睡一觉呗,在旁边哼哼唧唧的,实在烦人!”

  “我不会!”季如微两手一摊。

  “你就是个废物!”元启又是气急,“你照着这书页的纹路依葫芦画瓢,就行了。”

   这元启的身上,显现出一道复杂的花纹,季如微试着描绘了一个,这画到一半,灵气就散了。

  “放空杂念,你们人修心里怎么藏着这么多事!”

  季如微一听,她心里因为钟离晏这小子哭哭唧唧的,心中内疚不已,这照猫画虎也不能好好画,一听元启这一喝,就连忙做了几个深呼吸,诚心正意,继续画了起来。

  “你在干嘛呢......”钟离晏好奇的看着她,这话还没说完,他就昏睡过去,呼噜打得震天响。

  季如微拿出传音镜,这镜子里沈青白一脸的迷迷糊糊,打着哈欠问道,“什么事啊?”

  “我在浮云阁上,想请你帮忙带些吃食。”

  “行,一百灵石一份。”

  “沈青白好道友,我们可是一组人,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放心,灵石和朋友,我永远分得很清楚。不帮你带吃食,不代表我不是你的好组员,好道友。”

  说到这里,沈青白又打了个哈欠,“说吧,要不要?”

  “行!”季如微咬牙说道,话一出口,沈青白就黑了镜,她忙着和其他人传音呢!

  季如微老老实实的在这丁室外面坐着,正正经经的看着书。“咚咚咚”,夔龙三声鼓响,上课的时间到了。

  这是听耳老妖怪的灵文课,说实话,季如微有点怵它。

  “喂!小子上课了!”

  钟离晏迷迷瞪瞪的睁眼,行尸走肉般走到了危字组的桌边,炎烟寒一脸冷然,季如微也不敢贸然上前搭话,沈青白揉着眼睛,把两个食盒替给她。

  “灵石!”

  季如微一脸肉疼,把灵石一颗一颗的摆在桌子上,依次排好,依依不舍的说道:“拿去吧......”

  沈青白一脸满足,收了灵石,又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轰隆一声,头顶上冒出一团火球,声音就像打鼓一般,轰轰作响。

  “我是听耳!大家可能已经认识了我!嘿,上我的课,别想着一些歪门邪道的方法,那些小贼总有一天会露出马脚!”说到这里,它有意无意的在季如微的上方晃荡着。

  热乎乎的火气,季如微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要被烧光了。

  “这学堂,就要有学堂的规矩!那些吃饭的,睡觉的,呵呵...”

  听耳发出一阵嗡嗡怪笑,老妖怪伸出触须,把那食盒给拿走了,钟离晏可怜巴巴的看着那食盒,脸上还沾着饭粒。

  沈青白被那触须一扯头发,尖叫一声,立马清醒了。

  “这红尘里顽童都知道尊师重道,你们这些天之骄子,难道还不如那些屁都不懂的小孩?我真替你们感到丢人!今天危字组,扣十分!”

  学堂里立马响起一片哄笑声。尤其是温嘉婷,笑得十分夸张,活像被别人扼住了喉咙,都喘不过气来了,季如微真怕她活活给自己笑死了。

  当然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再好不过。

  “季如微!”那老妖怪突然喝道。

  季如微吓一跳,连忙站起,“什么......什么事?”

  “你来回答一个问题!”

  https://www.shuyuewu.co/51_51919/4722182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