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臭鸭蛋的喜剧人生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生日快乐

第一百八十五章 生日快乐

  不是每个孩子都一样地聪明。

  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

  王大祥是一父生三娃,三娃各不同。

  比如张圆圆,就比小小跟高山差多了,她就不如他们聪明。

  张圆圆自小就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别人要么是一个爹或者一个爸,她却两样都拥有,她是一个爹一个爸。

  渐渐地,她就知道,爹是后爹,爸是亲爸,只不过她是跟着亲妈与后爹在一起生活。

  正因为张圆圆觉得自己特殊,张圆圆就觉得矮人家一截,性格就显得懦弱,被小朋友欺负了,也不敢还手。

  再加上马文梅现在又生了个男孩,张家一家现在都围着张圆圆的这个弟弟转,让张圆圆更加感觉自己没人爱了。

  她好不容易在王大祥这里得到关注,然而,王大祥却把她送到小小这里。

  听别人说,小小是前娘养的,一定会欺负她!

  小小是前娘养的,高山却也是后娘养的啊,但是高山跟小小是一头的。

  在张圆圆看来,他们两个都欺负她!

  而且,现在,王大祥也不经常来看她了,张圆圆就觉得自己孤立无援,没地方诉苦去,她只能按照小小说的去做!

  现在,张圆圆看谁心里都充满了恐惧。

  好在有件让她欣慰的事,那就是小小姐姐的男朋友郑欢哥哥对她特别好。

  郑欢哥哥对她好,而小小姐姐,是越来越找她的麻烦。

  张圆圆觉得,每次自己去学校,小小姐姐都找她这样那样的麻烦。

  张圆圆感受到的麻烦,就是小小冷不丁抽她背书,背不上来她就得被罚站。要么就是亲自检查她的作业,做错了就得挨训!

  小小依旧会用白眼瞪她!

  过了一段时间,又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让张圆圆大为惊讶。

  这件事,就是有两个小朋友,以前经常欺负张圆圆的小朋友,有一次拦住张圆圆,往她身上用水枪打水,搞得张圆圆脸上身上都是水。

  这件事刚好被高山看到,高山一声断喝:你们给我站住!

  然后,两个小朋友看到高山比他们大,就撒丫子跑,高山跟后面就追。

  一直追了有一二百米,落在后面的小朋友被高山追到,高山薅住他的衣领,夺了他的水枪,把水枪对着他身上泚水。

  高山把水泚了那小朋友一身,然后,高山把水枪扔地上,手指着那个小朋友说:“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欺负他,我饶不了你!”

  那个小朋友捡起枪,就带着一身湿漉漉衣服,怕怕地跑了。

  张圆圆愣在那里,她看着高山走过去,走到她面前,高山就瞪了她一眼,高山就说。

  “你自己没有手啊?就不能还手啊?真是没用!”

  高山见张圆圆还是低着头,就没好气道。

  “你不回去还杵这干嘛?”

  说完高山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件事对张圆圆来说,她说不出有多兴奋。虽然她到了家后被马文梅说了一顿,说她跑外面玩水。

  张圆圆没有申辩。

  但是张圆圆还是很开心,高山他竟然路见不平,帮了她一回忙。

  张圆圆就想,他们到底是同一个补习学校的,高山看来还是讲义气的。

  但是也就是这件事让张圆圆觉得心暖,接下来,高山依旧像过去一样,见到张圆圆是鼻孔朝天,他根本不搭理张圆圆,高山自我感觉良好,正眼都不看张圆圆一下。

  八月十号,是王元龙七十大寿。

  在这一天,要有不少的亲朋好友去老家恭贺。

  很多天前,王大花就跟王大祥说,说要是那天王大祥能把三个孩子都带回去,那就是再好不过了,那就是给爹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王大祥就想,让三个孩子回去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难就难在他不能把三个孩子放在一个车上带回去。

  小小跟高山能够合拍,小小不会介意。

  高山现在就像是小小的马仔,唯小小马首是瞻,有时候对小小殷勤的连王大祥都看不下去了。

  比如高山得了高雅送他的没吃过的东西,他自己都没有吃,他一定会拿到学校,第一时间献给小小。

  “姐,姐,你尝尝这个!”

  然后,小小被他缠不过,小小吃了,他才拿了一块往嘴里塞。

  王大祥都不忍看,王大祥都可怜高山了,觉得高雅怎么就给自己生了这么一个奴颜的小兔崽子?

  幸亏高山不姓王,否则王大祥会觉得羞愧的!

  也就是说,小小不嫌弃高山,但是,他们两都觉得高张圆圆一头。

  小小不用说,但是高山也看不上张圆圆。

  用高山的话说,张圆圆的娘要是在过去,她就是奴才,她是没身份的。

  没身份的人生的孩子,自然要低人一等。

  高山说小小的妈妈,罗晓芳也就是他的伯母,那是当之无愧的皇后,力压六宫,而他妈妈那就是皇贵妃,仅次于皇后。

  高山还做了一番解释,说他妈妈那不是依附他爸王大祥,他妈经济独立,应该跟他爹王大祥平起平坐。

  但是马文梅就不一样,高山说马文梅那最多算个宫女,要不是生了马文梅,她什么都不是。

  总之张圆圆的母亲在高山看来出身低贱,高山说当年她妈妈跟王大祥身份是不平等的呀,她是王大祥的员工不说,马文梅还是靠王大祥开的面馆啊,过后她才趁皇后罗晓芳与皇贵妃高雅不在身边的时候,把王大祥哄上床才有了张圆圆的。

  王大祥听了高山的奇谈怪论跟高山后面就追打,王大祥觉得这小兔崽子啥话都敢说,简直就是放肆,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现在,王大祥的爹王元龙要过七十大寿,想要王大祥把三个孩子都能带回去,王大祥就想,高山跟小小一辆车回去没问题,关键是张圆圆。

  王大祥就想,要不自己带着张圆圆坐车回去?!

  王元龙过生日要去多少人,连王家都没有数。

  没有数主要是王大祥这边。

  比如知道的就是王大花的丈夫刘兆星,跟自己的爸妈说起,说王大花的爹过生日,问他们去不去。

  那刘兆星爸妈就跟刘兆辰说的,他们说王大祥的爹过生日,刘兆辰能不去吗?

  刘兆辰是冲王大祥去的,他们是朋友啊。

  王大花的爹过生日,作为亲家的刘兆星爸妈也要去,本来他们可以不去,但是他们觉得跟王大祥关系这么好就应该去。

  刘兆辰知道了,能不告诉刘三吗,刘三能不去吗?!

  王大祥的同学有一部分都是要去的,没用王大祥通知他们自己互相告知的,王大祥本来不打算通知同学的。

  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那是因为杨爱娟的哥哥是做鱼虾生意,他原来是靠刘三介绍饭店给饭店送鱼虾的,后来杨爱娟的哥哥成了气候成了大老板就跟刘三成了很好的朋友。

  但是杨爱娟的哥哥再是大老板,他不敢把王大祥给忘了呀,他是因为王大祥才起家的呀。

  所以当他得知王大祥的爹在八月十号这一天过生日,他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妹妹杨爱娟和陈军,把他们抱怨了一顿说王大祥的爹七十大寿他们怎么能不通知他?

  这一说杨爱娟陈军就知道了呀,陈军知道了陈军就跟王大祥的同桌刘青阳讲,这样在同学圈子里就传开了呀。

  周胖子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周胖子是马文梅通知的,马文梅就觉得周胖子跟王大祥这样的关系,王大祥不说但是她不能不说。

  周胖子去了那林妈能不去吗?她可是王大祥以前的员工啊。

  关键周胖子知道王大祥的爹八月十号过生日,他就会跟那些给王大祥酒喝的老客户说啊,比如王大祥帮他卖房的那个建筑商,他能不去吗?他跟饭馆的老板讲老板能不去吗?

  这些都是王大祥知道要去的,他们都去了,那王大祥从哪方面说都要告诉自己的初中同学朱淑颖和丁凯,要他们一家都去。

  前面说过,那丁凯的儿子把王大祥揍了一顿,丁凯的儿子又被父母揍了一顿,揍了一顿后他自己当着王大祥的面自己打了自己两个耳光,这还不算,小小知道后把丁凯的儿子拦在路上,把丁凯的儿子又给揍了一顿。

  你想啊,丁凯的儿子还不敢不去,他被小小给收拾怕了,他怕小小哪一天再收拾他一顿,要知道朱淑颖和丁凯的儿子把小小的爸爸打了,学过跆拳道的小小能放过他吗?小小才不管朱淑颖送王大祥多少酒呢,她只是觉得谁也不能动他爸爸一根汗毛!

  所以朱淑颖的儿子就想,这回一定要跟他爸妈去,那去了就一定会见到小小,见到小小这事就算过去了。

  那他都买东西给小小的爷爷来过寿了,他打小小爸爸这事还不能翻篇么?!

  想想朱淑颖儿子是吃了大亏的呀,他以为王大祥跟他妈有一腿他以为王大祥占了他妈便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打了王大祥,按说王大祥能打的他满地找牙,但是他是朱淑颖儿子,王大祥喝了人家那么多年酒,能好意思打他?那么王大祥只好吃哑巴亏。

  王大祥吃亏朱淑颖不干呀,丁凯也不干呀,丁凯怕朱淑颖受刺激再去跟王大祥夜夜喝酒,那他面子往哪里放啊,他就把儿子揍了一顿好让朱淑颖消火。

  这还不算,他儿子当了王大祥的面自己打了自己两个耳光,后又被小小拦住揍了一顿,这就等于他被揍了三回。

  就这还有人要揍他,他自己跑到王大祥那里给王大祥跪下,认了王大祥做干爹。

  这样一来,王大祥的爹过生日他能不去吗?!

  有些人要去,给王大祥打电话的,但是还有一些人没打电话也要去呢?

  其他人都不重要,其中这个三人还是让王家慌了手脚的。

  那就是高雅开车去了,罗晓芳去了,这都是王大祥不知道的情况下她们去的啊。

  还有就是马文梅也去了,马文梅是跟周胖子以及林妈还有跟王大祥不错的那个建筑商一起去的,是建筑商开车带他们去的。

  总之,那天王大祥是提心吊胆,害怕她们闹出事端。

  而现在,王大祥并不知道她们要去,王大祥要解决的是他怎么让三个孩子能够开开心心不闹意见地给他爹过个开开心心的生日。

  王大祥就找王大花王大义商议,说这事怎么办?

  王大义说我跟高山熟,我带他回去。

  王大花说那小小你就交给我。

  这么一说,好像王大祥就可以带着张圆圆去了,这样安排没毛病。

  但是事实上,完全不是他们安排的那样。

  前一天晚上高雅亲自开了一辆大奔从上海回来,她到了高山的辅导班,给小小买了好多礼物。

  高雅那叫一个殷勤啊,把小小捧得都不能自己了,高雅说小小就是高山的大恩人了,高雅说大恩不言谢,她就不谢小小了,她给小小买了微薄礼物,一点意思不成敬意!

  总之这礼物一点都不微薄,贵的让人咂舌,是高雅给小小买的限量版的某进口品牌的包包!

  这么重的礼物小小先是不收,但是高雅那可是在老总位置上干了多年的,谈判无数阅人也无数,她话说的让小小无力反驳,让小小收了礼物而且还让她浑身舒服,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高雅说听说小小跟高山的爷爷过生日,她特意回来给他们做驾驶员的,高雅说她就是因为小小才从上海开着大奔从高速回来的。

  小小的虚荣心那是得到莫大的满足。

  那么也就是说,高雅是带着小小跟高山直接去王大祥家的。

  小小没跟罗晓芳说这事,小小是怕罗晓芳生气。罗晓芳以为小小跟王大祥一起回去的。

  王大祥的爹七十大寿,罗家老两口就觉得,罗晓芳应该去,毕竟罗晓芳在王家生活过,而且人家王大祥的爹直到现在,对罗晓芳都很不错,王大诚还经常会带些家里的蔬菜水果啊给罗晓芳和小小吃!

  罗家人就觉得除了王大祥有一段时间是混蛋外,其实王家人还是比较实诚是善良的人,罗晓芳没有理由不去。

  再说杨爱娟也打来电话,说他们跟陈军要走这里带罗晓芳。

  杨爱娟跟陈军去年买了辆三四十万的车,他们说要带罗晓芳一起去。

  他们不是说罗晓芳的车旧了,而是觉得罗晓芳要是单独开车去会不好意思。

  陈军说罗晓芳你应该去,不管是同学还是王伯伯对你的态度,你都应该去敬王伯伯两杯酒。

  两口子轮番在电话里劝罗晓芳去,罗晓芳没有理由不去!

  结果,那天王家去了好多客人,多出了三桌人,幸亏王大诚早有准备。

  那天王家是高朋满座欢声笑语,但是私下里却有人议论纷纷,特别是花翠兰娘家那边人,她们非常惊讶,用她们的话说王大祥的三个媳妇都去了。

  这话把花翠兰吓了一跳,她赶紧叫她们闭嘴,说她们来他们家都不知道,王大祥都不知道。

  花翠兰怕呀,怕罗晓芳跟另外两个女人闹事啊。

  罗晓芳跟高雅马文梅毕竟是仇人啊。

  王家人那一天都是提心吊胆。

  提心吊胆与惊喜是同时具备。

  惊喜的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小孙女张圆圆。

  张圆圆显得很文静,她是跟着王大祥后面一直转悠,大家都能看得出来她胆子有点小。

  本来张圆圆是要跟自己的妈妈呆在一起的,但是马文梅却让张圆圆跟着王大祥,说你跟着你爸比不会吃亏!

  后来,王大祥要一桌桌敬酒,张圆圆也要跟王大祥后面,小小就看不下去了,就对张圆圆道。

  “张圆圆,你干嘛啦?你过来!”

  张圆圆听小小喊她,张圆圆就怯怯地过去。

  小小就指着边上道。

  “你搬个凳子,就坐在我边上,等会子我们一起去给爷爷敬酒!”

  王大花赶紧从小小的边上站起来,自己去端了一张凳子给张圆圆坐。

  “怎么滴?礼貌也不懂啊,还不谢谢姑姑?!”

  “谢谢姑姑!”

  王大花眼睛里泛着泪花,她太感动了呀!小小虽然听上去语气有些严厉,但是她算是接受了张圆圆的存在啊,这太难得了。

  她不敢对张圆圆过分亲热,她怕小小吃醋。王大花还是给小小多让菜的!

  王家兄弟三在轮番给客人敬酒,感谢客人的光临,客人也轮番给王元龙敬酒。

  小小见王大诚的三个女儿集体去敬酒,见王大义的儿子给王元龙敬酒,见王大祥的双胞胎给王元龙敬酒,小小就对高山跟张圆圆说,说我们等会子也去敬酒,我们得整个敬酒词!

  小小说我们一起说,我们就说祝爷爷生日快乐,祝爷爷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高山就说好好好,高山说我们先练练。

  于是小小跟高山跟张圆圆,就头靠头,小小说一二三,祝爷爷生日快乐,祝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于是三个虽然不整齐,但是都说了。

  张圆圆就像是做一道作业那么认真,张圆圆说的时候节奏慢了,高山就凶她道。

  “连这句话也说不好,你还有什么用?”

  咣地一下,高山的后脑勺被小小打了一巴掌,打的很响。

  “你凶什么?你是老大吗?”

  “姐,您是,您是!”高山就赶忙陪笑。

  他们觉得哪里不对劲就赶忙抬起头,见并没人注意他们,便又低下头去说祝福词第二遍,这遍要好得多!

  没人注意吗?

  从一开始,早有一部分人的眼睛就在他们身上遛了。

  因为他们才是焦点,至于她们的妈,被安排在不同的位置。

  罗晓芳本来是要跟杨爱娟等同学一桌的,但是支客知道,这样坐不太好,于是就以花翠兰的娘家那边女眷需要人陪为由,把罗晓芳请过去了。

  那桌把盏的分别是王大诚的媳妇和王大义的媳妇,罗晓芳就明白,人家这么安排,分明就没有把她当外人,而是依旧把她当着王家的媳妇。

  再说,在敬酒的时候,王大诚的媳妇还约了罗晓芳跟王大义的媳妇一起,去给自己的公公敬酒,罗晓芳几乎是被裹挟着去的!

  而高雅与朱淑颖丁凯坐一桌,另外还有一些高雅认识的朋友。

  高雅并没有受到冷落,高雅没有受到冷落,是因为她开了大奔,这车在王元龙家是相当耀眼相当炫目,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朱淑颖跟高雅咬耳朵,想请她帮忙,说到时候看看他们家儿子能不能到她的公司打工,高雅是一口应承了,高雅是知道这个朱淑颖的!

  朱淑颖就跟高雅相约一起去敬老爷子的酒。

  而马文梅,她始终很低调,她低调是因为高调不起来,连高雅都不敢高调,去敬王大祥的爹的酒的时候,她都偷偷瞧罗晓芳的脸色,马文梅敢高调吗?

  马文梅是跟林妈还有饭馆的老板一起去敬王元龙的酒,周胖子是单独敬的,周胖子说老爷子您端端杯您随意我喝两杯,王元龙就很开心,他认识这个周胖子可不是一天的了!

  小小跟高山还有张圆圆,都嘀咕了老半天了,直到所有客人都敬完酒,他们才站起身。

  直到此时,所有客人听边上的人嘀咕,才知道他们三人的关系。

  现在,小小带着高山与张圆圆,端着饮料去给王元龙敬酒,这就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所有的嘈杂都没了,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三个孩子走到王元龙面前,异口同声道。

  “祝爷爷生日快乐,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声音很甜,王元龙高兴的不知所措,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站的猛了又差点跌下去,三个孩子就忙地上前扶住了。

  当王元龙笑着泪水下来的时候,客人们都笑了,花翠兰的姐妹就说,看,瞧把他高兴的,激动的热泪盈眶!

  

  https://www.shuyuewu.co/55_55041/4626834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