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神启者说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道童(三更)

第三百一十四章 道童(三更)

  秦轲瞪他一眼,高易水也就顺势把“沉”字改成了“直”字,哈哈一笑:“反正巴图姆也说了,在天神使者的地盘上打架杀人,脏了桌板可是会被天雷轰顶的,怕什么?”

  当然,潜台词是,茶铺的主人如果真有那么神奇,哪怕他们在茶铺遇上了路明一行人,也不至于有什么危险。

  “那我得坐得离你远点。”秦轲听懂了他的话,但还是斜眼看了高易水一眼,“要不然天神觉得你太脏了上来就先劈你一道雷,我可就遭殃了。”

  高易水哈哈一笑,伸手揽住秦轲的肩膀:“我觉得你可以诚实一些,直接说因为坐在一起会的话,我的英俊和潇洒会让你显得灰容土貌而且还愚昧无知。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因为我对于人的缺陷总是充满了包容……”

  几人吵吵闹闹地到了茶铺,原本秦轲倒是想赶忙地拿着帛书进去找茶铺的老板问有关于五行司南的事情,但高易水扯了一下他的袖子,道:“先看看再说。”

  于是几人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巴图姆倒是没跟他们坐在一起,而是跟那些同族人走到了一起,一边笑一边叽里咕噜地闲谈,他们这些猎人,早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进深山之前,来这茶铺喝上一杯“圣水”,以此来祈祷自己满载而归,并且不会遇上什么意外。

  秦轲双手抚摸了一下桌面,虽然桌椅简陋,但却足以看得出茶铺的主人是个喜爱干净的人,桌椅的表面擦得干干净净,甚至没有一点污痕。

  能在这样猛兽出没的深山老林里开上这样一间茶铺,这茶铺的主人显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想到这里,秦轲越发相信五行司南的罗盘就在茶铺主人的手上。

  茶铺里有拨弄柴火的声音,清纯的山泉水在锅炉之中逐渐沸腾,咕噜咕噜的声音响了起来。

  茶铺里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声音,他在说蛮族的语言,声音带着几分笑意:“巴图鲁普拉西大……”

  秦轲听不懂,但巴图姆那一桌的几个蛮人立刻就回应了起来,声音恭敬,如果不是知根知底,秦轲几乎要以为这群人是稷上学宫那些彬彬有礼的学子,而不是在山地蛮族。

  “瓦达。”茶铺里那个稚嫩的声音温和地回应着,这个词秦轲一路上也听巴图姆说了几次,大概明白是“我知道了”的意思。

  随后是脚步声,秦轲深深地凝望着茶铺的柴扉,就在这一刻,它缓缓地开了,走出来的,是一位道童。

  没错。道童。

  刚刚秦轲就觉得有些奇怪,这个声音为什么如此稚嫩,听起来就像是个孩子,而当秦轲真正看见这茶铺的主人的时候,才愕然地发现,面前的人,身高不过到自己的胸口,就连头顶的道髻都带着那么点枯黄之色,说乳臭未干,再合适不过。

  然而他眉眼之间的平静与淡然,却让他与那种嘻嘻哈哈到处逗猫、追狗的孩子完全区分开来,一身小号的道袍干净整洁,下摆随着清风微微飘动,有那么点出尘的风采。

  就连见多识广的高易水一时都有些发怔,他看着道童手里的茶具和他另外一只手上端着的茶壶,所以,自己要找的就是他?

  道童同样也在观察他们,平日里,这间茶铺少有人来,唯一的常客就是这些进山打猎的山地蛮人们,像是秦轲这样一行人,一身的穿着与气质,与他们有本质的区别。

  他看了一会儿,平淡的眼神终于露出几分孩子的天真,他微微笑道:“几位是要喝茶?”

  秦轲正要说话,高易水则是抢先开口笑道:“没错,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茶?”

  道童看了高易水一眼,摇头轻笑道:“只是后院种一些普通绿茶,几位客人气度不凡,应该不是山野中人,在你们看来算不得什么好东西,不过兑上这滚开的山泉水倒是有几分甜头,尝尝无妨。”

  他一通话语说得极为得体,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说完,也没有过分地恭敬,只是微微点头示意,然后拿着竹筒做的茶杯,分别摆到了那几个蛮人的面前。

  他抬起茶壶,动作优雅地往茶杯里缓缓地倒了下去,清亮的水如一条银线落入杯中,嫩绿的茶叶在滚烫的水中顿时翻滚起来,一股淡淡的茶香飘荡出来。

  “动作倒像是个在茶道上浸淫了数十年的老头子。”高易水靠近秦轲,小声评价道。

  巴图姆看着茶杯中的水逐渐满溢,然后对着道童诚心地点头行礼,道童微笑点头,继续给下一个蛮人倒水。

  很快,几个蛮人的面前都多了一杯满满当当的茶水,上面漂浮着几片碧绿的茶叶,看起来就像是在清水之上漂浮的小舟,悠然自得。

  道童向着秦轲这一桌人走了过来。

  高易水笑着道:“小师傅果然厉害呀,这般年纪,就能一人在伏牛山这满是猛兽的深山老林里过日子,还能让一桌子蛮人对你毕恭毕敬,就连喝茶也是如此彬彬有礼。”

  道童微微一怔,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哪里是我厉害?他们敬的也不是我,是我师父,蛮人没什么学识,也不懂得什么医术,加上不爱干净,平时时常染病。用这山泉水加上茶叶,再混上一些山里常见的药材,也就能让他们少些病痛。”

  “结果他们从那以后就把我师父当成什么天神的使者,每次来这里见了他都得三拜九叩,弄得我师父不胜其烦,干脆就一个人往山里住去了。”

  他看了看茶铺,道:“至于这里为何没有猛兽,这也是师父搞的怪,不过我这么多年也还是没弄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就是了。”

  原来如此,所以,他们应该找的,其实是这位道童的师父才对?秦轲心中一动,道:“那请问,你师父现如今在何处?要怎么能见他一面?”

  道童看了秦轲一眼,摇摇头,给他面前的竹筒里倒水:“这我可不好说。他向来在这片山里到处晃悠,全看心情。”

  秦轲和高易水对视一眼,高易水微微点头。

  秦轲明白高易水已经同意了自己的想法,于是从怀中拿出了那封书信,向着道童递了过去:“不知道小师傅能不能带我们找到你师父?我们是专程来见他的。”

  道童倒完了水,看着秦轲递过来的书信,皱了皱眉头,放下了茶壶,接了信件,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着。

  而高易水则是喝着茶,平静地等着。

  道童放下信件,看向秦轲,道:“请问,你跟李求凰怎么称呼?”

  明明是在唐国的地界上,明明他应该是唐国的百姓,然而他却眼睛也不眨地对着李求凰直呼其名,倒是让高易水微微一笑,觉得有些意思。

  “他姓李,叫李轲。”高易水道。

  秦轲一呆,看向高易水。

  道童则是点了点头,轻声道:“这样吧,我带你们去找找师父,但我也不敢保证能找到师父,毕竟他到处晃着,伏牛山这么大,要找一个人也不太容易。”

  https://www.shuyuewu.co/58_58661/4627085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