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凤凰门林江顾心雨 > 第20章 浴血凤凰

第20章 浴血凤凰


看到顾辉和顾煌,陈君脸色大变!

        “顾辉,顾煌,你们俩混蛋,到底做了什么!”陈君朝俩人怒吼道。

        顾辉和顾煌的眼神也冷了起来。

        顾辉冷笑道:“呵呵,你不是要免我的职务吗?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趁我还是总裁,我把城西地块,卖给了黄家!”

        顾家众人听到这话,犹如当头棒喝!

        顾辉和顾煌,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叛变了!

        顾煌这时候也冷然道:“老头子去世后,要不是有我们兄弟俩苦心经营公司,顾家还能有今日的风光?我们只不过是花了点公司的钱,你居然不念及亲情,把我们赶出去,还让一个丫头片子当集团总裁,呵呵呵,这样的顾家,我受够了!”

        俩人一唱一和,说的陈君脸色发白,脖子山青筋都爆了起来!

        “顺便再告诉你,我们俩在公司的股份,也全部卖给了黄家,也就是说,黄家现在是顾氏集团的最大股东,以后顾氏集团,嘿嘿,黄家说了算!”顾辉再次抛出一个炸弹。

        陈君脑袋一轰,整个人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

        顾家,亡矣!

        “呵呵,识时务者为俊杰,顾辉顾煌以后就是我黄添丁的兄弟了,顾家,呵呵,鲤城除名!”黄添丁看着顾家众人如丧考妣,心情大好。

        还是自己的儿子厉害!不愧是黄妖邪!

        本以为黄家今后会被顾家踩在脚下,没想到,一出反间计,瞬间就将局势扳了回来,还直接宣告顾家死亡!

        “顾家,完了……”顾磊失魂落魄,整个人也瘫软了下来。

        全场之中,只有林江在冷眼旁观着。

        一群跳梁小丑……

        你们为一块地块争来争去,却永远也不知道,这块地块,因什么而珍贵!

        “黄,黄总……”陈君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这一刻,她才像个老妪……

        “我们顾家对不起黄家,能不能,给我们顾家一个机会……”陈君的头,慢慢地低了下来……

        现在,只剩下求黄家高抬贵手这条路了。

        “放你们顾家一条生路?呵呵呵……”这时候,黄古田站了出来,一脸狰狞!

        “我黄古田待你们顾家以诚,你们顾家是怎么对我的?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让人打我?还把我打成这样!这口气不除,我黄古田誓不为人!”黄古田现在下面还隐隐作痛。

        顾磊心一咯噔!

        该来的报应,还是来了!

        黄古田在顾心雨婚礼上被打残,这件事情,始终要给黄家一个交代……

        但是,顾磊心堵!

        因为他不敢说,那些蒙面人,是吴风带的。

        这样,不仅得罪黄家,还会把吴风再次得罪……

        吴风的手段,绝对比黄家凶残!

        “我顾家给你道歉好不好?我们错了……”陈君的腰,慢慢地弯了下来。

        而顾家众人,包括顾心雨在内,全部都弯下了腰……

        只有林江,冷眼以对。

        看着顾家上下全部弯腰道歉,黄古田终于笑了起来,“既然你们那么有诚意,行啊,我黄古田大发善心,给你们一条生路!”

        黄古田的话,让众人一阵欣喜!

        但是,黄古田接下说道:“现在,我们来聊聊怎么赔礼道歉的事儿……”

        “黄少,您说,只要我们顾家能做到,赴汤蹈火!”陈君唯唯诺诺地说道。

        黄古田的眼神,很自然地飘到了顾心雨的身上……

        顾心雨心一寒!

        果然,这家伙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陈君,你怎么说……”黄古田问陈君。

        陈君会意,她的眼神闪过一丝纠结,不过马上就坚定了起来,“黄少,我马上让心雨给您道歉……”

        “顾心雨!马上向黄少道歉!”陈君对顾心雨的语气冷了起来,“今天这一切,可都是你惹出来的!我们顾家要是因你而亡,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林江的脸马上就冷了下来!

        这死老太婆!

        不念及顾心雨立下大功也就算了,一次次往顾心雨身上扣屎盆子!

        顾心雨的身子抖了抖,明显委屈。

        她刚想要站出来,却马上被林江拉住了,“不准出去。”

        林江的话,出奇强硬!

        顾心雨心一暖。

        恐怕现场的人,也只有他,会顾及自己的感受了吧……

        陈君却脸色一变,指着林江破口大骂起来,“你个狗杂种!你又想报复我顾家是不是!我咒你不得好死!”

        陈君跟个疯婆子似的。

        而周围的人,则纷纷开始朝顾心雨发难。

        “心雨,快跟黄少道歉!”

        “是顾家生死重要,还是一个狗杂种重要,你自己掂量清楚!”

        “你可不要做顾家的罪人!”

        言辞,一句比一句锋锐!

        顾心雨的脚步,慢慢地动了起来,她轻轻拨掉林江拉住自己的手,勉强一笑,凄婉无比。

        “林江,谢谢你……”

        “我忽然很庆幸,你没有生在这样的家庭里……”

        “这样的家人,实在令人无法眷恋呢……”

        “放手吧,就当我顾心雨,最后给顾家一个交代……”

        林江的心一酸!

        他看着顾心雨的眼神,忽然明白了顾心雨刚才的意思……

        顾心雨打算把自己交给黄古田!

        林江心里的怒气,一下子冒了出来!

        “黄古田,你敢动她试试!”林江再次站在顾心雨的身前,拦住了顾心雨。

        黄古田,终于正色看向林江。

        “哟,这不是心雨的老公嘛,婚礼当天逃得跟狗一样,怎么,现在在这装大爷?”黄古田笑着对林江说道。

        林江眉毛一抖。

        逃婚,对他来说,是难以磨灭的耻辱!

        “啧啧啧,对了,我问问你啊,我家心雨,还是处吧?”黄古田装作无意地问。

        陈芸芸这时候在身后马上点头,恭维道:“是是是!绝对是!我盯着呢!他们没有半点身体接触!”

        黄古田终于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好样的哥们!坐怀不乱啊,面对这么漂亮的新娘,居然能忍下来,真不知道你是不行,还是不敢,哈哈哈……”

        “不过,谢谢你啦,今晚,我会好好对我家心雨的,要不,你也来观摩观摩学习学习?哥可以在你老婆身上现场教你几招……”黄古田的话,越来越过分了起来。

        林江的眼睛,逐渐冷漠了起来。

        要死,我真拦不住你……

        “来人,清场,把无关人等全部绑了扔到后堂!我要在大家面前实验一下最近刚学的几招,嘿嘿嘿,新娘还是别人的好啊……”黄古田得意地吩咐道。

        顾家众人,脸色大变!

        这个禽兽!

        居然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对顾心雨作出这样的事情!

        顾家的声名,彻底毁了!

        一群人,全部被绑了扔到后面。

        现场只留下了顾心雨和林江。

        顾心雨的眼里,充满了骇然。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她也会怕……

        她的身子,渐渐颤抖了起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或许将成为她一生的噩梦!

        不要……

        不要这样……

        这时候,一只温暖的手,忽然握住了她。

        她抬头一看,看见一双温和的眼睛,在注视自己。

        “今晚,还要看电影呢……”林江对她暖暖一笑。

        这是林江,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手抖得很。

        这是顾心雨第一次被男人牵手,身子,却不再抖了。

        仿佛有种魔力,从林江身上散发出来,渐渐稳住了她的心神。

        看电影,对啊,今晚还有电影之约……

        她正想着,忽然手一疼。

        两个壮汉,一把拉开了他们俩。

        黄古田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起来,“好你个废物!居然刚当着我的面亵渎我家心雨!跪下!马上向我磕头认错!”

        林江却是铁骨铮铮,“要我跪,你受不起!”

        黄古田的脸更加狰狞了,他忽然从身后掏出一把水果刀,冷然一笑,“不见红,你是不知死活是不是……”

        见红……

        林江心里忽然狂笑了起来。

        见红,才好玩啊……

        浴血的凤凰……

        “草!还敢笑!给我打死他!”黄古田暴怒起来。

        但这时候,顾心雨忽然喝到:“住手!”

        众人一愣。

        顾心雨看向林江,眼神,多出了一丝温柔……

        她的手伸向林江,却在半空停住了。

        她很想去摸摸林江的脸,看看这个男人究竟有怎样的棱角,让他在如此危险的境地下,依然傲气如霜!

        但是,她还是没有伸出去……

        这个男人,或许值得自己……

        顾心雨想到这,眼神决然了起来,她朝黄古田迈出一步,语气出奇地冷漠,“求婚,才是一个男人跪下的浪漫。所以,跪地求饶这种事儿……”

        “我来就好了……”

        顾心雨的话,让林江愣住了!

        这个女人,居然在保护自己……

        她一个弱女子,凭什么……

        林江正想着,忽然看到顾心雨对他温婉一笑,朱唇轻动。

        “算是,夫债妻偿!”

        几个字,如炸雷,振聋发聩!

        林江整个人,彻底傻了。

        他知道顾心雨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子,但不知道,她可以刚烈至此!

        夫债妻偿……

        她是做了怎样的心理斗争,才作出这样不计生死的决定!

        这个女人,我要定了!

        林江心里顿时有了决断!

        而黄古田听到这话,诡异一笑,“妻偿,好啊!那我就在你老公面前,好好让你偿个够……”

        黄古田慢慢地走向林江。

        他没注意到,林江的身上,有股睥睨的气势逐渐生起。

        他没注意到,林江的眼神,逐渐冷冽了起来。

        黄古田手中的刀,忽然狠狠地朝林江心口挥下!

        “首先,你得付出点代价,然后再看我和大家一起玩你家……”

        “不要!”顾心雨忽然尖叫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箭步,狠狠地抱住了林江!

        刀,刺进了顾心雨的后背!

        这个变故,令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

        顾心雨居然奋不顾身去救一个废物?

        而林江看到顾心雨倒在自己怀里,整个人脑袋一轰……

        一股滔天的怒火,冉冉升起!

        “为什么这么做?”林江的声音有点哽咽。

        怀中的顾心雨,对林江挤出一丝微笑,“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

        “你我夫妻,应该是要一起……”

        这句话,像是尖刀,狠狠扎中林江的心,他感觉,身上的血,沸腾了起来!

        “林江,我能问你问题吗……”顾心雨的声音在颤抖。

        “你说。”

        “这局,你能破吗?”

        “易如反掌……”

        “顾家,你能救吗?”

        “但为君故……”

        “眼前这群人,可以死吗?”

        “立下黄泉……”

        “我,能相信你吗?”

        “君心,我心……”

        “我,相信你……”

        顾心雨脸色惨白,却是带着笑意,晕了过去……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林江的双手。

        也染红了他的双眸!

        “哈哈哈,居然在这说大话!你一个废物,凭什么跟我斗!”黄古田哈哈大笑了起来。

        林江忽然一用力,抱着昏迷的顾心雨,缓缓地站了起来。

        这一刻,众人的笑声,齐齐停住了!

        他们一个个张开嘴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他慢慢起身,身影,仿佛要顶天立地一般,说不出的诡异!

        他身上仿佛有股王者的气势,攀上了巅峰!

        林江抱着顾心雨,忽然诡异地笑了起来。

        犹如恶魔!

        浴血凤凰……

        “凭什么吗?我来告诉你,他凭什么……”这时候,顾家的大门轻轻地开了。

        一个曼妙修长的身影,慢慢走了进来。

        她的声音,显得那么缥缈,那么妩媚,又那么幽然……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从奶奶嘴里听到一句很有意思的话……”

        “浴血的凤凰跌倒的鹤,拔牙的老虎流泪的鳄……”

        “此为江山四怒……”

        “很不幸,你们小小黄家,惹到了四怒之首……”

        “凭他一言,四海震荡!”

        “凭他一怒,江山浩劫!”

        “凭他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们!”

        “凭他叫……”

        “凤凰林江!”


  https://www.shuyuewu.co/5_5242/337783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