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贤王养妃 > 第四十五章 逗弄她很有趣

第四十五章 逗弄她很有趣

  翌日一早,杨峰亲自挑选了几个女子送到院子后门,阎一接手,直接带去隔壁院子就让杨峰回去了。

  杨峰叹气,看了一眼关闭的大门,转身上马车,希望贤王没有骗他吧。

  书房,看书的宫瑞渊抬头,吩咐阎六,“去将那个女人带来。”

  阎六愣了一下,那个女人?是说秋家四小姐吗?

  “是。”

  秋玥儿正在窗边的软榻晒太阳,昨天没能拿到银子,心情正在郁闷,所以化郁闷为食量,她今早吃了三个包子,两个花卷,外加一大碗豆花。此时肚子鼓鼓,心情也好了起来,惬意的晒着太阳,昏昏欲睡。

  阎六站在院子里,没有直接进屋,“秋姑娘。”

  秋玥儿脸皮一紧,阎六过来,肯定是那个男人吩咐的,闭眼,假装睡着了。

  阎六都看到在窗户里面,躺在软榻上的秋玥儿了,而且听到自己声音,她把腿放平,假装睡觉的动作,自己一目了然。

  嘴角抽抽,“秋姑娘,主子叫您?您若是不过去,主子可能会亲自过来......”

  话音未落,就见秋玥儿直接起身,声音传出,“来了!”

  若是那个男人过来,自己准没好果子吃,还是自己动动腿吧,如今寒冬刚过,每日都是艳阳天,刚好晒一下太阳,对身体好。

  “秋姑娘请。”

  “嗯。”

  今日的秋玥儿又穿回了男装,不过脸没涂黑,因为不出门,院子里的人都见过她的模样,没必要多此一举。

  来到书房,阎六站住,让秋玥儿自己进去。

  进门前,秋玥儿调整自己表情,嘻嘻笑着进门,“公子,您找我啊?”

  宫瑞渊从书上移开目光,看着笑的分外可爱的秋玥儿,勾唇,“是,你那字太难看了,本公子想着,趁这个时间,教你练练字,免得以后用起来不顺手。”

  秋玥儿僵住,“用,用起来......不顺手?”妈蛋,自己不是他的手下,能不能不要这么理所当然的用她。

  “那个,公子,您可能忘了,我不是您的手下。”秋玥儿端正站在书桌前,提醒道。

  宫瑞渊挑眉,“确实,你不提醒,爷还没注意,是应该让你把卖身契签一下。”

  “什么!卖身契!”秋玥儿直接被宫瑞渊这句话吓得退后好几步,“我不干!”

  分不清宫瑞渊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秋玥儿心微微提着,眼底还带着紧张,隐隐的还有一抹怒火。

  若是真的,这个混蛋男人把她当什么了?仗着自己没有能力,就对她为所欲为吗?这样的话,自己一定要想办法逃跑。

  秋玥儿那眼底变换的神色,宫瑞渊看得清晰,眸中笑意翻涌,不过,秋玥儿那想离开的想法一出,宫瑞渊身上气息变了一瞬,危险而复杂。

  “过来练字,如果你把字练好了?爷可以考虑,不要你的卖身契了。”

  “真的?”秋玥儿怀疑的问。

  宫瑞渊点头,“真的,表现好了,爷就免了你这一条。”

  “那,公子,您以后要我做什么?”

  “除了算术?你还会什么?”宫瑞渊看着她。

  就知道!本来想着自己有本事,可以有资格跟人谈条件,如今竟然因为会点算术,被人盯上了,她这算是自己把自己坑了吗?

  看来以后如果有机会逃走,要掩盖自己的才华了。本来自己会的那些钢琴,小提琴之类的在古代都没法展示,再掩藏这个,就真的是个一无是处的女子了。哎!生活真让人忧桑......

  “别在那感慨了,过来把这本书抄了。”宫瑞渊无视那女人眼底变换,起身。

  秋玥儿摸摸鼻子,好吧,为了不签卖身契,练练毛笔字吧,希望她能成为一代大师。

  然后:

  “你这字写的也太难看了,手就不能不抖。”

  “公子,我已经写了半个时辰了,您就不能让我歇会,手酸啊!”

  “本公子练字的时候,写三个时辰都没抖这么厉害,没出息!”那个嫌弃。

  “公子,我不用有出息,我又不用娶媳妇。”可怜巴巴。

  “你这写的什么?”完全无法入眼。

  “自成一体,颤抖式狂草。”

  宫瑞渊嘴角扯了扯,“猪都比你写的好看。”

  “你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猪吗?”随口的一句反驳,说完才觉不对劲,抬头,“我刚刚是不是骂了自己?”

  宫瑞渊眼底笑意涌出,“爷很欣赏你这点诚实。”

  秋玥儿瞪眼,诚实?意思说,她就是猪吗?

  “公子,我要休息!”

  “现在休息就不准吃饭,自己选。”

  悲催!“那我要写到什么时候?”

  “午膳。”

  “还有一个多时辰呢?一会我的手都要残废了。”

  “没事,爷会让人帮你找大夫的。”

  靠!低头,小声嘀咕,“剥削人的混蛋,没人性,吸血鬼,狠心......”

  “不想吃饭了?”宫瑞渊横了她一眼,幽幽道。以为声音小他就听不清了。

  秋玥儿一噎,闭嘴,苦命的练字。

  宫瑞渊垂眸看书,眼底笑意隐不下,突然觉得,有这么个小东西在跟前让他逗弄,日子也变得有趣了一些,看来,她除了算术不错,又多了个作用。

  午膳时间,秋玥儿抱着自己酸麻的右手,坐在下首的椅子上,满是哀怨,时不时看一眼宫瑞渊,不满情绪非常明显。

  宫瑞渊淡淡看她一眼,“还不回去用膳?”

  “不回去,我要吃你的,让你没有吃的。”

  宫瑞渊没有说话,低头喝茶,算是一种默认。阎六见此,转身离开院子,去吩咐孙婆婆把秋玥儿那份饭菜送到这边来。

  伙食很丰盛,两人份饭菜摆在一起,六个菜,一个汤。

  上桌,秋玥儿不想管宫瑞渊,拿筷子夹菜,只是,夹了半天,手抖,一块鱼都快被她戳烂了也没夹到一块完整的。

  宫瑞渊只轻轻看了一眼,不紧不慢开始用膳,不过那个鱼,一下也没动,看了就让人没胃口。

  “姓云的!你要给我夹菜,绅士,懂不懂?”秋玥儿看对面宫瑞渊吃的津津有味,自己只能吞口水,也不好下手抓。

  “自己吃。”让贤王夹菜,异想天开!

  抿嘴,放下筷子,左手拿起勺子,好在,之前受伤用过几次,还算灵活。

  那次也是拜这个男人所赐,才让她有机会用到自己的左手,不得不说,还真是孽缘。

  宫瑞渊看着吃的脸颊鼓鼓的秋玥儿,垂眸。

  之前关于秋玥儿的事都是下人查出的,伪装成男子,行事大大咧咧之类的也都说的过去。可是最近相处,秋玥儿那口舌无忌,什么都敢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宫瑞渊是真切感受到了。

  https://www.shuyuewu.co/56_56327/109050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