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修仙我有强化炉 > 第九章 大反击

第九章 大反击

  陈朗的伤势实在太重了,失血过多还带来了一阵阵的眩晕感。哪怕陈朗是修行之人,也无法坚持太久了,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迟早会被穷追不舍的弟子们擒回玄冰宫。

  陈朗不由得皱起眉头,如果他的身上有灵石,就可以将冰锥术强化成威力更加强大的法术,面对仅修炼了基础法术的弟子们,他就能有一拼之力。

  可是,他的身上没有灵石。

  陈朗恨恨地咬了咬牙,摊开没有抓剑的左手,掌心有一枚破裂的青翠鳞片。这件法器虽然损毁,但还能够催使,希望翠玉鳞展现出的威能能让弟子们知难而退。

  不过,陈朗很清楚,这是他的一厢情愿,空手而归的下场会非常凄惨,为了保命,这些弟子们会不惜一切代价。

  他们别无选择。

  可惜,如果能给陈朗几日时间,他就能抹去徐天留在飞剑上的神识,将其据为己有。有了诡异无踪的飞剑,只要不是徐天亲至,还怕什么追杀?

  瞬息之间夺人首级,玄冰宫的弟子们有几人能逃得开?防得住?

  陈朗也就是想想,真让他抹去飞剑上的神识,能不能催动飞剑还是两说的事,毕竟是徐天的本命飞剑,需要消耗的法力极其庞大,陈朗觉得自己……悬!

  翠玉鳞是唯一的依仗了。

  陈朗默默攥紧手里的法器,环顾四周,他需要找到一个隐蔽的地点,偷袭追来的弟子。另外,他还要在追兵到来之前,测试一下翠玉鳞的极限距离。

  ……

  穷追不舍的数十名弟子由传功长老陈苍带领,被陈朗远远甩开的他们忽然发现地上的血迹消失了,他们面露踌躇之色地退了一步,视线四处扫射,空无一人的天地里,危险的味道正在酝酿。

  嗖的一声,一道绿光从雪里射出,直奔一名弟子的眉心,瞬间洞穿而过,这名弟子面带惊骇之色地栽倒在地,抽搐几下便不再动了。

  陈苍瞳孔骤然紧缩,忽又听到弟子们惊呼声一片,绿光又连毙三人,跟着,射入雪中消失不见。

  人在哪?

  付出了伤亡,却不见陈朗的踪迹,陈苍目中凶光一闪,盯向某处,他记得,翠玉鳞就是从那里飞射出来的。

  “众弟子听令!”

  随着陈苍一声令下,数之不尽的冰锥疾风骤雨般倾泻大地,好似风暴来袭,百丈之内狂风暴雪,数十名弟子护体罡气融于一处,形成巨大的防护罩才抵御住了凶暴的冲击波。

  待风暴渐渐平息,陈苍自得捋须,小小一个炼气期的杂役弟子,能在刚才的攻击中毫发无伤,他是不信的。就算侥幸有命在,也伤重的无法动弹了吧?

  “搜!”

  陈苍面色陡然一沉,众弟子散去护体罡气行动起来。突然,之前消失不见的绿光又再次出现在他们视野中,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向陈苍激射而去。

  陈苍不惊反笑,手掌一翻,掌心多了一座黑色小山。

  “小子,能从刚才的攻击下活下来,算你有能耐,但你以为只有你有法宝?”

  小山抛出,暴涨成数十丈大小,表面黑光流转,一看就绝非凡物,不是翠玉鳞所能比的。

  难道是中品法器?

  藏在雪里的陈朗遥指绿光,咽下一口涌上喉咙的血,那翠玉鳞绿光大盛,体积急剧狂涨,向黑色山峰包裹了去。

  陈苍眼中浮现鄙夷之色,手掌隔空向前一拍,黑色山峰化为一道黑芒,向翠玉鳞狠狠撞了去。

  轰的一声巨响,翠玉鳞直接被撞得粉碎,无数米粒大的绿光在空气里游散,不久便消失不见。

  黑色山峰滴溜溜一转,缩小回到陈苍手中,这位传功长老脸颊微红,大笑道:“小子,从罗刚手里得来的翠玉鳞就是你最后的依仗了吧?现在你还有什么手段?”

  言罢,陈苍眼神骤然寒冷彻骨,冷喝道:“束手就擒,我能让你少点痛苦!”

  “束手就擒?你以为我是疯了?还是傻了?”

  听到声音,陈苍随即将小山抛了出去,不过,这次小山的体积小了很多,仅有数丈大小。显然,以陈苍目前的境界来催动中品法宝,是有点吃力的。

  小山狠狠砸落,陈朗猛然破雪而出,向陈苍轰然冲去,绝命反击,他爆发出了超越极限的速度,冲出了小山的攻击范围。

  陈苍大吃一惊,但很快便冷静下来,用拳脚怎么能打得倒他呢?

  怕是连他的护体罡气都击不破。

  只需承受陈朗这一击,召回法宝,他就能让陈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子,仙师之所以是仙师,就是因为脱离了凡人的范畴,你身为修行之人,竟然还像凡人那样……”

  陈苍的声音突然被冻结住了,他的头离开了脖颈,高高飞在空中,脸上还挂着讥嘲的笑容。

  他死也没想到,陈朗会把飞剑当成剑那样挥砍,瞬间就破了他的护体罡气,斩下了他的首级。

  没有了陈苍的催使,黑色小山光华一闪,迅速缩小砸在了地上。

  中品法器!

  陈朗眼热不已,手轻轻一招,小山径直向他飞来,进入了他的袖中。

  危机还没有彻底解除,周围的弟子还虎视眈眈,对于陈朗刚刚到手的中品法宝,他们同样贪婪。

  脸色苍白的陈朗抿住嘴唇,他越来越感到天旋地转,体内的法力也所剩无几,根本无法催动袖中的黑色小山。

  陈朗不动,众弟子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他们好似一群极有耐心的豺狼,等待着猎物露出致命的破绽。

  “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陈朗强打起精神,就要拼死一搏,忽然听到了蛙鸣,以及大地的震动。

  难道……

  轰!

  一头牛犊般大小的身躯骤然落在陈朗身前,陈朗立地不稳,顿跌坐在了地上。

  这头寒冰蟾浑身伤痕累累,还瞎掉了一只右眼,头缓缓靠近陈朗,似在辨认着什么。

  陈朗也在打量这头寒冰蟾,看它身上的伤痕大多是新鲜的,并且不像是与妖兽搏斗的痕迹,难道是从罗刚手下逃走的雌性寒冰蟾?

  也是被他释放出的精纯寒气吸引来的?

  还是刚才的打斗声?

  

  https://www.shuyuewu.co/60_60333/4624826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yuewu.co。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yuewu.co