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大清贵人 > 第九十二章、姚嫔?药品?(2/4)

第九十二章、姚嫔?药品?(2/4)

  启祥宫。

  身形富态的钮祜禄贵人望着殿外灼人的骄阳,脸色却有些发白:“珍嫔……”

  旁边的耿贵人急忙道:“咱们可不能这么叫,这个字儿犯了圣讳!”

  钮祜禄贵人咬着发白的嘴唇,眼中满是惶恐不安:“耿姐姐……皇上厌弃了我,不愿晋我位份便罢了,可姐姐你这么多年从无过错,如今怀着身孕,却要被一个老贵人压了一头……”

  耿贵人立刻打断了钮祜禄贵人话:“如今是姚嫔娘娘了!”

  钮祜禄贵人一脸不甘,“耿姐姐当真心甘情愿屈居其下?”

  耿贵人忧伤地叹了口气,“我只是包衣出身,姚嫔娘娘到底是满军旗,且资历在我之上。她如今封嫔,也是应当的。”——若扪心自问,耿贵人心里自然是泛酸的,但如今宫中高位多空悬,可是——即使姚佳氏先封了嫔,嫔位上也仍然有三个空位。只要自己能诞下一位阿哥,嫔位也是十拿九稳,如今她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肚子里万一是个公主……

  耿贵人旋即露出微笑:“皇上降旨,封姚姐姐为嫔,我打算前去永寿宫贺喜,妹妹可要与我同去?”

  钮祜禄贵人圆润脸上满是不情愿,“我、我……”若是去了永寿宫,少不得卑躬屈膝。何况她才刚得罪了姚佳氏,万一姚佳氏借机给她难堪,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候,景仁宫的首领太监胡忠良来了,“皇后娘娘懿旨,打明日起两位小主就不必辛苦前往景仁宫请安了,两位小主需静心养胎,切勿操劳。”

  听了这话,钮祜禄氏和耿氏都露出了惊讶之色,明明今早在景仁宫……皇后娘娘怎么朝令夕改?

  耿贵人含笑道:“皇后娘娘体恤,婢妾自是感激不尽。只是……婢妾不明白,娘娘为何突然改了主意了?”

  胡忠良笑了笑:“娘娘是瞧着这天儿愈发热了,万一两位小主招了暑气,可就不好了。”

  耿贵人心道,什么招了暑气,不过都是借口……

  钮祜禄贵人急忙道:“公公,娘娘恩典,我自不敢推辞。可是,待过些日子,天气温凉,是否便恢复请安?婢妾是很乐意聆听皇后娘娘教诲的。”

  胡忠良略一思忖,便笑着道:“小主这份心自是好的,只不过皇后娘娘有怜爱之心,待到凉爽了,小主若想去景仁宫陪皇后娘娘说说话,自然极好。只是小主有孕,倒是不必卯时三刻去,您还是要多休息。”

  钮祜禄贵人露出了安心的笑容,“还是公公思虑周全,一切都听公公的。”

  耿贵人心道,钮祜禄氏是打定主意要依附皇后了……可若依附皇后,孩子自是无法留在身边抚养了。换了是她,便狠不下这个心。

  送走了胡忠良,耿贵人道:“我得去准备份贺礼,待会儿就去永寿宫贺喜。”

  钮祜禄氏忙道:“耿姐姐,皇后娘娘让你我静心养胎,这些迎来送往,咱们大可不必操劳。姐姐纵然有心,叫人送去一份贺礼便是了。”

  耿贵人皱了皱眉,旋即微笑着道:“不知妹妹可有贺礼让我转达姚嫔娘娘?”

  “姐姐!”钮祜禄氏嗔怪地瞪了耿贵人一眼,“咱们如今都怀了身孕,何必上杆子去讨好她?”

  耿贵人心中冷笑:讨好?那又是谁铆足劲儿讨好皇后的?

  耿贵人淡淡道:“这不是讨好,而是不能失了礼数。”——起码她不曾奴颜婢膝,便能受到永寿宫礼遇。

  钮祜禄贵人气得脸皮都涨红了,“耿姐姐,你怎么这么固执!我可都是为了你好!”

  耿贵人心下大是膈应,你根本只是为了你自己吧!你自己想投靠皇后,我不拦着,但也不能拉着我一起疏远永寿宫啊!

  “好了,妹妹,怀有身孕的女子,不易大喜大怒。你既然不打算去永寿宫,便回屋歇息吧。”说着,耿贵人道了声“告辞”,便翩然离开了东偏殿。

  看着耿贵人的背影,钮祜禄贵人气得脸都变形了。

  钮祜禄贵人的陪嫁侍女萃香狠狠啐了一口,“真是不识好歹!”

  钮祜禄贵人冷哼一声,道:“皇后娘娘才是六宫之主,放着中宫娘娘不去巴结,反倒要去巴结一个老贵人!耿姐姐真是愈发糊涂了!”

  永寿宫。

  姚佳欣自搬过来之后,就没这个热闹过。按理说四爷陛下如今只是晓谕礼部,命筹备册封典礼,也就是说她还未正式册封珍嫔呢,一些贵人、常在、答应纷纷前来贺喜就罢了,没想到咸福宫懋嫔和储秀宫宁嫔竟然也都来了!

  姚佳欣一脸“受宠若惊”,“两位娘娘怎么也亲自来了?实在是折煞我了。”——以她如今的身份,再谦称“婢妾”未免怯弱,但自称“嫔妾”又不太合适——毕竟没有正式册封嫔位。

  姚佳欣的礼敬尊称,让懋嫔和宁嫔都是很是愉悦。

  懋嫔笑容分外和气,上来便拉住的姚佳欣的小手:“妹妹从前是我宫里人,如今大喜,我岂能不来相贺?”

  连素日里嘴巴刻薄的宁嫔也一脸笑呵呵道:“说来,咱们还是同一年入府的呢,你又年长我几个月,以后该叫你姐姐了呢。”

  姚佳欣连忙道“不敢”,“就算都是嫔位,也有先后之分,宁嫔娘娘和懋嫔娘娘都是比我早三年就封了嫔位,我心里一直都是极敬重两位娘娘的。”

  这话宁嫔很是受用,她笑着说:“姚嫔温婉谦和,怪不得皇上喜欢。”

  姚佳欣当场懵逼了,啥米?姚嫔??说我啊!

  囧,怎么听着像是“药品”?!

  额……她可不就是治四爷陛下失眠症的药品么!

  姚佳欣额头滑下三条黑线,连忙客客气气招待懋嫔、宁嫔:“两位娘娘快请坐,素雨上茶!”

  宁嫔带了自己宫里的郭贵人和汪答应,郭贵人一如往常是个闷葫芦,曲了曲膝盖,说句恭贺姚嫔,便不复多言。

  倒是那汪答应笑语连珠:“人逢喜事精神爽,姚嫔娘娘今日的气色瞧着真是红润。”

  姚佳欣:那是因为天太热,又忙活活招待懋嫔和宁嫔,所以热得脸都红了。

  https://www.shuyuewu.co/54_54917/4697258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