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大佬退休之后 > 231:倒下的flag(求月票)

231:倒下的flag(求月票)

  相较于XX幸存者基地提供的免费运输卡车,私人货车、大巴、卡车就舒服得多。

  只是这份舒服要付出相应代价。

  上一批私人运输车离开了,下一批需要提前预定“买票”。

  裴叶挤出人群想要去问“票价”,却被不少普通人视为插队。

  他们面露不忿,低声咒骂裴叶是赶着去投胎。

  裴叶听到也装自己没听到。

  乱世普通人生存不易,这点儿小龃龉没必要放在心上。

  “问一下是在这里买票吗?”

  临时售票点内坐着售票员,女方是个女性,还是个拥有异能的女性。

  她这一天应付了太多上前询问却买不起票的普通幸存者,脸色看着很疲倦,口气也有些冷。

  “对,自己看一旁的价位表。”

  指了一下售票点贴着的“价位表”,上面清晰写着一个人头要多少热量食物。

  为了同一票价,购买票价的食物以热量作为计算单位。

  裴叶看着价位表默算一下,发现一张票要五根普通双汇火腿肠。

  “我买三张票,用火腿肠可以吗?下一班车什么时候能抵达?”

  售票员听她说得爽快,也没讨价还价或者赖皮卖惨,糟糕的心情提升几个百分点。

  “确定是三张票吗?”

  居然还是用火腿肠购买,这东西容易保存,怕是以后难得的肉食。

  “对,我买三张。”

  裴叶从背包掏出三袋整包装的火腿肠,数了十五根交给售票员。

  售票员检查包装无误,这才将它们收起来,给裴叶开了三张盖了章的“车票”。

  “下一班车还要等半小时,记得听广播上车,过期票就作废了。”

  售票员心情好,刻意叮嘱一句。

  “多谢。”

  香肠属于能长期存放的肉食,价值高,买票还能打八折。

  裴叶又不知道,售票员就能扣下3根香肠。

  得了好处,服务态度自然就好。

  收下三张车票,裴叶背着背包挤回大厅。

  目睹她用香肠买下三张票的普通人又是嫉妒又是不忿。

  “有食物就了不起了?”

  嫉妒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人自顾不暇,或发呆出神或低头忙着什么。

  裴叶刚回去,她便知道自己临走前立了一个必倒的flag。

  她离开没多久,柳父夫妻身边又来了两个面色憔悴的女人,一老一少,年轻女人怀中抱着一个不停哭泣的孩子,看样子也才四五岁。不管年轻女人怎么哄,孩子就哭,越哭声音越大。

  不仅哭,孩子还不停用脚踹抱着她的年轻女人,用手指抓她的脸。

  吵得人心烦!

  孩子实在太吵,幸存者又心情烦躁,哪里忍得住?

  因为孩子,两个女人不得不从空间相对比较宽裕的角落来到拥挤的一角。

  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一个有趣现象。

  年轻人男人聚集的位置最宽裕,其次是年轻的女人,最挤的是形象狼狈又年纪大的老人。

  生存压力下,年纪大的人反而更能忍耐,因为他们力量不如年轻人。

  饶是如此,魔音灌耳的哭声依旧引来怨怼。

  “你能让你孩子别哭了吗?不行就将他嘴巴捂上!”

  抱着孩子的年轻女人不停道歉,身边年纪大的女人则炸了。

  “我孙子太饿才哭,你要是嫌吵喂他吃的,没食物就别吵吵!碍着你什么事情了?”

  大人饿上一整天能忍,但小孩儿不经饿,官方还不供应食物。

  “……可这孩子太吵了……”

  “大妹子,我这里还有一瓶牛奶,先给孩子喝了垫垫肚子吧。”

  柳母见孩子哭得那么惨,她以前又是干保姆和月嫂工作,职业病犯了,心软得很。

  “……理她们干嘛……”

  柳父伸手想阻止。

  倒不是舍不得一瓶牛奶,实在是不好惹事给陌生的小辈添麻烦。

  柳母也醒过味来,但说出去的话又不好收回来。

  “大妹子,谢谢啊……孩子哭得太厉害了,我也是没办法……”

  那位婆婆嘴上说着感谢,实则用夺的方式抢走柳母拿出来的牛奶,生怕她反悔。

  将吸管插好,自己先猛嘬了一大口,讪讪笑笑,这才将剩余牛奶给孙子喝。

  这边的动静引起几个普通人的注意。

  但他们还要面子,没脸皮向陌生人开口要食物。

  那位婆婆却没这个顾虑。

  那一瓶牛奶也才350毫升,猛喝一口根本不顶饿。

  不吃东西还好,尝到了味道反而饿得更难受。

  她从口袋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红票子。

  “大妹子,我看你包里还有不少吃的……这个,我能不能向你买啊?”

  柳母摇头拒绝。

  “不卖!”

  傻瓜也知道钞票多半不能用。

  用纸钞换食物?

  谁会做这笔买卖?

  自家孩子食物多,不愁饿着他们两个老的,但也不能傻得没底线。

  柳母拒绝,对方却不肯依,死缠烂打。

  “……大妹子,我孙子身体不好,前几天还住了几天院,你看着就跟菩萨一样,帮个忙吧。我也不是白要,双倍价格买!我儿子没了,家里就剩我和我儿媳,带着一个孩子也不容易……”

  她们一开始在另一个角落,并不知道柳父二人身边还有一个高高壮壮的裴叶,以为他俩就是普通幸存者。柳父长得清瘦斯文,一瞧就知道是不会耍泼的读书人,柳母也是烂好心。

  这种组合最怕碰见理直气壮还耍横的。

  态度从原先的好声好气变得嚣张跋扈。

  “奶奶……我还饿……”

  孙子喝完牛奶,终于不哭了,但却闹着要吃的。

  那位婆婆泼辣蛮横。

  总结逻辑,大致就是——柳母有吃的不给她孙子吃,她孙子饿死了就是柳母害死的。

  柳母脾气再好也火了。

  “你这人也太不讲理了……”

  没料到那个婆婆直接上手来抢。

  甚至有人趁着柳父夫妻护着书包的混乱功夫,伸手来偷。

  “闹够了?”

  裴叶控制电量,迫使几个争夺的普通人撒开手。

  柳父二人脸色很不好看。

  一方面是窘迫的,一方面是气的。

  一米七开外的高壮胖子很有威慑力,几个试图闹事的普通人被电乖了。

  裴叶没理会他们。

  “票买好了,我们先去等车。”

  https://www.shuyuewu.co/52_52250/4712990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