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妃狠佛系:暴君您随意 > 112 宁王五公子:当面用刑(二更)

112 宁王五公子:当面用刑(二更)

  这一日早,天际还青白着,无京中东宫门外便陆陆续续来了人,覆盖男女老幼所有年龄层,既有富贵也有贫贱,坐车骑马或是徒步而来,一时间竟是门庭若市。

  除了除夕、仲秋等与民同庆的大节日外,东宫附近是不允许平民百姓出入的,但今日借着宁王府五公子选婢的光,东宫打破常规,头一回在不过年不过节的日子里允许众人靠近。

  太阳越升越高,人也越聚越多,面对宏伟磅礴的太子东宫,众人只敢小声低语,不敢大声喧哗,更何况又有门外持剑而立的冰冷侍卫,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造次。

  人看着不少,但其实更多的是来看热闹的。

  ……

  言一色带着无红姗姗来迟,她易了容,动了一些眉眼,而且将肤色弄黑了几度,修了刘海遮住额头,穿着稍显臃肿,还敛下了一身明媚灵动,走在精心打扮过的无红身后,犹显五大三粗,粗鄙木讷。

  反倒蒙了红色面纱,肤白妆艳的无红,款步而来,神色骄傲,她们二人谁是婢女谁是小姐,一目了然。

  两人来的太晚,东宫大门外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两人站在最后一圈人墙的外头,眼前除了人,什么也看不见,耳边有人在激动地闲聊,说什么‘见到宁王府五公子的马车进去了,真气派不愧是富贵人家’云云。

  听了一日言一色指点的无红,垂下头,安安静静地等着。

  主子都垂头了,没道理言一色这个婢女抬头四处张望,她头垂的更低,眼睛要阖不阖,见缝扎针地打盹。

  ……

  经过一系列繁琐的记名摁手印等事宜,所有冲着宁王府五公子来的女子,终于全部进入了东宫。

  选婢的地点设在了东宫最外围的怡然花园里,并无什么特别的布置,不过是在绿树掩映下的一处高台上设了坐席,桌案上精美的瓷器玉器里摆满了茶酒、点心、瓜果,琳琅满目。

  无忧国太子和宁王府五公子从隐秘的侧道走上高台,两人身后还跟了一男一女,因着高台很高且离众人还有一段距离,四人的身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只觉一闪而过,人好似已经落座,更看不到了。

  一众心怀期盼的女子,或自信或沉静地站立着,十人一列,一次候场三十人,一个接一个走过高台下方鲜花铺就的一条小路,在正中位置停半柱香的时间,自由发挥,只要宁王五公子没笑没叫停,到点便继续往前走,后一个接上。

  无红是第三回候场,是三十人中的最后一个,头微垂着,心情低落。

  来之前,她还幻想着能见到无忧国的顶尖权贵,见到那些挥一挥手就能翻云覆雨的男人,但此时此刻她才明白自己有多天真,太子和宁王五公子坐在犹如庞然大物的高台上,她站在底下,根本什么也瞧不见!

  无红隐约感觉前面的人动了,神思恍惚中,便跟着迈脚前进,闷头走了两步,一下子撞到了前面一人的后背。

  “啊!”

  站在她前面的女子甚是娇弱,尖叫一声摔倒了地上,她这一扑,引的四周的女子也慌了起来,不少人停下,转头望了过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无红惊醒,她心下一沉,忙上前扶起那穿着娟纱金丝绣花长裙的女子,“姑娘,你没事……”

  “啪——”

  无红话未说完,就觉眼前一黑,掌风袭来,一个又狠又急的耳光落在了她的脸上,打的她站立不稳,头偏到一侧,姿势不雅地趴到了地上。

  被无红撞到,也是打了无红的那名女子,怒气冲冲地站起来,冷着脸迈步过去,瞧那凶狠的架势,似还要再踹无红几下,有人见事不妙,迅速躲得远远的。

  在一旁维持秩序的东宫婢女脸沉了沉,上前一步,从后抓住了那女子的肩膀,人绕道她面前,神情冷肃,正要斥责,却见她抬手就是一巴掌,将自己狠狠打到了地上!

  四周目睹这一幕的女子皆吓的呼吸一滞,吓呆了!

  她……她竟然打了东宫的婢女,还想不想活了?别不是个疯子罢!

  众人正在胡思乱想着,就见那女子高傲不屑地扫视了一眼她们,走至撞了她的无红面前,一脚踩上了她的脑门,阴沉着声音开口,“不长眼的狗东西!竟然将本公主撞到了地上,伤了本公主千金之躯,还害本公主颜面尽失!是拿额头撞的罢?看本公主不踩烂你的头!”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啊……”

  无红整个人吓懵了,脑中一片空白,只能顺着本能躲避头上的伤害,口中呜咽着求饶。

  可她叫喊的越大声,九公主下脚便越重,满脸的愤怒和戾气。

  无红的面纱脱落,露出一张上了妆,精致妩媚的脸。

  九公主一眼瞅见,脚下一顿,眼底掠过一丝惊艳,不是对她的脸,而是她脸上的妆容。

  心下顿时改了主意,她拿开了自己的脚,退到一边,指着不远处假山群中的浅水池,娇纵跋扈地命令无红,“站起来,跳进那里的池子中。”

  无红低垂着头坐起身,眼泪吧嗒吧嗒地掉落在地上,心中满腹委屈。

  她颤颤巍巍地想起身,可试了两三次,都因为腿软而跌了回去。

  九公主的脸色更为阴沉,正要上前再给她个教训,耳边忽然飘来一道清越矜贵的声音,“小九。”

  九公主的身体僵了僵,脸上的阴郁之色散去,转而换上一副灿烂如花的笑脸,转过身,仰头望向站在了高台边的男子,娇声道,“太子皇兄!你在啊!”

  说着,眼神在他站立的两侧望了望,没看见第二个人的影子,心中失望,看来序哥哥还在高台里头坐着,没想出来理会她。

  寒瑾俊美无俦的脸上神色不动,睿智清明的凤眸里几分无奈,“这里是东宫,本太子不在谁在?”

  话落,扫了一眼九公主那张完全陌生的脸,“看来本太子该收回送你的人皮面具。”

  九公主讨好的笑,扭腰撒娇,“小妹不依,太子皇兄敢抢,我就回宫向母后告状!”

  说着,她伸手揭了脸上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一张娇嫩水灵的脸如芙蓉花开,清丽无双。

  四周或远或近站立的东宫下人认出了她,诚惶诚恐地跪拜,“奴才(奴婢)参见九公主,公主殿下千岁!”

  附近不明情况的女子见此阵仗,吓的六神无主,纷纷跪到了地上。

  无红也从自己被太子殿下救了的狂喜中反应过来,头猛地磕在地上跪拜,不让九公主再抓住她的任何把柄。

  “平身。”

  九公主收好自己唯一的一张人皮面具,神色倨傲,轻飘飘地给了一句话。

  她向前走了一步,正想用轻功飞上高台,突然想起冒犯了她的无红,仰头向寒瑾喊道,“太子皇兄!给我一盏茶!”

  寒瑾倒是没有拒绝,扭头,向不远处坐在轮椅上看医术的白衣男子看了一眼,“五公子,茶。”

  书册挡住了男子的脸,看不清他的面容,但他去拿身边茶壶的那只手,骨节分明,却是纤细秀气,如雪苍白,仿佛生了一层盈盈光泽。

  他提起茶壶,一甩手,扔向了寒瑾,擦着他的头顶而过,之后,划过一道弧线,朝高台底下的九公主手中落去。

  九公主见不是寒瑾出的手,立即就想到了,这茶壶是她的序哥哥给她抛下来的,顿时喜笑颜开,一把接住,紧紧抱在了怀里。

  待兴奋劲儿过了,她拿着茶壶走到跪着的无红面前,将她踹到在地,将茶壶中的水朝她脸上浇了过去。

  “啊……”

  无红不敢挣扎,闭着眼咬牙承受,心下怨恨地在问,为什么受苦遭罪的总是她!

  脑海中突地想起了言一色,她不由更恨更怒,无色那个贱人跑去哪儿了!她在这里被人当狗欺负,她却在东宫别的地方逍遥快活!?她不是有武功有主意吗?为什么不来救她!为什么!

  “咦?”

  九公主见浇出来的茶水中竟然不是热的,眼里有一丝失望,待将无红脸上的妆冲洗的差不多,便拎着茶壶退了几步,远离成了落汤鸡的无红。

  她抬手招来一个奴婢,“去查查跟她来的还有什么人,打折了腿,一块扔出东宫。”

  九公主的狠辣,让四周女子微微战栗。

  打折了腿?

  无红一听,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朝九公主跪行过去,想抱住她的腿求饶,“公主饶命啊!民女不是有意为之!民女出身寒微,自幼就被卖入……”

  九公主冷眼看着,一脸讥笑。

  高台之上,安静看医术的男子,忽然烦躁地扔下了手中的书册,猛然起身,几个大步走到了高台扶栏处,目光逮住无红,凶煞狠毒,“滚!立即将她碎尸……”

  男子话音止住,因为她看清了无红的脸。

  他眯眼沉寂一瞬,改了口,“听九公主的,将与她一起来的人带过来,当面用刑。”



  ------题外话------

  三更十点鸭!!!o(* ̄︶ ̄*)o

  https://www.shuyuewu.co/56_56617/571429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