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邵先生,宠妻难自禁! > 096:徐慕知道真相

096:徐慕知道真相

  两人在办公室里面腻在下班,徐慕本来今天就要处理完的事情,也只得暂时搁下,也没了要加班的心思,便收拾了东西,和宁新桐一块出了办公室。

  宁新桐挽着徐慕的胳膊走到电梯旁,等待上行的专属电梯,而旁边的员工电梯恰巧上来,还没看见人,在电梯门缓缓打开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子浓郁的香水味。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拧了拧眉。

  安如从里面走出来,踩着高跟鞋,随着香水味出现在两人面前。

  在看见宁新桐挽着徐慕手臂,两个人亲昵的模样之后,脸色变了变,很快,恢复正常,打了招呼:“徐董,宁小姐。”

  宁新桐要为她设计礼服,两个人之后还要保持着十分良好的合作关系,因此只是笑着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只不过忍不住的在心里想:外人面前的单纯小白花,在竟然在公司里面,使用香味这么重的香水。

  徐慕至始至终都没看安如,安如咬了咬唇,满腔想要对徐慕说的话,都因为眼前这一刺激人眼球的画面给忘却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进了电梯,下了楼。

  电梯内。

  宁新桐回想着安如,想着娱乐圈里面说的人设,便就问身边的人:“那个安如,你们给设计的人设,就是外表单纯,清纯,看着就像是看见初恋吗?”

  “不知道。”徐慕说的是实话,但害怕宁新桐觉得敷衍,便详细道:“这些都有专人管理,我不是特别清楚,我操心的,管的,只是公司每天进账。”

  “好吧。”宁新桐无奈一应。

  她现在情绪稍稍好了点,那种一时无法接受的心情到现在可以说,慢慢接受了。

  事已至此,已成定局,伤心没用,伤心徐慕的病情也不会好转,还不如,掩饰着,和徐慕过好接下来的每一天,不让徐慕担心。

  两人到了地下停车场,助理已经在车里面等着了,看了看老板和宁小姐亲密的模样,他竟然松口气。

  可不是就得松口气。

  这段时间以来,他清楚得很,老板的心情每天都随着各种事情变化着,但是雷打不动的,就是私人感情问题,这是影响他心情最根本所在,眼下,老板抱得美人归,他也能松口气了。

  坐上车,徐慕在脑海里面搜寻吃饭地点,今天毕竟是与众不同的日子,怎么说也要庆祝一下,徐慕想了想,征求宁新桐的意见:“待会吃牛排,怎么样?”

  宁新桐一怔,想到了他的病情,下意识地就问:“你可以吃吗?”

  “嗯?”徐慕不明白。

  宁新桐后知后觉说漏嘴了,暗暗咬了咬舌尖,忙改口:“你胃不是不好,可以吃牛排吗?”

  徐慕一笑:“没事,偶尔一顿没关系。”

  “那好。”

  宁新桐想,牛肉里面也有人需要补充的营养和物质,所以不吃不可能,是可以适当的吃一些的。

  她得趁什么时候,上网上查查,看看胃癌晚期的病人,应该吃什么才是最好,这样她才能照顾着徐慕的身体,同时,自己在了解的情况下,也能完美避开,不会说漏嘴。

  碍于前面还有个小助理在,两人一路无话,到了西餐厅门前,下车的时候,宁新桐又重新挽住徐慕的胳膊,进了餐厅,在服务员带领下,在靠窗的位置下坐下。

  都是徐慕点的,宁新桐听着他一个一个的报,觉得差不多了,便制止:“可以了吧,太多了我们也吃不完。”

  徐慕这才点点头,收了菜单。

  只是觉得,想让她都尝尝。

  两人吃到快结束的时候,宋辉和李晗出现了,宋辉最先看见了徐慕,往这边走过来,就看见了他对面的宁新桐,两人之间气氛融洽,甚至暧昧,宋辉就懂了。

  两个人都是陪女朋友吃饭,谁都不打扰谁,谁吃谁的,走的时候,徐慕没看见他们,也就没打招呼,直接和宁新桐出了餐厅。

  往家里面回。

  宁新桐理所当然,毫无意外的回了徐慕的那别墅里面,看着跟之前一样熟悉的摆设,熟悉环境,心里感慨万千。

  已经在外面吃过饭,回到家里面也没别的什么事,宁新桐就去徐慕卧室里面的卫生间洗了洗澡,吃干头发出来,躺在了徐慕的床上,徐慕在外面的卫生间洗完澡进来,就看到躺在床上,乖巧等着他的宁新桐,心里一软,将门合上,走到床另一边,躺上去,然后将人搂到怀里。

  宁新桐也不挣扎,就窝在他怀里,听着那心跳声,揽着他腰身,安安静静的,一句话也不说。

  徐慕的吻,落在她额头上。

  宁新桐闭上眼睛,觉得痒痒的,然后就感觉到,那吻一路向下,印在了自己嘴唇上。

  宁新桐下意识的抓紧他睡衣,有些紧张。

  六年了,两人都没有这样亲密过,头一次这样,自然紧张。

  徐慕适可而止,因为清楚,如果在继续下去,就一定会发生什么。

  宁新桐咬了咬唇,告诉自己慢慢来,不要急,不然徐慕一定会发生破绽。

  她今天哭了挺长时间,到现在也挺累了,没一会儿就窝在徐慕怀里面睡着了,倒是徐慕没睡着,看着宁新桐的睡颜,一直看着,等过了十二点,有了点困意,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又震动了两下,他伸手拿过,是宋辉发来的微信。

  “明天什么时候有空?”

  徐慕拧了拧眉,发过去:“有事找?”

  “挺重要的。”

  徐慕还没回,宋辉又发过来:“最好上班时间。”

  开玩笑,要是下班时间,宁新桐肯定跟着他,那就什么也说不成了!

  “随时都行。”徐慕发过去。

  “好,你上班我就过去。”

  徐慕没在回,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也没深想。

  直到——

  宋辉出现在办公室里,十分详细的交待了自己计划之后,就坐在椅子上等徐慕表扬的时候,徐慕迟迟没动静,坐在座椅上,一动不动,甚至,脸色还有点不好看。

  宋辉心里咯噔一下。

  这安静的有点过分了!

  徐慕直勾勾看着宋辉。

  心里应该是生气的吧,是有怒火的吧。

  怎么会没有?

  他还说呢,桐桐昨天怎么会哭着过来,然后做出那些一系列的反常的举动,问她怎么了,也是随便找了个牵强的借口,他那时候还真信了,现在一听宋辉的计划,明白了,然后又觉得,那借口有多牵强了。

  敢情,是将宁新桐给骗了,所以,桐桐这是看他快死了,才来施舍的感情?

  宋辉听见他说的那句施舍的感情之后,拧了眉,反驳:“怎么会是施舍的感情?这是让宁新桐正视自己的感情了,知道你的重要性,必要再和你继续闹下去了。”

  “宁新桐听见你得了病,瞬间就哭了,要是对你没感情,管你得了什么病,死了还是活了,总之,要是对你没感情,就不会是这种反应。你说你们都已经才耽误了六年,这现在,难道还要耽误下去吗?我这不是看着着急,给你想了这办法,你看看,你们立马和好了!”

  徐慕目光阴沉沉的,“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哪一天桐桐知道真相了怎么办?知道我没得病,我又骗了她,你说她会怎么样?六年前都已经骗了她一次了,难道现在还骗她?”

  他现在都能想到,宁新桐知道真相之后,会是什么样的。

  他都不敢想。

  宋辉都已经想好了,“宁新桐知道肯定是要知道的,但不是现在,等你们感情稳定之后,结了婚,有了孩子,你还怕什么?到时候说几句好话就过去了。”

  “要是有这么简单就好了。”徐慕目光深远,喃喃了一句。

  宋辉见表扬也没得,好像也好心当了驴肝肺了,而且徐慕也不赞同这法子,便叹口气,摆摆手:“那算了,那你趁着事情发展还不严重,就把宁新桐约出来,我和李晗,跟宁新桐解释好这件事。”

  徐慕嗯了一声。

  肯定要提前说清楚,将伤害降到最低,

  不然等以后宁新桐自己知道了,徐慕真的不敢想。

  其实呢,宋辉也就是随口一说,他想着既然法子已经出来了,开始实行了,那徐慕怎么说也会继续下去,谁知道这人竟然嗯了一声,竟然同意了!

  忍住扇自己耳光的时候,只得同意:“那你约个时间。”

  徐慕:“我会安排。”

  宋辉点点头,直接出门离开了。

  徐慕坐在椅子上,心乱如麻。

  一朝天堂,一朝地狱,就是这样。

  本来两个人之间关系就不怎么好,现在,麻烦更大了。

  怎么说,也不能骗。

  徐慕一天都没心思处理事,挨到了下班,拿了外套出了公司,去接宁新桐,距离宁新桐下班还得一会儿,徐慕直接去了楼上,宁新桐正在做收尾工作,看见人进来,便一笑:“你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好了。”

  说话也温温柔柔的,笑容也是发自内心的。

  徐慕也笑了笑,心里竟然想着,要继续欺骗下去,但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另一个理智的念头给掩盖了,这种机会,等以后会有很多,慢慢来就可以了,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宁新桐说很快,的确很快就结束了,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身,拿了挂在一边的手提包,朝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道:“走吧。”

  徐慕点点头站起身,两人一块出了办公室,在外面开放的工作环境内,宁新桐挽着徐慕的胳膊出去了,出去之后,众人视线不约而同的望向另外一间办公室。

  恰巧办公室的主人就在门口站着,显然也是看见了刚才的那一幕,感受到大家同情的视线,就像是没事人一样,转身回了办公室。

  到了楼下,徐慕开车,宁新桐看见,想到自己去开,但是行动却没有所行动,主要是这两天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反常的事做的挺多,因此害怕徐慕在发现出什么。

  坐到车上,徐慕问她想吃什么,宁新桐说要喝粥,其实就是为了保护徐慕的胃,吃点温和型好消化的食物。

  徐慕点点头,带她去了家粥店。

  一路上,两个人各怀心思。

  宁新桐是已经接受了徐慕生病的事情,但是想起来,心里还是会窒息,不敢想象徐慕没多少日子这件事,她现在所在的每一天,都是极其珍贵的。

  而徐慕,则是因为知道事情真相,心里盘算着怎么告诉宁新桐事情真相,同时,也有一点的犹豫,要不要告诉宁新桐。

  从过去的昨天下午到今天,他能感受到宁新桐对自己的感情,一切对自己一系列的态度,那在之前,是天差地别的。

  吃过饭,回到街,宁新桐今天中午午休了一会,躺在床上也睡不着,看了看时间还早,索性从徐慕怀里面起来:“你弹吉他给我听,好不好?”

  徐慕一怔,点点头:“好。”

  他的书放里面放着一把吉他,是后来挣钱之后买的,放在那的,没用过几次。

  宁新桐之前在这住的时候到过这间书房,看见过。

  徐慕好长时间没碰过了,差不多两年了。

  主要是,想唱给,弹给宁新桐一个人听。

  之前是迫于生计,没办法,才在众人面前唱,但能够养活自己了,便只想献给那一个人。

  徐慕把吉他背在身上的时候,还在想,等弹完,就告诉宁新桐真相,不能再拖了。

  两人坐在两个单人沙发上,中间了一个小茶几隔开来,宁新桐的身子明显的往那边倾过去,胳膊肘支在膝盖上,翻转手掌支着自己下巴,支撑着脑袋,一副深情的模样,看着徐慕。

  徐慕许久没弹,手法都生疏了不少,但好在还能弹出一首曲子,等结束之后,就看见宁新桐温柔又专注的看着自己,心里那份犹豫,更加深了。

  宁新桐伸手:“让我弹弹。”

  徐慕只以为宁新桐不会,她想要拿来玩玩,便递给她,可当看见宁新桐标准的动作之后,怀疑起来,直到听见流畅的曲子时,惊讶了,“你也会这个?”

  宁新桐也不遮掩,大大方方地说了,“为了你学的,当初害怕好不容易跟你有说话的机会了,害怕你聊起吉他的专业问题,我却不懂,那岂不是浪费这机会了,所以就专门去学了,谁知道,也没用上。”

  https://www.shuyuewu.co/56_56601/571433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