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顾你一生淮安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晚上十点——

  偌大的厨房里,苏淮安紧蹙着眉头苦恼的瞪着手上的中药包,犹犹豫了很久之后,他无奈的拿起电话————

  “喂,谁呀......”电话接通,那端传来一道模糊的声音。

  “师父,中药怎么煮?”苏淮安也不废话,开门见山的对电话那端的高老头急声问道。

  中药是徐明傍晚的时候送过来的,据说很有效——临走时还嘱咐他不要忘了熬……

  苏淮安话音一落,电话那端顿时静谧无声,沉寂了足足有半分钟久,高老头有些不可置信的声音迟疑的传过来:“......什么?”

  “中药!就是很苦的那种草,怎么煮?”苏淮安微微不耐,轻蹙着眉解释道。

  ——“你怎么了?为什么要熬中药?”高老头似是清醒了不少,疑惑的声音里饱含-着一丝担忧。

  “顾先生感冒了!”苏淮安一边如实以答,一边垂着眼睑仔细看着中药包上的说明。

  “哦......”高老头漫不经心般懒懒应了一声,紧接着又说了句:“他生病,关你什么事?”

  “啊?”

  沉默了几秒,高老头饱含轻蔑的声音不急不缓的传进了苏淮安的耳朵里:“你的意思是,你要帮他熬药?就你?”

  苏淮安爱吃,但从不下厨,更别说熬药了,他唯一会的估计就只有泡面,这一点高老头是明白的。

  “我怎么了?你这样的语气?我熬个药你有必要这么惊讶吗?”苏淮安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小老虎,立刻就不服气的叫起来,其实说到底还是自己心虚。

  “我不止惊讶,还很质疑!你连火都打不着吧,还熬药?”高老头慢悠悠的语气里充满了嫌弃,毫不客气的冷哼道。

  “我......”苏淮安顿时语塞。反驳不了,毕竟人家说的是事实。

  走向灶台,他紧蹙着眉头观察了半晌,却无从下手——

  “......火怎么开?”无奈,他只能硬着头皮羞愧的请教电话那端的高老头,心虚得声如蚊呐。

  高老头趁机狠狠奚落道:“你说你活到这么大有什么用?连个天燃气灶都不会用,再说了顾先生那么有钱,家里连个佣人都没有吗?要你亲自动手!”

  “哎呀!你唠唠叨叨有完没完啊?烦死了!”苏淮安恼羞成怒的勃然大叫,气死了。

  “嫌我烦就别找我!深更半夜的熬什么药....”

  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苏淮安没好气的抱怨道:“快教我啊!别忘了你还拿了人家的房产呢,要是哪天人家变卦收回去——”

  “急什么?先找个药罐,把中药倒进罐子里......药罐你总认识吧?”高老头也略显没好气的轻叫道。

  “认识,然后呢?”苏淮安将手机夹在耳朵与肩胛之间,歪着脑袋翻箱倒柜的找药罐。

  “加水进去......”

  “然后呢?”

  “先大火,水沸腾之后用小火熬......”

  “然后呢?”

  然后接下来的时间里,高老头就像远程遥控般一步步的教着苏淮安,直至一个小时后药熬好了,苏淮安才放过那边已经哈欠连连的高老头。

  挂了电话,苏淮安小心翼翼的将热腾腾的药汁倒出来,苦涩的药汁味充斥着整个厨房,苏淮安蹙眉,对这味道嫌恶至极,可是想着生病的男人,他强行忍下心里那股想吐的冲动。

  专心致志的倒好药汁,端着装满药汁的杯子正欲转身,哪知腰上突然袭来一双铁臂,从后面将苏淮安轻轻抱住——

  头一回的,苏淮安没有挣开——

  顾浔暗喜。

  人果然都是贪得无厌的生物,刚感觉到苏淮安对他的态度有点变化,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他立刻爱上他,所以就情不自禁的一再的试探他,他知道太着急不好,可是怎么办呢?他兴奋又激动,他控制不住自己。

  “你怎么下来了?”苏淮安在他怀里轻轻动了动,抬眸看他。

  顾浔用下巴亲昵的蹭蹭他的头顶,沙哑的声音饱含着深情与依恋,有些委屈的轻喃:“醒来不见你在身边......”

  苏淮安心房的某一个角落,瞬间柔软,原来平日里看起来越是坚不可摧的男人,一旦脆弱起来居然是如此的惹人怜爱,心疼,猛烈得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心跳蓦然急促,苏淮安有些慌张,怕他会看穿他的内心,于是他连忙从他怀里轻轻退出少许,转身端起药汁递给他,说:“醒了正好,喝药!”

  “现在就让我喝?”顾浔垂眸看了眼还热气腾腾的药汁,唇角微微上扬,深邃如墨的黑眸灼灼的盯着他的脸,似笑非笑的模样透着一股邪魅之气,很迷人。

  感受到指尖传来滚烫的温度,苏淮安顿时窘迫不已,随手又将杯子放下,小声呐呐:“好吧,先凉一下,等下再喝!”

  顾浔眸光骤然深幽,修长的手指突然轻轻捏住他的下巴,霸道而不失温柔的将他的脸抬起来,深深看着他的双眼,一本正经的叫着他的名字。

  “苏淮安!”

  “嗯?”苏淮安见他那么严肃,心脏微微收紧,不由得谨慎戒备的斜睨着他。

  “我有点不安。”

  男人轻柔的语气中饱含着一丝淡淡的忧伤,他宽厚的大手转而轻抚着他的脸颊,一瞬不瞬的深深凝视着他,舍不得眨眼。

  “为什么?”苏淮安微微挑眉,对他突如其来的忧愁感到不以为然,淡淡哼问。

  “因为你突然对我太好!”顾浔极尽忧伤的轻轻说道,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自嘲,也觉得自己患得患失的样子有些太过可笑。

  闻言,苏淮安的心脏顿时泛起一抹疼痛,狠狠蹙眉,深深回视着他,无意识的吐字:“有很好吗?”

  有吗?这样就叫很好吗?他根本什么都没做,不过是报答了一下他以前请他吃了那么多顿大餐,这就叫‘太好’?他的要求是有多低啊?

  “嗯!很好!”顾浔却很坚定的点了下头,那认真严肃的样子让苏淮安莫名心酸。

  深深看了他几秒,苏淮安慌忙转身伸手去拿药汁,这个话题不能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他会越来越心虚,会觉得自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可以喝了!”他将药汁递到他的面前,然后假装东张西望的,不敢与他对视。

  顾浔轻轻抿了抿薄唇,自然看出他不想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他瞅了眼黑乎乎的药汁,然后大手轻轻抓住他的手腕往上抬了抬,就着他的手,俯首下去喝了口苦涩的药汁。

  他拧着眉,状似很艰难的将嘴里的药汁咽下去。

  “好了,顾先生,那什么……我就先回学校了。”

  药也喝了,应该就没有什么事了吧……

  “可我觉得还是有点发烧,而且头很晕!”顾浔一本正经的开口,瘪瘪薄唇一副委屈可怜的模样。

  “有……那么晕么?”苏淮安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他明明看起来似乎已经快好了的样子啊。

  顾浔微不可见的眯了眯黑眸,眼底快速的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他一边状似漫不经心的轻轻念叨,“罢了罢了,你走吧,我还撑得住。”

  完了还意味深长的补充道:“像我这样独居的,要是晕倒等人发现,估计尸体都臭了!”

  苏淮安……╯□╰有那么严重么?

  

  https://www.shuyuewu.co/55_55700/4728690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