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遮天之帝落纪元 > 第十章 至尊四十八,天道有轮回

第十章 至尊四十八,天道有轮回


  “异域之人!这不是你能胡来的地方……”

  天地间,星辰裂变,浩瀚的星海深处,卷起巨大的星系漩涡,有至尊强者一步踏出……

  “吾辈只为成仙,成仙路未开,你不该在此时出现!”

  一道雷霆炸响,浓云深处走出一个身负九十九道雷光神环的强者,手上握着一杆古枪,额头上有着雷霆印记……

  雷帝传人!林默眯着双眼,此方世界越来越有趣了,一个个不该出现的人全部出现……是自己推算错了,还是说此方天道干涉了原本的因果轮回?

  一位位至尊强者跨越星空来到北斗,这些都是自己那个时代的人杰天骄,有着无敌心念……只为成仙……

  一道道神力光华涌入北斗星域,每一击都是大帝级的手段,更有甚者,威力直逼不朽!

  林默咳血,半边身子陨落,口吐道经,背后长出如植物根须经络般的锁链,扎入宇宙各方星域,生命精华修复肉身!

  真身不在,只凭道果肉身,对付四十八位至尊联手,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长生天尊出手,禁忌帝器挥舞,瞬间清空了亿万里的疆域,将一切化作虚无……

  林默咬牙,青铜战戟格挡,碰撞出浩瀚的能量波,中途不知陨落多少生灵……

  各位至尊看到林默丝毫不在乎九天十地生灵的模样,这家伙果然跟自己这些人差不了多少!

  想到来时那红毛身影所说的话,四十八位至尊围成一圈,将北斗星域封死……

  “让我来!”

  背负九十九道雷霆神环的至尊人物开口,向着林默投掷出自己的古枪,像是一道彗星……

  “雷霆天尊,这就手痒了?虽然这家伙真身被封禁在归墟谷,但仅凭道果,也不是你一个人能对付的了的!”

  长生天尊开口,看着兴致勃勃的雷霆天尊,皱起眉头……

  “让我试试与真仙级战力的差距……”

  雷霆天尊身化万千雷霆,将整个北斗星域都化为雷海,帝道法相出,如九天十地的战神……

  宏伟的雷霆法相,可手握日月星辰,九十九道神环如同星环一般,环绕在法相周围!

  “王不可辱,帝更不可辱,敢围杀本座,你们好大的胆子!送尔等上往生路!”

  面对雷霆天尊的挑衅,林默欲要让九天十地化为绝地!

  林默怒吼,秩序神链飞舞,如同命运的丝线,将九天十地裹成蚕茧……

  “你敢!”

  见林默意图吞噬九天十地,有太古皇愤怒出手!

  “这是……暴龙族的古皇?暴君?没想到暴龙族都不在了,这位古皇竟然存活至当下!”

  有认识他的至尊开口,声音颤抖!

  乱古纪元遗留至今的老怪物!即便不死天皇来了,也不敢造次!

  身上没有腐朽之意,大道圆满,没有自斩,像是活出第二世!但是乱古纪元何等遥远,这世间真有轮回不成?

  随着暴君的降临,枯风至,雷火起,天地四象同随。

  “尔等给本座让开!......”

  暴君开口,其声传动北斗星域的每一个角落,光是音波便震碎了一颗又一颗大星,湮灭无尽虚空!

  “又是妖修!?”林默看了暴君一眼,厌恶至极!

  漫天的神雷焰火下,妖帝暴君踏出的每一步都伴随着浩浩天威,五指凝聚道枪,欺身林默,道枪破开青铜战戟,要与林默作出最为原始的肉搏。

  “让我试试你这异域不朽之神有几分斤两。”

  说话间,一击肘击便砸向林默胸口,左手握拳作势击打下颚。

  “肉搏?欺我真身不在吗?”林默左掌抵住暴君的肘击,右拳亦是砸向其天灵,打算以伤换伤。

  “咚...”

  血肉闷哼,两人同时后撤,又再次肩撞,首先承受不住的却是周槽的空间,一道道空间乱流在场间飞舞,任意一道都足以抹杀任何帝境以下的生灵。

  “直拳——”像是起了兴趣,暴君饶有趣味地挥拳。

  一道细微的闷响,林默狠狠握住了前行的直拳。

  “力量不错,但是......”暴君夸了一句。

  “燕归巢......”

  林默惊骇的看着暴君的左臂做出一个夸张的扭转,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弯曲,整个身躯背靠着自己,沉重的肘击击在胸口,只感觉像是撞到了一颗彗星,喉头一甜,却又生生咽下。

  “技法差了点。”一击得手,暴君后撤两步,而后又再次上前,抬起右腿飞踢。

  “天残——”

  “地阕——”

  右脚直扑林默的心口,卷带奔雷怒潮,林默扣住暴君的脚腕,一记重拳砸向膝关。

  暴君嘴角一撇,冷笑出声,“太嫩了。”以林默为借力点,身躯猛然一转,带动林默打了一个踉跄,右腿猛然踢在林默肩头。

  咚——

  沉闷的撞击,林默双腿弯曲,肩膀上的剧痛像是激发了沉睡在血脉里的暴虐,双臂死死扣住暴君的右腿,让其抽不开身,一记飞踢踹在暴君的小腹上。

  “反应不错,但还是弱!”

  暴君揉了揉小腹,笑容戏虐,双拳相抵,好似钟鼓齐鸣。

  “残相——”双手没入虚空中,一道道拳印,透过空间虫洞与林默交手,神出鬼没叫人防不胜防。

  “神杀——奔雷”

  抵住呼啸的拳印,林默低喝,黑色战甲翻腾,镀上一层雷芒,雷电的刺激下,林默能感受到全身细胞的欢愉,血液流速加快。

  “神殇!”

  血色的气焰下,林默化作人形猛兽,气焰化作一头赤红的猛虎,杀伐之气浓厚。

  “昼虎——”

  虎形气焰下,硬抗拳印,林默作势飞扑,撞向暴君,拳影漫天,肉眼难辨。

  “力道,速度,终于像点样子了。”暴君感受着拳头上传来的力道,第一次认可。

  “你有资格做我的敌手!体术上,九天十地无人能出你左右,再来!”

  暴君怒喝,红色的外骨骼轰然炸开,一根根倒刺挺立,泛着冰冷的寒芒。

  “雁还潮——”

  外骨骼上的倒刺飞出,像是一只只飞雁在星海飞舞,在暴君身旁飞旋,切割着时空间。

  “雁斩——”飞舞的倒刺组成一支飞雁,形态百变,蓦然下斩!沿途的星骸瞬间汽化。

  “太阴,玄月”

  林默低喝一声,双手握住从虚空中归来的青铜战戟,弓腰发力,整个身体好似一道残月,战戟斩下的刃芒与雁斩轰然相撞,天地寂静,万物归墟,撞击处空间塌陷,细密的雷霆在玄奥的黑灰中明灭不定。

  “雁击!”被击散的外骨骼倒刺回到暴君身后,幻化成一对魔翅,神力链接着每一颗倒刺,好似呼吸般颤动,虚空中留下嗡鸣余韵。

  飞翔的暴君,以魔翅护住己身,化作一道黑芒,瞬息而至,感受着那凌冽的杀机,林默面色剧变,双臂相扣,神力化作盾牌,试图抵挡,画面一瞬间定格,雁击毫无阻碍的破开了林默的防御,直接在林默的胸口上钻出一个门户,透过伤口,甚至能看见林默背后的大日轮盘!

  “噗——”

  林默跪地,像是一个落魄的王者,手持战戟,虚跪在星空中。

  “哈哈,好,好的很!一个个都来了,天道!连道都未说什么,你也敢对我出手!”

  林默声音凄厉,此次算自己大意了!但是神终究是神,人不可直视,仙不可辱!

  “时空长河!”林默怒吼,搅动风云,时空长河惊现!

  有至尊大惊,“快,拦住他!”

  林默回眸看了那位至尊一眼,“永恒·神念杀!”

  一双眸子像是黑洞,摄人心魄……

  无穷无尽的神念涌出,虚空生莲,一道光,刺破六合,掩盖八荒星辰,如惊世的枪,瞬息而至,至尊陨落!

  “我曾站在长河外,俯瞰万古洪荒,我曾入那长河内,手握界海仙王!”

  “手握日月摘星辰!洪荒万古我为尊!脚踏阴阳定乾坤!世间无我这般神!”

  “鸿钧如此,你亦是如此,真当本座老无力吗?”

  “尔等不让吾回归,把本座拦在此界,那便如尔等的愿,你们永远活在本座的阴影下吧!”

  林默的身影渐渐消散,似乎是散道于天地……

  时空长河壮阔,一株青翠绿草扎根在长河上,野蛮生长……

  “这是什么玩意?”

  第三位神话天尊出世,看着那身比宇宙的绿草,心头警铃大作!似乎有大恐怖要降临!

  


  https://www.shuyuewu.co/60228_60228618/5400642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