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凤凰门林江顾心雨 > 第240章 唯我独尊

第240章 唯我独尊


现场的人看到叶老爷子居然清醒了过来,而且听他语气,丹田之气十足,竟然像是不曾在鬼门关前走一遭似的,完全都傻眼了。

        真的,救活了?

        而叶小雨看到爷爷清醒,声如洪钟,顿时激动地满眼泪花,“爷爷,您终于醒了,吓死小雨了。”

        叶老爷子摸了摸小雨的头,眼里慈爱有加。

        他虽已做好归西准备,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宝贝孙女。

        此番竟然命不该绝,当真神奇。

        “是恒春医馆哪位医生救了老夫?”叶老爷子看自己身处恒春医馆,随口问道。

        他又看见,郝平山站在自己面前,就问道:“是你?”

        郝平山看见老爷子清醒,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今天,他居然当众让一个毛头小子奚落得体无完肤!

        救叶老爷子这种逆天大恩,居然被人从手中夺走,简直罪无可赦!

        但是,叶老爷子问话,郝平山哪敢说谎,他赶紧摇了摇头。

        叶老爷子面目威严,皱了皱眉头,“我想也是,普天之下,能救老夫之人,恐怕只有你恒春医馆的馆主了,你们馆主在哪,老夫去当面谢他。”

        郝平山脸色难看无比。

        这时候,叶小雨小声说道:“爷爷,不是恒春医馆的人救了你,是一个年轻人救了你。”

        “年轻人?”叶老爷子眼神一凛,“这世间,竟有如此医术出神入化的年轻人,叫什么名字?在哪?”

        叶小雨被问得一下子傻住了。

        叫什么名字?在哪?

        不知道啊!

        叶小雨忽然拍了下自己的脑瓜子,一脸郁闷,“爷爷,刚才事出紧急,我居然忘了问大恩人的名字……”

        叶老爷子从来就是个性情耿直的人,他听了之后,怒道:“糊涂!连大恩人的名讳都不问,丧我叶开河之名啊!”

        叶小雨脖子一缩,心里却是再次想起那个年轻人的身影。

        这是一个何其傲气无双的年轻人,仿佛视天地为无物,又仿佛万物之中唯他独尊。

        狂、傲、冷!

        雨城,有这种年轻人的话,自己不可能不认识。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外来客了。

        既然是外来客的话,估计以后很难再见,这份救命之恩,也无以为报了。

        叶小雨把自己的分析说给爷爷听。

        但是,叶老爷子却是眉头一皱,说道:“不可能,一定要找到他!这份恩情,我叶开河必报!”

        叶老爷子说完,苦笑地补了一句,“老夫后背的银针,还需他拔出。”

        叶小雨一愣,都忘了,爷爷后背还插着数根银针呢。

        叶老爷子闭上眼睛,想感受身上多年的内力创伤,看看自己还有多少时日好活头。

        这一感受,他当场心神狂震!

        “小雨,让所有人出去!任何人不得进来!”叶老爷子大喝道。

        叶小雨不明所以,但还是马上照办了。

        叶老爷子心里的震撼,无以复加!

        自己早年习武成痴,加上年少轻狂,所以逮着一本功法就练。

        所以年轻时候,他博古通今,震撼武界。

        但是,等他年岁一长,杂取百家的弊端就暴露了出来。

        他体内,冗杂的内力太多了,有极阴,也有极阳,好几种内力在他体内根深蒂固。

        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

        而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废武功,苟且偷生。

        叶老爷子是个自命清高之人,便是死也不肯自废武功。

        他一直隐瞒自己身上的顽疾,平时也不随便动武,这才活到现在。

        但是昨天开始,他体内的内力就像火山一般,要彻底爆发了。

        叶老爷子也自知大限将至,本已做好爆体而亡的准备。

        此刻被救活,他一检查,居然发现,体内冗杂的内力,居然全部在慢慢地被吞噬!

        而吞噬源,则来自于背后那几根银针附着的内力!

        这世间,竟有如此神奇内力,可以吞噬他人内力?

        叶老爷子一下子震惊了。

        但震惊之后,便是狂喜!

        这银针内力,吞噬的是自己杂糅的内力,但是却很好地保护了自己内力运行周天。

        也就是说,虽然自己会短暂地失去功力,但是不消多久,小周天重新运行,那时候,自己必将重返巅峰,甚至更上一层楼!

        毕竟,去糅取精后,自己的内力会变得更加精纯单一,再无性命之忧。

        想到这,叶老爷子心神狂震,再次大喝,“小雨!我给你三天时间,务必给我找出这个大恩人!他不仅是我救命恩人,更是我武道恩师!此恩,老夫穷尽此生肝脑涂地,必报!”

        叶小雨却是没想到,一个年轻人对爷爷的影响居然如此深远,她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马上点头。

        叶老爷子再次说道:“接下来老夫要静养一段时间,会住在玉兰村里,你全力找恩人。”

        玉兰村是叶老爷子大徒弟开发的一座小型度假村,档次很高,非名流不能去。

        叶小雨点头答应,却是有点脑壳疼。

        自己上哪去找那个神奇的年轻人。

        三天,脑阔疼脑阔疼……

        林江却是在一层随便买了一套比较贵的银针后,便去找林溪了。

        林溪看见林江,貌似心情非常好。

        “林江,你明天陪我出去玩一天。”林溪笑嘻嘻地说道。

        林江眉头一皱,自己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岂可浪费在游玩之上。

        而林溪却是不管,说道:“林江,你看看你,回来也十几二十天了,整个人跟变了一样,阴沉得可怕,你都不像你了,再这样待下去,你迟早会得病的。不行,我要带你出去晒晒太阳。”

        林江摇了摇头说道:“我实在没有心思。”

        林溪忽然眉头一暗,“算了,那还是我自己去吧。本想着明天帮你找寻一些天材地宝的,你不领情,那我就自己去了。”

        林江一愣,“天材地宝?”

        林溪说道:“是啊,明天本来约好了要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有一种很神奇的动物,肉吃了之后对内力增长大有裨益。没事,你继续修炼吧,我替你去打几只回来。”

        林江顿时沉默了。

        能当得起天材地宝之称的动物,岂是那么好打的?

        林江本以为林溪纯粹是要出去玩,却没想到,林溪居然还是为了自己的修炼担心。

        林江想了想,说道:“好吧,我明天陪你一起去。”

        林江不想让林溪为自己而冒险。

        林溪眉头一展,“真的?”

        林江点头,然后问道:“明天去哪里?”

        林溪喜笑颜开,吐出三个字,“玉兰村!”

        “玉兰村?”林江听都没听说过。

        而林溪却是自顾自说开了,“这玉兰村可是我们雨城非常火爆的一座度假村。这村最出名的地方,就是村子后面的山上,有一种很神奇的动物,叫影兔。每年慕名而来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刚才我遇见一个朋友,他说他半年前就预约了狩猎,一直排到明天才轮到,所以就叫我一起去打猎,看看能不能碰碰运气,抓到一两只影兔。”

        “这影兔据说肉质鲜美,可好吃了,而且吃了之后对修炼大有好处。万一我们有幸抓到影兔,就可以在玉兰村那里马上加工,那里的主厨,可是加工影兔的行家里手,保准让你吃了一只还想吃第二只。”

        林江看林溪越说越偏,一头黑线。

        林江感觉林溪就是奔着吃去的,压根不是为了什么修为。

        不过既然答应,林江也不再反悔了。

        第二天,俩人一大清早就出门,在一座桥上,等来了一辆车。

        车子窗户摇下,一个英俊的年轻人露出脸来,朝林溪招呼,“林溪,上来。”

        林溪拉着林江说道:“陈贺,这是我堂弟,我想带他一起去,可以吗?”

        这个叫陈贺的年轻人扫了一眼林江,眉头微微一皱。

        陈贺一直是林溪的追求者,他此刻看林溪居然拉着林江的手,态度如此亲昵,心里头顿时不舒服了。

        这时候,车里再探出两个头,是两位美女,她们热情招呼道:“溪溪,快上来呀。”

        林江被安排在了副驾驶座,三个女孩子挤在后面。

        好在车子够大,一路也不会觉得很挤。

        林溪替林江互相介绍。

        开车的是陈贺,是雨城非常出名的武二代。

        他的父亲,在雨城创办了一个武术馆,陈贺自小习武,而且天赋极高,他居然达到了内劲大成。

        这点令林江都有点佩服。

        而两个美女,一个马尾辫的叫常清水,一个短发俏丽的姑娘叫文惠风。

        她们俩都是林溪的好闺蜜。

        而且她们俩也是武者,均达到内劲小成的境界。

        林江不禁感叹,这个雨城果然跟外面的城市不一样,处处藏龙卧虎。

        而她们几个人在听说林江只是内劲初期的武者时,表情各异。

        陈贺露出一丝轻蔑之色。

        常清水则无所谓地一笑。

        文惠风却露出鄙夷的眼神。

        林江不以为意,他压根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

        车子开了俩小时后,在一座气势恢宏的村庄前停下。

        几人走路到一间朴实的场馆,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换好了便于行动的衣服,每个人还配了一把弓箭和箭筒。

        林江拿到弓箭的时候一愣。

        一旁的陈贺笑了笑问道:“小林啊,你不会是不会射箭吧?”

        林江摇了摇头,确实不会。

        而且碰都没碰过。

        文惠风再次露出鄙夷眼神,“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之一都不会,现在的年轻人。”

        话语中的嗤笑毫不加掩饰。

        林溪的脸色僵了僵,说道:“我弟从小在外面生活,前阵子才刚回雨城。”

        文惠风再次笑了,“原来是乡巴佬啊。”

        这时候,常清水倒是拉着文惠风说道:“惠惠,不要说了。”

        文惠风却满不在乎,“大家都是自己人,说说有什么的。你也知道我最讨厌男人没本事了。”

        “好了,我们准备山上打猎吧。”陈贺看似为林江解了围,但是,林江却发现,他眼神里的戏谑。

        几个人一边上山,陈贺一边为大家介绍。

        “玉兰村的狩猎活动非常火爆,我排队加插队都花了半年时间,所以今天,我们说什么也要打到一只影兔。”

        “这影兔有三种,一种浑身灰毛的,是幼兔。还有一种浑身黑毛的,是成年兔。还有一种珍稀无比的,是浑身白毛的影兔,不过,这些年,我只听过,却没见过。”

        “影兔最大的特点有三个,一个是速度奇快无比,另一个是这种动物很嗜血,还有则是会咬人,它的牙齿剧毒无比。所以我们待会儿要十分小心,宁可颗粒无收,也不能让影兔咬着。”

        陈贺看起来对影兔很了解。

        这时候,文惠风笑道:“陈哥,我倒是觉得影兔的最大特点是好吃,嘻嘻。陈哥,两年前你打回来一只影兔,那味道,我至今难忘。今天,你可要好好表现哦,毕竟溪溪在后面看着你呢。”

        文惠风的话让林溪的脸一红。

        林溪对陈贺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文惠风却好像故意似的,每次都要开她和陈贺的玩笑。

        陈贺优雅一笑,却暗中朝文惠风递过去一个满意的微笑,这一切,林江都看在眼里。

        这时候,陈贺看向林江,说道:“至于小林你嘛,你从来没上过山,而且你的修为……”

        说到这,陈贺故意一顿,才继续说道:“不然,你在山下等我们好了。毕竟山上对你一个内劲初期的人来说太危险了。”

        “如果你觉得无聊,倒是可以帮我们先烧上一大锅水。”

        这时候,文惠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陈哥实在是聪明啊,这小子就是我们之中拖后腿的,让他去当锅炉工,实在太适合他了。”

        林溪这时候怒了。

        她心里很火!

        虎落平阳被犬欺!

        想当初,我弟大杀四方威震千人的时候,你们在他眼里,不过蝼蚁罢了!

        如今他修为尽失,却受你们如此欺辱,你们太过分了。

        这时候,陈贺看见林溪眼神不对,马上说道:“开玩笑啦,相信小林也不会放在心上的,当然是一起上山啦。放心,到时候我会保护他的,没事。”

        陈贺说这话的时候,心情却很不好。

        哼,一个小杂碎,值得林溪你这般袒护?

        甚至还差点跟我顶嘴?

        小子,到了山上,你最好自求多福!

        几个人到了山上,林溪再三叮嘱林江要跟着她,毕竟她现在是内劲大成境界,保护林江还是可以的。

        不多时,陈贺忽然眼神一缩,“影兔!”

        只见一只肥硕无比的黑兔,居然在树与树之间迅速窜动!

        陈贺大喜,“今天运气不错,居然是只黑兔!看我的!”

        说罢,陈贺一箭飞出,却是落了空。

        但是陈贺不以为意,说道:“这黑兔乃是奇凶之物,我这辈子都没打到过。我们追!”

        几个人迅速分开,成合围之势。

        但是,忽然一声凄惨的尖叫响了起来。

        林江眉头一皱,朝尖叫声跑去。

        只见文惠风捂着大腿,殷红的鲜血,从指缝中流出。

        陈贺过来看到文惠风这样,脸色大变,“惠风,你被黑兔咬到了?”

        文惠风痛苦地点点头,她的脸上,隐隐出现一丝黑气!

        林江一看,文惠风中毒无误。

        陈贺顿时喊道:“快带她下山!马上找医生!”

        陈贺首当其中,直接将文惠风背了起来,迅速朝山下窜去。

        好在他们尚未深入,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山下。

        陈贺将文惠风放在椅子上,说道:“玉兰村跟恒春医馆常年合作,恒春医馆每天都有医师常驻,我马上打电话。”

        林江看文惠风脸上黑气更甚,念在她是林溪闺蜜的份上,他站了出来,说道:“不如,让我试试吧。”

        林溪一愣。

        但是,文惠风这时候,居然是恶狠狠地瞪着林江,破口大骂,“你他吗谁啊!想女人想疯了吧你!居然想吃我豆腐?信不信我弄死你!”

        常清水却是狐疑地问林溪,“你这个弟弟会医术?”

        林溪一脸懵逼,“我不知道啊。”

        文惠风捂着受伤的大腿,这个地方是大腿根,确实容易让人误会。

        她瞪着林江,眼里都要喷出火来了,“老娘早就看你不爽了,你他吗一个窝囊废,想占我便宜?你是不是说,你要帮我把毒吸出来?呵呵,做你的春秋大梦!”

        林江一直都挺不喜欢这个嚣张跋扈又自命清高的文惠风。

        听她出言如此不逊,林江反而笑了,“好啊,待会儿,你可不要求我。”

        这时候,陈贺打完电话回来,脸上带着惊喜,“好消息!今天恒春医馆在这轮值的刚好是郝平山郝大神医,惠风,你有救了!”

        听到郝平山的名字,几个人大喜过望!

        而林江,则是露出更加戏谑的微笑。

        “郝平山是吗?”

        “我不点头,他敢出手?”


  https://www.shuyuewu.co/5_5242/337781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